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正文 第72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虞璟怔怔地看着眼前的沃尔沃,在伦敦的时候,每次看见同款,她的心都会不可抑止地狂跳,半天,她才轻声说道,“你还没换车?”

    苏君俨为她拉开车门,笑道,“我可是廉政干部。”

    虞璟白了他一眼。

    待到坐进车里,苏君俨却迟迟没有发动,只是高深莫测地望着虞璟。

    “廉政干部,我们走吧,可以接琥珀了。”虞璟调侃道。

    苏君俨薄唇一勾,伸出长臂,将虞璟拉近胸膛,凑在她耳廓出低语道,“这个位置永远都是你的,除了你,没有让任何人坐过。”

    暖湿的气息喷薄在耳际,伴着温柔一如呢喃的声音,虞璟顿时觉得心律失齐。

    苏君俨可以感觉到虞璟的呼吸变得浅促起来,他坏心眼地含住她圆润的耳珠,含糊道,“妈已经把琥珀接回去了,喊我们晚上去老宅吃饭。”手却不规矩地探进了她的牛仔裤后腰里,时轻时重地揉掐着虞璟的臀瓣。

    “奸官,苏君俨你个大奸官……”虞璟嚷嚷,却被苏君俨封住了唇。

    “唔唔——”虞璟不好说话,只能发出呜咽之声。苏君俨被她的****勾得神魂荡漾,抽出手来,就要解她的衬衣扣子。

    虞璟赶紧按住他的手,“你不是说还要去老宅吗?”

    难怪古人说色令智昏,苏君俨悻悻地停止了动作,坐直了身体,一脸的不爽。

    这几天因为生理期的关系,苏君俨一直处于看的见吃不着的状态,早饿坏了,虞璟了然地一笑,凑上去在他脸上吻了一口,“乖,晚上。”

    苏君俨立刻眉飞色舞,“那我们吃完了饭就早点回家。”

    虞璟迟疑了片刻,“我也要去老宅?”

    苏君俨握住她的手腕,“嗯,我们一家三口,你自然要和我一起去。”

    “你父亲不会想看见我的。我还是不要去了吧,我不想你在其间为难。”虞璟的神色有些倦怠。

    “无尤,你信不信我?”苏君俨眉眼灼灼地盯着她。

    有人相信一辈子的约定,有人相信一瞬间的勇气,而我,相信你。

    相信你的体贴容让,相信你的迁就疼惜,相信你的不离不弃,相信你为我跳动的一颗心。

    虞璟终于缓慢却坚定地点了点头。

    “你只要做你自己就可以了,其余的交给我。”苏君俨微笑着俯身在她鼻尖上印了一吻。

    正是盛夏,老宅天井里挤挤挨挨全是草木,散发着植物特有的清凉辛辣的气息。

    苏君俨和虞璟十指相扣进了老宅。

    “蜀犬吠日,是说在一个叫蜀地的地方,那里有很多高山,还经常起雾,很少见到太阳,所以狗一看见太阳,就很奇怪,会汪汪大叫。”琥珀站在苏鸣诚面前,正手舞足蹈地比划着,还学狗汪汪叫了几声。

    “琥珀真聪明。”梅蕴沁将孙女儿搂进怀里,不迭称赞。

    苏鸣诚素来严肃的面孔上也微露柔和之意,“解释得很好,都是你妈妈教你的吗?”

    “嗯。”琥珀乖巧地点头。

    “父亲,妈,我们来接琥珀了。”

    “妈咪,爸爸。”琥珀身子一拧,开心地扑进虞璟怀里。

    虞璟将女儿抱起来,喊了一声,“伯父伯母,你们好。”

    “阿璟,来来,这边坐。”梅蕴沁一面热情招呼着虞璟,一面暗赞,几年不见,比过去更加出挑了。

    苏君俨听到那声“阿璟”,向母亲投去了感激的一瞥。

    苏鸣诚绷着脸打量虞璟,虞璟目光沉静地与他对视。

    “坐吧,你把琥珀教得不错。”

    虞璟只微微一笑,算是回应。

    苏鸣诚背着手站了起来,“晚上留在这儿吃顿便饭吧,君俨你去打电话把成孜也叫过来,让她和琥珀见个面。”

    “老苏!”梅蕴沁语带埋怨。

    苏君俨不声不响地掏出录音笔,按下了播放键,“我和成孜是大学同学,她找我开的怀孕检验单,还有一张流产手术单,说是因为政治联姻,要和一个官二代结婚,她说她另有所爱,想用这些让官二代自动悔婚……”

