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正文 第16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虞璟抬头看着眼前这座十五层高的写字楼,脑子里下意识地开始评估:大楼的造型以欧式为主。通体采用塑钢琉璃建材设计,混合使用不锈钢、小块玻璃幕墙及简化的欧式构件,大楼为15层总高大于50米的一类高层建筑,消防登高面设于大楼的西面,大楼的周边与城市道路形成环形的消防通道。大楼的平面设计消防疏散宽度的均满足规范要求……

    好像有些走火入魔了,虞璟苦笑着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现在她白天要复习专业课,要画设计图,晚上还要打工,每天只能睡三四个小时,实在太累了。她用力摇晃了几下昏沉的脑袋,深吸一口气,迈上了光亮可鉴的台阶。

    自动感应门很快徐徐拉开,她立刻就感觉到扑面而来的暖气,一团团如同洁白的棉絮,让冰凉的脸颊感觉到有些酥\/痒。她解开围巾,又敞开了大衣,便开始四下找寻楼梯起来。

    楼梯设置得很隐秘,藏在巨大的古典三段欧式柱头后面。沿着螺旋式上升的陡窄楼梯,虞璟上了六楼。拐角处,她静静地站了一会儿,试图让自己因为爬楼梯而紧促的呼吸变得平稳。

    “智瑞建筑设计事务所”,亚克力的黑色字体沉稳端庄。

    智瑞是顾玚澄和好友谢霖安合办的,而虞璟自从答应参与青木大学图书馆的设计,作为顾玚澄的助手,自然也要在这里“上班”。

    今天便是虞璟第一次过来。

    虞璟正细细打量着周围的环境布局,不提防地有人在她肩膀上拍了一下,一回头,是顾玚澄带笑的俊脸,“早啊,虞璟。”

    “顾老师,您早。”虞璟不着痕迹地避开了些,中规中矩地和顾玚澄打了个招呼。

    “走吧,我的办公室在那边。这一片都是霖安的地盘。”顾玚澄显然心情很好,拎着车钥匙轻快地走在前面。虞璟略微落下一两步的距离,跟着他向办公室走去。

    顾玚澄的办公室在最西头,他开了门,随意地将包扔在沙发上,又招呼虞璟坐。

    办公室面积蛮大,靠墙的一面是巨大的金属书架,放满了书和CD,还有一些微观建筑模型。两张黑色的胡桃木办公桌并排而列,桌上各放着一台电脑。

    顾玚澄一直弯着腰,不知道在抽屉里掏什么。

    虞璟有些狐疑地看住他,“顾老师,我的工作是……”

    顾玚澄没有回答,老半天才直起腰,摸出两块德芙果仁巧克力出来,递给虞璟一块,“呶,给你。”一面自己撕开包装,含在了嘴里。

    虞璟忍不住皱眉,一个大男人,居然吃巧克力?

    顾玚澄这才觉察到虞璟惊诧中微带鄙夷的目光,嘴里的巧克力似乎突然变了味,他不自在地咳了咳,撒谎道,“那个,我有些低血糖。”

    虞璟立刻递上手里的那块,“这个也给您,正好我不喜欢甜食。”

    顾玚澄的心又突突下沉了一分,虞璟竟然不喜欢甜食?那么,一向嗜甜如命的他岂不是日后都不好意思在她面前吃糖了?

    顾玚澄摸了摸鼻子,除了在幼年期因为龋齿牙疼,他曾经痛恨过糖果一小段时间,成年后的他第一次为自己这个爱好生出一种羞耻心来。

    于是顾玚澄只得装作不经意地将德芙搁在桌上,转移了话题,“荷载取值及主要设计参数我已经弄好了,预定设计六层,目前第一二三层的效果图我也基本弄妥了,你就先把这三层的平面,剖面和立面图画出来吧,一份手绘,一份CAD制图,没有问题吧?”

    虞璟点点头,“好的,需要今天完成吗?”

    顾玚澄连连摆手,“这个无所谓的,你不用太赶。”

    两个人开了电脑,各自坐在椅子上开始工作起来。

    虞璟是百分之一百二十的投入,顾玚澄反倒有些心猿意马。因为开了空凋,所以两个人都脱了大衣,挂在了办公室角落的衣架上。

    虞璟穿着一件乳黄色的马海毛堆领毛衣,长长的丝毛让整件衣服毛茸茸的。因为逆光的缘故,虞璟高而饱满的额头线条显得分外流畅。为了不影响视线,虞璟用皮圈将一头青丝随意挽成一个丸子的形状,半坠在脑后,有一些碎发飘散着,使得她整个人看上去有几分闲散慵懒之意。

    顾玚澄看着她修长白皙的手指在墨蓝色的键盘上四下翻飞,一楼大厅的剖面图已经大体成型,心里不由啧啧称赞,虞璟的功底果然不一般,假以时日,必成大器。

    他忍不住开口问道,“你毕业了之后有什么打算吗?准备工作还是考研深造?”

