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卷二 身体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原文】

    百体①皆血肉之躯,五官有贵贱之别。

    尧眉分八彩,舜目有重瞳②。

    耳有三漏,大禹之奇形;臂有四肘,成汤之异体③。

    文王龙颜而虎眉,汉高斗胸而隆准④。

    孔圣之顶若圩⑤,文王之胸四乳。

    周公反握,作兴周之相;重耳骈胁,为霸晋之君⑥。

    此皆古圣之英姿,不凡之贵品。

    至若发肤不可毁伤,曾子常以守身为大;待人须当量大,师德贵于唾面自干⑦。

    谗口中伤,金可铄而骨可销;虐政诛求⑧,敲其肤而吸其髓。

    受人牵制曰掣肘,不知羞愧曰厚颜。

    好生议论,曰摇唇鼓舌;共话衷肠,曰促膝谈心。

    怒发冲冠,蔺相如之英气勃勃;炙手可热,唐崔铉之贵势炎炎⑨。

    貌虽瘦而天下肥,唐玄宗之自谓;口有蜜而腹有剑,李林甫⑩之为人。

    赵子龙一身是胆,周灵王初生有须。

    来俊臣注醋于囚鼻,法外行凶;严子陵加足于帝腹,忘其尊贵。

    已有十年不屈膝,惟郭公能摄强藩;岂为五斗遽折腰,故陶令愿归故里。

    断送老头皮,杨璞得妻送之诗;新剥鸡头肉,明皇爱贵妃之乳。

    纤指如春笋,媚眼若秋波。

    肩曰玉楼,眼名银海;泪曰玉箸,顶曰珠庭。

    歇担曰息肩,不服曰强项。

    丁谓与人拂须,何其谄也;彭乐截肠决战,不亦勇乎?

