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正文 第75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你又抽烟了?”虞璟没好气地发问。

    苏君俨使劲吸了吸鼻子,干笑道,“没办法,实在推不掉,就抽了几口。”又伸手从背后搂住虞璟的腰,“无尤,要不我们赶紧结婚吧,结了婚我就可以光明正大地当个妻管严,人家敬烟一概回答‘老婆不许我抽烟,回家要是身上有烟味,老婆就罚我睡书房’,怎么样?”

    虞璟心里一跳,最近,有事没事他总喜欢唤她“老婆”,黏得要命,她几次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她真是顶顶自私的女人,明明想和他在一起,可是又害怕用婚姻关系把两个人结结实实地捆绑在一起。

    苏君俨见她不吭声,心里一阵黯然,却又不敢逼迫于她,只得转移了话题,“今天的雪梨怎么没有削成梨盅,倒是切成一块一块的了,无尤,你在偷懒,是不是?”

    “是啊,每天伺候你吃川贝冰糖炖雪梨,你还不识好歹在外面抽烟,我早伺候烦了。”虞璟用调羹搅着蒸锅里的梨块。

    苏君俨将搂抱着她的双臂紧了紧,装作委屈万分的样子,“晚上不都是我伺候你,我也没嫌烦。”

    虞璟扭头狠狠瞥了他一眼,“伺候我?”

    苏君俨眉眼俱是弯弯,像一只狡猾的狐狸,不怀好意地凑近她的脸,“晚上你明明都是很享受的样子嘛。”

    虞璟脸不争气地一红,哼道,“我倒是巴不得你嫌烦。”

    “甘之如饴,哪里舍得嫌烦。”

    虞璟发现自己对他的甜言蜜语基本无抵抗力,难怪他如今说得越发利索了,嘴角微微一扬,“嘴巴跟喝了蜜似的,看来今天的川贝雪梨不用放冰糖了。”说完,苏君俨就看见虞璟报复似多放了半勺川贝粉。

    苏君俨的一张脸立刻垮下来,“这玩意儿苦得要命,你饶了我吧。”

    虞璟按住他要去加冰糖的手,“逗你呢,没看出来今天的雪梨份量比平时多得很吗?”

    苏君俨这才留意到流理台上搁了好几只雪梨,脸垮得更厉害了,“不会都要吃下去吧?”

    “这里还带了明后两天的份。”虞璟轻笑。

    苏君俨非但没有吃下定心丸,反而紧张起来,“好端端的干吗攒着,你不在家?要出去?”

    虞璟调小了火,点点头,“我要去柬埔寨一趟,那边有一个工程项目是非凡老早就签下来的,拖拖拉拉也快半年了,要去敲定下来。”

    苏君俨蹙眉,“秦亦峥搞什么,你是设计总监,这种事怎么也要你去?”

    听出他话语里浓重的不满,虞璟只得安慰他,“柬埔寨是一个佛教国家,百分之八十以上的人都信奉小乘佛教,柬埔寨又有做过法国的殖民地的历史,所以在设计上有很大的限制,这个项目反复好久也就是因为这个缘故,秦亦峥很看好柬埔寨的建筑市场,所以这次他亲自领队,今天下午我们就出发飞往金边。”

    苏君俨松了手,坐到一边,脸色很是不善。

    虞璟盛了一碗川贝冰糖炖雪梨,捧到苏君俨面前。苏君俨却一动不动,虞璟将勺子塞到他手里,“赶快吃掉,我加了糖了。”

    苏君俨随手将勺子往碗里一丢,将虞璟拉坐到怀里,闷声闷气地问道,“可以不去吗?”

    虞璟用手指捋着他的头发,“我就去一天半,很快就回来。”说完又在苏君俨脸颊上亲了一口。

    苏君俨这才脸色稍缓,将碗里的勺子拿起来,递给虞璟,“你喂我。”

    虞璟认命地接过调羹,“幸亏琥珀这会儿不在家,要不然看你的脸往哪里搁,琥珀都是自己吃饭。”嘴上这样说着,手里还是舀起一勺,小心地送到苏君俨嘴边。

    苏君俨将雪梨吞进嘴里,“你到底有没有放糖啊,这么苦!”

    虞璟将信将疑地抽回调羹,想自己尝一口,苏君俨却扳过她的头,微微一笑,“不需要,我口有余味。”说罢,头一低,将唇压在了她的唇瓣上,先是用唇细细描画着她的唇部线条,然后才用齿轻轻地咬啮着,最后才用舌头吮吸着,他的手还垫在她的颈后,加深着这个吻。

    虞璟感觉空气就这样一点一点被他吸过去了。唇齿交融之间依稀还能感觉到川贝炖雪梨清甜中微带苦涩的味道。

    “怎么样,现在知道味道了吧?”苏君俨松开她,挑着眉毛问道。

    虞璟瞪他一眼,“废话少说,赶快吃掉!”

    苏君俨看见她脸颊上微微泛粉,了然地勾了勾唇,“遵命,老婆大人。”

    会害羞是一件好事,尤其是她只会对你害羞。

    “我送你去机场。”苏君俨自顾自地拎起虞璟的行李箱。

    虞璟连忙拦住他,“你不是还要去市委吗,我自己打车去就行了。”

    苏君俨知道她一直都对他的身份讳莫如深,不想外人知道他们俩的关系,所以每天接送她上班,她其实都不大乐意,总喜欢在离非凡还有好些距离的地方就下车。

    他也没有和她争,只是默默地望了她一眼,那一眼,看得虞璟心里一片惊涛骇浪。

    “我只送你去机场外围的停车场,不进去。”苏君俨轻声说道。

    虞璟心头一窒,手足无措,“君俨,对不起,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只是——”

    苏君俨宽容地一笑,“我懂的。”说完接过行李箱,揽住她的肩,“走吧。”

    进了电梯,虞璟惴惴不安地偷偷看了看苏君俨,推己及人,她也不会喜欢自己的爱人藏藏揶揶的,“君俨,你是不是生气了?”

    苏君俨朝她笑,“对你,我总是不会生气的。”

    他自然是该生气的,可是对于她,总是不由自主想去顺着她的心意,不愿意勉强她分毫,即便自己很委屈。

    虞璟绞着手指,垂着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坐进了沃尔沃里,苏君俨一直沉默地开着车。

    苏君俨果然如他所承诺的那样只送她到了机场的停车场。

    虞璟从他手里接过拉杆箱,“我很快就回来,川贝冰糖炖雪梨冷透了之后放冰箱,每天都要记得吃。”

    “好。”苏君俨微笑着应答。

    “那我进去了。”虞璟有些愧疚地拉着行李箱向候机大厅走去。

    苏君俨一直安静地站着,直到虞璟走出去十米开外,才突然追上去,虞璟听见脚步声,回过头,“君俨,怎么了?”

    苏君俨一把捧住她的下巴,“早点回来,我和孩子在家等你。”

    虞璟眼睛突然一阵酸热,只能一个劲儿点头。

    “那这回我进去了啊。”虞璟努力朝他挤出一个笑容。

    苏君俨揉揉她的发顶,“进去吧。”

    虞璟这才一步三回头地挪进了候车大厅。苏君俨站在骄阳之下,站得笔直,视线一直锁定着前方的人影。虞璟只觉得炽白的太阳下,他整个人都像会闪闪发光一样。

    wW w.SiDaMingZhu.Org{T}{xt}{小}{说}{天}{堂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