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三十八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孙美人取笑道:「你啊,看来以后也是很疼儿子的爸爸。」

    田正欉一点也不介意地笑了,「这有什么不好的呢?」

    「面不能放太久,会糊掉,我进去叫他们。」孙美人轻轻推开他,进房间叫人。

    不一会儿,一老一小跟着孙美人走出来,尤其是小的,立刻扑到田正欉怀中。

    「你回来了!」

    「嗯,我回来了。」田正欉接住江初夏的身躯,疼爱的摸摸他的头,乐见他性格越来越开朗,能如此直接的表达感情。

    「快来一起吃吧。」孙美人在桌子上摆好碗,对他们招手道。

    田正欉和江初夏相视而笑,田正欉牵着他到桌旁,一家人一起享受晚餐。

    而孙永在虽然仍不爱讲话,但因为孙子的陪伴,严厉的面容不再,慈蔼了许多。

    田正欉有注意到岳父显而易见的改变,嘴角扬起轻浅的微笑。

    拥有江初夏,是他和孙美人人生做过最好的决定,也是最大的幸运。

    孙美人和田正欉费时将近一年才完成所有收养程序,但为了江初夏,一切都值得等待。

    江初夏也因此改了姓氏,成为田初夏。

    成为一家人后,田正欉还特地带老婆和小孩拍一组全家福,将人生重要的一刻用照片记录下来。

    田初夏入户籍后,他们一家搬到北部生活,这是田正欉的决定。

    孙美人和田正欉商量过,因为放心不下曹敏兰,计划等曹敏兰毕业后再收了茶艺馆,让身为孤儿的曹敏兰在有能力养活自己之前还有她可以依靠,但田正欉觉得茶艺馆是她真心喜爱的事业,要她继续经营,全家则跟着她北上。

    至于公司,因为他本来就不只收南投茶园的茶叶,也收购了不少各县市优良茶园的茶叶,自有一套机制运作,公司迁址影响并没有很大,也有提供员工宿舍,让员工即使跟着公司离开家乡也不必有租房子的忧虑。

    他对她说「以前都是你迁就我,现在换我了」,这句话让孙美人加倍感动,觉得自己嫁对人了。

    而传家戒指,孙美人将之从仓库拿出来,和田正欉的摆在一起,仔细收藏在梳妆台的抽屉内,相信这次能够真的幸福,让这份属于孙家的幸福传说不中断。

    他们几乎隔一两个月就带田初夏回南投看望三位老人家,让他们不寂寞。

    大姑田蔓莉在一年后走出家暴的阴影,也鼓起勇气去医院检查,确定自己生育能力没问题,应该是男方的问题后,她又哭又笑,觉得松了口气。但那之后,她没有投入新恋情,而是决定活得像个潇洒的女强人,找了新工作认真创造自己的价值,目前看起来过得很不错。

    田初夏长大后,成了一个气质偏冷淡的优雅男人,内心的坦率和热情在面对父母和熟人时才会表露,他小时候的经历对性格的影响虽然无法完全抹去,但在田正欉及孙美人的疼爱下,心性温柔,常替人着想,也因此有不少女生倾慕倒追。

    而他在农经系毕业后,对于未来的选择,他和父母深谈了一番。

    「你确定真的要这么做?」田正欉望着儿子,忧心地问。

    孙美人在旁也劝道:「你真的不必这样勉强自己,你应该选择你真正想做的事情。」

    田初夏温柔地微笑道:「爸,妈,这就是我真正想做的事情,而且,我哪边都不想放弃。」

    「可是你外公早就将茶行收起来不做了,你真的没必要继承。」孙美人叹道。

    「继承不是重点,而是那份感情。」田初夏认真的道,「孙家的茶行传承了好几代,对当地的一些人来说也是重要回忆,而多年的老客人也对茶行很有感情,几年前外公收起茶行时,其实很多人很感慨,连乡长也说,就这么让孙家茶行走入历史的确很可惜,所以我想要重新开张,让大家知道,孙家茶行是会一直流传下去的。」

