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正文 第55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雷帝的国内首家旗舰店将登陆蔺川的消息不啻于一磅炮弹,直将各大时尚媒体炸得人仰马翻灰头土脸。

    “Rex啊,Rex 啊,真的是Rex 啊,我还在攒钱打算明年飞往伦敦看他的秋冬秀,他居然到蔺川了,神啊,我要幸福地晕倒了。”某时尚编辑失态地大叫。

    “发布会那天我穿什么?穿什么风格好呢?轻摇滚?朋克重金属?还是波普?还是Mix&Match?”另一时尚编辑已经开始翻箱倒柜。

    ……

    当众人正苍蝇舔血一般为Rex的首场发布会而兴奋不已的时候。

    楚南铉正狗腿地围着虞璟转悠,“亲爱的,你就给我一点面子,去我发布会好不好?”

    “不好。”虞璟不为所动。

    “亲爱的,你怎么能这样对我,这几天我白天带孩子,晚上熬夜做设计,你看我的腰又细了一圈。”楚南铉开始捞自己的涂鸦白T恤的下摆。

    虞璟嗤笑一声,“腰细些才好,楚腰纤细掌中轻,免得糟蹋了你的姓!”

    “楚腰,是说我吗?”楚南铉舌头又开始伸不直了。

    虞璟扶额,跟这种BBC讲话真是辛苦,完全鸡同鸭讲,实在没办法讲到一块儿去。

    偏偏楚南铉还有着异乎常人的求知欲,在她面前不停地问,“楚腰到底是什么,是我的腰吗?”

    虞璟深吸了一口气,按捺住火气给他解释,“楚腰就是指很细的腰。”

    楚南铉露出一口的白牙齿,“是因为我的腰很细,我又姓楚,所以才叫楚腰,对不对?”

    虞璟对着他的后脑勺就是一掌,“你少臭美,是因为中国古代有一个楚灵王,他喜欢细腰的美女,很多女人为了讨他喜欢,就不吃东西,结果饿死了。所以后来就用‘楚腰’来代指女子的腰细。”

    楚南铉思索了片刻,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我知道了,那个楚灵王一定是我的祖先,因为我也喜欢细腰的美女。”说完还偷偷瞄了瞄虞璟。

    虞璟白了他一眼,“谁不知道你喜欢大胸细腰翘屁\/股的女人。”

    楚南铉表情有点受辱,“我没有。”

    虞璟又埋头看电脑屏幕去了。

    楚南铉再次陀螺一样在虞璟面前打转,“亲爱的,你就给我一点面子,去我的发布会,求你了,你就去吧,去吧。”

    虞璟只觉得眼花,无奈地叹了口气,“我去,我去还不行吗。”

    楚南铉顿时眉开眼笑,“太好了。”

    “不过楚南铉我事先警告你,不准搞什么花头精出来。”虞璟正色道。

    “花头精是什么?我这次的发布会没有使用什么花朵元素啊?”

    虞璟再次叹息,“你当我什么都没说。”

    楚南铉却不依了,“花头精到底是什么意思啊是什么意思啊。”

    “你再废话啰嗦的我就不去了!”

    虞璟的威胁成功地让楚南铉老老实实坐到了一边,但嘴里依然念念有词,“花头精到底是什么意思?”。

    市委办公室内.

    “书记,我这会儿想出去一趟,叶希在国贸大厦看什么时装秀,她平时粗心大意惯了,现在怀着身孕,我怕她不留神磕着碰着。”高樊小心地觑着苏君俨的脸色。

    苏君俨微微一笑,“还没有恭喜你们。”

    胸口又是一阵疼痛,高樊也要做父亲了。

    高樊知道苏君俨这三年过得极为压抑,低头看了看桃花心木办公桌上的烟灰缸,又是满满的烟蒂,忍不住劝道,“书记,我知道你心里一直不痛快,但是您也悠着点,烟抽多了伤肺。”

    苏君俨自嘲似地一笑,“伤肺总比伤心强。”

    高樊默然。

    “对了,怎么叶医生也崇拜偶像来着?”苏君俨转移了话题。

    高樊脸上不自觉带上了柔和的笑意,“她啊,还跟小孩似地。一听说她崇拜的那个英国设计师到了蔺川,就嚷着要去要签名。真搞不懂她们女人。那个设计师名字也奇怪得很,叫雷什么来着,好像是雷公……”

