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正文 第48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苏君俨下午特地没有去市委,只为陪虞璟。

    过年期间屯积的食物基本告罄,两个人便一同去了超市。

    车上,虞璟忍不住调侃他,“原来还以为你是廉政干部,现在我倒觉得你是越来越有昏君的潜质了。”

    苏君俨勾唇一笑,“没办法。红颜祸水呐。”说罢还装腔作势地吟出一句诗来,“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我现在是真的理解李隆基了。”

    虞璟含笑啐了他一口,“你就不怕有人来‘清君侧’?”还故意歪着头,一双秋波湛湛地凤眼里满是促狭。

    苏君俨玩味似地挑挑眉毛,“清君侧?那可不行。”说完又凑近她的耳朵,呵了一口热气,“为了你,我心甘情愿做个昏君。”

    虞璟身上的敏感地带苏君俨比谁都熟悉,舌头轻轻扫过她的耳珠,不时再用牙齿咬啮一下,虞璟立刻酥颤起来。

    “君俨…别…你在开车…”气喘吁吁地推开他的脸,虞璟努力匀气。

    苏君俨鼻息也紧了起来,然而他还不至于拿两个人的性命开玩笑,只得老老实实地坐了回去,握住了方向盘。

    好容易到了地下停车场,苏君俨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将虞璟箍进怀里,狠狠吻上了她的唇。她坏心眼地不停地躲,舌尖一伸一缩。苏君俨一只胳膊垫在她脑后,将她后仰的身体往怀里带,另外一只胳膊肘故意抵在她南半球最丰腴的地方。

    虞璟感觉他就像饥渴的人一样吮住自己的舌头,胳膊肘还不时滑动两下,也不知道是有心还是无意,只蹭得她的脸一阵阵发烧。

    还是后来一辆白色丰田斜插进来,不停地按喇叭,苏君俨才松开了她。原来刚才苏君俨太性急了,车居然没有倒位进去,占了别人的车位。一把到位,将车身停得笔直,两个人才下了车。

    超市还留着节日的气息,立柱上包着红绸,天花板上吊着巨大的花球,有股热烘烘的人气。

    苏君俨负责推车,虞璟走在他旁边,二人在生鲜蔬果区域转悠。

    虞璟不时往推车里面放西芹、甘蓝、提子、酸奶还有他喜欢的赤豆元宵和奶黄包。

    苏君俨则注视着冷冻柜前的一对年轻夫妻,神态有些痴了。妻子手里抓着一盒屋顶装牛奶,大概正在看保质期,丈夫推着车跟在后面,推车上还坐着一个三四岁的小男孩,正咯咯地笑着,露出粉嫩的小牙龈。

    “饺子是拿荠菜馅儿的还是菠菜馅儿的?”虞璟拿不定主意。

    却没有回应,抬头一看,身旁的男人正一脸艳羡的看着前方的一家三口。

    她只得清了清嗓子,苏君俨这才回过神来,“你刚才是不是说什么了?”

    “可惜人家已经是有夫之妇了。唉,遗憾啊。”虞璟故意唉声叹气。

    苏君俨伸手在她脸颊上捏了捏,“胡扯什么,我不过看那小孩蛮好玩的。”说完又不怀好意地压低了声音,“我们什么时候也生个儿子?”

    “重男轻女。”虞璟睃他一眼。

    苏君俨立刻来了劲儿,“我哪有。女儿我更喜欢,像你。”

    “要生你自己生。”虞璟含笑撂下两盒手工水饺,迈开步子走了。

    苏君俨看着她的背影,忽然勾唇笑了。得知避孕药对女性身体不好之后,他就老老实实用起了安全套。床头柜最里面那几盒杜蕾斯都是他动过手脚的。要不,今天晚上回去就用它们?

    推着车跟过去,虞璟正在挑选抽纸,纸品区域没什么人,苏君俨索性丢下推车,搂住她的腰,下巴蹭着她的绒发,“无尤,我一个人生不出来……”

    虞璟差点叫自己的口水噎死。红着脸踩他一脚,趁机从他怀里脱身,手里拎着抽纸虞璟就跑到了隔壁的货架。

    苏君俨则倒吸了一口凉气,幸好她今天没穿高跟鞋。

    拽过推车,苏君俨刚转到隔壁货栏,就看见一个中年妇女正乐呵呵地和虞璟说着什么,虞璟一脸的窘迫,要走却走不开的样子。

    他走到虞璟身旁,揽住虞璟的肩膀,“怎么了?”

