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林家铺子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林家铺子六

    那天下午,林先生就没有回来。店里生意忙,寿生又不能抽空身子尽自去探听。里边林大娘本来还被瞒着,不防小学徒漏了嘴,林大娘那一急几乎一口气死去。她又死不放林小姐出那对蝴蝶门儿,说是:

    你的爸爸已经被他们捉去了,回头就要来抢你!呃

    她只叫寿生进来问底细,寿生瞧着情形不便直说,只含糊安慰了几句道:

    师母,不要着急,没有事的!师傅到党部里去理直那些存款呢。我们的生意好,怕什么的!

    背转了林大娘的面,寿生悄悄告诉林小姐,到底为什么,还没得个准信儿,他叮嘱林小姐且安心伴着师母,外边事有他呢。林小姐一点主意也没有,寿生说一句,她就点一下头。

    这样又要招顾外面的生意,又要挖空心思找出话来对付林大娘不时的追询,寿生更没有工夫去探听林先生的下落。直到上灯时分,这才由商会长给他一个信:林先生是被党部扣住了,为的外边谣言林先生打算卷款逃走,然而林先生除有庄款和客账未清外,还有朱三阿太,桥头陈老七,张寡妇三位孤苦人儿的存款共计六百五十元没有保障,党部里是专替这些孤苦人儿谋利益的,所以把林先生扣起来,要他理直这些存款。

    寿生吓得脸都黄了,呆了半晌,方才问道:

    先把人保出来,行么?人不出来,哪里去弄钱来呢?

    嘿!保出人来!你空手去,让你保么?

    会长先生,总求你想想法子,做好事。师傅和你老人家向来交情也不差,总求你做做好事!

    商会长皱着眉头沉吟了一会儿,又端相着寿生半晌,然后一把拉寿生到屋角里悄悄说道:

    你师傅的事,我岂有袖手旁观之理。只是这件事现在弄僵了!老实对你说,我求过卜局长出面讲情,卜局长只要你师傅答应一件事,他是肯帮忙的;我刚才到党部里会见你的师傅,劝他答应,他也答应了,那不是事情完了么?不料党部里那个黑麻子真可恶,他硬不肯

    难道他不给卜局长面子?

    就是呀!黑麻子反而噜哩噜嗦说了许多,卜局长几乎下不得台。两个人闹翻了!这不是这件事弄得僵透?

    寿生叹了口气,没有主意;停一会儿,他又叹一口气说:

    可是师傅并没犯什么罪。

    他们不同你讲理!谁有势,谁就有理!你去对林大娘说,放心,还没吃苦,不过要想出来,总得花点儿钱!

    商会长说着,伸两个指头一扬,就匆匆地走了。

    寿生沉吟着,没有主意;两个伙计攒住他探问,他也不回答。商会长这番话,可以告诉师母么?又得花钱!师母有没有私蓄,他不知道;至于店里,他很明白,两天来卖得的现钱,被恒源提了八成去,剩下只有五十多块,济得什么事!商会长示意总得两百。知道还够不够呀!照这样下去,生意再好些也不中用。他觉得有点灰心了。

    里边又在叫他了!他只好进去瞧光景再定主意。

    林大娘扶住了女儿的肩头,气喘喘地问道:

    呃,刚才,呃商会长来了,呃,说什么?

    没有来呀!

    寿生撒一个谎。

    你不用瞒我,呃我,呃,全知道了;呃,你的脸色吓得焦黄!阿秀看见的,呃!

    师母放心,商会长说过不要紧。卜局长肯帮忙

    什么?呃,呃什么?卜局长肯帮忙!呃,呃,大慈大悲的菩萨,呃,不要他帮忙!呃,呃,我知道,你的师傅,呃呃,没有命了!呃,我也不要活了!呃,只是这阿秀,呃,我放心不下!呃,呃,你同了她去!呃,你们好好的做人家!呃,呃,寿生,呃,你待阿秀好,我就放心了!呃,去呀!他们要来抢!呃狠心的强盗!观世音菩萨怎么不显灵呀!

    寿生睁大了眼睛,不知道怎样回话。他以为师母疯了,但可又一点不像疯。他偷眼看他的师妹,心里有点跳;

    林小姐满脸通红,低了头不作声。

    寿生哥,寿生哥,有人找你说话!

    小学徒一路跳着喊进来。寿生慌忙跑出去,总以为又是商会长什么的来了,哪里知道竟是斜对门裕昌祥的掌柜吴先生。他来干什么?寿生肚子里想,眼光盯住在吴先生的脸上。

    吴先生问过了林先生的消息,就满脸笑容,连说不要紧。寿生觉得那笑脸有点异样。

    我是来找你划一点货

    吴先生收了笑容,忽然转了口气,从袖子里摸出一张纸来。是一张横单,写着十几行,正是林先生所卖一元货的全部。寿生一眼瞧见就明白了,原来是这个把戏呀!他立刻说:

    师傅不在,我不能作主。

    你和你师母说,还不是一样!