    苏君俨轻笑起来,“那个设计师叫雷帝,不是雷公。”

    “对对,就是雷帝,书记,你也知道?”高樊有些奇怪地问道。

    苏君俨脸上又是一派淡漠,“刚听成孜提过,她这会儿应该也在国贸看秀。”说完顿了顿,“我和你一块儿过去吧,顺便接成孜。”

    苏君俨和高樊到达国贸顶层的时候,只觉得连强劲的中央空调也不管用,四周全是花枝招展的女人,各种香水味混在一起,镁光灯闪成一片。

    苏君俨不由蹙眉,高樊则盯着头顶巨大的金色的花押体RL2嘀咕道,“英国佬真是奇怪,连店名都起得怪里怪气的,RL的平方,什么鬼名字。”

    “对不起,请借过一下。”礼貌的男声响起,那是一个绿眼睛的白种人,却说得一口标准的普通话。他正侧着身体,小心地护着身畔戴着巨大太阳镜的东方女人穿越拥挤的人群。

    “Douglas,楚南铉到底在搞什么,他怎么请了这么多媒体?”虞璟不悦地说道。

    “Lareina,我们根本没有请多少媒体,但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这么多人,只能怪Rex魅力太大。” Douglas苦笑道。

    那个声音,那个声音分明就是她的声音,苏君俨感觉心脏在胸腔里擂鼓似地响起来,不由暗暗捏紧了拳头。

    眼睛眯了眯,苏君俨朝高樊撂下一句,“你去找叶希吧。”便快步跟了上去。

    虞璟坐在了第一排的嘉宾席上,原本早已就座的各大时尚媒体总监或者主编级的人物都不约而同地看向这个姗姗来迟的女子。

    其间某个所谓的玉女明星倨傲地看了看虞璟一身行头,不屑道,“这位小姐,你没有坐错地方吧。穿着几千块的行头也好意思坐在这里看秀?”

    虞璟头都没转,漫不经心地弹了弹指甲,“有些人把几十万的衣服穿得跟地摊货似的也好意思坐在这里看秀?”

    “你——”玉女气结。

    灯光忽然暗了下来,轻飘飘的音乐伴着钝重的鼓点传来,倒也别有风格。

    楚南铉穿着一件造型浮夸的黑色T恤跳到了台上,蓝色牛仔裤上是手绘的飞鹰,戴着骑士手套。

    底下立刻尖叫起来,楚南铉一眼扫到虞璟,朝她的方向吹了一声响亮的口哨,才用怪腔怪调的普通话说道,“我很开心。因为她来了。”

    又是一阵尖叫,“哪个她,哪个她。”

    虞璟不由蹙眉。

    “Honey。Do you know why I named the boutique RL2 ?”

    “Just because it means  Rex Loves Lareina。”

    亲爱的,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叫这家时装店RL2吗?

    因为我爱你。

    苏君俨站在人群里,只觉得胸口一阵阵冰凉,他清楚地听到刚才那个绿眼睛的白人称呼他的无尤为Lareina。

    周围人的聚嚣似乎都远去了,成了稀薄的背景。没有人会关注他的悲伤,她们都在为台上那个时尚帝王而欢呼。

    一秒钟也待不下去,苏君俨按住胸口挤出了人群。

    楚南铉还想再说点什么,但他依约感觉到虞璟冰冷的目光正隔着太阳镜恶狠狠地盯着他,脊背不禁一阵发凉,他突然模模糊糊地明白花头精大概是什么意思了。

    完了,他好像已经搞出了花头精。

    发布会结束,道格拉斯负责和媒体人士打交道。

    艺术家则戴着棒球帽快步追上了前面踩着七厘米高跟鞋健步如飞的女人。

    “Lareina,等等我,你等等我。”

    怕他嚷地更大声,虞璟愤愤瞪楚南铉一眼,“闭嘴!”

