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正文 第43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直到脆生生的的下楼梯声响起,何世祥才大梦初醒一般追了上去。

    “小锦,当年是我猪油蒙了心,一时鬼迷心窍,没有把持的住,我爱的一直都只有你妈妈一个。我从来没有想过离婚,是你妈妈她个性太强,不肯原谅我。我承认是我对不起你们,但是事情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再怎么说我也是你的爸爸……”

    虞璟也不理他,依旧保持着原本的速度一级一级的下了楼。

    出了旋转门,何世祥还在絮絮叨叨地悔不当初。虞璟冷笑两声,“何董既然如此深情,觉得对不住我母亲,不如现在就下去陪她好不好?省得她一个人在地底下冷冷清清的,好不寂寞啊!”

    何世祥听得那故意拉长的“啊”,在寒风里当真凄厉无比,不由受惊似地倒退一步。

    虞璟不屑地瞥他一眼,刚准备离开,就听见一个尖利的女声,“虞璟,你想报复我们对不对?我就知道,只要是我喜欢的东西,你都要来横插一脚!不管是玚澄哥还是爸爸,你就是喜欢和我抢。”

    虞璟简直是骇笑,没想到世界上居然还真有这种一脑子糨糊的生物,偏偏从血缘上讲这生物还是她同父异母的妹妹,真是丢脸!

    “何董,您女儿这里没有问题吧?”虞璟指指脑袋,“怎么听她的意思,您在她心目中也不过就是”,虞璟特地停顿了一下,“她喜欢的东西。您分明不是东西啊!”

    何世祥听着虞璟的冷嘲热讽偏又发作不得,拉长了脸朝着何琇厉声叱道,“小琇,谁叫你跟着我的!”

    何琇不敢置信地看着父亲,委屈地一跺脚,“爸爸!”

    “虞璟,你没事吧?”

    是唐糖,在更衣室里那会儿,她眼见着虞璟拿着包就走,一张脸冷若冰霜,生怕她出什么事,思前想后还是追了出来。

    何琇约摸还记得当初煞她威风的唐糖,一双眼睛像锥子似地在唐糖凫蓝色的眼影和桑椹紫的唇彩间来回游移。突然,她露出一个恍然大悟的表情,得意地咯咯笑起来,“虞璟,原来你是在九重天做鸡啊?”停顿了几秒,她又自悔失言一般捂住自己的嘴巴,“噢,我忘记了,现在时髦叫小姐。我就说嘛,以你的身份如何能认得苏君俨那样的人物。别以为你现在抱着了苏君俨的大腿就了不起了,你也不看看你的身份,像苏家那种家庭……”

    “闭嘴!”低沉的男声骤然响起。何琇抬头看着突然出现的苏君俨,他寒着脸,丝毫没有初见时分的温润平和,只剩下迫人的压力和慑人的凛冽。何琇自觉噤声,甚至还生生打了个寒颤。

    “怎么不早点打电话给我,还好我在车里看见了你。外面这么冷,吹了风回去又该要头疼了。”苏君俨温柔地揽住虞璟,轻声责怪道。

    虞璟朝他粲然一笑,“没办法,何董他要和我叙旧。”

    唐糖忖度这一干人之间大有渊源,自己不便久留,于是轻轻扯扯虞璟的衣袖,努了个嘴,便又回了九重天。

    何世祥将何琇拉到身侧,“苏书记,是我教女无方,平日里太纵容她了,口没遮拦惯了。看在何琇她年纪还小的份上,您大人不计小人过,不要和她一般见识。”说完又转向何琇,催促道:“小琇,还不快点向你姐姐和苏书记道歉!”

    “何董,抱歉,我妈她只生了我一个女儿,我没有妹妹。”虞璟轻蔑地看着何世祥父女二人。

    “小锦,当初是我错了,你还不肯原谅爸爸吗?爸爸很想补偿你,真的,你回到爸爸身边吧!爸爸实在不忍心你一个女孩子在外面吃苦。”何世祥满脸的悔恨交加。

    何琇五官简直扭曲起来,“爸爸,你疯了吗?你在求她,你居然在求她,她不会认你的,即使她认你也不过是为了我们何家的钱和地位,她才能如愿嫁到苏家……”

    苏君俨向来不惮以最大的恶意去揣度别人,浸淫官场这些年,早已见惯了形形色\/色的二皮脸,但他没有想到何琇才小小年纪,却已经恶毒如此,他刚沉着脸要接话,虞璟已经干净利落地赏了何琇一记响亮的巴掌。

    轻轻地甩甩手,虞璟骄傲地扬着下巴,“你从来不刷牙吗?嘴巴这么臭!另外,我可以明明白白地告诉你,做鸡做鸭也轮不到你来评判,因为,你妈妈,夏从从,是比鸡比鸭还要下贱的小三儿,只会从有夫之妇那里抢男人。而你何琇,不过是通\/奸\/姘\/居的产物罢了!”

