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正文 第6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李清佑已经记不清这是他第几次打虞璟的手机了,不是无人接听就是您拨打的手机已关机。

    大四的他在银行实习,不在学校,没法儿去教室堵她,只得一遍又一遍地拨打那个烂熟于心的号码。

    虞璟始终不肯接他的电话,李清佑心神不宁,做账目的时候已经连续算错两个数据了,幸好负责指导他们实习生的宋主任一向对他青眼有加,见他脸色不对,关心地问他,“小李啊,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啊?不舒服就请假回去休息一下,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嘛。”

    李清佑自然求之不得,请了假,就直接骑车回了学校。

    今天是周五,虞璟应该在上室内设计原理,李清佑直接去了理科楼准备堵人。

    下课时,虞璟抱着一堆书出来了,李清佑看见她,快步迎上去,一把攥住她的手腕“阿璟,我有话和你说。”

    虞璟眉毛蹙起来了,“李清佑,放手,你捏疼我了。”

    李清佑这才松了手,“阿璟,这些天你为什么不肯接我电话?”

    “我很忙,没时间。”虞璟一脸的冷淡之色。

    “你就忙到连个电话都没时间接?”李清佑刻意压制的怒气喷薄而出。

    有过往的学生看向剑拔弩张的二人,脸上尽是猎奇窥伺的神色。李清佑有些不自然地调整了一下姿势,将脊背朝外,避开了别人的视线。

    虞璟将他这些细微的动作悉数收进眼底,她抬头盯住李清佑,冷漠地说道,“我不想接你的电话,这个答案你满意了吗?”

    李清佑一脸的不敢置信,虞璟将怀里的书本紧了紧,抬脚就要离开。

    李清佑猛地上前,拽住她的胳膊,“虞璟,你到底什么意思!从你去我家吃过饭后,你就像变了个人似的,我自认没有任何地方得罪了你,你有什么不满意的可以直说,用不着成天摆脸子!”

    虞璟重重地冷哼一声,“李清佑,你听好了,我给过你机会,是你自己放弃的。所以,你没资格来抱怨我!”

    “你给过我什么机会,你把话说明白!”李清佑额角青色血管都爆出来了,使得他素来开朗的面容有些狰狞。

    也好,索性今天挑明了说清楚。

    “那天在你家吃饭,我是故意那么说话的——”虞璟还没说完,李清佑已经心神大乱,“你是故意的?你为什么要这么干!你根本就不想和我在一起是不是!”

    “你能不能听我把话说完!”虞璟低喝道,“正是因为想和你永远在一起,”说到“永远”时她的脸上浮现出一个自嘲的笑容,“我才答应去你家吃饭。我们相处的一年多来,我从没说起过我家里的事情,你也不问。我很感激你对我的尊重。但是两个人在一起从来不会只是我们之间的私事,因为你不只是单纯地娶一个女人,而是娶的她和她所有社会关系的总和。我不过试探了一下你母亲,她听到我说‘死了’立刻如临大敌,你说她会接受我做你们李家的儿媳妇吗?”

    “阿璟,这一点你不能埋怨我妈,哪个做父母的都会这样的,何况你家里的情况也太出人意料了,不要说她,连我也吃了一惊。”李清佑急切地辩解着。

    “我没有丝毫怪罪于你母亲的意思,她没有当场撵我出去已经算是修养不错了。但是你——”虞璟的语气陡然凌厉起来,“你耳根子太软,根本经不住考验。一定是你母亲提醒你‘关心’一下我这么些年来是如何谋生的吧,她这么想我不怪她,可是你竟然也怀疑我。你我相识一场,你对我连这么点基本的信任都没有,我们还怎么继续走下去?”

    李清佑脑子里乱成了一锅粥,虞璟就这样冷冷地站在他面前,那种被磨砂膏浸透的寒气似乎一直在隐隐渗出,让他心慌。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可是他有预感,如果什么都不说,他马上就要失去她了。

    “如果你好好说清楚,我妈她一定能接受你的。阿璟,你要相信我!”

    “好好说清楚?”虞璟嗤笑道,“李清佑,难道你们一家想对我三堂会审吗?让我交待清楚几岁尿床?几岁换牙?几岁月经初潮?最好还有几岁初夜?”

    李清佑听见“初夜”二字,眼皮霍然一跳,脸色红了又白,一时间转了几转。

    虞璟心中最后一点希望完全破灭了。看着对面的李清佑,她心中陡然生出一股恶意来。

    于是她踮起脚尖,故意凑近了李清佑的耳际,娇笑道,“如果我告诉你你妈和你都没猜错,这些年我确实是靠吃青春饭养活自己的,你会怎么办?”

    李清佑脚底一个踉跄,硬生生退后了一步。他年轻的脸如今死灰一片。

    “李清佑,我们完了。”虞璟冷冰冰撂下一句话,转身绝然离去。

    李清佑的手僵硬地伸在半空,似乎是一个挽留的姿势,但他的脚,却如同钉死了一样,终究没有迈出去。

    虞璟走地很快,怀里的书似乎变得前所未有的沉重,她不得不从左手换到右手,又从右手换到左手。一不留神,最下面那本《建筑设计草图与手法:立意•省审•表现》居然直直地掉落在地上,她连忙蹲下\/身体去捡,手指刚触及墨蓝色的封皮,却有一阵风吹开了封面,光洁的铜版纸上是李清佑端正的字迹,“送给我最亲爱的阿璟。”这本定价八十九的书她原先一直没舍得买,还是李清佑见她的视线一直在上面流连,偷偷买下来送给了她。

    眼角有了湿意,一颗巨大的泪珠狠狠砸在了李清佑的字迹上,碳素墨水立刻晕染了开来……

    虞璟用力抽抽鼻子,粗暴地抓起地上的书,准备起身。还没站直,就撞进了一双略带促狭的眼眸里。

    “虞璟,你在地上看蚂蚁怎么看得眼睛都红了?”顾玚澄抱着手,盯住她泛红的眼眶。说也奇怪,每次看见她,顾玚澄就忍不住想逗她。

    真是冤孽,每次她倒霉的时候,顾玚澄铁定就会出现。

    “顾老师,您不知道秋季是红眼病的高发期吗?我这是红眼病!您离我远点,仔细传染给您!”虞璟还不忘指指自己的眼睛。

    顾玚澄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原来是这样啊!听说红眼病治疗不及时还可能引起神经麻痹,导致四肢瘫痪,你要当心啊!”

    妈的!顾玚澄,诅咒你舌头上烂个疮,看你以后还毒舌不毒舌!

    “顾老师您的关心还真是让人受宠若惊啊!”虞璟咬牙切齿地挤出这么一句。

    顾玚澄摸摸鼻子,将笑意憋回去,“不客气。”

    “那学生我先回去治眼睛了,免得到时候严重了还得麻烦您掏钱买花圈。”虞璟不软不硬地丢下这话,拔脚就走,再不走的话,她可不敢保证她不会张嘴骂人。

    虞璟炸毛的样子还真是有趣啊!顾玚澄摸着鼻子,看着她远去的背影恶质地想着。

    wWw.SiDaMingZhu.OrgT/x/t小.说。天.堂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