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正文 第64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离开医院的时候正是晌午,一轮太阳像高瓦数的白炽灯,无情地当头照射着。灼人的热气从脚下一直突突往上蹿,虞璟感觉自己成了蒸笼里的包子,每个毛孔里都是汗意。

    苏君俨抱着琥珀,他整个人还有些征愣,显然还没有从刚才的消息里回过神来。“妈咪,我想吃你煮的鸡肉粥。”

    孩子的声音像一阵凉风,吹散了虞璟心头的郁气。

    “好。没问题。”虞璟伸手摸了摸女儿的脸颊。

    上车前,虞璟看了苏君俨一眼,不放心地问道,“你现在的状态可以开车吗?不行的话我来开。”

    “无尤,我教你开车还不好?”那次车震过后,苏君俨开始千方百计创造她和他独处于钢铁尤物之中的机会。

    “有车夫我为什么要学开车?”她嬉笑的表情鲜活一如昨天。

    失去她的这三年是他心底最黑最暗的深渊,无论什么掉下去,都听不到半点声响。

    一言不发地任由她把孩子抱过去,苏君俨坐进了驾驶座位。

    离虞璟现在住的金辰华庭不远处有一个菜场。苏君俨把车泊稳了,从虞璟手里接过琥珀,下了车。

    虞璟眉毛微微一扬,他身上穿着浅灰色的西服,贴着身体线条展开,越发衬托得他肩宽腰窄,身形挺拔。裤腿也并不像绝大部分中国男人那样层层叠叠堆在鞋面上,而是站时刚好贴着鞋口,使得整个人有一股卓尔不群的气质。

    “你确定也要进菜场?这里可不是超市。”虞璟提醒他。

    苏君俨只是抬脚往菜场入口走去。虞璟只得跟了上去。

    菜场人声鼎沸,各种摊位沿街铺展开来。红色的大塑料盆里窸窸窣窣爬着黑褐色的龙虾,举着钳子,嚣张无比。青鱼在木桶里游得正欢。雪白的莲藕像小孩子肉嘟嘟的胳膊。狭长的丝瓜上还有萎谢的黄花。深绿色的黄瓜身上有小小的刺,上面滚着晶亮的水珠。灯笼椒鲜红如火,甘蓝则是油润的紫色……琥珀被苏君俨抱在怀里,兴奋不已地指指点点,极力用中文表述着她所知道的一切时蔬的名字。

    苏君俨其实和女儿一样,都是第一次来到这种地方。唯独虞璟,修身衬衣下是潇洒的黑色阔退裤,随着她的步伐轻盈飘动,手里提着方方正正的公文包,却没有半点局促。

    有卖菜的阿姨热情地招揽着生意,“快来看看新鲜的豌豆苗嚄,老新鲜嚄!”

    虞璟随手捻了一个塑料袋,轻轻抖开,娴熟地翻检着豌豆苗。

    “都是自家地里面长的,什么农药都没撒,绝对绿色,无污染。”卖菜的阿姨乐呵呵地介绍。

    苏君俨一面用他有限的生活常识和女儿说着“这个长了很多疙瘩的叫苦瓜,那个黄色的像肥皂泡一样的叫油面筋。”一面留心着虞璟,有一缕发丝从她精致的盘发里滑落下来,苏君俨心里一动,伸手为她夹在了耳后。

    “老公好体贴,你好福气啊!”卖菜的阿姨从电子称上拎起塑料袋,打好结,递到虞璟手里。

    虞璟耳朵一红,付了钱,快步向前走去。

    琥珀小嘴一挑,凑到苏君俨耳畔,“妈咪刚才耳朵红了。”

    苏君俨唇畔这才结结实实露出一道弧线。弯着唇角追了上去。

    两个人都与周围嘈杂的环境有些不搭,买菜的卖菜的都看西洋景一般,一个个抓着红红绿绿的塑料袋,只是伸着脖子看着二人。

    “这鸡怎么卖?”虞璟指着笼子里聒噪不已的鸡鸭。

    卖家禽的男人热络地比划道,“十八块钱一斤。都是吃活食长大的。”

    “给我拿一只小一点的吧,宰好了我马上来拿。”

    “好唻!”

    虞璟生怕看见血光飞溅的场景,赶紧转身背过脸去。

    苏君俨将琥珀的脑袋按进自己怀里,又揽住了虞璟的肩膀。

    保护妻儿的感觉让苏君俨格外愉悦。

    很快,卖家禽的男人得意地提着光秃秃的鸡,晃了晃,“好咯。”

    苏君俨将琥珀递到虞璟怀里,接过了装在塑料袋里的鸡。

    西装革履的英俊男人两手都是各色的塑料袋,旁边跟着一个美貌的女人,怀里还抱着一个雪团儿堆成的小姑娘,这样的一家三口,走在喧嚣热闹的菜市场里,真是烟火人间的一景。

    苏君俨将食材统统放进后备箱里,这才上了车。

    到了金辰华庭的车库,苏君俨不忘开了后备箱主动提东西。

    正要锁车,手机却响了,是老宅的来电。

    电话那头,梅蕴沁声音里有压抑不住的欣喜,“阿俨,我是不是当奶奶了?”