    虞璟越发窘起来,刚才,刚才她为什么要无聊地去看那个婴儿小马桶!

    热情的导购员越发来了精神,“哎呀,您是这位小姐的先生吧?真是金童玉女。我们最近有活动,满三百送一百,满五百送二百,我们这里的母婴用品不仅品种齐全,而且质量很好,比如刚才您太太看的这款婴儿坐便器……”

    虞璟满脸黑线条,简直想找个缝钻到地底下去。

    苏君俨眼波微动,扫视一眼悬空挂着的分区域指示牌,上面四个大字:母婴用品。

    忍笑忍地很辛苦,他装模做样地拿起一个保温奶瓶,凑到虞璟面前,“怎么样?”虞璟前所未有的狼狈,恼恨地剜他一眼,“买回去你用?”

    导购员依旧笑眯眯的,“现在用不上也没有关系,反正结了婚早晚要生孩子的嘛。”

    知道再逗下去虞璟就要炸毛了,苏君俨客客气气地朝导购员说道,“等我们生了孩子一定选购你们的产品。”

    这才脱了身。

    “倒是没想到你会有耐心听她絮絮叨叨地讲。”苏君俨试探地问道。她从来不是好相与的人,如此桀骜不驯的性格,要是按照平日,她大概早就冷冷地掷下一句“谢谢”走人了。

    黑亮的眼睛瞄他一眼,随即垂下了目光,半天,才叹息似地说道,“她的声音和我母亲很像。”

    苏君俨心里一痛,握住了虞璟的手。

    虞璟却仰脸朝他一笑,“结账去吧。这次你掏,上回是我付的。”

    苏君俨的眼眸里似乎有什么情绪转过,快地让人抓不住。她还是把他和她分的这么清楚,起码在钱财上是这样,半点不肯占他的便宜。她倒是会喊他昏君,却不肯好好做他独一无二的宠妃。幼年读书,周幽王命婢女做那裂帛之音,后又烽火戏诸侯只为换褒姒一笑,唐明皇不惜百里设驿累死良骏只求妃子一笑,当时只觉得不可理喻。可是现在他却也有类似的想法,无论她想要什么,只要她开口,他都将尽一切可能奉送到她面前。天知道他有多想宠溺她娇惯她,没有原则,不计代价。

    可是她从来不要,她会微笑着对他说,“谢谢,我也是有钱人。”她会说,“抱歉,君俨,我不习惯伸手问男人要钱。”她总是那么倔强,那么清醒,那么独立,那么坚强,该死的,这些褒义词却让他无比痛恨。

    胸口有莫名的酸涨,苏君俨努力微笑,“你呀……”无奈地摇摇头,他推着车去结了账。

    晚上回去吃了饺子,虞璟觉察到苏君俨情绪有些低落。趁他洗碗的时候从背后环住他。

    她鲜少主动和他亲热,苏君俨手里的动作一下子止住了。

    “你不开心。”虞璟趴在他背上,声音有些闷。

    他不答话,将自来水阀门拧大,水哗哗地响着,把碗盘一只只冲洗干净,再用干毛巾擦干,放进了水池边的碗柜里。

    虞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有些挫败地想收回胳膊,不料苏君俨猛地转身,将她用力带进自己怀里。

    “我个小没良心的。”赏了她一个暴栗,苏君俨又学起她的声调,“你不开心。”

    “不把我哄开心了你就想跑?”苏君俨声音低沉。

    不顾她的惊呼,直接将虞璟打横抱起,苏君俨快步进了卧室。

    虞璟刚被他丢在床上,苏君俨修长的手指已经焦躁地探上了她藏蓝色开襟针织衫的扣子。

    虞璟也迟疑地伸出手,去解他的皮带扣。

    很快,随着最后一丝遮蔽滑落,两个人裸裎相对。

    苏君俨却没有了动作,只是定定地看着她。

    虞璟被他炽热得目光看地心慌,指尖小心翼翼地抚上了他的俊脸。

    苏君俨喉结滚了滚,此时的他,就像一只蓄势待发的豹子。一个利落地翻身,他颀长的身体便压上了她的。年轻男子特有的麝香味立刻在鼻端萦绕开来。

    墨绿色的天鹅绒窗帘沉沉地坠着,一切都被隔绝在外面,此时此刻,惟有身边的温热是真切存在的。

    苏君俨想放缓节奏,却无法控制那种想要征服的欲望,霸道地掠夺着她的甘美,恨不能叫她彻底迷失心魂……

    ww w . SiDaMingZhu.Org.T|xt.小.说天+堂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