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正文 第50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苏书记,您看,开发区是不是可以拨一块地皮给我们沁莲承包?” 沁莲置业的王董神态很是殷勤。

    苏君俨没有说话,只是掏出烟盒,抽出一根香烟叼在嘴里。王董立刻知情识趣地拿出打火机,为他点了烟。

    苏君俨徐徐吐出一口烟,懒懒地朝王董的打火机瞄了一眼,“王董的打火机看上去很不错啊。”

    王董立刻恭恭敬敬地双手奉上那只镶嵌红绿宝石的卡地亚打火机,苏君俨在手上把玩了一阵又随手放到了桌上,“君子不夺人所爱,这个打火机我不过觉得看着有些眼熟,好像钱市有一个一模一样的。”说完似笑非笑地瞅了王董一眼。

    虽然空凋温度调得很高,王董还是觉得背上有些凉飕飕的。

    高樊恰巧此刻打进了电话,苏君俨站起身,接通了电话。

    “书记,出事了,虞小姐的情况被爆到了网上。”电话那头高樊声音很是焦急。

    “你在市委等我,我马上回去。”苏君俨冷静地吩咐道。

    抓起衣架上的大衣,苏君俨朝王董一干人等打了个招呼,便离开了流光。

    刚进办公室,苏君俨随手将大衣往沙发上一丢,一面松领带,一面问高樊,“到底怎么回事?”

    “《蔺川都市报》最先刊登了一篇影射虞小姐的新闻报道,很快这篇报道就被不少网站转载,然后论坛上就有人爆料,将虞小姐的个人信息通通爆了出来。现在网上还有人说虞小姐是九重天的小姐,和市委某高官来从过密,关系匪浅。”高樊小心翼翼地看着他的脸色说道。

    苏君俨捻了捻眉心,半天没有言语。

    高樊背着手,站在旁边。

    “你去帮我把凡是涉及到此条新闻的网站报纸通通整理出来,我马上就要。”

    “好的,我立刻去办。”高樊躬身退了出去。

    苏君俨有些烦躁地点燃了香烟,一点猩红在他指间明灭,亮一下,旋即又黯淡下去,反反复复里袅袅的烟雾弥散开来,苏君俨却重重将香烟揿在烟灰缸里,摸出了手机。

    “喂,常局吗?我是苏君俨。”

    “苏书记可是为虞璟的事找我?”常耀江也不虚文,直接进入正题。

    “是的。这件事恐怕还要麻烦常局帮忙了。”

    “我让人查了IP地址,最初的一些比较集中,应该是有人故意为之。”

    苏君俨的手指在桃花心木的办公桌边沿叩了叩,“爆料十之八九出自夏从从母女,就是何世祥如今的妻女。”

    常耀江略微沉吟了一下,“何世祥应该不知情吧。”

    苏君俨冷哼了一声,“他最好不知情。”

    “苏书记,这事你打算怎么处理?你应该也知道我和虞冰的关系,我不希望虞璟受到任何伤害。”常耀江口气郑重。

    “都市报上的报道我刚刚看过,何世祥夫妻确实来找过虞璟,希望她去做配型,被虞璟断然拒绝了。但是整篇报道故意不谈何虞两家之间的旧事,只在姐妹身份上大做文章,一味指责虞璟冷血无情。其实只要将事情的始末交待清楚,自然这篇报道就站不住脚。但是以我对虞璟的了解,她是绝对不会同意将虞家的旧事曝光出来的。”苏君俨为难就为难在这里。

    常耀江长叹了口气,“确实。阿璟和她母亲一样,都是骄傲的要命的人。”

    “常局可以想办法找到都市报的那个记者吗?”

    “你想从记者身上打开切口?好,我尽力。”

    两人又说了几句,这才挂了电话。

    高樊却又火急火燎地敲门进来,“书记,刚刚有人把你和虞小姐在九重天门口的照片传到了网上。”

    苏君俨眉头蹙得越发厉害,刷新了一下网页,果然,虽然只是背影。

    “看来我们钱市也凑热闹来了,想借这事儿扳倒我呢。”苏君俨冷笑不已。

    “书记,我们当初就应该直接把那些照片给钱国璋寄到纪委去!”

