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正文 第68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伦敦的天气永远都是阴晴不定,像一个脾气古怪的老处女。昨天还是晴空万里,今日却是迷蒙细雨。

    虞璟刚开门,就看见门外楚南铉穿着一件耀眼的金黄色的衬衫,上面布满风琴褶皱,下\/身却是黑色的紧身皮裤,蹬着马靴。

    虞璟刚想挖苦楚南铉像一只巨型荧光笔,楚南铉却吟诗一般,张开双手做飞翔状,然后深情款款地念出一句文艺腔十足的话来——“Lareina,我迷恋你就像迷恋伦敦下雨的天气。”

    苏君俨冷笑了几声,楚南铉登时气急败坏,“笑什么笑,这叫情诗,Love pome,pome 你知道吗?真是俗物!”

    虞璟一听到楚南铉蹩脚的普通话就觉得头疼,朝道格拉斯微微一笑,“Douglas,麻烦你送我去阿尔贝马勒大街。”

    楚南铉立刻谄笑道,“道格拉斯的车不方便,还是我送你吧,我去多佛街,和阿尔贝马勒大街正好靠近。”

    “那就走吧。”虞璟戴上太阳镜,率先下了楼梯。

    楚南铉得意万分,朝面无表情的苏君俨做了个鬼脸,也跟了过去。

    真是幼稚。苏君俨越发同情楚承了。

    昨晚在这张宽度达到一点八米的华盖床上,他睡在右边,虞璟睡在左边,琥珀睡在二人中间,一家三口第一次躺在了一张床上。孩子很乖巧地将父母两个人往自己身边拉,因为离得近,他甚至可以闻到她身上沐浴液的气味。

    琥珀还在睡觉,苏君俨坐在昨夜虞璟睡的那一侧,手掌摩挲着藕色床单上的皱褶,这些都是她的身子辗转中留下的吧,掌心似乎陡然发起热来。紧紧贴在她温软的小腹上的感觉,细腻的触感,又在撩拨着他的心。

    楚南铉开了一辆明黄色的林宝坚尼,虞璟知道楚南铉招摇惯了,也懒得再发评论。

    楚南铉却不依不饶地拦着车门,问她,“怎么样,我的新车怎么样?”

    虞璟没好气地回了一句,“车如其人。”

    “车和我一样帅,对不对?”楚南铉高兴地为女士拉开车门。

    虞璟坐进去,迅速移到驾驶座位,一踩油门,直接开着楚南铉的骚包跑车呼啸而去,还不忘回头朝楚南铉嫣然一笑,“我可不敢和你一起出现,我还没活够呢。”

    “Lareina,等等我,等等我……”楚南铉吼着追上去,可惜只能捕捉到一缕尾烟。

    道格拉斯好心地提醒他,“Rex,林宝坚尼从起步加速到100公里只要3.4秒,最高时速可达350公里……”

    “够了,我知道你毕业于伦敦大学汽车制造专业。”楚南铉怒气冲冲地上了道格拉斯的莲花,刚坐上去又发牢骚,“Douglas,我给你的薪水很低吗,这莲花窗户靠手摇而且没有安全气囊……”

    道格拉斯露齿一笑,“爱国主义。”

    楚南铉尖叫,“都被并购了,爱国个鬼啊!”

    道格拉斯摸了摸下巴,老老实实发动了汽车。

    本着安全第一的原则,虞璟将顶级跑车开得比乌龟快不了多少。

    车外细雨纷飞,哥特式的教堂尖顶若隐若现,据说哥特建筑特有的纤瘦高耸的尖峭顶正是基督精神最确切的表述:直指上苍,启示人们离上帝更近一些,早日脱离这个苦难的充满罪恶的世界,奔赴永恒的天国乐土。

    虞璟勾唇一笑,这个世界上哪里有什么永恒,曾经她还固执地以为建筑是最为接近永恒的存在,其实一道雷劈下来,再悠久的古堡也可以瞬间变成碎石。物尤如此,更不要说莫测的人心了。

