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正文 第24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场地作图这一门课程是虞璟的强项,她提前交卷后便背着包出了考场,准备回家补眠,昨天晚上苏君俨走了之后,她吃了一碗泡面,便上床睡觉去了,不料虽然身心俱疲,脑子里偏偏千头万绪,如同被搅乱的毛线团,怎么都睡不着。

    捂住嘴打了个呵欠,虞璟低着头慢慢向学校大门口走去。

    “虞璟,你给我站住!”听得一声娇斥,虞璟下意识地就要转头看向声音的来源,头颈还未完全偏移过去,她就看见穿着黑色过膝长靴的何琇忽然冲到自己面前。

    说也奇怪,何琇似乎比最纯粹的黑咖啡还管用,一见到她,所有的疲倦立刻烟消云散。虞璟站直了身体,冷冷地盯住对面的何琇。

    何琇穿着一件粉红色的长款羽绒服,故意敞开着,露出里面紧紧裹住她凹凸有致的身体的V领白色薄型羊绒衫。

    真不知道何琇的脑子是不是豆腐做的。她虞璟又不是个男人,即便她脱光了站在自己面前,也不会愿意多看她一眼。这么冷的天气,何必还巴巴地敞着衣襟,露出大块皮肤。丰满的胸脯不知道是因为奔跑还是气愤正上下剧烈起伏着。想到这里,虞璟饶有兴趣地勾起半边嘴角,用在菜市场买猪肉一般的眼神肆意打量何琇裸\/露在外的肌肤。

    何琇恨极了虞璟此刻的表情,她嘴角噙着一抹讥诮讽刺的冷笑,一双眼睛里也满是轻蔑和不屑,仿佛她是一个高高在上的女王,而自己只是一个低贱的宫婢似的。自己明明比她高出近一个头,偏偏气势上却压不住对方分毫。

    “我警告你,不要打玚澄哥的主意!他是不可能喜欢你的!”何琇恶狠狠地威胁道。

    虞璟突然咯咯笑起来,甚至还捂住肚子弯下了腰,仿佛听见了世间最可笑的笑话一般。

    何琇的脸有些发红,她重重地跺一下脚,“你笑什么!不许笑!”

    虞璟慢慢直起腰,她黑色的瞳仁也随之收紧,“我当然是笑你!既然顾玚澄不可能喜欢我,那你跑到我这儿来撒什么泼发什么神经?”说完虞璟又抬脚向何琇站的地方跨了一步,脸上还带着最完美的笑容,她朝着何琇说道,“其实你很害怕对不对?你害怕失去顾玚澄对不对?你怕我是你的威胁对不对?不过我要提醒你的是,只有得到才有失去一说,你的玚澄哥根本就不喜欢你,这个失去还轮不到你!你连拥有都不曾拥有过,所以你大可放心,你绝对不会失去他的,因为他从来就没有属于过你!”

    何琇听得这话,一双眼睛里简直像要喷吐出火舌来,“我警告你,不要接近玚澄哥,否则我会让你在青木混不下去!”

    虞璟斜睨她一眼,“拜托,你说话能不能有点创意,翻来覆去就是一句我警告你,你不觉得无聊吗?词汇贫乏的话就多看些书,不是成天就盘算着怎么露来露去的,就这么几两肉,都露完了就没看头啦!”

    “虞璟,你别嚣张!你不过是现在仗着设计图书馆的机会故意接近玚澄哥罢了,我告诉你,只要我和爸爸说一下,你就别想再参与设计!”

    她不提这个还罢,一提何世祥,虞璟心底的怒意如同波浪一般,瞬间高涌。只听她厉声冷笑道,“好啊,我倒是求之不得,你回去和你的好爸爸说啊,就说你不仅不想让我在青木待下去,最好让我连蔺川都待不下去才好。我倒要看看你那只手通天的父亲大人能不能顺了你的心意!”

    何琇气得发抖,她的手指着虞璟的鼻尖,“你,你——”

    “吆,瞧你长得倒是像个人的样子,怎么是个结巴,我,我,我怎么了?”虞璟抱着手挖苦道。

    何琇收起了伸出的食指,垂下了胳膊,紧紧捏起的拳头却无法克制地轻轻颤动着。

    虞璟眼睛眯了眯,她看见顾玚澄正抱着一叠书向她们的方向走来。不着痕迹地收回视线,虞璟注意到了何琇捏紧的拳头关节处都泛了白。

    既然她的好妹妹这么想“教训”她,如果不给她这么个机会憋出毛病来可就不妙了。不如就发发善心给她这么个机会吧!虞璟估计了一下顾玚澄离她们的距离,心下有了主意。

    “虽然你穿衣打扮的品味不咋样,但是难得你看男人眼光还行,这大概就是雌性生物的本能吧!不过话说回来,你得眼睛还是不行吧?难道你没有看出来你一直都在拿热脸贴别人的冷屁股吗?幸好顾玚澄对你没意思,否则岂不是真应了那句老话——‘好雨都落在荒地里,好肉都叫狗给吃了’吗?”虞璟眉梢挑起,一脸似笑非笑地说道。

    何琇终于忍无可忍,一扬手,给了虞璟一个响亮的耳光。

    伴随着清脆的巴掌声的是顾玚澄的怒喝,“何琇,你干什么!”

    虞璟捂住半边脸颊,低着头,扯了扯背包带子,抬起脚装作快步要离开的样子。顾玚澄果然如她所料一般拽住了她的胳膊,朝何琇吼道:“快向她道歉!”

    何琇瞪大了眼睛,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玚澄哥,你不问缘由,就要我向这个狐狸精道歉?”

