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正文 第80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我和虞璟决定结婚了。”苏君俨牵着虞璟的手站在苏家老宅的水磨方砖铺就的地面上。隔着万字纹的窗棂,窗外花木掩映,红绿对照,让虞璟产生了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梅蕴沁心下欢喜,“是该早些定当下来了,现在天气热,不方便办喜事,不如安排在九十月的时候,时间也宽裕些。”

    苏君俨微微一笑,“妈,不急的。我们先去民政局领领个结婚证。我们俩都怕烦,不想大操大办,婚礼什么的就从简吧。”

    苏鸣诚徐徐突出一口烟圈,又狠狠将燃着的香烟揿在烟灰缸里,幡然作色道,“混账东西,你是回来示威的吗?我同意你们的婚事了吗?你眼里还有没有我们做父母的吗?”

    “《婚姻法》明文规定婚姻自由,禁止其他干涉婚姻自由的行为,一旦男女双方自愿结婚,不允许任何第三者加以干涉。”苏君俨神色自若。

    苏鸣诚却气的直瞪眼睛,居然搬法律条文来压他,实在是混账至极!

    “虞璟。”苏鸣诚转脸看向她,存心出言激她,“三年前你不是拿乔得很吗?怎么,现在倒是肯屈尊来做我苏家的儿媳妇了?”

    苏鸣诚口气冷硬,还带着浓浓的讥讽之意。苏君俨有些担忧地望了望她,虞璟却朝他微微一笑,握紧了他的手。只见她稍稍挺了挺脊梁骨,不卑不亢地回答道,“苏伯父,我只能说亡羊补牢,犹为未晚。一个人做错了事,自然要付出代价,但总应该给别人改正错误的机会吧?”

    “代价?你付出了什么代价?”苏鸣诚神色冷峭。

    “这三年的生离就是我当初轻率决定的代价。”虞璟一字一顿。

    苏鸣诚哼了一声,“你倒是说得轻巧,凭什么你要走就走,要回头就回头,你把苏家当什么?!”

    “父亲!”苏君俨不悦地皱起眉头。

    “苏伯父,我当初是因为苏家离开君俨,今日,我是因为君俨而进入苏家。”虞璟面容平和,口齿清晰地回答了这么一句。

    苏鸣诚眼睛眯了眯,细细打量虞璟的神色,她镇定从容,不像三年前那样咄咄逼人张牙舞爪,但也一点没有畏首畏尾卑躬屈膝的颜色,只是安静地陈述着。这三年,总算有了点进步。

    “出生不幸家庭,脾性又坏,你觉得日后你有这个本事维系家庭吗?”苏鸣诚故意拣虞璟的痛脚踩。

    虞璟咬了咬下唇,“人只有在水中才能学会游泳。我既然决心和君俨结婚,自然会努力经营我们的婚姻,另外,我母亲的不幸是因为她遇到的是何世祥,而我,遇到的是苏君俨。您不相信我,难道对自己的儿子还没有信心吗?”

    梅蕴沁听到这里,嘴角弯了弯,朝虞璟递过去一个赞许的眼神。苏鸣诚看得一清二楚,气得他一根根捏紧了手指。妻子,儿子,做了姑子的女儿,他们才是一家人,只把他当外人,各个都要与他为敌!

    苏鸣诚霍然起立,寒声道,“要我同意你们的婚事也成,苏家不能没有男孙,什么时候虞璟肚子里面有了好消息,什么时候再说!”

    苏君俨冷哼了一声,“父亲,如今是什么年代了,您好歹也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重男轻女这种话说出来也不怕教人笑话。我有了琥珀已经心满意足,不想再要什么儿子。”

    “你用不着在我面前替她遮掩着,明明是她身体——”

    苏鸣诚话未说完,虞璟已经拉开手袋,将一张纸递到他手里。

    薄薄的一张纸,苏鸣诚脸色脸色一时转了几转,苏君俨忽然有一种不好的感觉,昨晚她想了多少花招就是不肯他碰,难道——

    “无尤,怎么回事?你是不是怀孕了?你疯了吗,你的身体根本就不适宜再次怀孕!你怎么一点都不知道顾惜自己的身体!”苏君俨一把抓住她的手,一脸的冷凝之色,声音也骤然拔高。