    虞璟随意地将碎发别在耳后,头也没抬,“还没想好,到时候再说吧!”

    “我个人还是建议你读研,如果条件允许的话最好出国深造,国内的建筑设计专业说实话还是弱了些。”顾玚澄刚说完就觉得后悔了,虞璟如果出国的话,那岂不是意味着他很有可能再也遇不到她?不行不行,“不过我们这个专业说到底还是重在实践,早点工作,可以在具体的案例里学到一些书本上学不到的经验……”

    话还没说完,顾玚澄的手机响了,他打开翻盖,“喂,似之,什么事啊?”

    “玚澄,是我,你在事务所吗?我有点事要找你。”

    “行,你过来吧。我在办公室等你。”

    虞璟只觉得“似之”这个称呼有些耳熟,偏偏又想不起来到底在哪里听过的。

    苏君俨很快就赶到了事务所。

    桃花心木的门关着,他握住黄铜的门把手,轻轻一扭,门就开了。

    顾玚澄此时和虞璟坐地很近,骨节清晰的手指在图纸上游移着,虞璟则不时点头。

    听到动静,二人一齐抬头。

    顾玚澄愉快地喊道,“似之。你速度很快嘛。”

    苏君俨没有答话,他的心里隐约有些不快。虞璟怎么会在这里?

    虞璟没想到来人是苏君俨,她只匆匆扫了他一眼,便垂下了头,继续看图纸。

    苏君俨径自走向沙发,坐下后,随意地交叠起一双长腿,闲闲地靠在沙发上,似不经意地发问道,“怎么,你缺银子花,在学校上课不过瘾,还要在这里搞家教?”

    “你说虞璟啊!她可是我的得意门生,最近在这里帮忙来着。噢,忘了介绍一下了。虞璟,这是我表哥,苏君俨。”顾玚澄很随意地拍拍虞璟的肩膀。

    虞璟起了身,得体地朝苏君俨露齿一笑,“您好。”

    苏君俨心中越发不快起来。他面无表情地微微颔首,便转移了视线。

    虞璟看向顾玚澄,“顾老师,既然您这会儿有客人,我是不是先回避一下?”

    “没事没事,你在这里画图,我们可以出去谈。”顾玚澄不假思索地答道。

    苏君俨的视线一直停留在墙角的衣架上,那件白色的中长款大衣应该是虞璟的吧,旁边的那件黑色的军装款大衣肯定是玚澄的,一黑一白,两件大衣亲密无间地挂在一起,袖管挨着袖管,衣襟擦着衣襟。苏君俨眉毛不觉蹙了蹙。

    “似之,到底什么事找我啊?”顾玚澄双手撑在办公桌上,问道。

    顾玚澄收回视线,缓缓说道,“也不是什么大事。市里想修复一批老式民居作为特色旅游产业推广,规划局和建设局认为破坏城市整体规划不支持,旅游局和文化部门坚持要上马,两帮人恨不得吵起来,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顾玚澄心里有些吃惊,他这个表哥和他同岁,但是城府极深。他先前向虞璟介绍时特地没有提及似之的身份,何以这会儿,似之他反倒自报家门?

    虞璟也垂下了眼帘,心底快速地盘算着,苏君俨这是什么意思?他自然不会希望旁人知道他们二人是相识的,当然,她也不希望。顾玚澄定然不知道她早已认识了苏君俨,所以刚才才没有透露苏君俨的身份。以苏君俨的心机,他怎么会在她这个外人面前谈这种话题?实在想不通。

    想到这里,虞璟尽量自然地起了身,“顾老师,我约了秦艽中午还笔记给她,这会儿时间也不早了,我就先回去了。”说完,她麻利地收拾好东西。拿起大衣,向屋内两个男人笑了笑,便开门出去了。

    苏君俨一直暗中留心顾玚澄的面部表情,虞璟坚持离开时,他这个堂弟喉结微微动了动,显然是想挽留她。看来,虞璟在顾玚澄心里是有些特别的。

    虞璟,似乎每一次遇见她,都会带给他一些惊喜。

    她居然是青木的学生,还学的建筑设计这种工科,而且还学得相当不赖,玚澄虽然为人素来闲散不羁,但是对专业却是绝对的严苛挑剔,他能对虞璟如此青眼有加,着实不易。

    “你怎么看?”苏君俨收回思绪,看住坐在办公桌上的顾玚澄。

    顾玚澄习惯性地摸摸自己的鼻子,“我觉得民居修复意义不大,蔺川的旧式民居一方面比较分散,无法形成集聚效应,另外一方面风格也比较杂,木结构、砖混结构、砖木结构兼而有之。而且修复和仿建是两码事,修复意味着还原,要求要高得多,即使是查找方志、文献、档案、资料,你也不一定能保证完全复原。”

    苏君俨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行,我有数了。你忙吧,我先走了。”

    WWW.SiDaMingZhu.OrgT?xt_小_说天\堂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