    梅蕴沁一脸的震惊之色,连苏鸣诚也缓缓转过身来,死死地盯着苏君俨手里的录音笔。

    “父亲,成小姐人家另有所爱呢,我这个官二代可不受人家待见呢?您还打算要这样的儿媳妇吗?”苏君俨从虞璟手里接过女儿,姿态闲散坐在了沙发上,嘴角正噙着一抹冷笑。

    “这个东西你怎么弄的来的?”苏鸣诚寂静的面庞上惟有太阳穴那里一根筋徐徐地波动,一直牵到腮部。

    “您不相信的话可以自己打电话问成孜。”苏君俨似笑非笑地顶了父亲一句。

    “你——”苏鸣诚气结,瞪着儿子。

    “您放心,有这玩意儿在我手里,成孜会和成参谋长好好沟通的,绝对怪罪不到苏家一分一毫的。”苏君俨语气冷硬,眼神却一直温柔地望着虞璟。

    虞璟还停留在先前的震动之中,他的手段,她是知道的,年纪轻轻,能坐到这个位置,哪里是一句父辈荫庇就能解释的。他却从来都是一片真心待她,尊重她,信赖她,给她选择的权利,从未有丝毫违逆她,这样的赤诚的心意,虞璟觉得喉头有些发哽。

    “吃饭吧,来,奶奶喂琥珀吃饭。”梅蕴沁生怕父子俩闹僵。

    孩子看不懂大人之间的暗涌,笑眯眯地说道,“奶奶,我会自己吃饭的,不要人喂。”

    梅蕴沁亲了亲琥珀,“我们琥珀真是能干啊。”

    苏鸣诚只吃了小半碗饭,就沉着脸上了楼。

    梅蕴沁怕虞璟心里不舒服,赶紧说道,“老苏就这臭脾气,阿璟你别见怪。”

    “没关系。”虞璟微笑。

    年纪渐长,她越来越理解人人都有自己的立场和难处,可责怪的也越来越少。

    吃完饭,二人带着孩子告辞离开。

    车上,苏君俨轻声道,“无尤,你变了许多。”

    虞璟将琥珀往怀里紧了紧,“年纪大了,总该稳重些。”

    她故作沧桑的语气让苏君俨失笑,“我以为父亲喊成孜来和琥珀见面的时候,你会发脾气来着。”

    虞璟笑而不语,当时,她确实很想发作,但是视线触及到长身玉立的身影,她忍了下来,因为相信他不会让她们母女受委屈。

    “不是有你嘛,我何苦做这个恶人。”虞璟避重就轻。

    苏君俨握住她的一只手,意味深长道,“做你自己就好,一切有我。”

    虞璟含笑反握住他的手,“好。”

    到家的时候,琥珀已经睡着,额头上有汗,濡湿了乌发,长睫浓密,看上去分外秀美。

    虞璟将琥珀抱到床上,苏君俨打了水,拿着小毛巾帮琥珀擦汗。

    他动作极为温柔,像呵护世间最珍贵的珠宝。

    虞璟安静地看着,心里却有些失落,缓步出了卧室。

    苏君俨掩上琥珀卧室门的时候,虞璟正在解发髻,修长的脖颈是一道绝美的曲线。

    苏君俨绕到她后面,揽住了她的腰肢。

    “别闹。”虞璟用肘部顶他。

    苏君俨做委屈状,“不是你说晚上的吗?我都饿了几天了。”

    “你女儿还在睡觉,你就不怕吵醒孩子?”

    苏君俨立刻听出了醋意,轻笑起来,“哪有当妈的吃女儿的醋来着?”

    虞璟被他道破心事,羞恼起来,“你少胡扯。”

    苏君俨笑得越发欢畅,把虞璟的身子转过来,“傻瓜,琥珀长得那么像你,我能不喜欢吗?”

    虞璟听到这话,怔愣了片刻才叹息似地说道,“我总怕你是爱屋及乌,君俨,如果你不爱我了,一定要告诉我,不要因为孩子……”

    苏君俨闷笑,用额头抵着她的额头,“真是傻瓜,就是爱屋及乌,你也绝对是屋子,不是屋顶上的乌鸦。”

    说完一手握住她的后颈,唇对着她的唇压了上去。

    一记深吻之中,虞璟被苏君俨压在了卧室宽大的床上。

    这是二人分离之后真正意义上的灵肉交融,大概压抑得狠了,苏君俨平日里的温文尔雅再无半点踪迹,倒是像刚脱困的猛兽一样强悍暴虐。

    “叫我。”苏君俨不打算这么快就放过她。

    “君俨。君俨。阿俨。阿俨。”虞璟很没有节气地叫唤起来,声音就像此时的她一样痴软缠绵。

    苏君俨的心像飘浮在云端,哪里还舍得退出去。

    虞璟嘤嘤地假哭起来,“你骗人。”

    苏君俨用两根手指叼住她的下巴,笑道,“我可没说你喊我我就饶了你。”

    “你!”虞璟气鼓鼓地瞪住眼前男人邪恶的俊脸。

    苏君俨在她眼皮上吻了吻,又厮磨了一阵,才心满意足地退了出去。伸手将虞璟搂在胸前,准备睡觉。虞璟却轻轻摩挲着他的锁骨,咽了口唾沫,小心翼翼地问道,“君俨,这三年你都是怎么过来的?”

    苏君俨睁开眼睛,不说话。

    “用手吗?”虞璟轻声道。

    “你!”苏君俨咬牙切齿,“你想的居然是这个,我还以为你是在关心我这三年是怎么生活的!”

    虞璟自知理亏,不吭声,但眼睛里有痛楚弥散开来。

    苏君俨将她搂紧了些,“都过去了。乖,好好睡觉。”

    www/SiDaMingZhu/OrgT/x/t小.说。天.堂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