    路过杰拉德珠宝行的时候,虞璟瞥见了橱窗外Vivienne Westwood的大幅海报。当她还苦苦挣扎着要在皇家艺术学院出人头地的时候,这个另类乖张的朋克教母,人人敬仰的西太后曾经一度让她妒忌不已,不是科班出生,只不过凭借着解构主义和不对称设计却可以红彻英伦三岛。可是当她终于成为“钢筋水泥丛林里的皇后”的时候,看着海报上这个肌肉松弛的老太太,想的却是也许对于薇薇安来说,做那个依偎在马尔姆•麦克莱伦身边天真无邪的小姑娘会不会更快乐一点?

    这就是女人的悲哀了吧。女人一辈子,讲的是男人,念的是男人,怨的是男人,永远永远。虞璟忽然觉得胸口一阵阵疼痛起来,不,她绝对不要像母亲那样,将一切喜乐悲哀悉数寄托在男人身上。

    什么都是靠不住的,除了自己。虞璟不停地告诫自己。

    楚南铉到达布朗酒店的时候,就看见无数记者蜂拥而上,镁光灯闪成一片。

    “雷帝,我是《太阳报》的记者,请问你对此次荣膺英国年度最佳设计师有什么感想?”

    “雷克斯,我是《每日镜报》的记者,听说你此次获奖的设计灵感来自于中国元素,是这样吗?”

    ……

    楚南铉板着脸,在保安的掩护下一言不发地进了大厅。道格拉斯只得在后面替“生气中的艺术家”善后,“Rex会在授奖之后接受媒体采访。”

    “皇后大驾光临,难怪今日太阳都不敢露面了。”皇家建筑师协会的会长和楚承私交极好,因此和虞璟关系很不错,难得开了个玩笑。

    “埃文斯会长,好久不见。”虞璟微笑伸出手去。

    “怎么样,重回雾都,感觉好吗?”

    两个人说笑着进了会议室。

    英国年度最佳服装设计师的颁奖典礼由BBC直播。

    “爸爸,Rex叔叔哎!”拿着遥控器换台的琥珀惊呼道。

    苏君俨这才从报纸里抬起头来,卫星电视里,楚南铉正拿着奖杯做获奖感言。

    无聊。苏君俨朝女儿一笑,低下头继续看报纸。

    “此次皇家建筑师协会新人大奖是Lareina,Rex你又刚捧到了最佳服装设计奖,既然你的梦想实现了,是不是该兑现一年前你的诺言,帝后联姻?”

    苏君俨这才扔下报纸,全神贯注地盯着电视机屏幕。

    楚南铉抓抓头,“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哎。”

    下面顿时噪杂一片,主持人趁机道,“Rex不如向Lareina求婚吧!”

    苏君俨霍然变色,腾地站起来,交待女儿道,“爸爸去接妈咪,琥珀乖乖待在房间里,哪里都不要去,有事打爸爸的电话,号码记得吧?”

    琥珀乖巧地点点头。

    苏君俨快步下了楼梯,往门外奔去。

    拦了一脸出租,直接吩咐司机开到阿尔贝马勒大街上的皇家协会去。

    偏偏路上遇到好几个红灯,苏君俨又急又气,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

    楚南铉这个杂交品种,苏君俨简直想把他大卸八块,不,六十四块,然后丢出去喂狗!

    虞璟正在阐述她对于建筑设计中如何摆脱纯粹的功能性设计,将艺术属性和商业属性尽量完美地融合起来之时,协会秘书悄悄进了会议室,与埃文斯耳语了一阵。

    埃文斯只是笑着摇了摇头,交待了秘书几句,又继续听虞璟的讲演。

    虞璟讲演完毕,埃文斯率先鼓起掌来,一语双关地笑道,“Lareina,这次你恐怕要多在伦敦留一阵了吧?”