    苏君俨却高深莫测地一挑眉,“不着急。我们钱市长既然在这个位子上不大乐意坐下去了,那不如就遂了他的心,早些让他当个名副其实的前市长吧。”

    虞璟很有耐心地将网上的帖子一条一条看完了。揉了揉颈椎,她倒是觉得自己低估夏从从母女的智商了,原本以为她们脑袋里装的只是糨糊,没想到居然也装了些脑浆。起码就目前来看,她确实已经被“正义的看客们”成功地钉在了耻辱柱上。她们倒是了解她,算准了她不会跳出来替自己辩驳,的确,被疯狗咬了一口,难道也要她去反咬疯狗一口吗?夏从从母女自编自导一出滑稽戏,莫名其妙把她变成了其间的邪恶女二号,又与她有什么关系?在无关紧要的人们眼里,她穷凶极恶也好,她大慈大悲也罢,于自己的生活又有什么要紧?倘若她恼怒、辟谣、申辩,反倒落了下风。明言着轻蔑什么人,并不是十足的轻蔑。惟有沉默才是最高的轻蔑,最高的轻蔑是无言,就连眼珠也半点不转过去。

    只要母亲和外公不沾到任何一丝不堪的唾沫星子就行,毕竟,她在世上所有的,不过是这么几个人而已。关了电脑,虞璟去了厨房,准备煮豆沙汤圆。

    苏君俨一回来,就看见虞璟在厨房里忙碌着,白茫茫的雾气像新娘的白头纱,罩住了她。

    双手环住她的腰,苏君俨低头嗅着她发上的清香。

    虞璟转脸朝他一笑,“中午你在外面腐败了,晚上就吃的清淡些,豆沙汤圆,你喜欢的。”

    苏君俨眼眸里满满的全是温柔,在她的唇上轻轻琢了一下,“今天一天都干什么了?中午有没有好好吃饭,来,给领导汇报一下。”

    虞璟睇他一眼,“苏书记,你官瘾还真大,怎么,在外头作威作福还不够,回来还要耍官腔?”

    苏君俨故意眉毛一皱,“苏书记?嗯?”作势要咯吱她。

    “我要盛汤圆了,不然要烂了。”虞璟赶紧转移话题。

    苏君俨从她手里接过漏勺,“没关系,只要是你煮的,烂的我一样喜欢。”

    情话他说得很是自然,虞璟耳朵却不由一烫。

    苏君俨盛了一小碗汤圆,舀起一个就要下口。

    “小心烫。”虞璟连忙提醒他。

    苏君俨小心地吹了吹气,却举着汤勺送到她嘴边。

    “张嘴。”他轻笑着提醒有些怔愣的虞璟。

    凑上去咬了一口,软糯的面皮里是清甜的豆沙,暖暖的一直透到心里去。虞璟舔舔嘴唇,刚想把剩下的半个汤圆一并吃掉,苏君俨却举高了勺子,然后利索地将她咬掉一半的汤圆囫囵吞进嘴里,还得意万分地挑了挑嘴唇。

    “幼稚!”虞璟含笑骂了他一句。

    苏君俨索性将勺子往她手里一塞,“你喂我。”理所当然的口吻。

    “苏君俨小朋友今年多大了?上学前班了吗?”虞璟嘴里调侃着,手里还是捏着勺柄,舀起一个汤圆,细心地吹了吹,这才送到某人嘴边。

    苏君俨唇角翘地高高的,将汤圆含进嘴里,咽下去之后,无赖似地开口,“我还要。”

    虞璟无力地摇摇头,只得继续喂这个一百八十公分高的巨婴。

    门铃却在此刻响起来。

    苏君俨眉头不由蹙起,“我去看看。”

    门一开,居然是苏鸣诚和梅蕴沁。

    苏鸣诚脸色晦暗阴沉,一言不发地进了客厅。

    “妈,你们这是——”苏君俨依约猜到了父母的来意,压低了声音。

    虞璟刚出厨房,就看见一个严肃的老者端坐在沙发上,正用一种慑人的目光审视着她。梅蕴沁赶紧上前,亲切地拉住虞璟的手,“你应该还记得我吧。在白云庵我们见过的。”

    虞璟微微一笑,“苏夫人,您好。”

    苏鸣诚轻哼一声,“你就是虞璟?”

