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正文 第19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虞璟就这样安静地睡在一片锦绣之上,连身上盖着的被面也是龙凤呈祥图案,满底的镶金嵌银,绮艳非常。

    苏君俨触目所及皆是一片红绿紫金,有些寒凉的空气里似乎还有淡淡的樟脑丸的味道。神经似乎也被这种绵软柔丽的气氛挑逗着,倘若,倘若能够软玉温香抱满怀……

    心里咯噔一跳,他居然产生了欲望!

    苏君俨用力按了按额角,从床沿站了起身,大概是这间屋子的氛围太过奢糜悱恻,素来自持的他竟然也不觉移了心神。

    神情复杂地再看一眼沉睡的虞璟,苏君俨悄悄退了出去。

    他正要掩上卧室的门,视线却再次不由自主地嵌在了床上那个人影身上。

    在这个没有空凋的房间里,空气是冷的。

    木质的家具只有一张呆板的面孔,不带丝毫烟火气。

    一个人,在这样的环境里生活了六年,需要何等强大的内心?

    虞璟是否在用这满床绮丽来温暖她枯槁的内心?

    每夜,她是否就是这么守着满床锦绣,亲眼见着锦绣盛开,然后在时间的罅隙里,等待一片锦绣慢慢成灰,风一吹,飘散?

    苏君俨无法再在这个空间里在待下去,那些一直被他刻意摒弃的——作为人的感情,此时此刻正随着夜色发生膨化。

    于是他逃也似地下了楼。

    月华如水。苏君俨在楼下静静地伫立了片刻,他的唇角漾出一个苦涩的笑容,刚才,他几乎是落荒而逃了呢!

    巷子依旧昏暗无光,逼仄不平。苏君俨双手插在裤兜里,一个人走在这条小巷里。

    风呼呼地吹开他敞着的大衣衣襟,扑上了他的胸膛。

    空荡荡的感觉。

    胸口有一种空落的感觉。

    从来不曾有过这种体验,在抱过她之后。

    她的身体靠在他胸膛,她的头枕在他的肩膀,她的手搂着他的脖子,她的气息满满地环绕着他……

    苏君俨也不知道他究竟是怀着怎样的情绪走完了曲折的小巷,重新坐进了车里。

    随意垂在身畔的手不自觉地又触到了裤兜里手机的轮廓,摸出手机,按下了解锁键,打开存储卡,在图像文件夹里,第一张就是虞璟的睡颜。

    将图像放大到布满整个屏幕,苏君俨默默地注视着她的容颜,也许是因为角度的问题,虞璟的眼底有一小片淡淡的灰色投影,像蛾类的翅膀。圆润的鼻头下面是小巧的菱形的嘴唇,颜色很浅,像雨打过的花瓣。

    拇指轻轻按了按手机左键,手指在屏幕上滑过,停留在了“删除”这一栏上,跳出一个对话框来“删除此照片?”

    手指生生顿住,迟疑了半晌,终于还是按了“取消”。

    有些焦躁地将手机塞进口袋里,苏君俨发动引擎,黑色的沃尔沃紧贴着夜滑过一个半圆,盐入水般融进了茫茫夜色……

    虞璟是被床头的闹钟叫醒的。

    六点半。

    她按掉了闹钟,呵欠连天地坐起了身,脑袋还昏沉沉的。

    习惯性地去床头摸衣服,指尖却只碰到了凉沁沁的丝缎。虞璟这才惊觉自己居然是穿着羊毛衫睡觉的。

    床头柜上放着半杯早已冷透的白开水,旁边还搁着氢溴酸山莨菪碱的白色药瓶。

    虞璟这才想起昨晚的事情。可能因为最近事情多压力又大,睡眠严重不足,很久没有发作的美尼尔氏综合症便狠狠给了她一点颜色看。

    她先是给那只白色的流浪猫带了一些鱼干,然后觉得脑子里一阵天旋地转就晕倒了,紧接着苏君俨就出现在了她面前,要送她去医院,她不肯去,苏君俨就送她回了家……理顺了脉络,虞璟心头如同蒙上了一层阴翳,苏君俨救了她一次,她心中不是没有感谢,可是对方是苏君俨,不是旁人。像他那样一个深不可测的男人,她不想去找惹。然而偏偏三番五次和他有了交集,躲不开,避不掉。

    她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她的生活似乎要变天了。

    “高樊,前一阵子不是就说要相关单位负责修缮好老城区的基础公共设施了吗?怎么到现在半点动静还没有?打个电话给市路灯管理处的负责人,让他们尽快将老城区的无物业小区里的路灯该修的修,该安的安,政府养着他们不是当摆设用的,成天嘴皮子上为民服务比谁喊得都响,实事却不晓得做!”苏君俨靠在座椅上,脸色严峻地向一旁恭敬而立的秘书吩咐道。

    高樊点点头,“我知道了,我马上就和丁处长联系。苏书记,还有什么事吗?”

