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卷三 贫富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原文】

    命之修短①有数,人之富贵在天。

    惟君子安贫,达人知命。

    贯朽粟陈,称羡财多之谓;紫标黄榜,封记钱库之名②。

    贪爱钱物,谓之钱愚;好置田宅,谓之地癖③。

    守钱虏④,讥蓄财而不散;落魄夫,谓失业之无依。

    贫者地无立锥,富者田连阡陌⑤。

    室如悬磬,言其甚窘;家无儋石,谓其极贫⑥。

    无米曰在陈,守死曰待毙⑦。

    富足曰殷实,命蹇曰数奇⑧。

    苏涸鲋,乃济人之急;呼庚癸,是乞人之粮⑨。

    家徒壁立,司马相如之贫;扊扅为炊,秦百里奚之苦⑩。

    鹄形菜色,皆穷民饥饿之形;炊骨爨骸,谓军中乏粮之惨。

    饿死留君臣之义,伯夷叔齐;资财敌王公之富,陶朱猗顿。

    石崇杀伎以侑酒,恃富行凶;何曾一食费万钱,奢侈过甚。

    二月卖新丝,五月粜新谷,真是剜肉医疮;三年耕而有一年之食,九年耕而有三年之食,庶几遇荒有备。

    贫士之肠习藜苋,富人之口厌膏粱。

    石崇以蜡代薪,王恺以饴沃釜。

    范丹釜中生鱼,破甑生尘;曾子捉襟见肘,纳履决踵。

    子路衣敝缊袍,与轻裘立,贫不胜言;韦庄数米而炊,称薪而爨,俭有可鄙。

    总之,饱德之士不愿膏粱;闻誉之施奚图文绣。

    【注释】

    ①修短:长短。

    ②贯:穿钱的绳子。紫标黄榜:梁武帝爱钱,每百万为一堆,挂上黄榜,每千万为一库,挂上紫标。

    ③钱愚:晋代和峤担任太傅,富比王侯,但是吝啬,杜预称他为“钱愚”。地癖:唐李恺善于置办田产,人称地癖。

    ④守钱虏:汉代马援发财后,将其钱财全部分给亲朋好友,说:“挣了钱,贵在能施舍予人,否则只是守钱奴罢了。”

    ⑤立锥:插锥子,形容地方小。阡陌:田间纵横交错的小路。

    ⑥悬磬:悬着的磬。磬,石制或玉制的乐器,很光滑。悬磬形容很贫穷。儋:同担,古代容量单位,一石是十斗,两石为一担。

    ⑦在陈:指孔子周游列国,在陈被困之事,楚国派人聘请孔子,孔子前往楚国,经过陈蔡时,被陈蔡出兵相阻,孔子不能通过,断粮七天。待毙:等死。

    ⑧蹇:艰阻,不顺利。数奇:命数单而不偶合,指命运不好。

    ⑨苏涸鲋:庄周学问很大,但家贫,向监河侯借粮,监河侯说:“等秋后我的采邑税金收上来,借给你三百金。好不好?”庄周很生气地说:“昨天,在我回这里的路上,有条陷入干涸车辙里的鲋鱼,向我求升斗之水以活命。我说:‘等我去引西江水来救你。’鲋鱼说:‘如果这样,不如早一点到卖干鱼的市场找我吧。’”喻处于困境、亟待救援的人或物。鲋,指小鱼。呼庚癸:春秋时,吴国的申叔仪向公孙有山氏借粮,公孙有山氏回答说:“细粮没有了,只有粗粮。如能登上首山高呼‘庚癸’,就可得到粮食。”庚是西方,主谷物;癸是北方,主水。古时军中以“庚癸”为粮食的隐语。后因以“呼庚癸”表示请求接济粮食。

    ⑩家徒壁立:汉代司马相如,成都人,路过临邛,爱上了新寡的卓文君,卓文君夜奔相如。两人回到成都,家中全无资财,空有四面墙壁。后形容家中贫穷,一无所有。扊扅为炊:指用门闩烧火做饭。扊扅,门闩。春秋时,秦国大夫百里奚原为虞国大夫,虞亡时被晋所俘虏作为陪嫁之臣送给秦国。后来百里奚又逃亡到楚国,被楚国扣押。秦穆公听说他贤能,用五张黑羊皮把他赎回来。后来一个下人在洗衣服时唱到:“百里奚,五羊皮,忆别时,烹伏雌,炊扊扅,今日富贵忘我为。”百里奚询问,原来是自己离散的妻子。