    “我是虞璟。”虞璟收敛笑意,镇定地和苏鸣诚对视。

    “你应该知道我为什么过来吧?”苏鸣诚冷冷地发问,一双手五指并拢,搁在膝盖上,显然是军队的习惯所致。

    苏君俨脸色也沉了下来,“父亲——”

    “我没有和你说话,谁允许你插嘴的?”苏鸣诚厉声叱道。

    虞璟自嘲似地一笑,“苏老先生,应该是为了网上的报道来的吧。”

    苏君俨眉头锁地更深,她已经都知道了?

    苏鸣诚细细打量着虞璟,气度倒是不错,难怪儿子如此上心。

    “你家里的情况我已经大致了解了,你对这事有什么看法?”

    虞璟神态自若,“我没什么看法。别人怎么说怎么做,不是我能左右的。”

    “你倒是看地开。”苏鸣诚嗤鼻道,“你有没有替君俨考虑过?”

    “父亲,这件事我会处理,不需要您操心。”苏君俨生硬地插了进来。

    “你会处理!我倒要看看你怎么个处理法!防民之口,甚于防川,这么简单的道理,你不知道?从政之人,最忌讳的就是风评不好,负面新闻缠身。我看你再这么糊涂下去,看来是不想在市委书记这个位子上再坐下去了!”苏鸣诚神色冷峻,“这件事我仔细盘算过了,我可以同意虞璟和你在一起,但前提是网上关于她的负面报道我要求彻底扭转过来,该怎么做,你心里应该有数。”

    虞璟却冷笑起来,“苏老先生所谓的扭转关于我的负面报道应该是这个样子吧,将我母亲和何世祥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揪出来,将何世祥怎么负心薄性始乱终弃,我母亲又是如何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最后饮恨自杀,还有我,怎么样在母亲逝世后自立自强,在酒色场所打工赚钱却出淤泥而不染,还品学兼优?”

    苏鸣诚微微颔首,“你说的不错。”眼里还带着淡淡的赞许。

    “这绝对不可能。我可以不在乎别人怎么看我,却绝不会允许我妈妈和我外公受到任何侮辱。”虞璟眼神坚决。

    “那你就不为君俨考虑考虑?要知道,你的这些污点可不仅是你一个人的事,还会坏了君俨的仕途!”

    “污点?”虞璟眼神越发尖锐起来,“在道德上,谁又真正比谁高尚多少?如今这个年头,绝大多数人都是丈八灯台——照人不照己。对别人进行道德审判永远要容易得多。古人说‘惟无瑕者方可戮人’,然而这个世界,可有无瑕之人?”

    苏君俨语气也很是不耐,“这件事我会处理好的,你们早些回去吧!”

    苏鸣诚拔高了声音,“我看你是被猪油蒙了心了!看看,这就是你放在心尖上疼的女人,有没有替你考虑过?”

    梅蕴沁扯了扯丈夫的袖子,“老苏,你说什么呢!虞璟那也是出于一片孝心。我还有个办法,阿俨,你去医院找好熟人,到时候让虞璟假装去做一下配型,只要说配型不合适,不就不存在捐与不捐的问题了嘛。这个问题一解决,你们就可以订婚,到时候那些说你们之间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关系的谣言不就不攻自破了嘛。”

    苏君俨略略思索了下,“父亲、妈,你们先回去吧。这件事我会处理好的。”

    苏鸣诚还想说什么,终于还是被妻子拖走了。

    wWw。SiDaMingZhu。Org^T*xt-。小%说天.堂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