    剜肉医疮,权济目前之急;伤胸扪足,计安众士之心。

    汉张良蹑足附耳,黄眉翁洗髓伐毛。

    尹继伦,契丹称为黑面大王;傅尧俞,宋后称为金玉君子。

    土木形骸,不自妆饰;铁石心肠,秉性坚刚。

    叙会晤曰得挹芝眉,叙契阔曰久违颜范。

    请女客曰奉迓金莲,邀亲友曰敢攀玉趾。

    侏儒谓人身矮,魁梧称人貌奇。

    龙章凤姿,廊庙之彦;獐头鼠目,草野之夫。

    恐惧过甚,曰畏首畏尾;感佩不忘,曰刻骨铭心。

    貌丑曰不扬,貌美曰冠玉。

    足跛曰蹒跚,耳聋曰重听。

    期期艾艾,口讷之称;喋喋便便,言多之状。

    可嘉者小心翼翼,可鄙者大言不惭。

    腰细曰柳腰,身小曰鸡肋。

    笑人齿缺,曰狗窦大开;讥人不决,曰鼠首偾事。

    口中雌黄,言事而多改移;皮里春秋,胸中自有褒贬。

    唇亡齿寒,谓彼此之失依;足上首下,谓尊卑之颠倒。

    所为得意,曰吐气扬眉;待人诚心,曰推心置腹。

    心慌曰灵台乱,醉倒曰玉山颓。

    睡曰黑甜,卧曰息偃。

    口尚乳臭,谓世人年少无知;三折其肱,谓医士老成谙练。

    西子捧心,愈见增妍;丑妇效颦,弄巧反拙。

    慧眼始知道骨,肉眼不识贤人。

    婢膝奴颜,谄容可厌;胁肩谄笑,媚态难堪。

    忠臣披肝,为君之药;妇人长舌,为厉之阶。

    事遂心曰如愿,事可愧曰汗颜。

    人多言曰饶舌,物堪食曰可口。

    泽及枯骨,西伯之深仁;灼艾分痛,宋祖之友爱。

    唐太宗为臣疗病,亲剪其须;颜杲卿骂贼不绝,贼断其舌。

    不较横逆,曰置之度外;洞悉虏情,曰已入掌中。

    马良有白眉,独出乎众;阮籍作青眼,厚待乎人。

    咬牙封雍齿,计安众将之心;含泪斩丁公,法正叛臣之罪。

    掷果盈车,潘安仁美姿可爱;投石满载,张孟阳丑态堪憎。

    事之可怪,妇人生须;事所骇闻,男人诞子。

    求物济用,谓燃眉之急;悔事无成,曰噬脐何及。

    情不相关,如秦越人之视肥瘠;事当探本,如善医者只论精神。

    无功食禄,谓之尸位素餐;谫劣无能,谓之行尸走肉。

    老当益壮,宁知白首之心;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

    一息尚存,此志不容少懈;十手所指,此心安可自欺。

    【注释】

    ①百体:指身体的各器官。

    ②重瞳:眼中有两颗瞳仁。

    ③三漏:三个耳孔。四肘:四个肘关节。

    ④斗胸:胸膛像斗一样。隆准:高鼻梁。

    ⑤圩:本指洼田四周的堤埂,这里指人的头顶中间低四周高。

    ⑥反握:手掌柔软,可以握住连接的手腕。骈胁:肋骨连接在一起。

    ⑦守身为大:曾子认为,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应该爱护自己的身体,不可毁伤。唾面自干:唐人娄师德认为人应该宽宏大量,就算被人唾在脸上,也应该让唾沫自干,不作任何反抗。

    ⑧诛求:苛求。

    ⑨蔺相如:战国时赵国人,曾出使秦国,斥责秦王不守信用而怒发冲冠。崔铉:唐朝宰相,当时权势很大,时人谓之“炙手可热”。

    ⑩李林甫:唐朝宰相,为人阴险狡诈,嘴上一套背后一套,时人称他口蜜腹剑。宋代司马光《资治通鉴·唐玄宗天宝元年》:“尤忌文学之士,或阳与之善,啖以甘言而阴陷之。世谓李林甫‘口有蜜,腹有剑。’”

    赵子龙:即赵云。赵云曾为救刘备夫人甘氏和刘备儿子刘禅,率几十人在曹操百万大军中横冲直撞,刘备赞之曰:“子龙一身都是胆也!”周灵王:姓姬,名泄心,周简王之子,传说他出生时就长有胡子。

    来俊臣:唐武则天时的酷吏,惯用各种酷刑逼人招供。严子陵:汉严光,字子陵,少时与刘秀是非常要好的朋友。刘秀当上皇帝后,严子陵因讨厌做官,隐居于山间。一次刘秀召严子陵入朝叙旧,彻夜长谈,共卧一榻,严子陵酣睡中将脚伸到刘秀的肚子上。第二天太史上奏说:“客星犯御座甚急!”刘秀笑曰:“朕故人严子陵共卧耳!”

    郭公:郭子仪,唐代大臣,平定安史之乱中居功至伟,后官至宰相,享有崇高的威望和声誉,世人谓之“权倾天下而朝不忌,功盖一代而主不疑”。魏博节度使田承嗣曾向他下拜说:“我的膝盖已有十年没弯曲了,今天是为宰相您才下拜。”陶令:即陶渊明。陶渊明曾为彭泽县令,郡里官员要来,按礼仪他须穿戴整齐行叩头拜见礼,陶渊明为人刚直,说:“我岂能为了五斗米的官俸而折腰?”于是弃官回家,并且为此作了一篇《归去来辞》。

    杨璞:北宋隐士,曾应宋真宗之召到京城,他不愿为官,在回答宋真宗问话时,诡称临行时其妻赠给他诗说:“更休落魄耽杯酒,且莫猖狂爱咏诗。今日捉将宫里去,这回断送老头皮。”宋真宗听后大笑,于是放他归隐。鸡头肉:即新鲜芡实,果实呈小圆球形,上尖端突起,形如鸡头。相传杨贵妃有次出浴后对镜梳妆,衣衫滑落,微露一乳,明皇扪弄曰:“软温新剥鸡头肉。”安禄山在旁对曰:“滑腻初凝塞上酥。”明皇笑曰:“信是胡儿只识酥。”

    丁谓:北宋大臣,字谓之,长洲(今江苏吴县)人。他狡黠过人,善于揣摩人意。寇准任宰相时,他任参知政事,即副宰相。丁谓对寇准毕恭毕敬。一次吃饭时,有汤落在寇准的胡须上,丁谓起而为之揩拂,寇准笑曰:“参政,国之大臣,乃为长官拂须耶?”说得丁谓既羞又恼,对寇准心生怨恨。彭乐:南北朝时著名将领,曾率东魏军与宇文泰的西魏军交战,被敌刺伤,肠子流出,他将肠子截断,继续冲战。

