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正文 第84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我叫苏嘉奕。

    听奶奶说我妈妈生我的时候吃了不少苦头,当医生从产房里哆哆嗦嗦地出来说我妈有大出血的状况时,我那温文尔雅的爸爸瞬间就狼变了,一双眼睛血红,像要吃人一样。不过幸好血浆及时送到,我妈总算转危为安。而我爸一眼都没看包在襁褓里的我。因为他的眼睛珠子一直黏在我妈妈身上。有个不知死活的护士插话说刚出生的婴儿最好要和父母接触一下,才能获得安全感。结果我爸只是抓着我妈的手,眼睛都没抬,冷淡地来了一句:“我现在不想看见他,把他抱远一点。”直到我妈麻醉药药效过了,睁开眼睛后问他,“嘉奕呢?”(我还没出娘胎,名字就已经取好了,父母大人各取了一个字)我爸才勉为其难从护士手里接过了我。我至今都记得他那嫌弃的眼神(作者插话:扯淡吧小鬼,是复杂的眼神)

    我们父子的初次见面详情如下:

    我妈(微笑):阿奕长得好像你。

    我爸(皱眉):长得跟猴子似的,真丑。

    年幼的我不明白这其实是红果果的嫉妒,于是扯着嗓子大哭。

    我妈(不满):你怎么说话呢?刚生下的孩子都这样,阿奕已经非常漂亮了。

    苏君俨内心独白:阿奕阿奕,虽然明知道这小兔崽子来源于自己的骨血,但还是不喜欢她看到这小兔崽子眼睛闪闪发光的样子。

    我爸(抚摸我妈的脸):把孩子交给护士吧,乖乖休息,看你,一点血色都没有。

    我妈(笑得异常温柔):把你吓坏了吧?抱歉,让你担心了。

    然后我就被抱走了!!

    (作者奸笑:独家内幕——苏君俨小心翼翼地搂住虞璟,仿佛她是易碎品一样。

    “你知不知道,我真的差点被你吓死。如果你有一点意外,我绝对绝对不会原谅你,还有我自己。当时孩子在哭,妈抱着他,你却在抢救,我只觉得烦。要不是这么个小东西,你也不会又吃这么多苦,一想到他连累你,甚至危及你的生命,我真恨不得这辈子都不要见到他。”

    虞璟环住苏君俨的背,仰头在他的唇上啄了一口,笑道,“都有胡茬了,没有以前帅了。”

    苏君俨被她孩子气的话弄得哭笑不得,“一直守着你,哪里有闲工夫收拾这些。”

    “我不会嫌弃你的,苏书记。”虞璟眨眨眼睛。

    苏君俨将她的头往怀里按了按,“嫌弃也没用,你是我的,跑不掉的。”

    虞璟在他怀里拱了拱脑袋,“嗯,我是你的。”)

    所有人都说我和我老爸长得像,不过我不觉得。起码我没遗传他那种郁闷的眼睛颜色。我得眼睛是黑色的,和我妈一样,眼尾还微微上吊,作为一个男人,我对这种眼形表示压力山大。哦,对了,我得英文名字就叫“亚历山大”。

    就个人感情而言,我觉得姐姐的眼睛就很漂亮,但不知道为什么我不喜欢俺爹的眼睛。我私下和姐姐交流过。她说根据一个叫弗洛伊德的男人的精神分析学说来看,是因为我老爸带给我的童年阴影太重了,影响了我的客观理性。

    我仔细想了半天,觉得她说得太对了。

    很久很久以前,在我很小很小的时候(作者插话:拜托,小鬼,你现在也不过五岁而已!不要装出一副少年老成的样子!)当时我还是一个吃奶的奶娃娃,我老爸就对我怀有相当的敌意。尤其是夜晚,他竟然不肯妈妈给我喂奶!!!理由竟然是“人类晚上不需要进食!”他丧心病狂心狠手辣简直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而且他还拿出一本全是密密麻麻的英文杂志,信誓旦旦地指给妈妈看——年轻的父母亲担心婴幼儿晚上会饿根本是多余的,对于婴幼儿来说,10-12小时的连续睡眠比吃奶重要100倍。

    真不知道这是哪里的砖家叫兽在无耻地喷粪!

    我本以为妈妈会把他撵到书房去睡,不想妈妈看了一下杂志封面,她,她,她居然盲从了权威!还是爷爷说得对,洋鬼子都是别有居心动机不良滴。我以后一定要“师夷长技以制夷”!哼哼!

    从此以后,我晚上喝完奶之后便不要指望再和妈妈亲密接触了,只能怀着一种哀怨的心情进入睡眠。长此以往,我的表情就比普通小孩要高深莫测许多,但最为气愤的是我内心深处的痛楚居然被一些大人形容成“这孩子大有其父风范,喜怒不形于色,日后必成大器!”于是,我内牛满面,这错乱的人生唉哟喂……

    我本想闹出点头疼脑热的毛病的,可是每当老爸那琥珀色的眼睛在镜片后面精光一闪,我就觉得阴风阵阵,为了不过早地被驱逐出主卧,还是乖巧一点吧。于是我小腿一蹬,眼睛一闭,还是装睡吧。

    (苏君俨勾唇,不错,这小兔崽子还有点眼色)

    对了,我爸爸就叫苏君俨,听说他是蔺川市官最大的人,(作者插话:行政区域规划调整,蔺川成了直辖市,苏君俨表面不升不降,实则比以前高了整整两级)所有人都归他管。不过我还是觉得我妈妈更厉害,因为在我家,基本上什么事都是听我妈妈的。

    其实我妈这人挺懒的,不爱管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但是我爸不让,我家早上时不时就会出现这样一幕:

    主卧。

    苏君俨:老婆,今早我穿什么?

