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正文 第22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二人一前一后出了旋转门,虞璟穿好大衣,就想离开。苏君俨凉凉的声音飘进她耳里,“怎么,你在害怕?”

    虞璟回头,见他抱着手,眼角在夜色中扬出一个好看的弧度。深邃的眼神正专注地凝视着她。

    虞璟按捺住心底的不安,轻哼一声,随即指指自己的鼻尖,“我会害怕?”她的语气里是满腔的不屑,仿佛听到的是什么可笑的蠢话似的。

    “嗯,你怕我。”苏君俨的声音依旧古井无波。

    看着苏君俨一副自信满满胜券在握的样子,虞璟好强的性子被激发了出来,她下巴骄傲地一甩,嘴角却绽放出一个妩媚的笑容,“苏书记,去拿车吧!”

    苏君俨看她微微歪着头,脸上的笑容半是天真半是世故,交织在一起,竟然是一种动人心魄的美。妖精。脑子里倏然蹦出刚才从别的男人那里听得来的对她的称谓。她可不就是个妖精,论身材,骨骼虽然匀停但失于单薄,论长相,五官清淡不够惊艳,然而一颦一笑偏偏俱是无比动人,比那些木肤肤的美人竟不知道灵秀去了多少。

    苏君俨静静地看着她,虞璟也一着不让地和他对视。

    夜的光华洒进两双眼眸里,一双是故作挑衅的晶亮,一双则是若隐若现的幽深。

    苏君俨无声地挑唇笑了,“走吧,拿车去。”转身向停车场走去。

    虞璟迟疑了一下,一咬牙,追了上去。

    苏君俨听到她的脚步声慢了一拍后才跟上来了,借着夜色的掩护,勾唇笑得更欢。

    取了车,两人一左一右上了车。苏君俨刚要发动,虞璟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是歌剧魅影里的插曲“Learn to be lonely”。学着承受孤独?苏君俨的眉头不由皱了皱。

    看着屏幕上不停闪现的“顾玚澄来电”,虞璟忍不住用眼角的余光瞥了瞥一旁的苏君俨,这才按下红色的通话键。

    “喂,顾老师。”

    玚澄?苏君俨身体看上去依旧处于一种松弛的状态,实则暗自绷紧了每一根神经。

    因为坐得近,苏君俨可以很清晰地听见顾玚澄正用愉快的音调说着“小猫已经没事了,不过还要留在医院再观察几天,现在你可以放心了吧?”

    “谢谢你,顾老师。”虞璟身子朝右手边侧了侧。

    她的小动作被苏君俨尽收眼底。眼底汹涌起一阵波澜,眯了眯眼睛,苏君俨将原本搁在方向盘上的左手移到了腿上,漫不经心地弹跳了两下手关节。

    “你手头上的事结束了吗?要不要我去接你?”顾玚澄陡然冒出这么一句。

    虞璟愣住了,今天到底撞上了那尊瘟神,怎么这表兄弟两个一个比一个古怪?

    苏君俨半睁着的眼睛,脸上依然漠然,但是眼底却有复杂的情绪明灭。

    “不用不用。我已经在回家的路上了。手机快没电了,我挂了啊!”虞璟忍不住又偷觑了眼面无表情的苏君俨,觉得额角的筋直跳。

    顾玚澄似乎还要说什么,虞璟已经掐断了电话。

    苏君俨也不说话,徐徐发动引擎,将沃尔沃驶离了九重天的停车场。

    车窗关得死死的,暖气开的很足。虞璟有些燥热地解开了牛角状的衣扣。

    安静。车内安静地可以听见彼此的呼吸声。

    “嫌热就把衣服脱掉,免得待会儿受凉。”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虞璟没来由的一抖,今天真是被吓怕了,草木皆兵。

    悄无声息地脱了大衣,虞璟转脸看向漆黑的车窗外。

    真不知道蔺川市绿化局的人脑子是怎么长的,整个城市主干道都是法国梧桐,到了冬天,秃头秃脑的,看上去一片灰白的肃杀。

    苏君俨直视路前方,依旧是一派云淡风轻的神情,唯有微微收紧的指节泄露出他心底的挣扎。

    两个人比旁人多了几窍的玲珑心都因为过于沉溺自己的世界里而放松了警惕,丝毫没有注意到一辆黑色的捷豹已经跟了他们一路了。

    到了虞璟所住的巷口,苏君俨缓缓泊下了车。

    巷子里的路灯已然修好,橙黄色的光芒如同一束束火焰悬浮在夜色中。

    “谢谢你。”虞璟抓着衣服跳下了车。

    苏君俨没有答话,也解开安全带,随手锁了车,双手插在大衣口袋里,跟在虞璟身后。

    虞璟有些困扰地停住了脚步,一转头,她的瞳仁如针刺似地骤然缩紧,一把拉住苏君俨的胳膊,“快走!”

