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正文 第53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虞璟很不习惯国内写字楼的做派,端茶递水都要使唤人,所以除了工作上的事务,她鲜少支使沈予斐。

    揉了揉太阳穴,她起身去茶水间续咖啡。

    盥洗室和茶水间毗邻,端着wedgwood的骨瓷杯正准备出去,却听见隔壁有谈论声由远及近。

    “你说虞璟才二十六七岁,不就喝了几年洋墨水嘛,也没听说她有什么了不得的作品,凭什么让她做总监?”

    另外一个声音略低些,“凭什么,凭人家床上功夫了得呗,咱要是有那么一水蛇腰,把秦总迷得七荤八素的,这总监没准儿就是咱的了。”

    虞璟微微冷笑,不躲不避地迎了出来,恰好跟嚼舌根的两个女人面对面。

    “下午好。”虞璟大大方方地朝二人微笑致意,却成功地看见两张脸霎白。

    嘴角的弧度越发夸张,虞璟翩翩然进了总监办公室。

    纤细的手指搁在黑色的键盘上,白玉一样动人,她怔怔地看着左手中指上那枚精致的白金指环,经典六爪镶嵌的蒂凡尼圆形明亮切割的钻戒,一克拉,是她特地买给自己的。主要是为了断绝来自莫名男士的搭讪。

    一个女人出于拒绝男人的目的,用自己的钱为自己买钻戒,到真有几分悲欣交集的味道。然而,她终究还是没有勇气戴在左手无名指上,也许潜意识里她还在盼着某个人为她戴上一枚婚戒吧。

    阳光透过百叶窗的缝隙筛进来,点点碎金浮在清凉的空气里,像极了一只只敛翅的蝴蝶。

    直到手机在桌上震动起来,虞璟才从恍惚中清醒过来。

    “虞总监,晚上有个饭局,建委和规划局牵头,你和我一起过去,怎么样?”秦亦峥用的是商量的口吻。

    “这是我份内事,秦总太客气了。”

    “晚上六点我去事务所接你。”秦亦峥挂了电话。

    虞璟掠了掠头发,看来下午得让楚南铉去接琥珀了。

    秦亦峥的座驾是一辆白色宾利,配了司机,二人便坐在后座。

    “去九重天。”秦亦峥平静地交待道。

    一种异样的情绪在虞璟心头弥散开来,微微垂下眼帘,视线便停歇左手钻戒的锐光上。

    秦亦峥不是多话的人,只简单说了一句,“今天主要是为了彼此熟悉一下,夏昂刚走,你是非凡的新任总监,总要和衙门里的老爷们打好交道。”

    虞璟点了点头,一路上二人都是沉默。

    九重天比从前更加气派了,远远望过去,竟像由纯金打造一般,熠熠生辉。

    秦亦峥轻声叹息似地插了一句,“莫傅司真是好手段。”

    虞璟不由皱眉,“九重天不是林家的产业吗?”莫傅司是流光的老板,和苏君俨相交甚笃,虞璟从前也见过几次,那是一个苍白的男人,阴邪得很。

    秦亦峥负手进了旋转门,“九重天早就不姓林了。”

    虞璟不免悚然,难道这三年多的时间里,蔺川变天成这样?

    进了包间,已经有几个领导模样的男人在那里打麻将了,见了秦亦峥和虞璟,都停止了摸牌。其中一个大概和秦亦峥关系好些,拍拍他的肩膀,“秦老弟,好大的面子,老哥哥请了几次才请的动你。”

    秦亦峥笑了笑,“崔局这是想折煞我吗?”又转向虞璟,介绍道,“崔局,这位虞小姐,我们非凡的设计总监。虞璟,这位是规划局的崔局长。”

    虞璟乖觉地伸出手去,面上是得体的微笑“崔局,您好。日后还请多多关照。”

    崔局长连忙虚虚和虞璟握了个手,“好说好说。”又热络地为虞璟引见了其他几位。

    众人说了一会儿闲话,并没有开席的意思。

    秦亦峥见崔长青频频向门口张望,这才开了口,“莫非还有大人物要来?”

