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正文 第37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将近三个小时的新闻发布会进入尾声。若非苏君俨借口还有重要会议要开,否则还真难以从长枪短炮的包围中脱身。

    他刚在工作人员的掩护下进了会议室,就问高樊,“她呢?在我办公室?”

    “虞小姐想看新闻发布会,我就帮她弄了一个市委宣传部工作人员的吊牌,这会儿应该结束了,我去找她。”

    虞璟进来时,高樊知情识趣地守在门外。

    苏君俨本来坐在沙发上闭目养神,听到动静这才徐徐睁开眼睛,见虞璟脖子上还挂着那个蓝色缎带的吊牌,不由轻笑,“过来,到我这儿来。”

    虞璟知他是笑自己,有些懊恼,故意满不在乎地解下吊牌,嘴角一撇,“干吗?”

    苏君俨倚在沙发上,叹气似地说道,“我很累。”

    虞璟心里一软,朝他走近了些。苏君俨却伸直胳膊,揽住她的腰身,将她拉坐在自己怀里,又将脸埋进她的发中。鼻尖是她发上的馨香,带着她体温的香味,罩在他脸上,苏君俨觉得浑身上下每一个毛孔都愉悦地打开了。

    会议室墙角是一座挂钟,正嘀嗒嘀嗒地摆着,夕阳透过紫红色的窗帘照进在透明的钟面上,反射着金黄色的光。虞璟盯着那有些刺眼的光芒,眼睛有些发胀,那光忽大忽小,和刚才报告厅里的闪光灯的白光一样,晃得人眼花。

    挂钟钟摆突然发出一声锐响,五点整了。虞璟这才收回眼光,可能看得久了,眼前竟然还是亮堂堂的一团光,她用力闭上了眼睛,像抵挡那光一样。

    苏君俨已经托着她的腋下,将她放到地上,脚下是深红色的地毯,一脚踩上去有一种不踏实的感觉。

    “我们走吧,高樊还在门口等着呢。”苏君俨一手牵了虞璟,向门外走去。虞璟垂下视线看住他握着自己的左手的右手上,心神有些震动,先前盘亘在她视网膜之前的那团白光便似乎稀薄了许多。

    高樊早已将车开到市政府服务中心门口的缓坡上,他看着牵手而出的二人,眼里有轻微的不赞同,不着痕迹地四下环顾,幸亏记者早已散尽,否则要是被爆出来,怕又是横生无数枝节。

    “书记,现在去哪里?”高樊坐在驾驶座位上发问。

    “先回市委一趟,我要回去取车。”苏君俨淡淡吩咐道,却一直握着虞璟的手。

    市委离服务中心不远,很快就到了。

    “今天辛苦你了。”苏君俨和高樊颔首过后才牵着虞璟往停车场走去。

    虞璟老远就看见苏君俨的沃尔沃,低调内敛的黑色衬着车库雪白的墙壁,有一种异常沉稳的大气,她轻声说道:“其实我第一次发现你开的是沃尔沃时,还是蛮吃惊的。想不通你为什么会看上这个北欧牌子。”

    苏君俨似乎来了兴趣,“哦,为什么?你觉得我应该开什么牌子的车?”

    “沃尔沃最大的特色不就是安全嘛,像你恨它一样驾驶它,以前老觉得这种保守经典的款式不应该是你这种人选择的。”虞璟说到这里,为自己过去的以貌取人小小地愧疚了一把,声音也因此低了些。

    苏君俨玩味地一勾唇,“我这种人?来,告诉我你觉得我是哪种人?”一面说,一面伸手环住她,垂下头,含笑望住她。虞璟可以感觉到他呵出的热气扑在脸上,从耳垂蹿上一股燥热的感觉,她慌张地转动眼珠,不敢和他四目对接。苏君俨故意朝她凑近了些,低声笑道,“是你的心吗?跳得好快!”

    “哪有,你听错了。”虞璟狡辩。

    苏君俨不甚在意地笑笑,偏偏头,对着虞璟精致的耳垂吹了吹气,“今天晚上不要去九重天好不好,和我待在一起。”话音里满满的全是诱哄。

    虞璟只觉得浑身的血全涌到了耳垂,四肢百骸全是陌生的情潮,绵软毫无气力,她嘤咛了一声,算是答应了他。

    苏君俨也赶紧松开了她,他可以清楚地感受到身体里像有一只兽,在扑腾叫嚣着要出来,有些苦笑地坐进驾驶座位,他引以为傲的定力啊,一遇上她,就所剩无几了。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半晌,还是苏君俨觉得神色自如了才道:“带你去个清静的好地方。”

    “嗯。”虞璟应了一声,苏君俨用眼角的余光瞥她一眼,素脸上尚有淡淡的粉色,心情愈加灿烂,如今在他面前,她的面皮还真不是一般的薄呢。

    沃尔沃在盘山公路上自在奔驰,这时便显出SUV强劲的变速和越野\/性\/能了。

    “流光?”虞璟扬了扬眉毛,语气里有微微的惊讶。

    流光是蔺川市新近落成的顶级会所,据说斥资近亿,大有和九重天分庭抗礼之势。如果说九重天是以价格过滤人群的话,那么流光就是用身份,内部实行会员邀请制,进出全凭那张24K纯金的会员卡。当然,虞璟不知道的是如果有人愿意掏巨额入会费也是可以的,按照入会金额将会员卡分为22K、21K、20K、18K四种,含金量一点都不含糊。