    “哼,看你们往哪里跑!××的,敢打你大爷!吃了熊心豹子胆了!老子今天不把你揍得你爹妈都认不出来老子就不姓魏!”魏占承半只眼睛全是瘀青,一脸的暴戾之气,周围还有好几个穿着黑色机车夹克带着白围巾的男人。

    苏君俨将虞璟护在身后,他懒洋洋地看着眼前凶神恶煞的一帮人,冷冷地讥讽道,“我们市长大人的好外甥敢情是在演上海滩呐,啧啧,好大的阵势!”

    魏占承听得这话,更是暴跳如雷,“给我打!”

    几个黑夹克一个个捏捏拳头,活动了几下肩膀,便以环形包围结构靠近了苏君俨。

    魏占承得意地站在不远处,耻高气扬地说道,“现在求饶还来得及,只要你乖乖跪下来给你大爷我磕三个响头,高喊三声孙子我错了,爷爷就放过你!”

    苏君俨挑眉一笑,“高喊什么,风太大,听不清。”

    “孙子我错了!”魏占承拔高了声音。

    “真是乖孙子!”苏君俨嘴角噙着笑。

    魏占承这才发现掉进了对方的坑里,恼羞成怒,“给我把这小子往死里揍!”

    苏君俨利落地脱下大衣,将大衣和裤兜里的手机一并丢进虞璟怀里,将她推远了,大步迎了上去。

    黑夹克已经举着拳头欺身上来,苏君俨一个抬腿,重重地踹在离得稍远的打手的肋骨处。有拳头已经伸到他面前,苏君俨微一矮身,左手直拳虚击对方面部,右手却毫不手软地重击对方下颌,一个过肩摔将袭击者掼在地上。

    虞璟紧紧地抱着苏君俨的大衣,惊诧万分地看着眼前神勇的男人,他简直像表演一般,每踹翻或者撂下一个打手都会得意地朝她一笑,邀功请赏似的。害得虞璟满手冷汗地握着他的手机,110都忘了拨出去。

    魏占承见没有讨到便宜,不知何时悄悄绕到了虞璟身后,猛地将她抱住,就要往车里钻。

    苏君俨的脸色变了,因为急于摆脱这些人的纠缠,他下手越发狠了,“你最好给我把她放了,否则我担保十个钱国璋都救不了你!”

    魏占承狞笑道,“老子可不是吓大的!”说完还挑衅似地在虞璟脸上摸了一把。

    苏君俨此时眼睛里是泼墨一般的浓黑,冰锥似地盯住魏占承,“你敢碰我的人,你简直是找死!”

    魏占承眼见着最后一个打手闷哼一声,倒在地上,又见苏君俨浑身上下都是冰棱棱的寒气,一步一步,向他走来,有些慌神了,竟然摸出一把匕首来,抵住了虞璟的脸,“你别过来,你要是过来,我就划伤这个小娘皮的脸蛋儿!”

    苏君俨停住了步伐,眉毛皱成了疙瘩,“放了她,我就饶了你!”

    魏占承“呸”了一声,“你往后退三步。”

    “你放了她,我保证放你一马。”苏君俨的微微退了一小步,眼睛却一直咬着魏占承不放。

    虞璟可以感觉到冰凉的刀刃就在脸颊上,金属的寒意嗖嗖地直往心里钻,她一咬牙按下了掩藏在苏君俨大衣下的手机的通话键。

    很快就有人接通,“您好。这里是蔺川市公安局110……”

    魏占承知道她报了警,急了,甩手给了虞璟一个巴掌,“××的,臭娘们,找死!”

