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正文 第35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因为嗓子哑了的缘故,这几天虞璟便请假在家,没有去九重天。

    情绪似乎已经平复下来,起码外表看上去如此,只有她自己知道心脏里面被蛀蚀了一个巨大的空洞,轻易触碰不得。这颗表面没有疤痕的心其实是被她用一种叫做“自我克制”的线缝在了皮下。

    天气很好,太阳像一个高瓦数的白炽灯,有谁知道这荧白色的光芒其实经过了千百亿光年的长途跋涉,在它到达人类居住的这颗水蓝色的星球时,它早已经是过去时了。这历史的光辉,陈旧的明亮却并没有冷却,反而以最适合的姿态给了万物温暖。

    可见,爱和距离有关。太近了,烈焰焚身,皮肉会散发出焦灼的臭味;太远了,天寒地冻,血液又会凝结出一粒粒阴冷的冰渣子。只是这其间的分寸却实在难以把握,快乐和幸福似乎永远降临那么一小下就迅速沉没到现实的斤斤计较和权衡利弊的泥淖中了。就像《圣经•旧约》里说的——“已有的事,后必再有;已行的事,后必再行。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日光之下,并无新事。”虞璟喃喃自语,缓步步入离家不远的小菜场。

    地上的烂菜叶被踩成褐色的一滩,偶尔还有银色的鱼鳞在其间微微一闪。肉铺的铁钩子上密密挂着血红色的猪肉,案板上是紫红的猪心,鼓胀胀的,腻滞的死去的肉体的气息扑到虞璟脸上,湿糊糊的带着血的味道,她逃也似地越过了肉铺。然而毗邻的就是水产铺子,鱼腥味扑鼻而来,卖鱼人拿着尖刀正刮着鳞,那鱼奋力撅着身体,混沌的白眼珠一翻一翻的。尖刀利落地滑开鱼肚,撕拉开一道口子,粗短的手指挤进鱼肚,扯出一堆红红黄黄的肚肠来。虞璟拔脚要离开,却听见买鱼的中年妇女尖利的声音,“什么,这鱼涨到六块五一斤了,前天才四块八的……”

    卖鱼的男人朝阴沟重重吐了一口唾沫,简直掷地有声了,“过两天还要贵!什么都要涨价!”又鬼祟地看看周围,卖弄道,“你怕是不知道吧!北边出事儿了,我家亲戚住那边,什么流感病毒变异了,已经死了不少人了,那边可是农产品养殖基地,市里一半的蔬菜都从那边来。听说市委的领导也过去了,啧啧,真不怕死!”

    一条鲫鱼从红色的塑料盆里撅出来,尾鳍扑腾出的水花直溅到卖鱼人的脸上,男人登时大怒,揸开五指,将鱼往案板上大力一摔,那鱼肚皮翻了翻,不动了。

    虞璟像被定住一样,什么声音都远去了,成了遥远的绝响。母亲临终时候极瘦,下颔尖得几乎成了三十度的锐角,整张脸像被吮吸过的光剩下核的橄榄,黄橄榄,仅余下几丝肉衣子。砧板上的死鱼眼珠子外边一圈青黑,中间是凝固的惨白,正讥诮地盯着她。

    朝不保夕。这生命如此脆弱,什么时候也许就死了,谁也保不准还能看见明天的太阳。来不及,害怕来不及,她并没有比旁人更多的生命可以浪费。虞璟浑身打了个激灵,由脚板底升起的惧意直窜到心间,那看不见的缝线勒进心室里,硬生生地勒进去。

    哆哆嗦嗦地去摸手机,脚下就是腌臜的阴沟,污浊的水里漂着油花,在太阳下,竟然是瑰丽的七彩。

    “对不起,您拨打的号码不在服务区……”机械的女声分明彬彬有礼,虞璟却觉得那声音正讽刺地朝她笑着。

    她又固执地重拨,还是那句“对不起,您拨打的号码不在服务区”。来往的人群纷纷看向这个神色凄惶的女生,她茫然地立在阳光下,脸上的表情像在哭。

    手机突然响起来,虞璟激动地去看屏幕,却是高樊。

    “虞小姐,苏书记这几天和你联系过吗?”高樊有些焦急地问道。

    虞璟沉默了几秒,“没有。他是不是去了北区?”

    “你的声音怎么了?”高樊听出虞璟的声音沙哑,越发惊疑。

    虞璟答非所问,“他去了北区?”