    苏君俨挥手示意高樊他可以离开了,不想高樊才转身走了两步,就听见苏君俨又唤住了他。

    “等一下,我记得你妻子是在二人医做医生的,她是哪个科的?”

    高樊有些狐疑,小心地答道,“她在耳鼻咽喉科。苏书记,您哪里不舒服吗?”

    苏君俨摆摆手,“我没事。我有点事想咨询一下你妻子,麻烦你打个电话给她。”

    高樊掏出手机给妻子叶希打了个电话,“喂,叶希吗?我是高樊。我们苏书记有事想问你。我请苏书记和你讲电话。”

    电话那头,叶希有些紧张地咽了咽唾沫。

    一个低沉悦耳的男声想起,“叶医生,你好。我是苏君俨。”

    叶希连忙回道,“苏书记您好。不知道您有什么事想问我,只要是我能够帮得上忙的,您尽管吩咐。”

    “叶医生可以给我讲一下美尼尔氏综合症吗?”苏君俨的语气很客气。

    叶希虽然有些好奇苏君俨何以会询问这个病症,但并不敢多问什么,“美尼尔氏综合症又叫迷路积水,是由于内耳的膜迷路发生积水,以致出现发作性眩晕、耳鸣、耳聋、头内胀痛症状的一种疾病。”

    苏君俨眉毛蹙了蹙,“是不是就是眩晕症?”

    “不能这样讲。眩晕症通常反映出前庭部位的病变,它是一种症状,并不是一个疾病。而美尼尔氏综合症的突出表现就是眩晕。”叶希解释道。

    “那这个毛病严重吗?可以根治吗?”苏君俨的语气停在叶希耳中有一丝小心翼翼的紧张。

    “这个怎么说呢?”叶希斟酌着说道,“美尼尔氏综合症相对于其他一些中枢性头昏症状疾病,是危害生命影响较小的疾病。但是目前这个病还没有特效的预防及治疗方法。所以也是国际上公认的疑难杂症。”

    “也就是说没办法根治?如果恶化下去最坏会怎么样?”苏君俨的眉毛蹙得越发厉害。

    “美尼尔氏综合症发作时虽然患者极度不适,甚至有生不如死的感觉,但其实由于病变部位在内耳,因而很少有生命危险。而且这个病还有一特点,就是来得快、去得也快。至于后果,除了发作期旋转、呕吐、患者会有难忍的痛苦以外,还可以使迷路、前庭、耳蜗器官损害,造成耳蜗毛细胞死亡和前庭功能丧失,引起耳聋、共济失调等危害性。如果是中老年患者,多次发作还可影响脑血管调节机能及大脑微循环,从而加重脑供血不足,诱发脑梗塞等症。”叶希说得很详细。

    耳聋。苏君俨抓手机的手不觉颤了一下。

    叶希听得那头半天没有反应,试探性地喊道,“苏书记,如果可以的话,您最好让患者去医院确诊一下,毕竟美尼尔氏综合症有八个不同的类型,确诊了才好对症下药。目前对于轻度患者,我们西医主要还是使用一些镇静药、血管扩张药配合利尿药,重度患者可以通过手术,开窗减压,但是总体效果不太理想。不过中医认为这个病和个人体质有关,比如说肝肾不足,肝阳上亢和痰火痰饮等都可以引起,所以中医的一些偏方反而有些效果。”

    “好的,我知道了。今天这事麻烦叶医生了。”苏君俨礼数周全。

    “苏书记您太客气了。能帮上忙就行。您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没有了。叶医生你忙吧!我先挂电话了。再见。”

    “苏书记,再见。”

    苏君俨挂了电话,将手机递给了高樊,“今天给你们添麻烦了。”

    “苏书记这是说得哪里的话,太见外了。”高樊仔细觑一眼临窗而立的苏君俨的神色,恭谨地背着手回道。

    苏君俨转过脸,“你忙去吧!”

    高樊应了一声,退了出去,不忘将虚掩的门带上。

    苏君俨的视线有些散乱,毫无焦距地隔着玻璃窗户投向一片虚无之中。

    然而虚无当中却清晰地浮现出一个人名——虞璟。

    虞璟。

    www.SiDaMingZhu.,OrgT/x/t小.说。天.堂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