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正文 第12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顾玚澄有些烦躁地翻着学生交上来的建筑设计手绘图,虽然已经系统地学过了建筑设计原理,但是他看得出来,不少人的基础一点都不扎实,连最基础的透视和比例处理都有问题。真不知道这些学生是怎么学的!顾玚澄推开桌面上的图纸,捏了捏鼻根处的软骨,试图让酸涩的眼睛放松一下。

    叩门声有节奏地响起,顾玚澄懒散地喊了一声“请进”。

    虞璟手里拿着一个洁白的纸卷进来了。

    顾玚澄见她走路有些不稳,忍不住问道,“你脚怎么了?”

    “崴了。”虞璟言简意赅地回答道,一面将手里的纸卷递给顾玚澄。

    顾玚澄接过纸卷,并不着急打开,而是饶有兴致地盯住虞璟,“这是什么?”说完还晃了晃手里的纸卷。

    虞璟神色自若,“您上次布置的作业。”

    说实话,顾玚澄很不喜欢她这种成竹在胸的样子,她的沉着,让他无法遏制地想要破坏。

    “我说的截止日期好像是昨天吧。作业迟交是要扣分的。别忘了,你的平时成绩已经剩了九十了。”顾玚澄承认自己是在滥用职权,但是没办法,他就是想看虞璟窘迫的样子。

    虞璟终于有了一点反应,她细黑的眉尖微微一蹙,黑色的瞳仁定定地注视着嘴角噙着自得笑意的顾玚澄,“您要扣分我也没办法。”说完,转身就走。

    顾玚澄看着她纤细的背影,任由她走出了办公室。这才习惯性地摸了摸鼻子,随手展开了纸卷。

    很快,他的视线如同胶着一般粘在了这幅精致的手绘图上。这次他布置的作业是要求学生替青木大学设计一座图书馆。相当数量的学生选择了钢铁和玻璃等未来感实足的建筑材料,整体设计风格也是偏于现代简约类型,冷硬而刻板,丝毫不见人文气息。

    而虞璟的设计图却巧妙地将中式传统木料和金属建材融合在一起,整个图书馆如同一个矗立的巨大书册。她用干净透明的水彩来表现玻璃瓦穹顶的光感,用厚重水粉表现木料的坚实。整幅设计图不拘于工具,采用多种颜料之长,并综合使用来表现空间的质感和气氛。

    顾玚澄的眸子越发亮起来,这个虞璟,真叫他惊讶。不仅有着出色的创意,而且基本功极为扎实,更难得的是她对细节精益求精的态度。整个图纸表面没有丝毫因过度擦拭而产生的发毛的痕迹,可见她使用擦线板板擦稿线时的精细了。

    再看看她图纸标签上的签名,字迹清朗舒然,自成一体。顾玚澄不由自主又想起了她冷清的模样。

    办公室的门原本是虚掩着的,这会儿被风吹得大面积开阖起来。顾玚澄抬头看着敞开的大门,有些后悔刚才没喊住虞璟了。

    不过,转念一想,反正虞璟要上他的课,也不急于这一时。顾玚澄的唇角再次得意地勾出一个笑容。

    虞璟刚吃力地离开了理科教研大楼,还没走几步,就看见了她最不想看见的人。

    何世祥手臂里挽着一个高挑的年轻女生,学校行政处的总秘书正热络地在前面给他们引路。

    虞璟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深吸一口气,迎着他们走过去。

    何世祥显然也看见了她,他脚步明显一顿。身体也有些僵硬。何琇缓缓地转过脸,轻声问道,“爸爸,你怎么了?”

    虞璟已经走到何世祥的身侧。她并没有看向何世祥,而是轻轻眯起双眼,打量何世祥臂弯里的女生。

    身量高挑,纤秾适度。画着精致的淡妆,乖顺的脸部轮廓,眉眼却有一股说不出的柔媚之气。只是走路时步子迈开得太小,仿佛风一大就能吹走她似的,活脱脱一个纸糊的美人灯。

    何琇也在不动声色地观察着虞璟。她早就注意到,打从这个戴眼镜的女生从林荫道尽头出现,爸爸就不太对劲。这个女生个头不如自己高,身形单薄,五官平常,皮肤倒是很好,像上等的白瓷。

    双方很快错肩而过。

    “噢,我离开青木大学已经很多年了。今天重新踏上这条过去走过的林荫道,心里有些激动。”何世新祥偏过半个脑袋,不敢看虞璟。

    何琇还没有吱声,行政总秘书戴隽已经接过了话头,“没想到何先生居然也是我们青木大学的校友,真是教人意外啊!不知道何先生当年是什么专业啊?”