    鹄形菜色:鹄,天鹅,面瘦颈长。菜色,形容因五谷不收,人只吃菜,所以脸色呈菜色。炊骨爨骸:用死人的骨头做饭。炊、爨,都是指烧火做饭。

    伯夷叔齐:商代末年,商的属国孤竹国君的两个儿子伯夷和叔齐,因都不愿继承国君之位而出走。后来武王灭商建立周朝,两个人又以食周粟为耻,隐于首阳山采薇而食,后皆饿死。陶朱:指范蠡,曾积累财产百万,自号陶朱公。猗顿:山东的贫士,听说陶朱公致富,前往请教致富之术,后来猗顿按陶朱公的指点去做,很快致富。

    侑酒:劝酒。

    剜肉医疮:比喻只顾眼前,不顾日后的困苦。

    藜苋:藜藿和苋菜。膏粱:指肥肉和优质米。

    以蜡代薪:晋代石崇曾用蜡代替木柴。以饴沃釜:晋代王恺曾用饴糖洗锅。

    釜中生鱼,破甑生尘:鱼,指小虫子。东汉时人范丹,家贫,时常断炊,但却不以为意,言笑自若。乡里人作歌谣讥笑他说:“甑中生尘范史云,釜中生鱼范莱芜。”釜中生鱼,破甑生尘,表明经常断炊。后形容生活贫困,也比喻官吏清廉自守。捉襟见肘,纳履决踵:相传曾参在卫国时,生活极端贫困,竟至一连几天无法生火烧饭,饿得脸浮肿,十年不做衣服,理一下衣襟,臂肘就露出来,穿着没有后跟的鞋。形容衣衫褴褛。引申为顾此失彼,处境困难。

    缊袍:用乱麻旧棉做絮的袍,是贫穷的人穿的。轻裘:轻暖珍贵的狐皮袍子。

    数米而炊:先数米粒再做饭,形容吝啬。

    饱德:心中充满仁德。奚:何必。

    【译文】

    人寿命的长短自有定数,人的富贵全取决于天意。只有君子才能安贫乐道,乐观的人才能了解命运顺其自然。汉武帝初年,京师里的钱贯都朽了,仓内的谷粟,陈年堆积都红腐不能食了,贯朽、粟陈是称道别人财多的说法。挂一紫标,贴一黄榜是梁武帝封闭钱库、标明钱数的标记。

    贪爱钱财叫做钱愚;艾死叫待毙。守钱虏是讥讽财富多而又吝啬的人。落魄夫是指贫困失业无所依靠的人。

    贫穷的人连块锥尖大小的土地都没有,富人的田地则南北相连非常广阔。室如悬磬是说家中空无一物,生活极为窘迫;家无儋石是说家中连一升一斗的米都没有,指人穷困到了极点。

    无米断炊断绝了粮米叫做在陈;等死叫待毙。家境富裕钱粮充足称为殷实,命运不佳遇事不顺称做数奇。援助危难中的人称为苏涸鲋,向人借贷钱粮,隐称登山高呼庚癸之神。

    家中只剩下四面墙壁别无他物,司马相如是如此的贫穷。做饭时没有柴草,连门闩也拆了当柴烧,百里奚的生活曾经极为困苦。如黄鹄的面容,青黄的面色,是形容穷人饥饿的模样,交换儿子来当做食物吃,用死人的骨头当柴火烧,这是军中缺粮时的惨状。

    伯夷、叔齐宁愿饿死也不食周粟,以留君臣大义,千古以来只有伯夷和叔齐二人。陶朱、猗顿善于经营,资产比得上王公贵族之富有。石崇以美女陪酒,客人不饮便将歌妓杀死,这是富豪横蛮的做法。一顿饭吃下来花费万金,实在是过分奢华。

    二月蚕尚未吐丝就已预先出售,五月稻谷尚未成熟便已出卖,真是剜心头肉医眼前疮;耕种三年的田地,就可以积蓄一年的粮食,耕种九年就可储备三年的粮食,即使遇到灾荒,也可以有备无患。贫寒之人的肠胃习惯了野菜粗食,富贵人家吃腻了肥肉好米。

    石崇以蜂蜡当柴火烧,王恺用饴糖洗锅,这是多么的奢侈啊!范丹穷困断炊,锅里可以用来养鱼,这样,岂不是很清廉吗?曾子安贫乐道,衣服破损了,提整衣襟就会露出手肘,鞋子破了,露出后脚跟;子路衣衫褴褛,这是穷苦的士子常有的事。韦庄生性吝啬,做饭要数了米粒才下锅,柴薪要称了分量,才拿去烧煮,过分的吝啬是会惹人鄙薄的。

    总而言之富于仁义德行的人,不羡慕美味佳肴;名望声誉卓著的人,怎么会去谋求绣花的衣服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