    何琇气得发抖,捂住肿胀的脸颊,刻骨的怨毒从眼睛里流露出来。

    何世祥没有料到事情会变成这样,饶他一向自诩精明圆滑,也不知该如何体面收场。当下之际,只得扯了何琇的胳膊想撤退。

    虞璟显然不想就此罢手,她清了清嗓子,眼睛里是钻石一样的锐光,“何董您一定没有告诉过您这个宝贝女儿当年您是如何披荆斩棘辛苦发家的吧?你们何家能有今天,我想虞家的珍玩也应该立下了不少汗马功劳吧?早就想和何董好好清算一下陈年旧账了,拣日不如撞日,就趁今天吧。当初你带去日本的清乾隆时期的影清莲瓣纹镂空香薰,胎质细腻,造型端庄,镂空纹饰工整,釉色莹润纯正,只是子母口盖合处有拇指指甲盖大小的缺口,损坏了一些品相,保守估价在六十万左右。明朝成化年间的淡描青花大碗,虽然是民窑烧的,但是青花发色一溜,起码也值十二万。还有我外公临摹的清人赵之谦的《牡丹松枝图》的横批以及方士庶的《寒林图轴》拓本,不谈仿作功力如何,就凭虞轶祺的名字,估价每件都在十万以上!何况赵之谦现在是清代最热门的画家。他的《花卉》四屏前一阵子刚拍到352万港元,刷新了清代画作的最高记录。”

    此时的虞璟简直神采飞扬:精致的下颔连接着修长的脖颈,形成绝美的曲线;声音清脆一如玉石相鸣;夺人的光彩随着墨色的瞳仁流转个不停,周遭的霓虹都为之失色,雪白的脸颊上有因为怒气而晕开的绯色。苏君俨又一次被她惊艳到了,怎么办,他的无尤,连和人理论讨债都这么漂亮。喉结微微耸动,苏君俨觉得小腹那里一团火热。

    “我也不想和你多罗嗦,三天之内,要不把虞家的东西完璧奉还,要不就还一百五十万过来。”虞璟撂下一句话,转脸看向苏君俨,“我们走吧。”

    “好。”苏君俨语气亲昵,搂住虞璟的纤腰就要向沃尔沃走去。

    “虞璟,你不过是仗着苏君俨为你撑腰罢了!我等着,我等着看他甩了你,你还能嚣张个什么!”何琇状若疯癫,不顾何世祥的拉拽,朝着二人的背影大吼。

    虞璟懒得搭理她,苏君俨却停下了脚步,转身朝何琇微微一笑,“何小姐,很遗憾你铁定是等不到那天了。另外,你应该也知道玚澄和我的关系,所以我可以很负责地告诉你,顾家肯定是不会看的上像你这样的媳妇的。”

    虞璟闷笑一声,抬脸瞅瞅这个杀人于无形的男人。他还真是狠,打蛇打七寸,一招毙命。

    苏君俨听见她的轻笑,像一只小手在他的心尖上撩拨,不由一面揽紧了虞璟,一面加快了步伐。

    刚坐进车里,苏君俨落下车锁,就脚踩油门一路加速,虞璟眼睁睁地看着仪表盘上指针不停地转动,一直到110码才悠悠颤了颤,终于不动了。苏君俨将车开到了一个街心花园附近就立刻放下手刹,下一秒就把虞璟搂进怀里,扑天盖地地吻下来。突然,他抬起脸,舔舔嘴唇,狐疑地问道,“你嘴上涂了什么?怎么一股子苦味,还涩嘴?”

    虞璟抿嘴笑道,“傻子,我嘴上涂了唇蜜的。”

    苏君俨长这么大头一次被人唤做傻子,他不但不气,反而觉得一种异样的欣喜。勾唇灿烂一笑,他的大手已经将虞璟身上的直身大衣褪了下去,虞璟约摸知道他想干什么,伸手去推他。然而她里面只穿了一件弹性针织衫,苏君俨的手已经滑进了内里,在她的背上四下流连开来。

    在内衣的硌手处,他轻轻一捻,原本被束缚的丰盈一下子跳脱出来。

    “你,你不会是想玩车震吧?”虞璟磕磕巴巴问出这么一句,自己的脸却已然羞红。

    苏君俨满意地在她细腻的肌肤上画着圈,有些邪恶地挑眉,“无尤不觉得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是极佳的意境吗?”他特意在“停车坐爱“上加重了语气。

    “呸,这里可没有有什么枫叶……”

    还没说完,整个人已经被苏君俨放倒。她的身体在黑色的真皮座椅上白得惊人,是一种让人心悸的美感。火热的唇从头发一路吻下来,温热的手指顺着她曼妙的曲线游移,苏君俨觉得血全涌到了下\/身的某个部位。

    “没有枫叶,有冬青也不错啊。”

    “无尤放心,我的车膜颜色绝对够深。”

    “绝对不会有任何春光外泄。”

    ……

    www-SiDaMingZhu-OrgT!xt-小说天\堂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