    “戴秘书太客气了。我是81届考古系的。”何世祥语气很谦虚。

    “何先生居然是学考古的,戴隽对您是更加钦佩了。多少管理金融科班出身的也抵不上您今日的成就啊!您简直就是天生的商人。”戴隽倒是真心实意的恭维,可是何世祥听了那句“天生的商人”之后,神态有些不快活起来,他清清嗓子,“我女儿何琇今后就在这里读书了,日后还要麻烦戴秘书多照顾些。”

    “这个还要您说,那是一定的。以何小姐的日本生活经历,学东亚文学专业自然是轻车驾熟。”戴隽又笑呵呵地转向何琇。

    何琇下颔微收,递给戴隽一个三分腼腆,七分娇羞的笑容。

    戴隽喉头一动,不自然地扶了扶眼镜腿。

    直道三个人转入行政楼,再也看不见了。虞璟这才从宣传栏旁边的棕榈树后转身出来。

    看来不单是何世祥回来了,他还把夏从从这个贱人和她的衍生品也一并带回来了。刚才那个应该就是她同父异母的“妹妹”吧,果然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夏从从一直就好柔弱无依这一口,她女儿似乎也喜欢这种调调?粉色的外套,乳白色的百褶呢裙,带蝴蝶结的圆头淑女鞋。真是我见犹怜呐!

    虞璟嘴角满是冷笑,她的安生日子怕是没几天好过了呢!

    何世祥显然对她的身份已经有了预感,以他今时今日的地位,估计很快就可以确定了吧!到了那时,他最好不要来招惹她,否则……虞璟一脸的冰霜之色。

    顾玚澄将学生的作业打好分,通通锁进了抽屉里。他从木椅上站起,伸展了一下身体,拿过椅背上的机车夹克,准备拿车回家。

    理科教研大楼的地下车库目前正在维修,他就将车停在了行政楼前的车棚里。

    刚准备开车,就听见有一个软软的女声惊喜地喊他的名字,“顾玚澄?”

    他扭头一看,日语下意识地脱口而出,“わかこ?”

    何琇抿着嘴,有些不满地说道,“你肯定是记不得我的中文名字了。”

    顾玚澄挑唇笑道,“还真让你猜中了。我只记得你的日语名字叫和歌子。我记得浅野当时听了你唱的和歌后,还说你的名字起得真好来着。”

    何琇听了这话,登时满脸喜色,“没想到,你还记得呀!”

    何世祥也走了过来,随同的还有学校负责行政的几位领导和文学院的几个系主任。

    “小琇,这位是?”何世祥温和地询问女儿。

    校长助理看见顾玚澄,立刻满面笑容地主动打了个招呼,“顾老师。”顾玚澄微笑着点了个头。

    “爸爸,这就是ますみ的哥哥的好朋友,叫顾玚澄。”何琇拉着何世祥的手介绍道。

    何世祥这才恍然大悟道,“就是你常提到的京都大学建筑设计专业的高材生,是吧?”一面伸出右手,“顾老师现在在青木大学做老师?”

    两人握了手之后,又寒暄了几句。

    何琇想插嘴,告诉顾玚澄自己的情况,偏偏你一句我一句,半丝机会也没给她。

    何世祥见身边的几个人都对顾玚澄异常客气,猜测他怕是不只是一个小小的讲师这般简单。语气里便有巴结之意,“顾老师也赏个脸和我们一起去吃饭吧!”

    顾玚澄笑着拒绝了。何琇刚想劝说他改变主意,却听见文学院的系主任梁裕中说道,“顾老师这个面子可不能不给啊!何先生打算出资帮我们学校重建一个图书馆,到时候这设计的任务肯定还是落到你们教研组,你是逃不掉的。”

    顾玚澄陡然想到了虞璟那张设计图纸,心中一动,顺水推舟道,“既然如此,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何世祥的司机很快开着一辆加长的凯迪拉克过来了。何世祥请一干领导上了车,自己才上了车。何琇则借口凯迪拉克坐满了,上了顾玚澄的宝马。何世祥看看她,无奈地摇摇头,自嘲道,“真是被我宠坏了。”

    梁裕中笑呵呵道,“女生外向,女生外向。不过令媛眼光真是好啊。顾老师不仅风度翩翩,还是国内小有名气的建筑设计师,家世更是没话说。”

    何世祥装作不甚在意的样子开口道,“顾老师是本市人?”

    “顾老师可是我们苏校董的独生子。” 戴隽嘴快,有些卖弄地说道。

    何世祥听得校董姓苏,并不姓顾,不免惊异,“莫非青木现在的校董是女子?”

    “不错。我们苏校董可是赫赫有名的铁娘子。我听说啊,苏校董好像和市委苏书记有些渊源。”几人中年纪最轻的文学院团委书记郑平难得开了口。

    梁裕中高深一笑,“不只是有些渊源。苏校董是苏鸣诚的嫡亲妹妹,所以我们苏书记还是要喊苏校董一声姑姑呢!”

    果真是盘根错节,这蔺川市如今简直可以说是苏家的天下了。何世祥一面有一搭没一搭地和众人寒暄着,一面对苏君俨愈发好奇起来。他回蔺川也有一段日子了,苏君俨的名字提及率实在太高,可是这位年轻的市委书记偏偏极为低调,网上连他的半张照片也找不到。

    www.SiDaMingZhu。Org。Txt小./说天堂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