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正文 第36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苏君俨舍不得放开她,她太过清甜甘美,叫他流连不已。

    直到某个不合时宜的响声想起,苏君俨才依依不舍地松开她,揉揉她的长发,嘴角逸出一声愉悦的轻笑。

    “我说过我饿了。”虞璟咕哝。

    “看来我的魅力还是不够啊”,苏君俨挑唇道,“不是有成语叫作秀色可餐吗,你就在我跟前居然还会饿的肚子叫。”

    苏君俨并非爱开玩笑的人,但是他偏偏爱极了虞璟羞恼时颊上的胭脂颜色。

    虞璟睨他一眼,“你难道没有听过李白的一句诗吗?昔日芙蓉花,今成断根草。以色事他人,能得几时好?”

    苏君俨见她眼睛里带着微微的自得,竟有一种娇憨的孩子气。见惯了她往昔清凛自持的模样,今日得见她情绪外露,不啻于平地惊雷。此刻他心底却不免叹息,她终究只是一个二十二岁的女孩子啊,生活逼着她过早地掩埋她的天真,当同龄少女还沉浸在粉红色的肥皂泡里时,她已经主动搁浅了自己的青春期,不给自己丝毫放纵的机会,清寒残缺的生活也因此养成了她比常人更为尖锐的好胜和倔强。

    方才她那火热的吻和滚烫的三个字,怕是九转回肠之后又在舌尖上曲曲折折几番才吐露的吧,这样想来苏君俨便觉得有沸腾的油浇在他心上了,眼睛里的怜惜简直要漫出来,“你想吃什么,我打电话叫餐。”

    虞璟略一迟疑,轻声道:“我随便的。和你一样好了。”

    苏君俨打过电话之后,似不经意地说道,“招待所虽然有餐厅,但是我都是在房间里解决的。如果我去餐厅的话,他们会不自在的。所以只好委屈你和我一道了。”

    虞璟心里一暖,他知道她素来敏感,确实,在听到他说“叫餐”时,她有一丝轻微的不悦,以为他不愿意将他们的关系暴露在人前。她不是招摇的人,却也不喜欢藏藏掖掖的,好像见不得人一般。

    他的澄清使得她朝他露出一个真心的笑容,“我明白。”

    叩门声响起。居然是发得东倒西歪的白面馒头,推着餐车立在门外,有些吊梢的眼睛正刺探似地直往半开的房间里钻。

    直到虞璟从苏君俨手里接过餐盘,门即将阖上之际,她用眼睛蜇了虞璟一下,这才走了。

    “我和你换一下餐盘吧!我怕刚才那位在我的这份里下泻药。”虞璟调侃道。

    苏君俨很大方地将自己的餐盘朝她跟前推了推。

    虞璟反倒有些讪讪起来,“算了,也许你那份里面放了砒霜也说不定。”

    苏君俨闻言,装做苦恼的样子,“不会吧,我都没有仔细看她一眼过,不至于这么害我吧!”

    虞璟用筷子夹起一块山药,咬下一口,正色道,“女人的占有欲是很可怕的。”

    “噢,是吗?”苏君俨的筷子轻松地掠过她筷尖,转瞬间山药已经到了他的筷子上。虞璟眉毛一扬,气恼地看住他,“你干吗抢我的山药。”

    苏君俨慢条斯理地将山药含进嘴里,不慌不忙地咽下之后,才笑眯眯地说道,“怎么办呢?看到你我就舍不得死,所以——”夹起自己餐盘里的一块山药,执着地送到虞璟嘴边,“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这个男人真的没有谈过恋爱吗?虞璟瞅着他,轻斥道,“花言巧语。”可心底却有甜蜜涌上来,张开嘴,将他筷尖上的山药吃进嘴里。山药滑滑的,带着一点细腻的小粒,咬在齿间会发出疏脆的声音。

    “山药是健脾养肾的,你要多吃一些。”苏君俨又将自己餐盘里的山药拨了大半给虞璟。

    虞璟看着餐盘里那一堆米白色的山药,眼角有些涩然,她微笑着望他一眼便低下头用筷子去搛米粒了。

    两个人就是伏在电视柜上吃的,因为地方小,挨得很近。一种难以名状的温馨感静静地包裹着二人。

    吃完饭,苏君俨轻声说道,“待会儿我让高樊送你回去,这边不太安全,你留在这里我不放心。”

    “那你呢?”虞璟反问。

    “我没几天也就回去了。”苏君俨帮她掠掠头发,眉间眼底满是温柔怜惜的神气。

    虞璟没有回话,只是用黑白分明的眸子凝视着他,他瘦了些,脸颊有些削了,一张脸更加显得轮廓清晰。眼底也有血丝。

    手抚上他的颊,虞璟只低低说了一句,“你要好好的。”

    苏君俨按住她覆在自己颊上的那只手,“我会的。”

    床头柜上的电话突然响起来,两个人都吓了一大跳。

    苏君俨朝虞璟安慰似地一笑,接通了电话,“喂——”

    “书记,我是高樊。市里来电话说,有记者将北区的事捅了出去,说行政部门不作为,侵犯群众的知情权,市政府和卫生检疫局门口现在有不少记者……”

    苏君俨沉吟了一下,“你通知疾控中心的潘主任,请他这会儿就回市里,然后到招待所接我们。”

    “好的。我五分钟之内到招待所。”

