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正文 第28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日薄西山。

    鸭蛋青的天色里带着蟹壳红,极其完美的过渡,最有天赋的画师恐怕也难以描摹一二。

    虞璟没有料到苏君俨会来白云庵接她。

    他靠在宽大的车门上,灰色的大衣,虞璟第一次看见有男人能将灰色穿得如此好看,既没有灰头土脸的不得志,也没有过时落伍的沉闷,反而越发衬得他优游清俊。虞璟脑子里突然蹦出山涛评价嵇康的那句话来——“岩岩若孤松之独立”,就是不知道他如果喝醉了会不会像“玉山之将崩”?

    想到这里她的唇角不觉弯弯,苏君俨看在眼里,眉宇间也染上了笑意,“上车吧!”

    虞璟轻轻咬了咬下唇,“你怎么会来?”

    苏君俨黑眸凝视住她,“妈告诉我的,让我来接你。”

    他故意含混地说“妈”,省略了前头的代词,虞璟飞快地看他一眼,见他眸中带着一丝促狭地望着自己,脸颊一红,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真像只被踩到尾巴的小白猫。苏君俨愉快地想着。

    车内。苏君俨一手掌着方向盘,一手捏着两张票伸到虞璟面前,淡淡地说道:“和你同学去看吧。”

    安藤忠雄的建筑作品展览门票。

    虞璟的眸子立刻璀璨得如同雪水擦拭过的银器,晶晶亮地盯着精致的门票上安藤忠雄的剪影,苏君俨感觉自己有些妒嫉这个神情忧郁的日本男人了。

    “谢谢。”虞璟的声音软软的,听得他心里也化成了一汪水,悠悠地晃荡着。

    “你喜欢就好。”

    虞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安藤忠雄的建筑作品展览门票据说只在小范围内发售,如果没有门路,即便你双手捧着钞票也是一票难求。

    “为什么会学建筑?”

    虞璟迟疑了一下,轻轻说道,“自然界里无生命的水泥、砖头、金属和玻璃在变为建筑的的组成元素时才可以拥有灵魂,我喜欢并且享受这种造物一般感觉。而且建筑是和历史离得最近的学科,看似平淡无奇的一片残破瓦片,却可能感受过秦时明月汉时风。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建筑接近永恒。”她脸上没有什么明显的表情,但眼底却有两簇火焰在燃烧,坚定而持久。这样的虞璟,让他目眩神迷。

    苏君俨在心底几不可察地叹了口气,会不会有一天,当她提到他时,眼睛里也会如这般熠熠生辉,闪耀着热切的光芒?

    “我请你吃饭吧?”虞璟突然冒出来这么一句。

    苏君俨视线锁住她的眼睛,她的眼睛黑莹莹的,正带着一丝期待地看着他。即使明明知道她只是不喜欢欠自己的人情,即使明明知道她还是将他和她分得清清楚楚,但他还是努力压制心底的挫败感,尽量愉悦而平静地说了一个“好”。

    “你想到哪里吃?”虞璟问得大方,但苏君俨却听出了其间的紧张与惶恐。

    “既然是你请,就由你定吧!”苏君俨的声音平和。

    虞璟松了口气,“那就去我们学校南门的一箪食,好不好?”

    一箪食,一瓢饮。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真是好名字。

    苏君俨在心底咀嚼了片刻,凝视住她,眼光淡而温柔,“好。”

    一箪食在曲折的巷子里,车开不进去。虞璟有些不自在地解释道:“其实他家的东西很好吃的。”

    苏君俨笑笑:“嗯,待会儿我会仔细品尝的。”

    他是什么人,什么山珍海味没有尝过,会看得上这些家常菜?虞璟原本有些雀跃的心情陡然又低落起来。

    正值晚饭时间,巷子两边都是摆摊卖吃食的小贩,出来觅食的学生三五成攒,狭窄的巷子更是显得水泄不通。虞璟小心地抬头看一眼苏君俨,他的脸上没有丝毫不耐或者不悦的神情,不知道是否由于黄色光线的原因,他英俊异常的侧脸反而显出一种温暖生动的色泽来。

    从身后传来自行车铃铛的声音。

    “小心”。耳畔传来男子关切的声音。虞璟还未反应过来,已经被苏君俨的手臂揽进怀里。

    “对不起。对不起。”骑在自行车上的男生狼狈地跨下车,一手扶住车龙头,另外一只手则慌乱地去摸包里的手机。“喂,晶晶吗,你别生气,我一定买到你喜欢吃的栗子汤圆,好了,你在宿舍等我电话!我很快的,你等我啊!”因为人多,男生几乎是喊出来的。

    虞璟有些怔忡地看着那个推着自行车的男生奋力在人群中挤出一条路来,然后在稍稍宽阔的地方跨上车,歪歪扭扭地骑向远方。

    “栗子汤圆在哪里卖?”苏君俨突然发问。

    虞璟条件反射似地回答,“巷子尽头左拐100米。”说罢才狐疑地看一眼苏君俨,“你要吃栗子汤圆?”