    “前几天苏书记和我还有市里几个领导一起去了北区,不过昨天我们都回来了,书记还要求留在那边。今天发现和他联系不上,所以才打电话给你。”

    “我想见他。你能不能送我过去?”虞璟声音低哑。

    高樊迟疑道,“那边现在你应该也知道情况不太妙,你去会有风险的,书记知道了会怪罪我的。”

    “无论如何我都要见到他。高主任不方便的话我会自己想办法的。”虞璟坚持。

    “虞小姐你现在在哪里,我去接你吧。”高樊只得妥协。

    虞璟怕他不认识,便报出了离家最近的一个标志性建筑,不料高樊却反问道,“是不是在旧文联宿舍那边?”

    “你怎么知道?”

    高樊轻咳了一声,“那边的路灯半个多月前是书记特地交待路灯管理处修缮安装的。”

    虞璟觉得神思恍惚起来,冬日的阳光温煦而轻忽,像刚晾晒过的白色棉被罩在脸上一般的触感,“高主任,那就麻烦你了,待会儿见。”挂了电话,虞璟手抄在兜里,向巷口走去。

    到了巷口时,高樊已经等在那边了。

    虞璟朝他勉力一笑,便拉开后座,坐了进去。高樊走后视镜里瞥见她垂着头,双手抱着膝盖,整个人都陷在一片阴影里,看上去很不对劲。

    又联想起书记这几日浑身上下不可遏止地散发出的阴翳,就连眼底的温度较之往日清冷,似乎还要略低个几度。高樊心底总算明白了些,忍不住在心底叹了口气,唉,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一物降一物。

    虞璟一路都异常静默,害得高樊不得不三番五次小心翼翼地从后视镜里窥视她一眼,确认她还完好无损地存在着。

    高樊直接将车开到了北区的临时指挥中心——一座二层小楼,砖红青灰二色墙面,西墙上爬满了地锦,当然,冬天的时候只剩下铁锈红的枯茎还死死攀附在墙面上。

    苏君俨和疾控中心的潘主任从楼上下来时,高樊和虞璟正准备上楼。

    苏君俨看见了虞璟,原本紧锁着的眉头蹙得更加厉害。虞璟只是仰脸看着他,眼睛里含着薄薄的一层水光,睫毛颤巍巍的,像受到惊吓的蛾,仿佛随时会从歇落的面颊上飞走。

    高樊朝疾控中心的潘主任使个眼色,潘主任乖觉道,“苏书记,我去实验室看看,先走了。”

    苏君俨微微颔首,算是首肯他离开。

    待到潘主任的身影出了门,苏君俨才疲惫似地别开眼睛,冷淡地吩咐道,“高樊,送她回去。”转身就要上楼。

    虞璟感觉泪水滴滴嗒嗒地落下来,脸颊瞬间濡湿。苏君俨的脚步踩在木质的楼梯上,瓮声瓮气的,她的心上的缝线猝然扯紧,不堪重负似地断裂了。虞璟的嘴唇哆嗦了半天,终于哑着嗓子迸出一声,“君俨——”

    苏君俨浑身一震,慢慢转头看向她,她的脸上全是泪水,眼角还有一颗珍珠似的泪滴,将堕未堕。苏君俨只觉得心像熔化了一样,又觉得苍凉。她眼角的那颗泪已经挂到腮边,直直砸到他心底去,他想说不要哭,他会心痛,即使她不爱他,却突然忍不住捂嘴咳嗽起来。

    又是一声“君俨”,虞璟已经奔上楼,扑进他怀里。

    “我有些咳嗽,你离我远一些。”苏君俨低低道。

    虞璟含泪凝视着他,突然踮起脚,捧住他的下巴,将唇凑上了他的唇。她的唇上还有泪水,咸咸的,苏君俨想推开她,却又舍不得。恍神之间,虞璟的舌头已经滑进他的嘴里,在他的唇齿间执拗地游曳。猛然想起她诱惑他的那个晚上,苏君俨觉得嘴巴里满满的全是苦涩。

    吻完后,他抬手摸了摸她的长发,用低不可闻的声音说道,“回去吧,你不欠我什么。一切都是我心甘情愿的,我只是抱歉我的爱给了你如此大的压力和困扰。”