    挂了电话,苏君俨按了按太阳穴,朝虞璟笑了笑,“高樊马上来接我们,市里出了些乱子。”

    “是为了北区的流感病毒的事吗?严重吗?”虞璟有些担忧。

    苏君俨一面收拾东西,一面宽慰她,“别担心。我能解决的。”

    刚上了车,苏君俨就吩咐道,“高樊,把你手机给我用一下,我的手机出了些故障。”

    虞璟不知道的是苏君俨的手机是因她的缘故被迁怒,被主人摔坏了。

    “钱市吗?我是苏君俨。关于这次疫情你打算怎么办?”苏君俨声音波澜不惊。

    钱国璋正焦头烂额,见苏君俨电话打过来,连忙叫苦,“苏书记,市里正在开会,拿应急方案,你说这些个记者,真以为自个儿是无冕之王了,煽风点火,简直可恶。”

    “现在方案倒不是要紧,关键要赶快开新闻发布会,把北区的情况说清楚,免得引起不必要的恐慌。”苏君俨语气镇定。

    当初力排众议将消息压下的是钱国璋。听得这话,钱国璋便不免惴惴,试探道,“报道我看了,严重失实啊,苏书记,你看这个新闻发布会,是不是——”

    苏君俨嘴角浮现出一个冷笑,“钱市既然这会儿忙着开会,那这边就交给我们市委吧。”

    挂了电话,苏君俨闭目了片刻,又给市委宣传部外宣办主任打了电话,要求他立刻准备新闻发布会。然后是卫生局局长,要他准备好作疫情通报。

    几个电话打下来,苏君俨脸上的疲色越发明显。虞璟看在眼里,忍不住轻声道,“你趁这会儿休息一下吧。”

    苏君俨握住她的手,“我不要紧。倒是你,头会不会晕?”

    虞璟摇摇头,乖顺地任由他握着手。

    高樊小心翼翼地问道:“书记,待会儿新闻发布会你亲自过去吗?”

    苏君俨“嗯”了一声。

    高樊又问,“那虞小姐怎么办?先送她回去时间恐怕来不及。”

    “我没关系的。你们先忙,不用管我的。”

    “你就在我办公室里等我好不好,我结束了去接你。”苏君俨征询虞璟的意见。

    虞璟点点头。

    高樊驱车到了市政府服务中心。

    下车前,苏君俨忍不住低头吻了吻她的鼻尖,“在车里等一下,高樊待会儿就送你去市委。我结束了就去接你。”

    “好。”虞璟神态姣软。

    苏君俨和高樊刚进小会议室,外宣办主任、卫生局局长、疾控中心潘主任、市传染病医院领导已经都候在那里了。

    外宣办主任赶紧汇报,“苏书记,新闻发布会两点准时开始,媒体已经都通知到位了。现在服务中心的报告厅已经坐了大半了。”

    苏君俨点点头,“朱局长,你那边怎么样?”

    “书记放心,疫情报告我和潘主任、江院长他们已经商量妥当了,到时候我做疫情报告,他们二位负责答记者问。”

    苏君俨抬腕看看时间,“辛苦几位了。我们进去吧。”一面朝高樊使个眼色。

    高樊微一颔首,待他们几人进了报告厅,这才转身出去。

    “虞小姐,我送你去书记办公室吧!”高樊拉开驾驶座欲坐进去,不想虞璟却有些踌躇地开口道,“高主任,我想去看新闻发布会,可以吗?”

    “当然可以,虞小姐那你和我一块儿进去吧,我帮你弄一个市委宣传部的工作人员吊牌。”

    “谢谢你。”虞璟朝高樊致谢。高樊连连摆手,“虞小姐不用这么客气的。”

    发布会由外宣办主任主持。在他虚文之际,脖子上挂着吊牌的虞璟坐到了中间边缘的空位上。

    “下面由我给大家介绍今天新闻发布会的在座领导。市委书记苏君俨,苏书记刚刚从北区赶回来,就为了给媒体的各位记者朋友通报一下当前北区最近新情况……”

    坐在虞璟身旁的是一个二十七八岁的女记者,一听到苏君俨的名字,特地从包里摸出眼镜戴上,一面伸长脖子朝主席台上看,嘴里还不时抽气,“天,难怪苏君俨一直要严格控制曝光量,否则我们市里的报纸的时政版估计可以媲美娱乐版了。”

    听得这话,虞璟唇畔笑意微露,抬眸看向台上中央的男人。他就那样坐着,脸上带着极淡的笑容,正对着话筒讲话,轻易却俘获了全场的视线。他的神色从容,语速不急不徐,那种镇定伴着他因为感冒而略带沙哑的声线响彻全场,叫人不由静下心来听他说话。

    “大家无需紧张,北区现在疫情已经得到了控制,除了最初的五名死亡人员外,目前无重症病例和死亡病例。市里也已经启用了传染病医院、市第一人民医院为指定医院,配备了全套设备和24小时运行的医护人员。疾控中心也已经建立了四个应急小分队,负责对确诊病人进行流行病学调查,对各疫点进行杀菌消毒,从技术层面对各区进行指导。此外,实验室也已经成功分离出病毒并完成基因组序列测定。请在座的媒体朋友务必实事求是,对疫情如实报道,协助市委、市政府做好防控工作。维护社会的和谐稳定。谢谢大家。”

    wwW.SiDaMingZhu.Org.T.xt..小.说.天.堂.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