    “君俨。”虞璟安抚地按了按他的手,柔声道,“你放心。我并不是那种蠢女人,为了替自己的爱人繁育子嗣宁愿放弃自己的生命。因为我知道,比起孩子,你更希望我平平安安,健健康康,何况我们已经有了琥珀。我仔细询问过医生了,只要熬过了头几个月,基本上就不会有事。”说完,她又转向苏鸣诚,面容上带着浅笑。

    “苏伯父,说实话,如果只是为了进苏家的门,我一点都不想怀这个孩子。我只是不想君俨遗憾罢了。不管怎么说,他是琥珀的父亲,缺席孩子最初的岁月对他而言一直都是一种缺憾,虽然他不说,但是我明白。您应该早知道我血型特别的情况了吧?因为母婴血型不合,我怀孕的风险会比寻常女人大一些,但人生哪里没有风险。”虞璟唇角微扬,似乎是一个带着自嘲的笑意,“能力和态度永远是两回事,您也许会接受一个婚后不愿意生子的儿媳,却绝对不会接受一个无法生子的媳妇。我说的是吧?”

    苏鸣诚默然不语。梅蕴沁知道他其实心里已经松动,便上前拉住虞璟的手,“阿璟,你肯嫁给阿俨,我真是开心极了。走,跟妈到里屋去,我们娘俩说几句体己话。”

    等到两人进了里屋,苏君俨才一言不发地拿起那张怀孕检验单,看着上面的检查时间,原来是昨天趁他去市委的时候她去了医院。六周,孩子已经六周了,他只觉得身上时冷时热,一时为她怀孕的消息兴奋不已,一时又忧心忡忡。身体里像有悲喜两股气流撕扯着他。半晌,他才抬眼看向自己的父亲,悲戚道,“其实我根本不在乎有没有儿子,别说我们已经有了个女儿,只要能和她在一起,断子绝孙我也乐意。”

    “你——”苏鸣诚指着儿子的脸,气得发颤。

    “如果您还想我的仕途继续往高走的话,希望您不要再插手我的事。”撂下这么一句话,苏君俨也进了里屋。

    里屋的藤椅上,梅蕴沁和虞璟并排而坐,两个人都言笑晏晏。苏君俨当着母亲的面,直接抱起虞璟,“妈,我先带她回去了。”

    “路上当心些,对了,绿绮我待会儿让警卫员送你们那边去。”

    虞璟有些不自在地扭了扭,“放我下来。”

    苏君俨不理她,朝母亲告辞之后,便直接抱着虞璟上了车,苏鸣诚在廊檐下吹胡子瞪眼睛,连连斥骂,“不像话,成何体统!”

    苏君俨一声不吭地为虞璟系好了安全带,脸上没有半点表情。

    虞璟知道他是生气了,只得扯着他的胳膊装可怜,“君俨,你是不是生气了?”

    明知故问,苏君俨依旧绷着俊脸。

    “君俨,你不会面瘫了吧?”虞璟转了转眼珠,伸手去捏他的脸颊。

    苏君俨一把抓住她的手,真想狠狠咬她一口,让她知道痛。可是,舍不得,对她,永远都舍不得,只能生自己的闷气。

    虞璟叹了口气,摸了摸小腹,“宝宝,你爸爸一点都不欢迎你,怎么办呢?生下来你就叫惹人嫌好了。”

    苏君俨眼角抽搐了两下,迟疑了半天,终于也将大手覆住了她的小腹。

    不管怎么样,都是自己让她有了孩子。

    “君俨。”素手抚上了他如玉的脸庞,“我承认是我自作主张,没有征询你的意见。对于这一点我很抱歉。只是,你为我付出得太多,我也很想为你做点什么。”

    “你有没有考虑过如果出了什么差错,我会是什么感受?”苏君俨哑着嗓子问道。

    “不会有事的。我保证。”虞璟手指在他俊美无俦的轮廓上流连。

    感觉到她的无限眷恋,苏君俨俯身狠狠地亲吻了她一口,“你要是敢出一点点差错,我绝对绝对不会原谅你!”

    www/SiDaMingZhu/Org**T*xt*小*说*天*堂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