    太阳光洒在苏君俨脸上,他微微眯了眯眼睛,“恩,妈,你当奶奶了。”也许是因为愉快,苏君俨的声音似乎也沾染了太阳金色的色泽

    梅蕴沁话音一转,“那你怎么瞒我这么久,要不是听你姑父说,你打算什么时候告诉我有这么个乖孙女儿存在?”

    “其实我也刚知道没多久,要不是偶然发现,她也许会一直瞒着我。”苏君俨的声音低落下去。

    梅蕴沁试探地问道,“你和虞璟现在孩子都生了,你们打算怎么办?里头还搅着个成孜,你总要处理妥当。”

    “妈,我晓得的。对了,父亲知道了吗?”

    梅蕴沁叹了口气,“你爸今天不在家,说是去其它军区视察去了。他要是知道,管保要揭了你的皮。”

    苏君俨默不作声。

    梅蕴沁又道,“今天下午把孩子带给我瞧瞧。听你姑父说,是个灵慧极了的孩子。”

    “嗯,我下午带琥珀回老宅。”苏君俨一手拿着食材,一手拿着电话,进了电梯。

    刚到门口,琥珀已经殷勤地拿着拖鞋递给他了。

    “琥珀真乖。”苏君俨放下塑料袋,在女儿脸上亲了一口。

    虞璟则弯腰拎起塑料袋进了厨房。

    苏君俨也尾随着跟了进去。

    “妈想见琥珀,今天下午你和我一起带孩子过去,好不好?”

    虞璟正拿着刀在斩鸡,头也没抬,“你直接带琥珀去见苏夫人就可以。我就没必要去了。”

    苏君俨听见那声“苏夫人”眉毛一蹙,待她后半句说完,眉头锁得更深。

    “你这是什么意思?”他口吻微冷。

    现在的鸡哪里还是吃的什么活食,通通是精饲料填大的。骨头很软,一刀下去,直截了当。男女关系也能如此便好了,为什么总是有那么多捉襟见肘的狼狈和瞻前顾后的犹豫呢?

    虞璟回头望着苏君俨,“我同意你带孩子去见你父母,做到这样还不够吗?”

    “你为什么不肯和我一起回去。”苏君俨步步逼近。

    “我说过了,我没有必要去。你父母,也许只是你的母亲,他们想见的只是琥珀而已,绝对不会是我。”虞璟开始用刀剔着鸡架上的胸脯肉。

    苏君俨被她这话堵得哑口无言,她永远是这么聪明,而且不给人留余地。

    这女人真是狠。

    虞璟又淡淡地开了腔,“我没有丝毫用孩子绑住你的意思。即便琥珀是你的女儿,你也是自由之身。我绝对不会用孩子胁迫你去承担什么责任道义之类的。把琥珀生下来,是我一个人做的决定,没有询问过你的意见,所以一切后果我会独自承担。你大可放心。”

    苏君俨怒极反笑,“你还真是会为我考虑。”

    虞璟朝他淡淡一笑,“我没那么高尚,我是为我自己考虑。我最怕别人为我牺牲,为我委屈自己。后悔不后悔暂且不说,一旦心里有了怨气,那肯定每天是要在我跟前耳提面命的,想当初啊,我为了你如何如何,我顶怕这些,日日对着恩人,我可受不了。”

    苏君俨冷哼,“我没有在为你牺牲的意思。”

    虞璟立刻微笑,“那是最好。”

    意思被她故意曲解,苏君俨看着她脸上的微笑,简直恨不得把她的笑容扯下来,再狠狠摔到她脸上去。

    忍住怒气,他将话说得更明白些,“我是说我没有觉得我所做的一切是在为你牺牲。”

    虞璟依旧微笑。

    苏君俨终于控制不住吼起来,“你的笑是牙膏吗?需要的时候就挤一点出来?”

    琥珀听见动静,跑进厨房,担忧地拉着苏君俨的裤子,“爸爸,你和妈咪在吵架吗?”

    苏君俨深呼吸一口气,蹲下\/身子,捏了捏女儿的鼻尖,“没有,爸爸和妈咪没有吵架,爸爸刚才说话太大声了,吓到琥珀了吗?”

    琥珀看着虞璟,也不说话。

    虞璟无奈,“妈咪和爸爸那么好,怎么会吵架呢?”

    琥珀小脸一仰,“那你们亲亲给我看。”

    虞璟变脸,“小孩子胡说什么。”

    琥珀委屈起来,“妈咪骗人。老师说在中国,只有很喜欢一个人才会亲他。和伦敦不一样。爸爸就老亲我,还有Rex 叔叔。”

    苏君俨起了身,从侧面搂住虞璟,在她颊边亲了一口。

    琥珀欢呼起来,“妈咪,爸爸亲你了,你也亲爸爸一口,快点快点。”

    虞璟看着女儿欢喜雀跃的样子,只得妥协。在苏君俨脸上印了一个吻。

    只是蜻蜓点水的一个吻,苏君俨可以清晰地看到她睫毛扇子一样颤着,颤得他的心里也一圈一圈起了涟漪。

    wWW。SiDaMingZhu=Org<T<xt>小<说天?堂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