    他已经不相信她了,虞璟好容易止住的眼泪又开始一颗一颗砸下来,她死死攥住他的衣襟,抽抽噎噎地说出三个字来,“我爱你。”说完,脸迅速红了,眼睛却湿润润地望着他。

    “你说什么?”苏君俨几乎以为自己幻听了。

    虞璟脸红的更加厉害,她只得又鼓起勇气小声重复了一遍。回报她的是一个深长的吻,吻得太久,所有的空气都被他掠夺殆尽,她简直要窒息了。苏君俨终于放开她,但手臂依然禁锢着她的腰,他灼灼地盯住她,“从现在开始,我决不放手。”

    虞璟“嗯”了一声,将头埋进他的胸口,还轻轻地蹭了蹭。

    “苏,苏书记——”是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年轻男人,正一脸尴尬的样子。

    苏君俨倒是神态自若,“什么事?”

    “实验室打电话过来说已经成功分离出第一株流感病毒,基因组序列测定也在进行中了。”

    苏君俨神色似乎松缓下来,“好,我知道了。你们辛苦了。”

    年轻男人连连摆手,“我们不辛苦,倒是书记你,这几天都没怎么休息。”

    苏君俨刚要说话,又是几声咳嗽。

    “你不要紧吧,我陪你去看医生吧!”虞璟眉目间有掩饰不住的焦急。

    “你的嗓子怎么了?”苏君俨按住她的肩膀,皱眉问道。

    虞璟有些发窘,低头不语,只是捋着自己的手指。

    苏君俨估计她这两天怕是哭得不少,心底一阵叹息,握住她的手,“我没事的,有点感冒而已,你不用担心。”表情极为温柔。

    若非亲眼所见,年轻的实验员简直无法想象冷漠如苏书记居然会有这般柔情似水的神情,虽然对虞璟万分好奇,但还是知趣地离开了。

    “可是,可是现在是非常时期,感冒,万一……”虞璟突然觉得自己嘴笨了,艰难地组织着词句。

    “怎么,医生还没要隔离我,你倒忍心。”苏君俨一本正经。

    虞璟急忙辩解“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担心你的身体。”

    苏君俨挑眉凑近她的耳廓,“据说接吻一次会交换九毫克的水分,零点七克的蛋白质,零点一八克的有机物,零点七毫克油脂,零点五毫克盐,最关键的是我们刚才交换了大量的酶,可以刺激免疫系统产生抗体。”说完微微勾着唇,眉眼含春地望着她。

    虞璟脸颊上的红意,如同洁白的玉版宣上沾上了一滴朱红色颜料,急速晕染开来。羞恼地瞪他一眼,便要下楼。苏君俨赶紧伸出手臂捞住她,“生气了?”

    虞璟无奈地叹了口气,“吃饱了饭我才有力气生气。”

    苏君俨搂住她的肩膀,“走吧,我带你去招待所。”

    招待所在离指挥中心不远的地方。格局很是局促,大厅里偏放着一盆威风凛凛的苏铁。吧台里坐着一个团脸的年轻女人,白虽白,却像发酵粉放得多了,不够齐整。见到苏君俨,她掠掠头发,眼睛微微一荡,但看到他臂弯里揽着的虞璟,那眼珠子一下子定住了,半天僵在那里。

    苏君俨住在三楼朝南的一间。开了门,虞璟的嘴角忍俊不禁地弯起,“又是一地芳心碎片。”

    苏君俨拿着空调遥控器,眉头轻扬,“唔?”

    虞璟笑笑,开始环顾四周。标准间,很普通的配置。

    “你还真是清官一个啊!苏书记。”虞璟眼里满是促狭之意。

    苏君俨故意用严肃的口吻反诘,“你叫我什么?”一面一步一步向虞璟走过去。

    虞璟身后就是床,木质的床沿抵着她的腿弯,无路可退。苏君俨已经站到她面前,两人几乎是脸贴脸地站着。彼此的呼吸声都听得分明,虞璟的脸颊又开始火辣起来。

    “你叫我什么?来,再叫一遍。”男子低沉的声音里有掩饰不住的笑意。

    虞璟刚偏过头,苏君俨的手已经垫在了她的后脑,下一秒,唇已经压了上来,浅啄深吻里,虞璟的呼吸乱了,情不自禁地圈住他的颈项,低吟似地唤出一声“君俨”来。

    WwW/SiDaMingZhu.Org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