    伤胸扪足:楚汉战争时,刘邦与项羽在阵前对骂,项羽用箭射中刘邦胸部,刘邦为安定军心,捂住脚说:“敌人射中了我的脚趾。”

    蹑足附耳:韩信平定齐国后,写信给刘邦,想要为齐代王,此时刘邦正被项羽围困,见信大怒,欲斥责使者,张良暗中踩了刘邦的脚,并在他耳边陈述利害,刘邦听从张良建议,直接封韩信为齐王。洗髓伐毛:相传东方朔曾遇见一位黄眉翁,黄眉翁称自己已有九千岁,每三千年洗一次骨髓,每两千年剥皮去一次毛。

    尹继伦:北宋大将,多次打败契丹人。因其面黑,契丹人称他为“黑面大王”。傅尧俞:北宋大臣,清直无私,直言朝政,人称金玉君子。

    挹芝眉:唐代隐士元德秀,字紫芝,风度飘逸。房琯曾赞赏说:“见紫芝眉宇,使人名利之心都尽。”见《新唐书·元德秀传》。契阔:久别之意。颜范:赞美别人面容可以作人的模范。

    奉迓:迎接。奉,敬称。金莲:古时称女子裹的小脚为金莲。

    偾事:败事,把事情搞砸。

    口中雌黄:随口更改说得不恰当的话。形容言语前后矛盾,没有一定见解。《晋书·王衍传》:“义理有所不安,随即更改,世号口中雌黄。”雌黄,即鸡冠石,黄赤色,过去写字用黄纸,写错了就用雌黄涂抹后重写。皮里春秋:孔子编《春秋》,对历史人物和事件往往寓有褒贬而不直言,这种写法称为“春秋笔法”。指藏在心里不说出来的言论。晋代名士褚裒,外表不露好恶,不肯随便表示赞成或反对,心中却存有褒贬,桓彝说他“有皮里春秋”。因晋简文帝之母名春,为了避讳,改“春”为“阳”,因此又叫“皮里阳秋”。见《晋书·褚裒传》。

    灵台:指心,心灵。《庄子·庚桑楚》:“不可内于灵台。”玉山:形容人的品德仪容美好。晋山涛称赞嵇康说,平时好像高峻独立的青松,喝醉了酒的时候,就像玉山摇摇欲倒的样子。见《世说新语·容止》。

    披肝:即披肝沥胆。露出肝脏,滴出胆汁。比喻真心待人,倾吐心里话。也形容臣子非常忠诚。为厉之阶:成为祸害的阶梯。厉,祸。

    西伯:即周文王。传说周文王令人凿池沼时发现枯骨,他就让人把枯骨好好安葬。灼艾分痛:灼艾,古时一种治病的方法,就是用燃烧的艾草在人体的穴位上熨、灼,使热量通过穴位进入经络,达到疏通经络、祛寒疗疾、养身保健的作用。相传宋太祖赵匡胤与弟赵匡义友好,一次赵匡义病重,太祖去看他,亲自替他灼艾,赵匡义感到疼痛,于是太祖也取艾自灼,希望为他分痛。

    亲剪其须:唐朝大将李绩病重,大夫说需要龙须入药,唐太宗就剪下自己的胡子给他熬药。颜杲卿:唐代人,与我国著名书法家颜真卿是堂兄弟,官至常山太守。安史之乱中,镇守常山,拒不投敌,被俘后怒骂安禄山不绝口,被割断舌头,喷血而死。

    白眉:三国时蜀国的马良眉中有白毛,故人称白眉。他们兄弟五人都有才名,而以马良为最高。乡谚曰:“马氏五常,白眉最良。”青眼:晋阮籍能为青白眼,遇喜欢或尊敬的人用青眼,即眼睛正视,眼珠在中间;遇讨厌或轻视的人用白眼,即眼珠向上或向旁边看。阮籍母亲去世,有礼俗之士来吊唁,他就以白眼对之。嵇康闻之,乃赍酒挟琴来造访,阮籍大悦,乃见青眼。见《晋书·阮籍传》。

    封雍齿:雍齿是刘邦的老乡,曾随刘邦起事,不服刘邦,几次反叛,最终归顺刘邦。汉初封侯时,众将争执不下,人心惶惶,刘邦就采纳张良的建议,把他最痛恨的雍齿封为侯,才使众将安心。丁公:项羽帐下大将,曾有机会斩杀刘邦,但听了刘邦劝说之辞,放他而去。项羽兵败后,丁公投奔刘邦,刘邦以他不忠于项羽之名将他斩首。