    虞璟不明就里,只含蓄地笑了笑。

    众人又说笑了几句,便出了会议室,不想刚一开门,迎接他们的就是刺眼的镁光灯,楚南铉手里抓着一大束玫瑰花,正在记者的簇拥之下向虞璟走来。

    虞璟狠狠地瞪他一眼,楚南铉却笑得一脸无辜,朝她吹了一记长口哨。

    “Lareina,这束玫瑰花不是恭喜你获得新人奖的,而是我……”

    话还没说完,苏君俨已经寒着脸从记者堆里挤出来,一把拽住虞璟的手,就往门外拉。

    楚南铉也激动起来,嚷道,“四眼狗,Lareina是我的,你不可以带走她!”

    苏君俨回头冷冷地撂下一个词来,“Bastard!”(杂\/种)

    记者立刻骚动起来,二男争一女,好有噱头的新闻。

    虞璟没有想到苏君俨会骤然出现,眼见镁光灯正对着他们二人闪个不停,她忍不住骂道,“还不快走,你想上小报头版吗?”拉住苏君俨的手就在雨中发足狂奔起来。

    苏君俨被她拉着,先是有些怔愣,但很快唇畔却浮现出一个笑容,而且越来越大。

    虞璟拖着他七拐八拐,奔跑中只听见两人的脚步在古老的巷子里噔噔作响,毛毛雨落在脸上,苏君俨快活得想尖叫。

    终于甩脱记者,虞璟靠在砖墙上,呼哧呼哧地直喘气。

    好容易匀了气息,虞璟才发现苏君俨脸上夸张的笑容,恼怒地叱道,“你疯了是不是,亏你还笑得出来!这里是英国伦敦,不是你的地盘。英国的狗仔可不是吃干饭的,拔根毛比猴儿还精,如果把你的身份扒出来……”

    虞璟还没说话,已经被苏君俨按在墙壁上了,男子的气息伴着雨气扑在她脸上,叫她心里一阵阵发虚,但依旧习惯性地嘴硬,“苏君俨,你发什么神经?!”

    “无尤,你明明这么在意我,为什么非要装出一副满不在乎的神气呢?”苏君俨凑近盯住虞璟黑亮的眼珠。

    “谁在意你,你少自作多情。”虞璟歪过头去。

    苏君俨捏住她的下颌,迫使她和自己对视,“我记得你教训过琥珀,说撒谎是可耻的。嗯?”

    虞璟冷哼,“苏书记,你以为自己是测谎仪吗?”

    苏君俨却笑起来,“无尤,不要死鸭子嘴硬。你明明那么在意我,我很清楚,比任何时候都要清楚。”

    他笃定的姿态让虞璟暴躁起来,“够了,苏书记。我只是不想受你的牵连,登上小报头条罢了。”

    “是吗?”苏君俨凑得更近了些,近得可以听见彼此的心跳。

    虞璟想推开他,反而被苏君俨握住了手腕,“无尤,不要再抗拒我,好不好?”

    对着他热切的眼神,虞璟简直要软化了,可是成孜的脸却突然在他和她之间幽灵一般地冒出来,心瞬间冷硬起来,“苏书记,你就是这么对待你的未婚妻和你未出世的孩子吗?你就不怕她们寒心吗?”

    苏君俨一下子没反应过来,愣在那里。虞璟见他怔忡的模样,愈加心酸,猛力挣脱他的束缚,虞璟快步就要离开。

    苏君俨哪里会放她离开,从后面抱住她,“无尤,你给我说清楚,到底什么未出世孩子?”

    虞璟缓缓回头,一字一顿,“看来成小姐还等着给你这个惊喜。”

    “成孜?她找过你?”苏君俨脸色冷了下去。

    虞璟的声音有些暗哑,“苏书记,还没有恭喜你,你又要当爸爸了。”

    苏君俨登时大怒,死死掐住虞璟的肩膀,“我根本就没有碰过她,难道她还能无\/性繁殖不成!”

    “谁知道呢?”虞璟显然不相信。

    苏君俨恶狠狠地将虞璟扳过身来,“虞璟,我告诉你,我他妈压根没有碰过她一根手指头!”

    WWW.SiDaMingZhu.Org**T*xt*小*说*天*堂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