    闻言,田正欉问道:「那你又为何说想要继承爸爸的公司?这实在很难两全其美啊。」

    「爸爸,可以的,焙茶的人不一定要在茶行里面,而是茶行必须卖属于孙家的茶,让这份味道持续下去,所以没有冲突。」

    田正欉摇头,「龙眼木炭焙茶是非常耗时的技术活,你不可能顾及别的事情。」

    「所以我想过,靠新技术的无火炭焙机,研究出和外公的茶相似的味道,等我研究出来了再靠公司生产,就可以两边都顾及。」

    田正欉凝视儿子熠熠生辉的眼神,「看来,你意志非常的坚定呢。」

    「爸爸,因为我爱你们,也爱外公,我希望承担一切。」

    「傻儿子……」孙美人捂着嘴,感动到有些哽咽。

    「没有你们,就没有我。」田初夏从沙发上起身,对他们深深鞠躬,「这么多年以来,我一直都想对你们说,谢谢你们收养我,我真的很幸福。」

    田正欉眼神微暖,「我们是因为爱你才收养你,从没有想要你回报什么。」

    「我知道。」田初夏直起身,脸上的表情充满温暖,「就是因为这样,所以我才更想做这些。」

    「小夏……你真傻……」孙美人抽泣地起身抱住已经高过她一个头的孩子。

    他会这样决定,肯定也是知道她没能继承茶行总是有些遗憾,虽然她没在他面前提过半句,但这孩子很敏感,或许早就察觉了。

    「妈,别哭,我不傻,能为你们做这些,是我的快乐。」他安抚地伸手拍拍母亲的背。

    田正欉则是上前拍拍儿子的肩,「既然这是你的决定,我支持你。」

    田初夏感激地道:「谢谢爸。」

    决定了未来后,田初夏回南投看望外公孙永在,拜托他让他继承茶行。因为是使用新型机器,他本来不认为一天就能说服成功,但是出乎意料的,孙永在马上就答应了。

    「每一代都不可能完全焙出和上一代一模一样味道的茶,茶就跟人一样,有个人的风格,小夏,即使你不是用龙眼木炭焙,而是使用新型机器,但只要你是我孙家的子孙,你焙的茶就是孙家的茶,年轻人本来就该跟着时代走,茶行才能有新的样貌,脱胎换骨。」孙永在和蔼地道,「有你这样的孙子是我的福气,你对我提出这样的要求,我很感动。」

    不管他焙出怎样的味道,他焙的茶就是孙家的茶吗?

    田初夏动容地上前拥抱外公,「谢谢你这么溺爱我……」外公第一眼就喜欢他这个孙子,这是他一直放在心头上的感动,没想到,如今外公又给了他另一个感动。

    「从今天开始,这个茶行就是你的了。」孙永在轻拍他的背。

    「我不会让外公你失望的,我会焙出超越你的茶。」田初夏松开拥抱,语气坚定地道,眼中闪耀着光芒。

    孙永在点头,笑呵呵地道:「这样就对了。」

    这之后,田初夏花了一年的时间焙出自己满意的茶,把制茶方法交给公司的制茶师,固定产货,孙家茶行也就顺利重新开张,因为有历史加上经营出名气,甚至成了南投旅游指南的必去目标之一。

    接着他进公司学习,在三年后接棒,将公司经营得有声有色。

    田正欉看儿子对公司的一切掌握得很好,也就放心退休,带着老婆游山玩水。

    不只出国,也在台湾各县市游玩,这天,他带她去泡茶比赛会场看比赛,两人坐在台下,他在专注看比赛时,还牵着身侧的她的手。

    即使不年轻了,但不管走路还是坐着,他都喜欢牵着她的手。

    常被他这样牵着,孙美人心里觉得很幸福,不管经过多少年,他对她的爱都不会减退半分。

    只是自从小夏上大学后,她不再比赛了,让那些年轻人有出头的机会,那之后他们就很少来茶艺比赛的会场,今天他却特地带她来看比赛,为什么?

    孙美人有些困惑地问着身边的他,「你为什么要带我来这?」

    「因为这里是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他笑道,「很值得纪念,以后,我们一年来一次吧。」

    「嗯,好。」她羞涩地应允,回头继续看台上的比赛。

    而他们手牵得牢牢的,就像他们如胶似漆的感情般,难以分开。

    能拥有这样的幸福,他们今生无憾。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