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正文 第17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苏君俨刚坐回他那辆黑色的沃尔沃,高樊的电话就追了过来,“苏书记,刚才钱市的秘书来电话,说下午钱市做东,在九重天九楼和室请日本奈良的山崎先生一起喝茶,时间是下午三点整。希望您也能过去。因为不知道您的意思,所以我没有说定。”

    “就是前一阵子带团来市里考察文化产业园区的山崎泽夫?你替我答应下来吧,顺便把山崎最近的行程和他的个人资料整理一份发给我。”苏君俨沉吟着说道。

    “好的。”高樊的声音很沉稳。

    挂了电话,苏君俨靠在座位上,按了按太阳穴。

    钱国璋明里是请他去喝茶陪客,却只安排自己的秘书打电话过来,他们二人分明是平级,他这么做未免也太目中无人了。苏君俨心底忍不住冷笑。钱市长是在敲打他呢,这一阵子为民居修复的事,自己一直端着不肯表态,估计钱市长着急了。也难怪他着急,毕竟再过些时候,他这个钱市长怕是很快就要变成前市长了。

    下午三点的时候,苏君俨准时去了九重天的九楼。

    俄罗斯的樟子松的拉门上蒙着半透明的障子纸,上面绘着葛饰北斋的《樱下艺妓图》。钱国璋的秘书吕钦和几位作陪的文化局的领导已经到了。见了苏君俨,众人连忙起身主动招呼。

    寒暄过后,苏君俨安静地坐在无腿椅上,漫不经心地打量着这间和室。杉木的顶灯打下温和的白光,地板上的榻榻米上形成的细密的菱形纹样,雪白的墙壁上零散分布着菊川英川、歌川丰广、菊川英山等人的浮世绘仿作。壁龛上搁着一尊木刻人像。矮几上只孤零零地放着一个造型朴拙的陶罐,里面插着一只红梅。

    “山崎先生里面请。”钱国璋高亮的嗓门响起。

    室内的人再度起了身,吕钦更是积极地迎了上去。

    苏君俨脸上带着晦明难辨的笑意,看着钱国璋和他身边的老者。

    山崎泽夫是一个六十多岁,面色严肃的老者。神色有些倨傲。他的眼神缓缓扫过和室内的一干人等,唯独在站在后面的苏君俨身上多停留了一会儿。

    钱国璋一一将众人介绍给山崎,不知道是无心还是有意,他并未按照官职来介绍,只是按着众人所站的位置顺时针草草说了下个人的头衔,翻译是一个三十来岁的男人,一直惴惴不安地觑着苏君俨的神色。

    山崎只是微微点头,态度相当冷淡,待他听到苏君俨的名头时,再次细细看了他几眼。

    钱国璋引着山崎泽夫入了坐,苏君俨和他一左一右分列两侧,分庭抗礼一般。有眼色的都暗自心惊,钱市长和苏书记二人不太对盘看来并非是捕风捉影的无稽之谈,虽然苏书记面色温和,但钱市长却隐隐有不平之气流露出来。

    障子门被缓缓拉开,一个垂着头的女子穿着梅花折枝及飞舞鸟蝶纹样的印花和服,迈着小步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好几个穿着一色白面绿里的外衣,上面织着散乱而雅致的藤蔓花纹的女子,手里托着风炉﹑茶釜﹑水注﹑白炭等物什一同进来了。

    穿着白面绿衣的女子将物件轻轻放妥后便都退了下去,只剩下为首的女子,但见她缓缓抬起下巴,露出一张冰雪般素净的脸孔,苏君俨只觉得心头一震,竟然是虞璟!她不是只有晚上在这里弹古筝吗?

    其实虞璟白天确实从不过来,今天是林晔祁亲自打电话给她,因为原本负责和室的女子前一阵子辞职不干了,现在还没有招到满意的人选,如今只有几个日语专业的女生在这里兼职,虽然沟通不成问题,但是却对茶艺一窍不通。而虞璟当初来九重天谋职位时除了弹奏了一曲《春江花月夜》便是行云流水般表演了一回日本茶道。因为事情紧急,林晔祁只得匆忙抓了虞璟前来应付。

    虞璟也看见了苏君俨,有些不自在起来,不为别的,只为自己这一身装扮,当初她坚持留在古风禅室很大一部分原因便是因为她打心眼里抗拒日本女人的形象,单薄的肉身掩藏在重重叠叠的和服当中,可以说完全丧失了肉体这个概念。还有那谦卑恭敬的小碎步,温顺纯良的跪姿,哪里像一个人,不过是仰仗男人鼻息存活的木偶罢了,这一切无一不让她心生厌恶。