    崔长青面有得色,“苏书记今晚赏脸光临。”

    虞璟心中一惊,手里的牌也忘了摸。

    幸好苏君俨大概是热门话题,连刚才嚷着手风转了的那位也忘了胡牌。

    “还是我们崔局面子大,请得动苏书记这尊大菩萨。”

    “我们苏书记可不是菩萨,阎王还差不多,你们忘了钱国璋被他整地多惨。”

    “听说他就要订婚了,是成参谋长的千金。”

    ……

    虞璟只觉眼前影影绰绰的全是一张张红嘴翕张,太阳穴里也蜂鸣似地嗡个不停。

    “不好意思,手头有点事,来晚了。”清泠泠的男声响起。

    虞璟不禁打了个寒战。

    一干人都迎了上去,唯独秦亦峥和虞璟两个人一个面色如常,一个神情恍惚,落在后面。

    因为站在背光处,苏君俨并没有注意到虞璟。

    直到各人拣位子坐定,苏君俨才留意到席间唯一的娇客。不看还罢,一看之下,苏君俨觉得浑身的血几乎都要从毛孔里冒出来。

    她居然敢回来!还这么光明正大地出现在他面前!

    虞璟深吸了一口气,抬起了眼睛。

    目光触及苏君俨时,她不由掐住了自己的手掌心。他如今戴着眼镜,琥珀色的双眸隐在镜片之后,深沉的有些怕人。

    那厢崔长青正在挨个儿为苏君俨介绍,“这位是非凡建筑设计事务所的秦总,他旁边是非凡的设计总监虞小姐。”

    秦亦峥稍稍起身,不卑不亢地朝苏君俨打了个招呼,“苏书记,久仰。秦亦峥。”

    “秦总客气了。”苏君俨眼光落在秦亦峥舒朗的面孔上,嘴角噙着淡笑,眼睛里却半点笑意都没有。

    虞璟起了身,强行抑制住心底的波澜,微笑着说道,“苏书记,您好。”

    她穿着一件花苞袖深v领黑色小礼服裙,露出天鹅一般优雅的脖颈,苏君俨忍住自己想卡住那雪白脖子的冲动,淡淡地开口道,“怎么,虞总监连名字也不肯告知吗?”

    “是虞璟失礼了,苏书记见谅。”虞璟感觉脸上的笑容都快僵掉了。

    “苏书记包涵些,虞总监刚从英国回来,还不太熟悉国内的习惯。”

    秦亦峥对虞璟的回护使得苏君俨怒气更重,但他面上还是平湖一般,只是眼睛咬着虞璟,“不知虞总监从英国哪座名校毕业?”

    虞璟别开眼睛,“英国皇家艺术学院。”

    苏君俨眼睛眯了眯,拿起桌上的酒杯,“我来晚了,自罚一杯,大家随意。”

    他嘴上说随意,其他人哪里敢随意,一个个都举起酒杯,只瞅着苏君俨的动作。

    秦亦峥小声问虞璟,“要不要帮你换饮料?”

    虞璟摇摇头,谢了他的好意。

    苏君俨只看见二人贴得很近,不知在说什么,眼睛里温度更低。

    饭桌上话题不离市委新大楼的选址招标,苏君俨口风很紧,只闲闲地说两句场面话。

    崔长青使个眼色,一拨人又开始敬起酒来。

    虞璟完全食不知味,如坐针毡,只盼着早点结束。

    秦亦峥已经敬了酒坐下了,见虞璟还在恍神,只得在桌下捅了捅她。虞璟这才回过神来,赶紧端着酒杯站起来,“苏书记,我敬您一杯。”

    苏君俨望着她面上无懈可击的笑容,一颗心瞬间七零八落,二人无言地碰了碰杯,一齐仰头喝了个干净。

    底下立刻有人叫起好来,彼此撺掇着来和虞璟闹酒。

    苏君俨靠在椅背上,小半张脸全藏在阴影里,右手简直要把酒杯捏碎,一种黑沉沉的东西控制不住的从他的灵魂里冒出来。

    她右手拿杯,左手在杯前虚掩着,中指上的钻光刺痛了他的眼睛,就像一直活在黑暗里的人陡然见识到了太阳,炽白的光芒利剑一样洞穿了他的视网膜。

    还是秦亦峥起身替虞璟挡酒,闹酒的人不好不给他面子,但嘴上都不住打趣,“我们不动秦王如今也会怜香惜玉了。”

