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一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一章】

    邱府。

    今日万里晴空,一扫冬日的沉闷,邱嫣然命丫鬟将书箱搬到院子里去,又小心翼翼地将一本一本的书籍拿出来,一股霉味在空气中飘荡着,不一会就在阳光之下被暖风吹散了。

    「大小姐,你去休息吧,这里奴婢会看着的。」暖玉担忧地看着邱嫣然,今日虽不是烈阳,可邱嫣然白皙的小脸被晒得红通通的。

    「无妨。」邱嫣然坚持地摇摇头,墨绿长裙随着她的走动随风轻飘,如山间的溪水般灵动静好。

    两个时辰之后她才将所有的书都摆好,接着坐在院子里的树荫下喝茶休息,一旁的暖玉一边伺候着,一边不满地说:「大小姐,这些事情交给奴婢做就好,你又何必亲力亲为呢。」

    邱嫣然轻笑,「你一个人哪里来得及呢。」

    暖玉一听,鼻子微酸,邱府曾经是书香门第的大世家,只可惜近几十年来出不了一个秀才,渐渐地落败。

    邱嫣然十岁那年,邱府发生了巨变,本来住的府邸也卖掉了,转而搬到了东南的一个小府邸,府中的仆人最起码也减少了一半以上。暖玉也是从小伺候在邱嫣然身边的,邱嫣然以前有两个丫鬟和一个嬷嬷伺候,如今只剩下一个暖玉了。

    暖玉心中感叹不已,她年纪要比邱嫣然大上一岁,去年已经订亲,明年成婚之后就不能待在邱嫣然身边伺候了。而邱嫣然如今十六,却还未订下亲事,只因贵人瞧不上落魄的邱府,有些则是一个个怀着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心思来求亲,邱父自然是不肯的。

    暖玉的目光落在容色极佳的邱嫣然身上,邱嫣然长得水灵,浑然天成的大家之气,那股韵味当真是少有,也难怪那些纨裤子弟想趁机占便宜求娶回去。

    想到此,暖玉心疼地说:「大小姐,奴婢听到了一些事情。」

    本闭眼休憩的邱嫣然睁开眼,轻声道:「何事?」

    「奴婢前些日子听说夫人有意要将你许配给商户。」暖玉愁眉不展地说。

    「哦,如此甚好。」邱嫣然不在乎地说。

    「大小姐。」暖玉惊呼:「这哪里好了!」

    「你瞧瞧我们的院子,可是好了?」邱嫣然反问,见暖玉噤口,她缓缓地道:「嫁给商户又有何不好呢,你想想,起码日子便过得顺畅了。」

    暖玉撇嘴,「可……」

    「暖玉,我在你眼中是千般的好,可我在别人眼中可不是这么好。」邱嫣然微微一笑,「你可听过,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暖玉垂头,「大小姐何必如此,夫人、少爷也不用大小姐如此牺牲。」

    邱嫣然轻笑,「你啊,想左了。」

    邱府曾是大户,所以也免不了一些大户的恶习,为了多子多福,邱嫣然的二伯便纳过二房妾侍,近年日子越发的不好过了,这孩子倒是如糖葫芦似的一个接一个不停地生,偏偏邱老夫人喜得不得了。

    和邱二伯不同,邱父并未纳妾,无关风花雪月,只因邱父是一个古板的人,邱父的整颗心都在读书上,娶了邱母之后,便有了邱嫣然和邱书怀,既然已经有了子嗣,也能对祖宗有了交代,他自然不从,也不想在读书以外的事情上分心。

    是以,邱府的落败邱父也全然不当一回事,能吃能喝,有地方睡就好,最重要的是有书可读,而邱嫣然喜书的习性便是从邱父那学来的。

    暖玉自然不懂邱嫣然话语的意思,其实邱嫣然早已想通,女子的终生与娘家息息相关,娘家好,她才会好,更何况她对自己的弟弟很有自信,一定能博来一个进士之名,她以后在夫家也好挺直腰板。