    然而生活终究不允许她任性。

    心底仿佛有悲伤的河流静默无声地流淌着,虞璟垂下眼帘,两瓣玫瑰花一样娇嫩的唇瓣微微张开,先是中文,“各位,请先品尝茶点。”然后又用流利的日语翻译了一遍。随后她轻拍两下手掌,有侍者端着一个圆形的漆盘进来了,虞璟接过托盘,将甜瓜用刀切开,推到茶几中间。用中文介绍道,“这是甜瓜羊羹,是用红豆与葛粉混合后蒸制,然后灌入挖空内囊的甜瓜里面,尝起来非常清新可口。” 众人依次拿起一块,细细品尝。就连山崎先生的脸色也柔和了些,显然是因为羊羹味道不错。

    “下面我要开始点茶了。”说完虞璟原本跪着的小腿慢慢起立,庄重优雅地走向一旁的风炉。

    茶室内柔和的灯光下,虞璟和服的衣摆随着步伐响起沙沙的摩擦声,以及足袋(日式白短袜)与榻榻米的接触而发出的刷刷声异常和谐地交融在一起。她侧着身体,有条不紊地开始生火煮水。由于是半跪着,从苏君俨的方向刚好可以看见虞璟清雅的外衫松松地向后背坠过去,露出高髻下白皙的脖子,还有圆润的肩头,她就这样微微低下螓首,重叠繁复的衣领边上透出美丽的脖颈线条,楚楚动人。这份含蓄的妖娆显然勾起了在座男人的欲望,不少灼热急切的视线就这样直直地盯着她雪白的肌肤。

    苏君俨心中升腾起一股怒气,他有一种冲动,想把虞璟下滑的衣领往上提些,收紧些,似乎这样就可以阻挡那些不怀好意的窥伺。

    虞璟却似全无知觉,她只是安静地点了香。又拿起一根小小的玉杵,将碗里的茶饼捣碎。风炉上的茶水很快沸腾,发出一阵鸣响,虞璟用木制的柄杓将沸水一一注入黑乐茶碗之中,这才走向山崎泽夫,跪地后,她从清漆五瓣梅花状的小茶案里拿起茶碗,左手掌托碗﹐右手五指持碗边,举到与自己额头齐平的地方,恭送到山崎面前。

    山崎欣赏地看一眼虞璟,双手接过茶碗,三转茶碗后,才小心啜吸茶汤。虞璟一直跪着等他喝完,山崎奉还茶碗时开口赞道,“好茶。”虞璟礼貌一笑,转手将茶碗放回托盘,又以同样的姿态递给了钱国璋,随之是苏君俨。

    苏君俨接茶碗时,不经意之间二人手指碰了碰,虞璟神色坦然,而苏君俨却觉得心中涌起一股难以言说的感觉,仿佛一根头发丝缓缓拂过心尖的感觉,酥酥痒痒。

    虞璟依次给其余人奉了茶,苏君俨默默地注视着她的姿式,心中又无端有些不悦,这样的姿态,可不就是“举案齐眉”,虞璟如何能和这些人做出这种姿态!然而视线一触及虞璟那如面具一般戴着的微笑,他的心又似乎楸了起来。

    她明明是在笑,可是为什么在他眼中,虞璟却似乎有着无尽的委屈呢?

    她细长的眉,灵秀的眼,小巧的唇,似乎都浸润着无限的伤感。这样的她,让他素来冷漠的心软了下来,不由自主想去呵护。

    虞璟起了身,准备离去。不料山崎泽夫却开了腔,“你是日本人吗?”

    虞璟摇头,用日文回道,“我是中国人。”

    山崎泽夫有些惊异,“你的日文和茶道都很好。”

    虞璟礼貌地笑了笑,“您过誉了。”说完便开门出去了。

    隔着半透明的障子纸,苏君俨的目光始终追随着她的身影,直到她穿上木屐,提着曳地的和服下摆款款离去,再也看不见才收回了视线。

    山崎泽夫朝翻译耳语了几句,翻译有些为难地将他的意思解释给其余人,“山崎先生说他很感谢今天下午在蔺川品尝到了美味的羊羹,还有刚才那位小姐出色的茶艺也让他心情愉快。在正宗的日本茶道里,是绝不允许谈论金钱、政治等世俗话题的,更不能用来谈生意,只能谈些有关自然的话题。既然今天钱市长请他喝的是正宗东洋茶,不如在座就一起聊聊中日文化吧!”

    钱国璋心里自然是一百个不乐意,却发作不得,只能强笑道,“没问题。没问题。”

    WWW、SiDaMingZhu.OrgTxt!小!说!天.堂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