    寿生踌躇着不能回答。他现在有点懂得林先生之所以被捕了。先是谣言林先生要想逃,其次是林先生被扣住了,而现在却是裕昌祥来挖货,这一连串的线索都明白了。寿生想来有点气,又有点怕,他很知道,要是答应了吴先生的要求,那么,林先生的生意,自己的一番心血,都完了。可是不答应呢,还有什么把戏来,他简直不敢想下去了。最后他姑且试一试说:

    那么,我去和师母说,可是,师母女人家专要做现钱交易。

    现钱么?哈,寿生,你是说笑话罢?

    师母是这种脾气,我也是没法。最好等明天再谈罢。刚才商会长说,卜局长肯帮忙讲情,光景师傅今晚上就可以回来了。

    寿生故意冷冷的说,就把那张横单塞还吴先生的手里。吴先生脸上的肉一跳,慌忙把横单又推回到寿生手里,一面没口应承道:

    好,好,现账就是现账。今晚上交货,就是现账。

    寿生皱着眉头再到里边,把裕昌祥来挖货的事情对林大娘说了,并且劝她:

    师母,刚才商会长来,确实说师傅好好的在那里,并没吃苦;不过总得花几个钱,才能出来。店里只有五十块。现在裕昌祥来挖货,照这单子上看,总也有一百五十块光景,还是挖给他们罢,早点救师傅出来要紧!

    林大娘听说又要花钱,眼泪直淌,那一阵呃,当真打得震天响,她只是摇手,说不出话,头靠在桌子上,把桌子捶得怪响。寿生瞧来不是路,悄悄的退出去,但在蝴蝶门边,林小姐追上来了。她的脸色像死人一样白,她的声音抖而且哑,她急口地说:

    妈是气糊涂了!总说爸爸已经被他们弄死了!你,你赶快答应裕昌祥,赶快救爸爸,寿生哥,你

    林小姐说到这里,忽然脸一红,就飞快地跑进去了。寿生望着她的后影,呆立了半分钟光景,然后转身,下决心担负这挖货给裕昌祥的责任,至少师妹是和他一条心要这么办了。

    夜饭已经摆在店铺里了,寿生也没有心思吃,立等着裕昌祥交过钱来,他拿一百在手里,另外身边藏了八十,就飞跑去找商会长。

    半点钟后,寿生和林先生一同回来了。跑进内宅的时候,林大娘看见了倒吓一跳。认明是当真活的林先生时,林大娘急急爬在瓷观音前磕响头,比她打呃的声音还要响。林小姐光着眼睛站在旁边,像是要哭,又像是要笑。寿生从身旁掏出一个纸包来,放在桌子上说:

    这是多下来的八十块钱。

    林先生叹了一口气,过一会儿,方才有声没气地说道:

    让我死在那边就是了,又花钱弄出来!没有钱,大家还是死路一条!

    林大娘突然从地下跳起来,着急的想说话,可是一连串的呃把她的话塞住了。林小姐忍住了声音,抽抽咽咽地哭。林先生却还不哭,又叹一口气,梗咽着说:

    货是挖空了!店开不成,债又逼的紧

    师傅!

    寿生叫了一声,用手指蘸着茶,在桌子上写了一个走字给林先生看。

    林先生摇头,眼泪扑簌簌地直淌;他看看林大娘,又看看林小姐,又叹一口气。

    师傅!只有这一条路了。店里拼凑起来,还有一百块,你带了去,过一两个月也就够了;这里的事,我和他们理直。

    寿生低声说。可是林大娘却偏偏听得了,她忽然抑住了呃,抢着叫道:

    你们也去!你,阿秀。放我一个人在这里好了,我拚老命!呃!

    忽然异常少健起来,林大娘转身跑到楼上去了。林小姐叫着妈随后也追了上去。林先生望着楼梯发怔,心里感到有什么要紧的事,却又乱麻麻地总是想不起。寿生又低声说:

    师傅,你和师妹一同走罢!师妹在这里,师母是不放心的!她总说他们要来抢

    林先生淌着眼泪点头,可是打不起主意。

    寿生忍不住眼圈儿也红了,叹一口气,绕着桌子走。

    忽然听得林小姐的哭声。林先生和寿生都一跳。他们赶到楼梯头时,林大娘却正从房里出来,手里捧一个皮纸包儿。看见林先生和寿生都已在楼梯头了,她就缩回房去,嘴里说你们也来,听我的主意。她当着林先生和寿生的跟前,指着那纸包说道:

    这是我的私房,呃,光景有两百多块。分一半你们拿去。呃!阿秀,我做主配给寿生!呃,明天阿秀和她爸爸同走。呃,我不走!寿生陪我几天再说。呃,知道我还有几天活,呃,你们就在我面前拜一拜,我也放心!呃

    林大娘一手拉着林小姐,一手拉着寿生,就要他们拜一拜。

    都拜了,两个人脸上飞红,都低着头。寿生偷眼看林小姐,看见她的泪痕中含着一些笑意,寿生心头卜卜地跳了,反倒落下两滴眼泪。

    林先生松一口气,说道:

    好罢,就是这样。可是寿生,你留在这里对付他们,万事要细心!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