    顾玚澄听得“狐狸精”三字,语气越发不耐,“我亲眼看见你动手打虞璟,还有什么好说的,你今天一定要向她道歉。”

    “我不,我就不,我偏不!”何琇咬住嘴唇,发狠道。

    何琇这一巴掌确实使了十足的劲道,虞璟感觉脸颊立刻肿胀起来,嘴角好像也破了。她心里有些自嘲,如今自己对耍心机扮弱小这些把戏俨然相当游刃有余。母亲知道了大概会伤心的吧。她一直以来都只希望自己能做一个简单的女子,不需要特别聪明,特别漂亮,特别优秀,因为在母亲看来似乎单纯的女子会与幸福更加接近。

    幸福,多么温暖的一个词语,谁不想要。大抵少女情怀总是相似,得遇良人,庇她一生平安喜乐,便是幸福了吧。可惜,有些人习惯用那虚无缥缈的希望将自己哄得一生幸福,而她却骗不了自己。要知道,将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终有失望的一天;唯有相信自己,才永远不会失望。

    对不起,母亲,我终是长成了一个复杂的女子。

    她和母亲不同,她是一个实用主义者,向来只求结果,不问手段。那些所谓的“享受过程”、“不要为了遥远的目的地而错过沿途的风景”之类的在她看来简直荒谬至极。成王败寇,从古到今都是真理。

    既然已经披上了戏袍,那索性就演到底吧。虞璟放开捂住脸颊的手,粗暴地擦了擦嘴唇,朝顾玚澄淡淡地开了口,“顾老师,您的设计助理我恐怕做不下去了。您知道我一介平民,比不得有些人财大气粗,到时候何小姐一顶勾引老师的帽子套下来,我就不用做人了。”

    顾玚澄的眉心皱成一个疙瘩,虞璟半边脸颊红红白白,上面还清晰地留着五根指印,嘴角也有血迹。心里有情绪什么破土而出,他只觉头脑一热,便一把抓住虞璟的手,眼睛却看向何琇,“不是她勾引我,是我喜欢她。”

    何琇呆立了半晌,惊恐地看住顾玚澄,半天才醒悟似地捂住嘴巴,红着眼眶跑走了。

    虞璟也愣住了,她盘算过无数种可能,唯独没有想到顾玚澄会说出这句话来。她有些后悔了。顾玚澄一直握着她的手,她越是要抽出,他反而握得更紧。无奈之下,她沉着脸说道,“顾老师,麻烦你放手。”

    顾玚澄答非所问,看着她的脸,小心的问道,“疼吗?”

    “还好。您可以松手了吗?”

    顾玚澄见她面色不善,终于放手。

    虞璟怕他再说出什么来,抢先说道,“我回去复习了。”拔脚就走。

    顾玚澄却拉住她,恳切道,“虞璟,我不是开玩笑,我是认真的。”

    苏君俨的脸庞倏然在脑海里闪现,虞璟无来由的有些焦躁,她深呼吸了一口气,“顾老师,我对窝边草不感兴趣。”用力挣脱他的手,虞璟快步向校门走去。

    顾玚澄摸了摸鼻子,自己的表白,貌似被拒绝了啊……

    还真是失败啊!被自己当初的“狂言”给堵得死死的,果然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啊!

    虞璟用围巾裹住了脸,一边又将手伸进包里去摸坐车的硬币,包里的手机恰巧响了,是苏君俨。

    她抓着手机,如同抓着一只烫手山芋,犹豫了半天才接通了电话。

    “你在哪里?”苏君俨的声音如同低音提琴一般悦耳。

    “在学校。你的伤怎么样了?”虞璟举着手机向站台走去。

    “你走路倒是专心,从来不左顾右盼。”苏君俨的声音里带着一点笑意。

    虞璟心里有事情,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只随便“嗯”了一声。

    “向左看。”

    虞璟狐疑地转脸,路左边的梧桐树下停着一辆黑色的沃尔沃,摇下的车窗里苏君俨正含笑看着她。

    隔着人流和车流,虞璟有些迷惘地看着苏君俨推开车门,一步一步向她走来。

    大概是这男人的气质太过卓尔不群,虞璟只觉得一切车流似乎都静止不动了。

    苏君俨已经走到了她面前,虞璟不自在地将围巾向上拉了拉。苏君俨自然地牵起她的手,向汽车走去。

    坐进车里,虞璟终于还是忍不住问道,“去哪里?”

    苏君俨看她一眼,“去约会。”他这才注意到了虞璟似乎一直有意无意地拉着脖子前面的围巾。虞璟有点奇怪。苏君俨状似无意地朝她伸出手去,虞璟立刻向后缩了缩。

    眉毛一挑,苏君俨身体前倾,以一种俯视的姿势看向整个背全靠在座椅上的虞璟。

    “怎么回事?”苏君俨已经扯开了虞璟的围巾,看见了她肿胀的脸颊以及结痂的嘴角。此时的他的眉头蹙着,眼睛里是浓重的怒气,全身都散发着一种凌厉的气息。

    “没事,我自己不小心碰到的。”虞璟垂下眼睫。

    苏君俨小心地伸手碰了碰她的脸,“你不想说我自然不会勉强你。但是我希望你想说的时候第一个告诉我。”说完他坐回到驾驶座位上,默默地发动了引擎。

    虞璟心里一动,抬头看着苏君俨的侧脸。

    男子的下巴微收,唇角抿着,看不出表情。

    “嗯”。虞璟叹息似地吐出一个字来。

    www.SiDaMingZhu.OrgT-xt-小-说-天.堂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