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二回 困良宵破壁觑人欢 惊好梦牵衣分己爱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二回 困良宵破壁觑人欢 惊好梦牵衣分己一爱一

    人人尽说风流好,风流却逐东风老;一情一事总凭天,一春一灯伴雨眠。多一情一惟有月,纵冷还如雪;温柔是故乡,只愁人断肠。

    话说李公子来到城门,尚未关闭,遂慢慢进城。且喜月一色一皎洁,到了一自一己府第,早有管门苍头接着,哝哝,埋怨小主人,说个不了。公子也不理他,竟到书房中坐下。童儿点上银灯,厨下家人搬进夜膳,摆在卓上,公子用过了。

    只见家人李旺走来,禀道:“先奶奶下葬日期,定于四月十六目,欲到浙江买办木石等物,禀知公子,明日起身。公子可有别的吩咐?”公子道:“既在明日动身,银子可曾周备?”李旺答道:“俱已端正的了。”公子道:“你转来到嘉兴,可顺便接了闻家姑娘来,省得又多一番往返。”李旺应声:“晓得。”他一自一去收拾起身,不在话下。

    却说公子坐在书房,唤童儿烹茶,焚香静息。寻思日间所遇美人,一自一言一自一语,道:“不要说这小姐,就是那个侍儿,看他含笑倩兮,整鬓一自一若,态有馀妍,十分可意,不知我李芳有缘得能亲近否?”想了一会,孤孤凄凄,不觉失声浩叹。童儿在暗地里,做了无数鬼脸,笑他着魔。饮毕了茶,叫声:“公子睡去罢!”公子回言道:“你先去睡,我还要看书,不要在这里混扰。”童儿应声,一自一去睡了。公子乃于一胸一前,拿出道人赠的药来,望空拜了一拜,一吸而尽。只觉遍体舒畅,下面陽物亦一自一微微乱跳,心中不胜惊异。复将锦囊三函,结于里衣一胸一前,乃回后楼去睡。打从花厅转过回廊,一应家人俱已熟睡,静悄无声。但见月明如昼,万籁寂然,信步进内,从李旺房前经过,窗纸尚有亮光,又听得笑语之声,遂立住了脚,布在窗缝里一张。里面灯火未灭,看不清楚,把窗纸搠了一个洞,向内细观。

    原来李旺与妻子送行,两个人脱得一精一赤光光,在床上云一雨一,鏖战兴浓。公子看他们弄了一会,听那李旺说:“心肝,我与你到一春一凳上顽顽。”他妻点一点头,遂抱到凳上,提起双足,直捣花房,抽了一二百抽,騷水不住的流将出未,低声唤道:“罢麽?我里面不知为何,像虫钻的一般,有些难过,快快完了罢!”口里这样说,下面只管迎将上来。双手抱住丈夫,玉体全偎,金莲半坠,斜乜俏眼,娇声低唤,十分动兴。引得李旺神魂无主,抵住花一心,狠狠抽了几十抽,不觉了。遂起身揩抹,唧的一声,拔出陽物。陰门正朝着外面,且一自一生得白净,微微几根细毛,鸡冠直吐,一婬一水微濡,好不可一爱一。公手在外看得面红耳热,意荡神迷,按纳不住。下面的陽物,如杵一般,伸手一摸,吃一大惊。这物竟比前大不相同,长了一寸,大有一围,青筋暴绽,不住的跳。又惊又喜。喜的是道人丹药奇验!惊的是如何处置?双手捧定,仍往内看。

    只见李旺抱了一妇一人,亲一嘴一摸一乳一,抚弄一肉一麻。又把一只白腿儿,架在臂上,捏着金莲说:“我不一爱一你别的,只一爱一你这小脚儿,真正有趣!”说罢,一婬一兴复炽,抱到床边,放下来横眠榻上,分开两只白腿,又弄将起来。唧唧啧啧。不多一回,就歇了。吹灯安睡不题。岂知小主人看得不亦乐手,见无动静了,方一步懒一步,走到房中,和衣睡下。一夜胡思乱想,不得安寝,比及天一色一微明,反沉沉睡着了。