    掷果盈车、投石满载:晋代潘安仁貌美,每次出车,妇人爱慕他,都向他扔水果,装满了车;张孟阳奇丑,每次出门,妇人就往他车上扔石头。见晋代裴启《语林》。

    秦越人之视肥瘠:唐代韩愈《诤臣论》中说:“视政之得失,若越人视秦人之肥瘠,忽焉不加于喜戚于其心。”探本:追究本源。

    尸:古代祭礼中代表神像端坐不用做任何动作的人。尸位:比喻一个有职位而不做任何工作的人。素餐:指白吃饭。谫劣:浅薄低劣。

    十手所指:被很多人的手指所指点。比喻个人的言论和行动总是在众人的监督之下,不允许做坏事,做了也不可能隐瞒。《礼记·大学》:“曾

    子曰:‘十目所视,十手所指,其严乎!’”

    【译文】

    身体的各种器官都是由血肉组成的,从人的五官上就可以看出贵贱之别。

    相传尧的眉毛分为八种色彩,舜的眼中有两颗瞳仁。

    耳朵上有三个耳孔,这是大禹令人称奇之处;胳膊上有四个关节,这是成汤与众不同之处。

    周文王有像龙颜一样的额头和虎眉一样的眉毛,汉高祖有像斗一样的胸膛和高高的鼻梁。

    孔子的头像“圩”一样呈凹形,周文王的胸有四个乳头。

    周公的手掌柔软,可以反掌握住手腕,后来成为振兴周的国相;重耳的肋骨连接在一起,最后成为晋国的君主,称霸天下。

    这些都是古代圣贤的英姿,超凡脱俗的品相。

    至于连头发、皮肤都不能毁伤,像曾子那样,认为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常常把守护身体当做一件大事;对待别人应该宽宏大量,就像娄师德那样,就算被人唾在脸上,也应该让唾沫自干,不作任何反抗。

    中伤别人的谗言可以使金石熔化,也可以使骨肉毁灭;横征暴敛的残酷统治,就像敲打人的肌肤吸吮人的骨髓一样。

    被别人牵制叫做“掣肘”,不知羞愧叫做“厚颜”。喜欢议论别人,叫做“摇唇鼓舌”;一起倾诉感情,叫做“促膝谈心”。

    “怒发冲冠”,是蔺相如斥责秦王不守信用时的英勇气概;“炙手可热”,是人们形容唐代崔铉贵为宰相时的咄咄权势。

    自己的容貌虽然瘦了,却让天下百姓得到了利益,这是唐玄宗形容自己的话;口中说着甜蜜的话,肚子里却拔剑相向,这是人们形容奸相李林甫的为人。

    赵云骁勇善战,被刘备称赞为“子龙一身都是胆”;周灵王刚出生时就长有胡须,被人们认为是神圣。

    来俊臣把醋灌在囚犯的鼻子里,这是违法行凶的事;严子陵睡梦中把脚伸到光武帝刘秀的肚子上,忘记了刘秀已经贵为皇帝。

    田承嗣很少向别人下拜,却向郭子仪屈膝跪拜,因为只有郭子仪能够使强藩屈服;陶渊明不愿为五斗米的俸禄而奉承上司,于是辞官归隐。

    “断送老头皮”,这是宋代杨璞的妻子送给他的诗里的一句;“新剥鸡头肉”,这是唐明皇形容杨贵妃乳房的用语。

    手指纤细,就像春笋一样;眼神妩媚,就像秋波一样。肩膀又称“玉楼”,眼睛又名“银海”;眼泪叫做“玉箸”,天庭名为“珠庭”。

    把担子放下休息叫做“息肩”,不肯屈服于人叫做“强项”。

    丁谓替寇准拂拭胡须上沾的汤,这是何其的谄媚啊!彭乐把被敌人刺出的肠子截断继续与敌决战,这是何等的英勇啊!“剜肉医疮”,只能暂时缓解目前的窘境;“伤胸扪足”,这是刘邦使将士安心的计谋。

