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正文 第65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苏君俨将车开进老宅的时候,大门口的勤务兵正在站岗,看见奥迪,啪地立正敬了个军礼。

    琥珀好奇地盯着勤务兵的动作,扭头朝苏君俨说了一句让苏君俨哭笑不得的话来:“爸爸,你好威风!”

    苏君俨却淡淡一笑,“他敬礼不是为了我这个人,而是我的车牌号。”

    琥珀攒着眉头,表示不理解。

    “琥珀知道羊是怕狼的,对不对。可是有一天一只羊站到了高高的草垛上,对着草垛下面的狼破口大骂。你说这是为什么?”苏君俨循循善诱。

    琥珀歪着脑袋想了一会儿,“狼在下面,爬不上去,所以羊胆子就大了,就是妈咪教过我的那个成语,有什么无恐。”

    “有恃无恐。意思是说因为有了倚靠而一点都不害怕。”苏君俨微笑着摸了摸女儿的发顶,“羊之所以能骂狼也是因为它所处的位置,骂狼的不是羊,而是羊所处的高处。”

    琥珀若有所思。苏君俨但笑不语,孩子还这么小,对于这个寓言故事能理解几分他并不在乎。他只不过是有感而发罢了。高处不胜寒,他已经分不清楚别的人敬他畏他惧他爱他到底是为了他这个人,还是为了那煊赫的权势,或者是他这具皮囊,当然他也不在乎,他们不过是无关重要的人。只有她是不一样的,在她眼里,他的权势不但不能为他加分,反倒让她有理由将他推得更远。

    思绪在夏日的热风里发酵一般,直让他太阳穴里血液一跳一跳。还是琥珀兴奋地连连扯他的衬衣袖口,“爸爸,奶奶家的花园好漂亮!”

    苏君俨将琥珀抱下车,脚刚落地,小姑娘就拧着身子要下地。

    所谓花园不过是天井里辟出来的一大片空地,围了一圈白石卐字阑干,外围有一圈矮冬青,里面种着纤丽的英国玫瑰,色彩清丽,像淡雅的工笔画。

    梅蕴沁听见动静,早急急地奔了出来,嘴里嚷着,“琥珀呢?琥珀呢?快给奶奶看看。”

    苏君俨鲜少见娴雅的母亲急切成这般模样,笑着将钻进玫瑰丛里的琥珀抱出来。

    年幼的孩子对美丑最为敏感,对于丑陋是毫不掩饰的畏惧和憎恶,见到貌美之人,确实登时就有亲近之意。

    “爸爸,她是奶奶吗?可是她一点都不老哎,长得好漂亮。”琥珀一副为难的样子。

    孩子的一句话哄得梅蕴沁眉开眼笑,搂在怀里“心肝肉儿”直叫。

    梅蕴沁脖子上的珍珠贴在琥珀脸上,又圆又凉,她身上还有一股好闻的香味,琥珀一下子就喜欢上了奶奶。

    “妈,进屋吧,外头太阳毒。”

    梅蕴沁连忙抱着琥珀进了屋,嘴里还逗着孙女儿,“这么烈的日头,别把我家宝贝给晒化了。”

    老宅是乌木大梁,椽子也是老檀木,有股子天然的凉意,让人暑气尽销。旧日的气象里琥珀一眼就看见了茶几上搁着的秾丽的珐琅花瓶,里面插着的鹅黄的英国玫瑰,她凑上去闻了一下。

    “琥珀喜欢这花儿吗?”梅蕴沁抱着琥珀不肯撒手,一个劲儿眼神示意家里的佣人拿点心过来。

    “喜欢。”琥珀点头。

    “那让你爸爸替你剪几朵戴在头发上,好不好?”

    琥珀有些苦恼地看她一眼,才低声说道,“妈妈说过,这世界上有很多好的东西,但是喜欢不一定要占有。奶奶,以后可不可以不要把花剪下来,花会疼的。”

    苏君俨听到女儿那句“喜欢不一定要占有”,神情有些古怪。

    梅蕴沁则抬眼看了看儿子,然后又低下头柔声哄琥珀,“奶奶以后一定不剪花了。”

    琥珀没想到奶奶如此好说话,高兴地在梅蕴沁脸上亲了一口。

    梅蕴沁笑得眼角唇角俱是弯弯。

    “来,琥珀吃点心。”梅蕴沁将佣人端上来的点心糖果悉数推到琥珀面前来。

    琥珀只从盘子里拣了一小块桂花糕,送到嘴边小口小口吞咽下去,吃完后还不忘笑眯眯地对梅蕴沁说了一声“谢谢奶奶”。

    “怎么不多吃点,这里还有核桃酥绿豆糕花生牛轧巧克力……”梅蕴沁恨不得将所有的好东西一古脑儿全捧到孙女面前。

    “奶奶,妈咪说吃多了甜食牙会蛀的。要适而可止。”琥珀笑嘻嘻地龇出一口米粒一样洁白可爱的小牙齿。

    梅蕴沁满意地朝儿子说道,“虞璟把孩子教得真好,到底是书香门第出来的。”

    “这,这是什么?”苏鸣诚不知何时回来了,食指正指着梅蕴沁怀里的小人儿,一脸的不可思议。

    “你不是去军区考察了吗?怎么都回来了?”梅蕴沁有些狐疑。

    苏君俨起了身,喊了一声“父亲”之后,才用不疾不徐的语调说道,“这是我和虞璟的女儿。”

    苏鸣诚此时的表情在琥珀眼里就像卡通片里的狼,眼睛珠子都要掉出来了。

    琥珀不觉一笑,脆生生地喊道,“爷爷。”

    苏鸣诚微微一怔,眼睛盯着小姑娘琥珀色的瞳仁,半天没有回应。

    琥珀有些无趣地低下头玩起了手指。

    苏鸣诚冷冷瞥儿子一眼,“怎么回事?她当年不是很有傲气吗?怎么这会儿带个孩子回来,要我们苏家认账?”