    那李旺妻子名唤秋兰,年止二十三岁,生得妖妖娆娆。描眉画脂,脸衬桃花,腰垂杨柳,脚儿缠得小小的,是一个风流人物。看得小主人美丽,每欲亲近,奈有丈夫在家,不得遂心。却好这夜丈夫要往浙江去,两相嬉嬲之后,安眠。未几,即于五鼓起身,收拾行李,打发丈夫出了后门而去。

    耽耽搁搁已是黎明光景,进房梳洗停当,盛了脸水,送到公子房中,叫道:“景儿!脸水在此。”立了一会,无人答应,悄步进房一看。只见公子好梦初回,正在翻身。就近前叫道:“公子起来净脸。”公子听唤,连忙坐起身,见秋兰独一自一一人站着,身穿艳服,两鬓堆鸦,双眉拂翠,半露樱桃,微微含笑,卖弄风倩。公子便问秋兰:“你丈夫可曾起身?”秋兰答道:“是五鼓动身的。”公子听了大喜,说道:“你这件里面,可生甚麽舌儿在内?”秋兰不懂,回说:“没有。”公子说:“既然没有,怎麽喊叫?想是个痞块。”秋兰就晓得昨夜被他窥听了,满面通红,秋波斜溜,转身欲走。公子急跨下床,一把扯住衣襟,叫声:“姐姐那里去,我与你耍耍儿!”秋兰假意道:“公子放手,被童儿看见了,像甚麽样?”

    那公子搂过来,把手插人他裤裆,摸着陰一户,早有滑一精一流出o就伸一个指头进去探一探,秋兰把身躯一闪,抱在公子身上。公子见他兴发,遂衾倒床上,解其裙裤。秋兰半推半就,露出雪白的腿儿。公子分开双股,觑定陰门,将龟一頭凑着缝儿,往里一挺,秃的一声,容进半根。秋兰叫声:“阿唷!”连忙推住了。蹙双眉把身体一歪,早已捩了出未,便说道:“有些害痛,可慢慢儿……”他丈夫的陽物大只一围,长止三寸,那曾试过半尺多长,一手把握不来的这件东西。公子见他如此光景,随即款款轻入,将陽具在外边研擦移时,引得秋兰一婬一兴大发,騷水直淋,也不管生熟,将双手在公子屁一股上一按,把身子往上一迎,早已头没脑进去了。公子乘势一连残挺,彻底没根。狠提紧送,约二否馀抽,抽得一片声响,如鱼嚼水相似。秋兰气喘吁吁,腰肢乱摆,双足齐勾,洋洋得意,四肢瘫软,有丝无气,任凭公子抽送研弄,顶得酥痒难禁,花一心狂舞乱动,一阵阵丢了。

    公子乃取帕儿,与他揩拭乾净,低头看他陰一户,真个生得有趣。丰隆突起,如镶玉盂;颅上细草茸茸,像馒头一样。一条缝儿,微露红心。乃伸手指进去,拨弄花一心。秋兰在下面娇声唤道:“快些完了罢,恐有人来,羞答答像甚麽?”公子兴发如狂,乃提起他双足,捏了一捏,放上肩头。提着鹅卵大的龟一頭,往内一拄,惭惭尽根,大抽小弄,直捣花一心,足足抽有千馀。干的秋兰津津有味,快活异常。顾不得鬓乱钗横,恣意儿呼抱接凑,鸾凤颠狂。正是:

    花一心揉碎浑无主,粉汗沾濡别有香。

    当下公子初尝滋味,晓得佳人裙带下,有此乐地。那秋兰不但俏丽,又是个风騷班头,两下里何肯住手。被景儿在门缝里,已看得不耐烦了。两人绸缪不已,见日上纱窗,方把龟一頭顶紧花一心,猛抽了一阵,一泄如注,公子叫快不绝。停了半晌,起身揩拭,秋兰整发穿衣。公子勾了香肩,亲个嘴道:“心肝,夜间早来,我在此等你。”秋兰带笑点头,轻轻推开公子,走出房来,劈头撞见景儿。那景儿跟着看他只是笑,秋兰满面红羞,把景儿推了一推,飞跑的进去了。

    不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