    汉代的张良曾经蹑足附耳,为刘邦献计献策;东方朔曾经遇到的奇人黄眉翁,可以每三千年洗一次骨髓,每两千年剥皮去一次毛。

    北宋大将尹继伦多次打败契丹人,契丹人称他为“黑面大王”;北宋大臣傅尧俞敢于直抨朝政,后人称他为“金玉君子”。

    “土木形骸”是形容人的身体不用额外妆饰;“铁石心肠”是形容人的秉性坚毅刚强。跟君子会晤叫做“得挹芝眉”,跟别人久别重逢叫做“久违颜范”。

    邀请女性宾客叫做“奉迓金莲”,邀请亲朋好友叫做“敢攀玉趾”。

    “侏儒”是指人的身材矮小,“魁梧”是说人的相貌奇特。“龙章凤姿”的人一定是朝廷中的杰出君子;“獐头鼠目”的人一定是田野中的无用小人。过度的恐惧叫做“畏首畏尾”,感激别人的恩情不忘叫做“刻骨铭心”。形容相貌丑陋,叫做“不扬”;形容相貌俊美,叫做“冠玉”。

    走路一瘸一拐,叫做“蹒跚”;形容耳聋之人,叫做“重听”。“期期艾艾”是形容不善言辞的样子,“喋喋便便”是形容善于言辞的样子。

    做事小心翼翼,这是令人称赞的;说话大言不惭,这是令人鄙视的。形容腰肢纤细,叫做“柳腰”;形容身材瘦小,叫做“鸡肋”。

    嘲笑别人缺少牙齿,叫做“狗窦大开”;讥讽别人犹犹豫豫,叫做“鼠首偾事”。

    “口中雌黄”是形容人口中说的事情经常改变;“皮里春秋”是指人嘴上不说,但心里却有明确的褒贬。

    “唇亡齿寒”是形容两者相互失去依靠,“足上首下”是形容颠倒了上下尊卑的次序。形容所作所为非常得意,叫做“吐气扬眉”;诚心诚意地对待别人,叫做“推心置腹”。

    形容心里慌张,叫做“灵台乱”;形容酒醉跌倒,叫做“玉山颓”。睡觉称做“黑甜”,卧倒称做“息偃”。

    “口尚乳臭”是形容世人年少无知;“三折其肱”是形容医师经验老到。西施捧心皱眉,越发增加她美丽的容颜;东施仿效西施皱起眉头,反而弄巧成拙。

    具有慧眼的人,才能分辨出得道的仙人;只有肉眼凡胎的人,分辨不出贤良之士。

    “婢膝奴颜”这种谄媚的样子让人厌恶,“胁肩谄笑”这种谄媚的姿态让人难堪。忠臣像披肝沥胆一样向帝王建言,就是帝王的良药;妇人搬弄是非,就是为祸的阶梯。

    事情符合自己的心意叫做“如愿”,做事情有愧于心叫做“汗颜”。人说的话多了,叫做“饶舌”;食物味美,叫做“可口”。

    周文王安葬发现的枯骨,可见他的宅心仁厚;宋太祖灼艾分痛,可见他对弟弟的友爱。唐太宗为给大臣李绩治病,亲自剪下自己的胡须入药;颜杲卿被安禄山俘虏之后骂不绝口,反贼就割断了他的舌头。不将强暴放在心上,叫做“置之度外”;洞悉了敌人的情况,叫做“已入掌中”。

    马良眉中有白毛,在他的五个兄弟中才华最高;阮籍用青眼看人的话,就是尊重客人。刘邦咬牙封雍齿为侯,是为了让众将安心;刘邦含泪斩杀救过自己的丁公,是为了让叛臣伏法。

    晋代潘安仁容貌俊美,每次乘车出门,爱慕他的妇人会给他的车上扔满水果;张孟阳容貌奇丑,每次乘车出门,妇人就往他车上扔满石头。

    最奇怪的事情,莫过于妇女长出胡须;最骇人听闻的事情,莫过于男人生出孩子。寻找应急用的东西,叫做解“燃眉之急”;后悔做事情没有成功,叫做“噬脐何及”。

    形容两件事情毫不相关,就像越国人对秦国人的土地肥瘠毫不关心一样;事情应该追本究源,就像有经验的医生探究“精”和“神”一样。

    没什么功劳却吃着国家的俸禄,这就叫“尸位素餐”;浅薄无能的人,可以称为“行尸走肉”。

    老当益壮,可以知道白首之人的心志;穷且益坚,不能丧失青云直上的志气。只要还存在一口气,心里的志愿就不应松懈;一个人的言论和行动总处于众人的监督之下,因此绝不能在心里欺骗自己。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