    秦亦峥是圈子里出了名的孤僻,不管对方来头多大,都鲜少露面,所以被人起了诨号叫“秦不动(请不动)”,相熟的都喊他“不动秦王”。

    立刻有人朝虞璟暧昧一笑,“那还用说,虞总监可是秦总家的啊。”

    ……

    苏君俨从来都是提前退席惯了的,今天也不例外,一干人又闹哄哄地起了身,直把他送到电梯口,电梯门徐徐合拢的一瞬,虞璟只觉得苏君俨冷凝的目光狠狠蜇了她一下,她不禁颤了颤。

    折回的众人余兴未销,又凑搭子打了几圈麻将才堪堪散了。

    “我送你回去?”秦亦峥问虞璟。

    虞璟点点头,上了他的白色宾利。

    虞璟现在住的金辰华庭就是非凡旗下的地产,秦亦峥半卖半送给她的。

    依旧是一路无话。到了金辰华庭,虞璟谢了秦亦峥,拿着手包向电梯走去,刚迈步进去,就感觉有人快步跟了过来。她连忙按住开门键,不想来人却是苏君俨。

    她心里一慌,抢着要关门,苏君俨却寒着一张脸硬挤了进来。

    电梯里只有他们二人,虞璟被他按在冰凉的金属内壁上,只觉得背上的蝴蝶骨一阵发痛。

    苏君俨眼睛一眨不眨地锁着虞璟,他的每一次呼吸都极深极慢,她比从前越发漂亮了,半放的鲜花如今已然全盛。是这三年里盛开的吗?又有哪些男人见识了她的美?或者说如今这美属于哪个男人?

    嫉妒让他英俊的面孔有些扭曲起来,伸手钳住她的下颌,“你还知道回来?!”

    虞璟沉默不语。

    “当年你不声不响就离开了我,一走就是三年,我一直在找你的消息,你倒是好大的本事,我一点儿消息都查不到。”苏君俨声音森冷,“说,你又为什么回来?”

    虞璟面无表情地看他一眼,“工作需要。”

    苏君俨气地发抖,“工作需要?好,好一个工作需要。”

    电梯叮地一响,苏君俨啪地一下又按了关门键。

    虞璟垂下视线,看着脚尖,“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想怎么样?”苏君俨怒极,“你给我说清楚,三年前你为什么要一声不响地就走?”

    “反正我们也不可能在一起,早晚都要分开。即使那时没有分开,日后也一定会因为其他原因再见。 我现在过的很好,所以,请你不要来打扰我。”虞璟面无表情地说道。

    苏君俨沉沉地盯住她,痛而乱的眼神逐渐变成绝望。虞璟一颗心简直要碎成齑粉,指甲将掌心都抠出血痕,却强撑着和他对视。

    苏君俨再也忍不下去,那样娇嫩柔美的嘴唇里怎么能吐出如此伤人的字眼?重重地咬上她的唇,没有任何轻怜蜜意,只是惩罚似的暴虐的吻,嘴里逐渐有铁锈味弥漫开来,虞璟只是一味承受,苏君俨心底毁灭的欲望像潮水一样涌起来。

    虞璟手包里手机却唱起来,她这才挣扎起来,要去摸手机。

    苏君俨施虐一般按住她,拉扯中手机滑落出来,两人一齐去抢,却按下了扬声器。

    楚南铉怪声怪气的声音在电梯里回荡开来,“亲爱的,你什么时候回家?我好想你……”

    虞璟拾起手机,关了扬声器,简单说了一句“我很快就回来”就挂了电话。

    苏君俨望了一眼她手上的钻戒,一言不发地出了电梯。

    虞璟瘫软似地坐在地上,半天才从包里拿出镜子,收拾了一下流血的嘴唇,又理了理鬓发,这才扶着内壁爬起来,按下了楼层号。

    WWW.SiDaMingZhu.Orgt。xt-小.说。天/堂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