    苏君俨趁机抢身上来,一把攥住了魏占承的左手手腕,又要去夺他手中的匕首。因为虞璟被夹在中间,苏君俨有所顾忌,竟然教魏占承钻了空子,匕首刺进了他的胳膊,鲜红的血很快染红了白色的衬衣,分外吓人。

    警车开道的铃声已然逼近,魏占承越发惊恐,匕首在空中乱舞,苏君俨将虞璟按进怀里,有些吃力的避闪着。

    一群全副武装的警察已经冲了过来,迅速制服了魏占承和倒地不起的喽啰们。

    一个肩章上是一枚银色橄榄枝和三枚四角星花的男人一脸凝重地走到苏君俨面前,“苏书记,抱歉来晚了,让您受惊了。”

    苏君俨扫一眼他的肩章,很客气地说道,“您是市局的常局长吧!你们出警还是很快的。”

    常局笑了笑,“我们110的接线人员发现这是您的号码,立刻通过基站确定了您所在的方位,这才赶了过来,还好不算太晚。对了,这些人您打算怎么处理?”

    苏君俨依旧搂着虞璟,斜睨一眼面如死灰的魏占承,“严办吧!尤其是那个为首的,竟然敢假托我们钱市的亲戚的名义持刀伤人,我们钱市一向洁身自好,怎么会有这种罔顾国纪的亲戚,常局你说是吧?”

    听话听音,常局递给苏君俨一个明了的眼神,朝下属一挥手,“把犯人带回局里!”

    “那就麻烦常局了。我待会儿会让高主任去局里和你们联系的。”

    常局看到苏君俨手臂上的血渍,殷勤道,“苏书记要不我送你们去医院包扎一下伤口吧!”

    苏君俨摆摆手,“常局的好意我心领了,办案要紧。”

    常局点点头,带着手下上了警车,呼啸而去。

    虞璟一张脸煞白煞白的,身体有些发抖,惊惧地看着苏君俨的胳膊,“你没事吧?流了好多血,我们上医院吧!”

    苏君俨见到她一脸为他担忧的样子,心情无比愉悦,“这事不宜闹大了。还是麻烦你帮我包扎一下吧!”满嘴的大义凛然。

    虞璟也不疑其他,嗯了一声,便搀着他向家的方向走去。

    苏君俨故意装作一副衰弱的样子,将大半重量全压在虞璟肩上,虞璟的脚步有些晃荡,她抬起眼睛,小心地问他,“很疼吗?你怎么好像走不动的样子?”

    苏君俨故意扯了扯嘴角,嘶嘶吐着冷气,“还行,我自己也使点力。”说完摆出用劲的样子。

    心里惊慌的虞璟哪里还有平日的精明,“你别用力,小心伤口裂开!”努力搀着他向前走着。

    苏君俨心下窃喜,面上却依旧绷着。

    曲曲折折的小巷里一高一低的两个人影紧紧的依偎着。

    苏君俨突然希望这条路永远没有尽头才好。

    终于到了门洞门口。苏君俨不忍再看她那么费力,收回了压着她的大半气力,虞璟感觉肩头一松,反倒忧心忡忡地问他要不要紧。

    苏君俨觉得自己有些不厚道了。

    上了顶楼,楼道里没有灯,虞璟摸出钥匙,不料一向轻易就可以对准的锁眼今晚偏偏始终戳不进去,她有些急躁,苏君俨就站在自己背后,清朗的男子气息伴着血腥气直往她身上扑,如同原始的欲望,充满力道,忽略不得。

    终于开了门,她刚要开壁灯,不想苏君俨已经一把揽住了她的背,手掌托住她的后脑勺,劈头盖脸地吻了下来。

    脑袋瞬间空白。他的吻温柔中又带着不可一世的霸道,深深浅浅,在她的唇齿间逡巡。苏君俨享受地品尝着她的甘美。恨不得连每一丝齿缝都不放过。

    灵魂似乎已脱离躯壳,浮在虚空中。她想挣脱,却有心无力,身体竟然抖了起来。

    苏君俨感觉到她的颤抖,理智再次夺回了控制权,他心疼地捧起她的脸,“对不起。是我情难自禁了。”

    虞璟的眼睛还闭着,细密的睫毛像一条流动的虚线。细白的手指还揪着他的领口。

    苏君俨低头吻了吻她高洁的额头,“做我的女朋友好吗?”

    虞璟这才受惊似地睁开了眼睛,一脸的不可思议,苏君俨又耐心地重复了一遍,“做我的女朋友好吗?”

    手指上粘呼呼的,应该是碰到了他胳膊上的血迹,视线不由落在他的右臂上,黑暗中似乎还可以看见血液的暗红。

    这一刀是为了她才受的。终是她亏欠了他。

    心里几不可察地叹了口气,虞璟轻轻“嗯”了一声。

    wWw。SiDaMingZhu。OrgT-xt-小,说--天.堂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