    苏君俨眼睛在镜片后闪烁了两下,他忽然暗自庆幸虞璟没有一同前来了,她和自己的父亲,根本就是王不见王。

    “老苏,你说什么呢。琥珀本来就是我们苏家的孙女儿。”梅蕴沁生怕父子俩当着孩子的面吵起来。

    “你跟我上楼。”撂下一句话,苏鸣诚背手踱步上楼。

    “琥珀在楼下陪奶奶说话,爸爸和爷爷有事要谈。”软语交待过女儿后,苏君俨才上了楼。

    “我今个儿去和成参谋长商量过了,你和成孜的婚事就在这个月底。”

    苏君俨刚迈步进书房,苏鸣诚就硬邦邦地扔下这么一句。

    “我的婚事我会自己作主,不劳您操心。”苏君俨寒着脸。

    “混帐东西。你怎么还这么糊涂。谁知道那孩子是不是你的,外国人里头什么奇奇怪怪的眼睛颜色都有。”

    “您这话不仅侮辱了虞璟,也侮辱了我,甚至连我妈都一并包含进去了。”苏君俨语气很不客气。

    苏鸣诚自知出言不当,转移了话题,“这孩子叫什么名字?”

    “琥珀。”

    “你打算怎么处理?”

    “我会和虞璟结婚,给琥珀一个完整的家庭。”苏君俨直截了当。

    苏鸣诚一脸恨铁不成钢的神气,“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个糊涂种子。我就想不通那丫头有什么好,值得你这么念念不忘?那丫头倒是手段高超,将你玩得团团转。我看你根本就是犯贱,尽拿热脸去贴那女人的冷屁股。人家又不爱你,何必如此穷形恶相。苏家的体面都被你丢干净了。她要是爱你,三年前会一声不吭就走吗?她要是爱你,会有了孩子却不告诉你,让你错失琥珀成长的前三年吗?你为她牺牲了那么多,把她如珠如宝一般捧在掌心里,半点委屈不让她受,她可有半分回馈于你?你自己好好想想!”

    苏君俨脸色有些苍白,双手握拳,指关节处尽是惨白一片。

    半晌,他才自嘲地勾起唇角,低低说道,“没办法,谁叫我那么喜欢她。”

    他现在爱得如此卑微,只要她肯好好留在他身边,他可以什么都不计较。那么喜欢,又能够被自己得到,哪里还顾得上管它是真是假?

    “你——”苏鸣诚指着儿子的鼻尖,气得发抖,“这女人迟早会毁了你。你疯了我可由不得苏家给你陪葬。你和成孜的订婚仪式,我会帮你安排好。”

    “父亲,如果你不想在订婚典礼上丢苏家的脸,我劝你最好不要这么做。”

    苏君俨说完这句话,转身出了书房。

    下楼的时候,梅蕴沁乐滋滋地和儿子说道,“琥珀真是聪明,跟小大人似的。老话说三岁看大,七岁看老,这孩子以后管保有出息。”

    苏君俨勉强朝母亲笑了笑,“妈,时候也不早了,我要带琥珀回去了。”

    梅蕴沁有些不舍,看了看天色,“还早着呢,再晚些不行吗?”

    琥珀很懂事地按了按奶奶的手,“没关系,奶奶,以后爷爷不在的时候我可以来看你。你也可以去我家看我。”

    “为什么要爷爷不在的时候啊?”苏君俨从母亲手里抱起女儿。

    琥珀迟疑了片刻才小心翼翼地说道,“爷爷不喜欢我,我知道。”

    梅蕴沁赶紧说道,“哪有,爷爷他严肃惯了。爷爷很喜欢琥珀的。”

    琥珀小脸上浮现出思索的神情,显然在判断奶奶这句话的可信程度。

    “妈。我们就先走了。”

    直到儿子和孙女都上了车,驶出了老宅,梅蕴沁才回了屋。

    车上,琥珀严肃地对苏君俨说道,“爸爸,我还是觉得爷爷不喜欢我,还有妈妈,他也不喜欢。”

    苏君俨知道孩子比他想象中敏感许多,只得诱哄似地说道,“爷爷不是不喜欢琥珀和妈咪,是因为爸爸不听话,爷爷心情不好。”

    琥珀摆摆手,老气秋横地回答道,“没关系啦,我很喜欢爸爸和奶奶,爷爷我可以勉强接受他。”

    苏君俨不觉失笑。

    www-SiDaMingZhu-Org[T.xt小,说[天堂}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