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正文 第45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虞璟睁开眼睛,有些怔忡地看着身旁正在专心工作的男人。

    当男人专注于一件事物时正是他们最迷人的时候。这话果真一点都不错。

    苏君俨坐在床的一侧,膝盖上横着他的IBM,修长的手指在键盘上飞快地敲击着。落地灯浅色的光线斜斜地照在他的脸上,使得他的侧脸英俊的让人窒息。

    虞璟小心翼翼地动了动,不料苏君俨立刻将笔记本放到床头柜上,转过身体,拍拍她的脸颊,“小醉鬼醒了?”

    虞璟用力晃晃脑袋,“你的眼睛不是黑色的吗?怎么变了?”

    苏君俨故意朝她眨眨眼,琥珀色的眸子在浅黄色的光线下安宁而温柔,像润泽的静玉。

    “你的眼睛的颜色真好看。”虞璟轻轻地说道。

    苏君俨从小到大一直嫌自己眸色太浅,少年时无论别人怎么夸他“你眼睛的颜色真漂亮很特别”云云,他永远是眼珠微微一转,冷淡地瞥人家一眼,然后埋头继续干自己的事。然而此刻她无心的一句恭维却让他心花怒放,凑近她的脸颊,含笑问道,“真的?”

    虞璟没好气地瞥他一眼,“煮的。“一面慢吞吞地从床上坐了起来,却发现自己身上已经换了睡衣,略有些不自在地垂下眼帘,“你帮我换的衣服?”

    苏君俨回答地异常愉快,“嗯,我换的。反正该看的我早就看过了,该摸的也早就摸过了。”语气很是无赖。

    “你!卑鄙下流!”虞璟一把推开他的脸。

    “刚醒来就这么凶,还是刚才抱你回家的时候可爱,无论我怎么亲你都安安静静的,乖的要命。”苏君俨故意逗她。

    虞璟果然红了脸,“臭流氓!”可惜声音一点威慑力都没有。

    苏君俨一把搂住她,手掌轻轻地覆上了她胸前的温软,脸蹭着她的脖子,“无尤,我饿了……”

    “你近视?平时都带隐型眼镜?”虞璟拙劣地妄图转移某人的注意力。

    “嗯,有一点。我嫌眼睛颜色浅,才戴了黑色的隐型眼镜。你不是在学校的时候也装模作样地戴了一副平光眼镜吗?你看,咱俩天生一对。”苏君俨嘴上应着,手下功夫却没有停。

    “你什么时候知道的?…撞我的那次…对不对?” 虞璟气息已经开始不稳。

    苏君俨已经成功地扯开了虞璟睡衣的衣襟,旖旎春光乍露,虞璟极力拢住衣襟,不让某人得逞。苏君俨委屈起来,“明天都除夕了,还不让我碰!”

    “除夕怎么啦?”虞璟昂着脸,得意非凡。

    “福利!”气定神闲地吐出两个字,苏君俨直接扑倒了虞璟。

    大概因为开着灯,她身体优美的曲线在起伏里半明半暗,使得苏君俨觉得今天的快感格外强烈。

    最后虞璟很没面子地脸朝下趴在床上,气息奄奄,像挂了一样。

    苏君俨坏心眼地在她水蜜桃一样圆翘的臀部不轻不重地拍了一下,虞璟发狠朝他龇牙,却被他趁机堵住了唇。

    这个男人体力真好,看来党员果然是由特殊材料制成的。虞璟被吻的七荤八素的时候脑子里只剩下这么一个念头。

    苏君俨放开她,笑着将她翻了个身,“胸本来就不大,再这么压下去不怕变成飞机场?”

    “你才飞机场!我这可是最完美的少女水滴型胸部!”虞璟一向对自己的身材很有自信,立刻反唇相讥。

    “我是男人,本来就是飞机场。”苏君俨忍住笑一本正经地回答。

    虞璟气鼓鼓地扯过被子,盖住自己,背朝着他。

    苏君俨也钻进被子里,从背后抱住虞璟,“怎么,生气了?”

    虞璟故意不出声,哼,憋死你。

    她没有看见苏君俨邪恶地勾了勾薄唇。手悄然滑到她腰间的痒肉,挠了上去。

    虞璟登时笑得直打颤,被子都被她蹬掉了。

    “君俨,君俨,别挠,我怕痒。我求你了……”虞璟迅速求饶。

    苏君俨知道见好就收的道理,规规矩矩地环住她,“无尤,我今天才知道你会唱戏,你还有多少本事是我不知道的?”

    “你听见了?其实我只是粗通皮毛而已。小时候跟在妈妈后面学习唱戏,不过是为了训练身形,培养气质罢了。”

    原来是这样,难怪她的一言一行都比寻常女子多了些味道,勾人回味。

    “无尤,唱个开心点的曲子给我听好不好?”

    虞璟不知道想起了什么,脸有些泛红,“唱可以,但是你不准笑。”

    “好。我保证。”苏君俨神态认真,就差举手赌誓了。

    虞璟果然咿咿呀呀地唱起来,是清曲《八段锦》,曲调欢快,唱词俚俗。尤其是虞璟唱到第七段“春宵一刻值千金,花有清香月有阴”的时候自己已经先粉颈低垂,娇羞无限,将苏君俨撩拨的口干舌燥。

    唱完之后苏君俨促狭地用手肘捅捅她“无尤这是在表白心声吗?”结果被虞璟狠狠瞪了一眼。

    “明天晚上和我一起回老宅吃年夜饭,好不好?”苏君俨凑近她的耳廓,有些期待地问道。

    虞璟像被什么东西蜇到似的,缩了缩身体,“我不去,我明天去白云庵,每年过年我都和慈心师太她们一起过的。”

    苏君俨扳过她的身子,带着一点无奈的调子,“无尤,你不想去老宅,我不会逼你,但是过年这些天你就忍心让我一个人独守空闺?”

    虞璟听到“独守空闺”不禁莞尔,“你过年这些天不应该有很多应酬吗?哪里会独守空闺?”

    “有应酬可以推掉啊。你知不知道今天下午我回来的时候,发现你不在,当时我第一个反应是以为你走了。那种感觉,真是糟糕透了。”苏君俨从来不是会示弱的人,更不善于表白心迹,甚至他也从来没有料到自己也会说出那些被他鄙视了二十八年的“愚蠢空洞幼稚肉麻”的情话,可是遇到了她,他开始一而再再而三的破例。

    用力握住虞璟秀雅的肩头,“无尤,我是真的想和你在一起,想和你过一辈子,想每天抱着你睡,想每天吃你烧的饭,想你为我生一个孩子,想牵着你的手大大方方地向别人介绍,这是我太太……”

    虞璟眼眶有些红,两根细白的手指轻轻按在他的唇上,“君俨,别说了,好不好。”

    苏君俨一把攥住她的手指,低吼,“无尤,你到底怕什么?”

    我不怕,我什么都不怕,我只是清醒,知道世间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脆,何况我从小便不是好运气的人。爱这种东西,又稀少又昂贵,一生一世能遇到一次我已经很知足了,哪里还敢惦记着那至奢侈的白首偕老。

    苏君俨见她一脸恍惚的样子,双臂微微用力,将她朝自己的胸膛贴紧了些,“无尤,答应我,你不会离开我。”

    虞璟觉得嗓子眼里有些发噎,“君俨,我——”

    “不许离开我,我不会放开你的。”苏君俨语气异常郑重。

    虞璟含泪点点头,然而,距离这个美妙的夜晚没过多久,她就违背了诺言,离开了他。

    wwW.SiDaMingZhu.Org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