    楚南铉老实地闭了嘴,两个人并肩向国贸大厦极为隐蔽的特设电梯走去。

    虞璟眼尖,看见了一手扶着叶希一手正在按电梯的高樊,旁边还有那人清俊的背影,而他的臂弯里还挽着一个苗条的女子。大脑顿时一片空白,空气像被抽走了一样,脚下一个踉跄,虞璟险些摔倒。

    “Lareina,你没事吧?”楚南铉赶紧扶住了她。

    苏君俨闻声,缓缓转过了头,他动作极慢,几乎是一点一点地转过脸,虞璟感觉浑身的气力都在这慢镜头似的动作里流失殆尽。

    还是高樊乖觉地喊了一声,“虞小姐,好久不见。”

    虞璟强笑道,“高主任,你好。”

    “大家一起下楼吧。”高樊按住了电梯开门键。

    虞璟只得和楚南铉一同进了电梯。

    “叶医生,恭喜你们。”虞璟视线落在叶希微微隆起的腹部。

    叶希笑了笑,“谢谢你。”

    苏君俨也不吭声,只是默默地打量着楚南铉的长相。

    楚南铉则在这几个人之间看来看去,似乎想看出一些端倪来。

    虞璟视线微垂,掩去了眼底的波澜。

    “我的未婚妻很喜欢您的设计,可以冒昧请您签个名吗?”苏君俨突然用英语向楚南铉问道。

    虞璟听到“未婚妻”三个字,心中一痛,指甲戳进了掌心的嫩肉里。

    楚南铉笑了笑,回头望了望虞璟,“你们和Lareina认识,当然可以。”

    成孜赶紧拉开手袋,拿出了纸笔,递给了楚南铉。

    楚南铉利落地签完名之后,将笔记本还给了成孜。

    叶希轻轻碰了碰虞璟的胳膊,“可以请Rex帮我也签个名吗?”

    “当然可以。”虞璟连忙说道。

    楚南铉帮叶希签名之后,还不忘笑眯眯地朝她说了一句,“祝你们生一个健康的宝宝。”

    要不是碍于苏君俨在场,叶希简直要眉开眼笑,然而自家老公还在人家手下混饭吃,只得含蓄地笑了笑。

    宝宝……那个雪团儿堆成的小姑娘难道是……虞璟和这个混血男人生的?

    像是被细韧的丝线生生划开心脏,苏君俨只觉得胸口疼痛难忍,也许并不是尖锐的疼,而是一种撕扯的钝痛。

    “那种疼,不是皮肉伤,血流了结痂了也就好了。它像一把生锈的锯子在你的心脏上钝钝地拉锯着,椎心泣血,到死难休。”苏君佩当年的一席话猛然跃上心头。苏君俨冷峭的目光掠过虞璟直身白玉簪一般的锁骨,那两个小涡,他今生唯一想投入的黑洞,终于让他彻底葬身其中。

    当你看深渊够久时,深渊也会看向你。

    其实不是这样的,当你看深渊够久时,深渊会毁灭你。

    电梯逐渐沉降,到了地下车库。

    虞璟此刻才能留意苏君俨挽着的女人,杏眼桃腮,温柔可人,一看就知道出身优渥,教养颇佳,这才是他的良配,是会与他共度一生的人,可是为什么,心里那么难过,难过地恨不得登时死过去,再也不要醒来。

    “再见。”

    虞璟上了楚南铉的跑车,她无法回头去看他是不是还开着那辆黑色的沃尔沃,也许那个他曾经许诺过永远只属于她的副驾驶座位已经和她再无半点关系。

    楚南铉金褐色的眸子盯住虞璟,“你不太对劲。”

    “没有”。虞璟将手伸出车外,风从指间吹过,明明是热风,却因为速度而带着一点凉意。

    楚南铉把她的手拽进来,“这是高速,你在捕风吗?”

    虞璟忽然笑起来,“对,我在捕风!”

    爱如捕风,徒劳一场。

    “今天电梯里的人是你以前的朋友?”楚南铉试探地问道。

    “不是。认识而已。”虞璟面无表情地说道。

    楚南铉叹了口气,“早知道不是你的朋友,我就不给她们签名了。”

    虞璟冷哼一声,“真是难为你,我倒是好大的面子。”

    楚南铉涎着脸说道,“那是,我今天可又给你表白了啊。”

    不提这个还罢,虞璟立时翻脸,“你还敢说!我跟你说过什么来着,不许搞什么花头精,你倒是会哗众取宠。”

    楚南铉赶紧缩回去,嘀咕道,“谁让你不告诉我花头精是什么意思。对了,哗众取宠又是什么意思,汉语里四个字四个字的词意思都很怪。”

    w w w. SiDaMingZhu .OrgTxt?小?说?天堂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