    “贪官。”虞璟轻轻咬唇,吐出两个字来。

    苏君俨无奈地揽住她的腰肢,“是我在美国读书时结交的朋友投资的,卡自然是他送给我的,我也是第一次来。”

    门童恭敬地开了门。虞璟完全被会所的设计风格吸引住了,整个会所以黑色和红色为主,充满了中国元素的新古典主义。大厅挑高16米,屋顶是透明玻璃,完全是自然采光。屏风和地毯则是龙纹和祥云图案。就连窗棂都是镏金牡丹。

    她正顾着欣赏流光的设计细节。那厢带着白手套的厅堂负责人已经双手将苏君俨那张纯金会员卡奉上了,“苏先生,您是我们少爷的贵客,您能大驾光临,实在是荣幸之至。”

    苏君俨淡淡道,“我和女朋友过来这边就是图个清静,今日就不要惊动你们莫少了。”

    白手套礼数极为周全,“好的,您随意,有什么要求您尽管吩咐。”

    苏君俨牵着虞璟向楼上走去,乌木的扶手温润非常,触手一如古玉。

    “你不觉得这里的空气遍布着一种骄奢淫逸的分子吗,苏书记?”虞璟虽然内里爱极了这种古色古香的情调,但嘴上依然不忘挖苦。

    苏君俨凑近她玉石一般的修颈,用力呼吸了两口,“有吗?我只闻见一股美人香,很好闻。”说完还意犹未尽似地又深呼吸了几下。

    “奸官!”虞璟羞恼地推开他。

    苏君俨却一把捉住她的手,逗她道,“你一会儿骂我贪官一会儿又骂我奸官,唉,我在你心目中就这么不堪?我明天就把工资单交给你,免得我背这么大的黑锅。”

    “切,谁不知道你们有灰色收入!”

    苏君俨勾唇笑得更欢,压低声音道,“你放心,以后我的所有收入一律通通都交给老婆大人你管,绝不藏私。”

    虞璟听到那“老婆大人”,脸上涌起大团可疑的红云,就连双眸,也像一汪被风吹拂的春水,闪着细碎的波光。

    狠狠瞪他一眼,虞璟加快脚步朝楼梯上跑去。

    苏君俨倚在扶手上,眉梢是压抑不住的喜意,刚才那一眼,哪里有什么凶巴巴的气势,倒像披着狼皮的绵羊,完全色厉内荏。他的老婆大人又在害羞了呢!摇摇头,他这才懒洋洋地抬脚继续爬楼。

    虞璟靠在金翠交织的墙面上,捂住了自己发烫的脸颊。对面墙壁的凹槽内摆放着一尊金色的弥勒小像,正散发着幽幽的黄光。弥勒笑眯眯地望着她,虞璟觉得脸烧得更加厉害了。

    “虞璟?”一个似无限惊喜的声音响起。

    虞璟抬头看向来人,顾玚澄。微落后一步的还有何世祥以及夏从从、何琇母女。显然,他们是刚从另一边的电梯上来的。

    看来今晚注定不得清静了。

    “顾老师,好巧。”虞璟得体地朝顾玚澄略一点头,丝毫不去看一旁的几人。

    何琇今日特地穿了一件丝绒的桃红色小礼服,见顾玚澄一看见虞璟便神采飞扬起来,越发不忿,倨傲地将虞璟从头打量到脚,轻蔑道:“你怎么也在流光?”

    虞璟并不回答,而是挑唇看了一眼有些僵硬的何世祥,然后将视线落在挽着何世祥手臂的女人身上。这个保养的很好的女人应该就是夏从从吧,只是现在大概过的太安逸了,有些发福,不似虞璟原先想象中的那般我见犹怜。

    苏君俨到楼梯口时就看见了虞璟正立在几个人面前,腰部挺直,像一把锐利的剑。侧身站在她旁边的那人,似乎是玚澄?

    苏君俨眸子略略收紧了些,不过很快就又变成一片平静。古语战场无父子,情场无兄弟,他一点都不介意彻底断了玚澄的这点念想,其实说句老实话,他早就想表示一下所有权了。

    于是他脚下加快了些,上前很亲密地搂住虞璟的肩膀,又含笑喊了一声,“玚澄。”

    顾玚澄脸上的表情瞬间风云突变,最后定格在一个有些错愕的神情上,“似之,你和虞璟——”

    “她是我的女朋友。”苏君俨语气亲昵,“对了,这几位是?”

    顾玚澄只觉得心里一下子空落落的,虞璟怎么会成了似之的女朋友,按理说他们应该完全没有交集啊!他忍不住又去看虞璟,虞璟被苏君俨圈在胸前,神态自若,似乎还带了淡淡的笑意。

    “这位是华裕置业的董事长何世祥先生,这两位是何先生的妻女。这位是我的表哥苏君俨。”顾玚澄无法去看亲密而立的二人,视线有些空茫地投向那座小小的弥勒佛像。弥勒的笑,那开怀的笑却让他心底溢满了苦涩。

    ww w.SiDaMingZhu.。OrgTXt?小说/\天、堂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