    苏君俨眼里带着笑意看着她,“看你一脸羡慕的样子,我猜你大概和那个叫晶晶的女生一样是想吃栗子汤圆了。怎么样,如果你想吃的话,我也可以替你去买。”

    自己的表情有那么明显吗?虞璟感觉从耳朵到脸颊都在发烧,她用手背摸了摸自己的脸颊,转移了话题,“我们快点吧,不然没位子了。”急急抢出两步,不想走得太慌,竟然没留意脚下的坑,脚踝一崴,身体失去平衡,眼看就要摔倒。

    又是一声“小心”,眼疾手快的苏君俨稳稳当当地将她拦腰搂住。虞璟整个人大半全靠在他怀里,微微仰起的脑袋可以轻易地看见他正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脸颊又一次不争气地发烫。

    苏君俨心下愉快,她的娇羞无比成功地取悦了他。

    虞璟却在心底呜咽了几声,恨不得可以选择性失忆才好。为什么,为什么今晚只要这个男人眉眼灼灼地看着自己,她的脸部皮肤表面温度就会立刻上升二到三摄氏度?

    “一箪食在哪里?我饿了。”苏君俨勾着薄唇, 而他的头则用一种懒洋洋的柔软的几乎显得悲伤的姿态朝下弯去,离她的脸那么近,虞璟几乎都可以感受到他的呼吸。

    胸口莫名地一窒,虞璟竭尽全力才用平常的音调开口道,“快了,就在前面。”

    一箪食里果然人不少。

    “老板娘,楼上还有包间吗?”虞璟蹙眉看了看正在对苏君俨行注目礼的男男女女,心情无端有些不爽。

    “有的,有的。”老板娘小心翼翼地瞥了一眼苏君俨,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妈呀,饶是她一把年纪,半生花丛走过,也鲜少见过这般出众的男人。视线不觉又飘到了虞璟脸上,这女生长相初看稀松平常,能教如此出挑的男人看上,定然有过人之处,莫非就是传说中的内媚?

    虞璟见老板娘的眼光在她和苏君俨两人脸上溜来溜去,一副看得有趣的样子。细黑的眉毛一挑,“麻烦喊一个服务员带路。”

    “噢,小王,带客人上楼。”老板娘高声叫道。

    虞璟朝老板娘微微颔首,也不看苏君俨,率先抬脚上楼。苏君俨注视着她的背影,唇角扬起短短的一道弧线,跟在她身后。

    老板娘却有些失神,这个女生果然不一般,她刚才简简单单一个挑眉,却带着一股说不出的英气和妩媚,交杂在一起,叫人移不开眼睛。

    服务员是一个年轻的女孩,长相清秀,一直在偷看苏君俨。

    虞璟看在眼里,心里冷哼不断,谁说女人祸国,男色一样害人。

    将菜单推到苏君俨面前,她没好气地说道:“你点吧!”

    苏君俨玩味似的看她一眼,眼底有笑意弥漫开来,“那我就点了。”说完他朝服务员礼貌地一笑,“麻烦记一下。”

    服务员受宠若惊似地走近了些,脸颊泛起浅浅的红晕,垂着头不敢看苏君俨。

    “马蹄糕、冰糖莲心羹、清炖蟹粉狮子头、血糯甜饭、桂花焐熟藕。”

    虞璟瞪大了眼睛,五样里面居然有四样是甜食!

    “你喜欢甜食?”虞璟一脸的不敢置信。

    苏君俨抿了一口茶水,“嗯”。一派云淡风轻。

    其实苏君俨没有告诉她的是,除了嗜甜的口味之外,菜单上甜食也较其他菜色便宜不少,既然她执意要回请他这一顿,他如何舍得叫她破费。

    不料虞璟却从他手里接过菜单,又报了几个菜色,“水煮肉、麻辣肚丝、干煸牛肉。”

    苏君俨眉毛皱了皱,直接盯住虞璟,“不许吃这么辣,美尼尔氏综合症要吃的清淡些,怎么一点都不知道顾惜自己。”他的语气里有轻微的不满以及浓重的怜惜。虞璟有些错愕地看着苏君俨朝服务员说道,“刚才那几样我们都不要,再加一个咸蛋黄焗南瓜就行了。”她破天荒地没说什么,只是垂着眼帘盯着自己的手指出神。

    菜很快上了桌,苏君俨娴熟地将血糯甜饭拌匀,用勺子舀起一勺送进嘴里,“嗯,味道不错,是正宗的鸭血糯。”

    虞璟蹙眉看了看那红里泛紫的一团,油亮亮的,撇了撇嘴。

    苏君俨将她娇俏的小动作尽收眼底。他用勺子挖起一勺,递到她面前,诱哄似地说道,“尝一口,很好吃的。”

    虞璟偏过头,“我不要。看着怪油腻的。”

    苏君俨却不放弃,“不骗你,真的很好吃的。”

    他表情认真,右手握着银色的勺柄,执着地举着勺子。

    虞璟有些无奈地捏住颊边垂下的长发,张开嘴将勺子里紫红色的饭团吞咽下去。她似乎丝毫没有感觉到共用一把调羹是多么亲密的动作。

    “味道怎么样?”

    虞璟回味似地侧侧脑袋,“嗯,比我想象中的好吃。”

    话音刚落,就看见又是一勺血糯甜饭伸到她面前。

    “张嘴。”苏君俨眉间眼底俱是舒展的笑意。

    虞璟无意识地张开嘴,将那一勺饭吞进口中,香浓软糯的米粒入口带着一股馥郁的桂花香,她心底却蓦然酸涩起来。

    可不可以不要对我这么好……其实世界上哪里会有不爱甜食的女孩子……我不是不喜欢……而是不能够……因为会上瘾……

    wwW.SiDaMingZhu.COM[T.xt小,说[天堂}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