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正文 第82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苏君俨拉着虞璟的手闪身进了流光的房间里,连着婚礼前的片刻空隙也不愿放过。

    “我这下成为人民公敌了。”虞璟理了理身上雪白的婚纱,眉眼间满是笑意。

    “怎么讲?”苏君俨爱怜地抚过她的鬓脚,又忍不住凑上去吻了吻。

    虞璟笑着躲闪,“我听说你是想当一部分女性公务员\/性\/幻想的对象,从二十岁到四十岁都有。我敢打赌,晚上的女客,尤其是你们市委的花姑娘们,看我的眼神肯定是恨不得活剥了我。”

    苏君俨但笑不语,一把将她抱起身,放在梳妆台上,嘴唇却趁机压在了虞璟的红唇上。虞璟伸手搂住他的脖子,两个人约靠越近,以复杂但娴熟的姿势缠绕,简直像要嵌进对方的身体一样。他还把她往镜子上推,虞璟的背抵靠在冰凉的镜子上,却感受到火焰一般的东西在周身的表皮下燃烧。凉的凉,烫的烫,感觉就像跌进了另外一个世界似的。

    好容易吻完了,苏君俨喘着鼻息,手指还在婚纱深V领口处暴露的皮肤上流连不已。

    “真不该选这件婚纱,都叫旁人看了去了。”苏君俨突然开腔,语带不满。

    虞璟抿嘴笑起来,“当初你可是在场的啊。”

    苏君俨俯身吻上了她胸前隐约的沟壑,含糊道,“当时太惊艳,忘了。怎么办,真想把你藏起来。”

    虞璟笑得愈发欢畅。苏君俨撩起她婚纱的下摆,脱下她脚上的鞋子,替她揉了揉脚踝,“待会儿我们下去,你挽着我站,站累了就告诉我,别硬撑着,今时可不比往日,你可是有身子的人。”

    “知道了,你真啰嗦。”说完虞璟又踢了踢脚,埋怨道,“都怪你,不肯我穿高跟鞋。你又那么高,我站在你旁边,看上去一定就像蒹葭倚玉树。”

    苏君俨轻笑起来,“怎么会是蒹葭倚玉树,明明是小鸟依人。”

    虞璟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没眼色的家伙,还不抱你老婆和儿子下来。”

    “遵旨。”苏君俨笑着替她穿上鞋,这才将虞璟抱下了地。

    两个人才出去,就看见秦艽急急地赶过来,她是特地从京津赶过来给虞璟当伴娘的。

    “阿璟,你今天真是太美了。”秦艽本来想抱一抱虞璟的,但瞥见一旁揽着虞璟的背,没有丝毫放手之意的苏君俨,自觉打消了这个念头。

    “小九。真谢谢你,特地跑这么一趟。”

    秦艽笑起来,“朋友之间客气什么。赶紧下去吧,客人要来了。”

    流光今日被包场。镏金牡丹的窗棂上缠着红绸,玫瑰红的地毯上是金色的暗花,脚踩上去,虚飘飘地踩不到花,像隔了一层。挑高的屋顶上挂满了半透明的的六角灯,每一扇上都绘有蝙蝠石榴之类的吉祥图案,还有“鸿禧”、“鸾俦”字样,垂着明黄色的穗子,看上去富丽堂皇。

    苏君俨挽着虞璟站在云母屏风之前,屏风上是金箔打造的龙凤呈祥图案,是莫傅司特压箱底的宝贝。顾玚澄今日是伴郎,与秦艽一左一右分列在苏虞二人身侧。

    客人开始陆陆续续地进场,绝大多数都是苏家那边的诸亲六眷,苏鸣诚和梅蕴沁自然要照应着。当然,也有不少史学界如今风头正健的人物,这些人大多是虞轶祺当年的门生故旧,在虞冰母女落魄时一个个不知身在何处,如今听说虞璟嫁给了苏君俨,这些叔叔伯伯居然一个个争相找到了“贤侄女”,主动要求来聊表心意。人情冷暖,可见一斑。

    楚承收到请柬后提前一天便到了蔺川。楚南铉至今还在为“我爱的人结婚了,新郎不是我”而耿耿于怀,不肯过来。与楚承同来的还有英国皇家建筑协会的埃文斯会长,以及不少与虞璟相交甚契的设计师。

    建筑设计本这一口本就是男人的天下,外国人又大多热情奔放。其中一个法裔设计师高大健美,有一双大海一般蔚蓝的眼睛,见到虞璟,二话没说,就执起虞璟的手,行了一个吻手礼。苏君俨在一旁瞪着眼睛,感觉非常郁闷。至于苏鸣诚,对这些外国佬见面就抱来抱去的行径则相当嗤之以鼻。

    宾客差不多到齐了的时候,苏君俨牵着虞璟走上了红地毯。灯火通明的大厅里放眼一看,黑压压的全是人头。两个人十指相扣,缓缓走向地毯尽头的高台。

    虞璟偷偷看一眼身旁的苏君俨,他素来淡漠的脸上此刻有难以抑制的笑意。璀璨的灯光在他睫毛尖稍上闪烁。苏君俨感觉到她的目光,微微转脸,朝她粲然一笑。此时此刻,虞璟仿佛能呼吸到他灵魂里喷薄而出的温柔气息,看得到他胸口透射出来的喜悦的微光。

    行进到高台时,苏君俨突然做出了一个惊人的举动,他抱着虞璟上了高台。因为苏家身份特殊,今日的宾客大多都是位高权重之辈,现场年轻一辈相对少些,不会过于闹腾。故而对于苏君俨这个举动,一个个都有些目瞪口呆。至于市委的花姑娘们,更是芳心碎了一地。

