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正文 第77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仓库大门轰然洞开,一群荷枪实弹的士兵鱼贯而入,用口音很重的法语叽里咕噜说了一堆,然后他们就被分成几拨塞进了一辆改造过的迷彩外观越野车,秦亦峥朝虞璟耳语,“转移。”

    被人当成物品一般粗鲁的塞进车内自然不是什么愉快的事,虞璟感觉手腕已经被麻绳磨得出了血。

    车在坎坷不平地地面上疾驰,突然一个大转弯,虞璟的惊呼还未出口,就听见一阵凌乱的枪声,射在车门上噼啪作响,然后就是玻璃碎裂的声音,秦亦峥低喝“弯腰”,将虞璟用背抵在身下。车上的士兵举枪还击,虞璟亲眼看见车上一个年轻的士兵双眼一突,然后就软软的萎顿下来,胸前被射出了一个洞,正望外流淌着鲜血。虞璟想呕,但是因为胃里没有食物,只觉得胸口冰凉,但什么都吐不出来。

    死亡的气息就在鼻端萦绕,说不害怕是假的,但是虞璟知道,如果自己死了,苏君俨基本上也就被毁了,所以她不能死。

    脑子开始飞速旋转起来,他们是来柬埔寨商谈工程项目的,柬方照理不会扣押他们,但他们遇到的士兵通通说法语,正是柬埔寨的官方语言之一,如果是泰方有意嫁祸的话,好像又没有这个必要,那也就是说,他们其实落入了第三方手里,而且肯定是反政府武装。虞璟觉得满身都是冷汗,如果指望正规军来解救他们,估计那时候她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秦亦峥这时动了动身体,因为护着虞璟,他的胳膊被碎玻璃划伤了。虞璟感觉有血滴滴答答地流到了她胳膊上,刚想说话,就听车上的士兵恶狠狠地朝他们扬了扬手中的步枪,用英语说道,“不准乱动。”说完就和另外一个士兵将车上靠车门的另外两个人质踢下了车,然后一手将人质当作盾牌一般拉在胸前,一手拿着枪,小心地向周边的灌木丛前进。

    秦亦峥看了看周围的情况,冷静地说道,“我们应该落在了泰国反政府武装手里,现在按我吩咐的来做,用脚划拉你附近的碎玻璃,快,想办法割断绳子。”说完他就低头将胳膊上的玻璃用牙齿硬拽了下来,然后努力转头,将牙齿叼着的玻璃吐在手可以摸得着的地方,用可以活动的手指拈起玻璃碎片,开始锉麻绳。虞璟也用脚将玻璃碎片拨拉到手边,努力抬手腕想捡起玻璃碎片。麻绳早已被扯得松动,秦亦峥没费多大力气就割开了绳索。

    “你来开车”,匆匆交待一句,秦亦峥不顾手上鲜血淋漓,将死掉的士兵手里的突击步枪拿在手里,熟练地看了看弹膛,伏在虞璟身上,“走!”

    虞璟知道生死攸关,握稳方向盘,就是一脚油门踩下去,其实她很想告诉秦亦峥,其实,她的车技真的…不咋样…

    先前跳下去的士兵没想到这两个看上去斯文清俊的男女居然会夺车逃走,噼哩啪啦地举着枪朝越野车射过来,秦亦峥将虞璟往下压了压,举着突击步枪调至连发,就是一阵反击,虞璟眼角的余光就瞥见那两个士兵倒了下去,她惊得直哆嗦,看向秦亦峥的目光里多了一些别的东西。

    秦亦峥只拉开她,“我来开。”说完顿了一下又说,“那两个人如果不死,他们随身肯定携带有无线电装备,到时候就是我们死。子弹直接爆头,不会有痛苦的。”

    子弹直接爆头,虞璟并不是个军事白痴,因为苏君俨也是个兵器爱好者,耳濡目染,她自然知道用短突连发打出堪比狙击步枪的准头是什么概念,何况还是行驶中。只是在法制化社会里成长的她暂时还不大能适应这种鲜血淋漓的丛林法则。

    但她沉默的什么都没问。开始在车上翻翻捡捡,看看还有多少可利用资源,遗憾的是只找到一些压缩罐头和一壶水,还有一些零碎的小物件。秦亦峥看在眼里,不愧是他欣赏的女人,不像寻常女人一样只会哭哭啼啼。

    秦亦峥安静地开着车。虞璟几次想开口,问他什么时候可以把这具尸体丢下去,和死尸待在一起,看着死不瞑目的年轻士兵着实不是一种舒适的体验。

    秦亦峥仿佛知道她在想什么,淡淡开了腔,“先留着,万一食物告罄,总还有点用处。”

    虞璟终于受不了,捂着嘴干呕了起来。

    秦亦峥嘴角却莫名翘高了,“我们现在应该还在奥多棉芷省,我们走暹粒到榜同,再回金边。”

    “什么,是被第三方控制,不是落在柬或泰任意一方军部手里?”苏君俨眉头紧锁。

    电话那头宇文暖轻声问道,“似之,你为什么对这件事这么关注?”

    “阿暖,因为我这辈子唯一想娶的女人在里面。”

    宇文暖一下子愣住了,许久都没有说话。

    老半天,隔着电话,她才轻声说道,“我会尽力帮你找消息的。”

    “谢谢你。”

    收了线。坐在苏君俨旁边的莫傅司阴侧侧地笑了笑,“君俨,你女人不会有事的,和不动秦王待在一起,绝对少不了她一根汗毛。”

    苏君俨挑眉,“你对秦亦峥很有信心?”

    莫傅司吹了一声口哨,一条荧光绿、身条细长的蛇徐徐游了过来,懒洋洋地攀上了莫傅司的手臂,尖尖的吻端还在莫傅司的胳膊上蹭了蹭,莫傅司细长的眼睛眯了眯,温柔地搔了搔这条绿瘦蛇的下颌,“小青,给君俨笑一个。”

    这条被唤作小青的绿瘦蛇果然昂起头,朝苏君俨吐了吐鲜红的信子。

    苏君俨抚额,作势起身,“没时间陪你闹,我要去金边一趟。你借直升机给我。”

    莫傅司姿势变都没变,和他的宝贝蛇一个模样,没骨头似地歪在沙发上,“秦亦峥的老头子就是美国LYNN私人武装的最大头目,秦林恩那个老鬼一手培养出来的王牌狙击手,你说连个不入流的反政府武装都搞不掂,他还配姓秦吗?”说完又亲了亲小青的吻部,“你说是不是啊,小青?”

    那条绿瘦蛇原本眯着的眼睛居然睁开了,然后又闭上了,就像听懂了莫傅司的话并且应答一般。

    苏君俨看着这一人一蛇,表情很是无语。

    “也该让你那个不识相的女人吃点苦头。你就安心待在蔺川,等高升吧。我会帮你探着金边那边的消息的。”莫傅司又凉凉地开了口。

    苏君俨依旧坐立不安,莫傅司将一杯红酒递到他手里,“喝酒吧,这可是05年的拉图。”

    看着苏君俨接过酒杯,抿了一大口,莫傅司的嘴角流露出一丝高深莫测的笑意。伸手沾了一点酒液,“小青,你也尝尝。”那条绿瘦蛇却别开了头。莫傅司戳戳它的头,“不识好歹的东西!”

    HTTP://WWW.SiDaMingZhu.OrgT@xt`小$说$天"堂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