    其他人她一点也不在乎,可她的爹娘和弟弟她无法不在乎,特别是邱母,这几年为邱府操心,却不得一点好,幸好邱父开口要分家,这一两年来日子也好过多了。

    「大小姐,听说昨日二老爷又进府了,奴婢怕二老爷在这桩婚事上……指手画脚。」暖玉的声音很轻。

    邱嫣然听出了门道,叹了一口气,「听说三堂姊下个月就要出嫁了?」

    「是。」暖玉想了想,「大小姐是否想要出了一份礼?」

    「我?」邱嫣然娇媚一笑,「还是算了吧,免得他们以为我耀武扬威。」

    二伯父有二子,其余皆是姑娘,二伯父浑身上下没一个读书人的样子,竟起了坏心思,将女儿一个个地嫁出去,谋了不少的聘礼,这日子过得比大房好多了。

    邱嫣然心中不屑,可如今她也有了这等心思,不同的是,堂姊、堂妹们嫁得不甘不愿,她却是心甘情愿,今年她已经十六了,又能单纯多久呢。

    望着邱嫣然脸上沧桑的笑容,暖玉眼眶微热,「大小姐,夫人肯定不会允诺那婚事的。」

    「暖玉。」

    「奴婢在。」

    「我已经允了。」微风之中,暖玉脸上一片震惊,而邱嫣然怡然自得地闭上眼,享受着仅剩的惬意。

    另一头,邢府书房里传来一声,「少爷。」

    邢厉放下手中的狼毫笔,凉凉地瞥了随从一眼,「大惊小怪,什么事情?」

    随从福德一脸的苦笑,「夫人身边的嬷嬷让小的转告少爷一句话。」

    「什么话?」邢厉端起一旁的龙井,以盖拂开茶叶,优雅地端起喝了一口。

    「夫人说……」福德吞了吞口水,「少爷四月初十迎娶少夫人进门。」

    邢厉慢悠悠地将茶放下,好笑地看着他,「福德,我倒是不知道我什么时候订亲了。」

    邢厉,扬州出名的米商,邢家米店可谓是开遍了江南,只是邢家当家人邢厉很低调,可要是说起邢厉的亲事,那就很丰富了,听说邢厉与姑娘相看,没有一个中,这就算了,邢厉整整看了五年,也没相中一个女子。

    据说被相的女子从大家闺秀到低户女子,从窈窕淑女到一介村女,没有一个能入他的眼,邢夫人急得不行,之前还能端着模样说儿子条件好,爱挑剔,可这一挑剔就挑了五年还一个都不中,外面早已流言蜚语满天飞了。

    有人说邢厉好男风,还有人邢厉有不能说的隐疾,诸如此类的传言进了邢夫人的耳朵里别提多难受了,邢夫人不得不耍一回霸道的手段。

    「夫人说,这回是她给定下了,少爷得听。」福德额上冒汗,声音颤抖地说。

    「哦?」

    一颗汗珠从福德的额头上流了下来,「夫人还说,就这一回,若是少爷不从,她、她……」

    「如何?」

    「便搬进佛堂,好、好图个清静。」福德困难地将话说完。

    邢厉一笑,黑眸冰冷地看着福德,「都作好决定了,还跟我说这些干什么。」福德在邢厉身边待了很多年,一听就知道邢厉气到了极点,连忙闭嘴不敢多言,抖着身子。

    「是什么人?」

    福德愣了一会,立刻明白了邢厉的话,「是一位书香门第的小姐,年方十六,容貌什么的,小的也只是听过,不过听说长得娇美可人。」

    「哦,那倒是我艳福不浅了。」他冷笑地挥挥手,要福德下去。

    福德擦了擦额头的汗,不得不硬着头皮问:「少爷,你这是……」

    「带话给夫人,我知道了。」听到这话,福德安心了,少爷性格乖戾,夫人又固执,还好少爷吃夫人这一套,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但同一招只能用一次,福德心中祈祷,希望未进门的少夫人让少爷满意,不然……可是这么多年少爷都没有相中姑娘,未来少夫人也不一定就……哎,只能求天求地了。

    邢家少爷终于要大婚了,不少人等着看热闹,邱府的门都快要被踩烂了,一擡一擡的聘礼不停地往里搬,可见邢府也相当重视这门亲事。

    成亲当天,邱府也不打肿脸充胖子,得体地置办了该备下的嫁妆,跟着新娘子的花轿到了邢府,那天不少人都看到了,邢家少爷脸色有多冷,不少人开始揣度邢家少爷被逼婚了。

    在扬州百姓的眼中,邢家少爷什么都好,长得好,家财也多,可惜就是个奇怪的人,多美的人他不喜欢,才貌双全的他也不喜欢,反正顶好的人他就是不喜欢,所以有人揣着投巧的心事将俗不可耐的村姑送去相看,而那邢家少爷也是没看上,这样的邢家少爷如今要娶妻了,真的是一件大事。

    从邱府到邢府的路上站了不少看热闹的人,直至夜黑了,人群才散去,可这婚事仍旧被不少人津津乐道。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