    司仪说了几句场面话之后,就是证婚人讲话。常耀江心底将虞璟当作了亲生女儿,一番话讲得情真意切,虞璟眼眶都红了。

    讲演完毕,常耀江郑重其事地将虞璟的手放在苏君俨的掌心里,“我把阿璟就交给你了,我相信你会好好待她的。”此语一出,台下对虞璟的身份立刻多了几分猜度。虞璟知道常耀江毫不避嫌是生怕别人因她无父无母而遭人看轻,喉头一哽,险些落泪。

    “您放心,她以后的幸福,由我全权负责。”苏君俨搂住虞璟,神情庄重,宛若起誓。台下不知道谁带头鼓起掌来。

    琥珀坐在苏明敏怀里,笑得眉眼弯弯,“姑奶奶,妈咪今天好漂亮。”

    苏明敏极其喜欢琥珀,抱着她亲了亲,“琥珀也很漂亮啊。饿了吗,要吃什么告诉姑奶奶。”

    正说着话,苏明敏察觉到周围人的视线都转向了红毯的另一头。

    那是一个高个子的年轻男人,穿着一件粉红色的衬衫,最上头的几粒扣子故意没扣,露出小半个结实的胸膛,脖子上戴着一个麂皮项圈。黑色的紧身裤上各有一个印第安酋长的面孔。他的身后还跟着几个外国男人,抬着一个遮着黑布的人形的玩意儿。

    “是Rex叔叔哎!”琥珀兴奋地扭动着身体。

    众人的眼光里都是惊疑不定,以为是来搅局的。隐蔽在高台周围的便衣本打算出手,被苏君俨用眼神制止住了。

    事实上,楚南铉确实是来搅局的。

    只见他跳上高台,自顾自地走到虞璟面前,“Lareina,我来了。”

    虞璟朝楚承的方向看了一眼,楚承笑眯眯地朝她两手一摊,表示他完全不知情。

    下面已经开始议论开来。苏鸣诚气愤地盯着楚南铉,早就说了,虞璟这丫头不能娶,你看看,今天来了多少乱七八糟的外国佬,蓝眼睛绿眼睛黄眼睛,真不像话。

    “Lareina,今天你结婚,虽然你选择了他,我还是要送你一份大礼。”楚南铉一把揭开那张黑布,众人才看清那是一个假人,身上穿着一件金色的抹胸式的曳地婚纱,胸部是层叠的褶皱,下摆则是三层手工薄纱,如花朵般散开,腰部坠了一圈龙眼大小的淡水珍珠,熠熠夺目。

    “是雷帝啊,雷帝啊,新娘和雷帝是什么关系啊,雷克斯的手工婚纱啊,太漂亮了。”

    “Lareina,难道新娘就是Rex在国贸的那家精品店RLsquare开张时告白的女人?”

    “苏书记的新娘不会是那个著名的建筑设计师吧,什么水泥丛林的皇后来着,你看女方那一边来了好多外国人呢。”

    市委的年轻姑娘们兴奋地叽叽喳喳。

    苏君俨依旧一派从容镇定,他俯身吻了吻虞璟的额头,温柔道,“亲爱的,既然这是Rex的一番心意,我们不应该辜负,你去换上吧,也给大家欣赏一下。”

    虞璟微微一笑,“好。”又转向楚南铉,“Rex,谢谢你。”

    道格拉斯同情地看了一眼楚南铉,早就跟你说了,你斗不过这个四眼的。

    虞璟在秦艽一行的陪伴下去换婚纱的时候,楚南铉垂头丧气地坐到了楚承身边。埃文斯会长和楚承咬耳朵,“你这老家伙也不帮你儿子出出主意,其实我挺希望帝后联姻的。”

    楚承勾唇一笑,“儿孙自有儿孙福。”

    秦亦峥坐得离楚承不远,听到这话,忍不住笑了起来,这婚宴,还真热闹。楚南铉明里搅局,实则帮了苏君俨的大忙,此后放眼整个蔺川,还有谁敢小觑虞璟。

    当初费尽心机把虞璟招到非凡麾下,真是一招妙棋啊。

    虞璟换装回来,一路款款走来,可谓夺尽眼球。苏君俨牵着她开始敬酒。除却和苏鸣诚平级的老一辈,平辈里的都非常有眼色,一个个整齐划一:“苏书记,您随意,我先干为敬。”

    至于虞璟,苏君俨更是直接言明,“内子酒精过敏,我替她喝。”

    婚宴结束的时候已经是十一点多。

    苏君俨和虞璟到家时已经是子夜时分,琥珀早已被梅蕴沁带回了老宅,大约正睡得云遮雾绕。

    苏君俨将虞璟抱到床上,又低头去吻她的鼻尖,“累吗?”

    虞璟半阖着眼睛,哼了两声算是应答。

    苏君俨扯开领带,躺到她边上,将她揉进怀里。

    虞璟装模作样地推了他两下,“都是酒味,真难闻。”

    苏君俨干脆将她朝自己的胸膛按得更紧,含住她的耳垂,“敢嫌你老公,没良心的小东西。”

    “你压到我的肚子了。”虞璟红着脸捶他。

    苏君俨赶紧将胳膊松了松,还不放心地摸了摸她的肚子,叹了口气,”好好的洞房花烛夜就被你这个小兔崽子给搅黄了,唉。”

    虞璟这下笑出声来,“小兔崽子?那你岂不是老兔子。”

    苏君俨满不在乎地一笑,“没关系,你是母兔子,我是公兔子。”唇却贴了上来。

    “你才是兔子呢——”虞璟这句话被苏君俨吞进了嘴里。

    半掩的窗帘沉沉地坠着,一弯纤月正微笑着注视着屋内的两人。

    夜未央,而爱正长。

    (下卷完)

    www.SiDaMingZhu,Orgt,x\t,小,说天,堂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