    虞璟:(翻个身)随便你,昨晚画图,忘了帮你把衬衣领带搭配好了。

    苏君俨:(委屈的声音)老婆,你根本没把我放心上。

    虞璟:(起身)祖宗,我错了还不成吗?

    衣柜前。

    虞璟:呶,这件吧。白底蓝纹的衬衫,配宝蓝色的真丝领带,袖扣就用万宝龙铂金球吧。

    然后俺那不要脸的爹就跟巨婴似的,站在我娘面前,让我娘帮他穿衣服,系领带!亏他好意思教训我“自己的事情自己干!”

    身教胜于言传,这挫败的家庭教育啊!

    两面三刀,口蜜腹剑,虚与委蛇,当官的男人一个比一个阴险,老爸官最大,所以最阴险!!

    说到这里,就不得不提到我的爷爷了。

    我爷爷特别喜欢我。但是他太烦了,老是念书给我听,什么“天地玄黄,宇宙洪荒”,“弟子规,圣人训。首孝悌,次谨信”。

    所以我心情好的时候就听他念两句,嫌他啰嗦的时候,我就用英语叽里呱啦说一通,其实我的英语基本上都是姐姐教我的,翻来覆去也不过是“This is a cat. That is a dog. These are cats. Those are dogs”。每当此时,爷爷就会瞪大眼睛,用琥珀姐姐的话说,像动画片里面的狼一样,然后生气地对奶奶说,“不像话,汉语还没有学好,居然先教嘉儿洋鬼子的番话了,实在不像话。琥珀长在英国,我也就不说什么了,嘉儿的国学基础一定要牢实……”

    我原本幸灾乐祸,以为老爸会被爷爷好好教育一番。不想,我那阴险狡诈的老爸,居然很顺水推舟地把什么开蒙的任务交给了我爷爷。

    别以为我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最近晚上,妈妈都会给我讲历史故事,他在旁边守着,满脸不耐烦的神气。老爸还经常逼迫我识字,因为一旦我能识字了,我就可以自己看故事书了,自然就不能和他分享妈妈了。

    哼,于是我故意把认识的字混喊,比如“干”念成“千”,老爸每次看我的眼神都是冷飕飕的,还说什么“我三四岁已经不知道认识多少个字了,《幼学琼林》倒背如流。五岁的时候都开始写大字了。琥珀三岁的时候也懂得那么多成语典故,讲起来头头是道。我怎么会生出这么笨的儿子!”我故意嘴巴一扁,泪花滚滚,去抱妈妈的腿。

    还是妈妈好,把我抱在怀里,“乖,阿奕最聪明了,故事妈妈只讲一遍就能记住了。明明是爸爸教得不好,还骂阿奕,我们不理他。”

    我偷偷一乐,连粉色的小牙龈都露了出来,乐极生悲,古人诚不欺我。

    老爸看到我这个表情,顿时知道我是装蒜。于是他想出了一个狠毒的计划,他怂恿姐姐学古筝,将妈妈给我讲故事的时间变成了妈妈教姐姐弹古筝的时间。而他自己,则父代母职,亲自给我讲故事!!亲自!!亲自!!

    我发誓,我宁可自己翻故事书,也不想他用作政府工作报告一样的音调给我讲故事。为了早日渡过这煎熬的“父子读书时段”,我识文断字的速度可谓一日千里。

    不过我不知道的是,妈妈对于此类事件的真实态度。

    在“父子读书时段”这一节目正式结束后,某个晚上,我睡得正香的时候。

    父母的卧室里是这样一幅旖旎的图画——

    虞璟一手勾着苏君俨的脖子,一手在他紧实的胸膛前逡巡不已。苏君俨的一只胳膊垫在她颈后,一只托着她水蜜桃一样的臀部。四条腿像藤蔓一样交缠在一起。

    “我打算早些把阿奕送到军校里去。男孩子还是要多多锻炼。”苏君俨试探性地开口。

    虞璟原本迷蒙的双眸一下子全睁开了,“我不同意。”

    “又不是见不到面。我怕把阿奕宠得不像话。”苏君俨企图掩盖真相。

    虞璟戳戳他,凤眼微扬,“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那点心思。”

    苏君俨将胳膊紧了紧,眉眼灼灼地望着虞璟,坦白道,“有时候看那臭小子缠你缠得紧,我真的非常不爽。”

    虞璟笑起来,凑近了苏君俨的耳朵,低声道,“其实,当初我坚持生下阿奕还有一个原因。”虞璟故意顿了顿,“怎么样,嫉妒自己的亲生儿子滋味不好受吧?谁让你当初笑话我妒忌琥珀来着。”

    苏君俨许久没出声,半晌才咬牙切齿,“好啊,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一点没错。”

    说完一个翻身,覆住了虞璟。

    急促的喘息中只听见模模糊糊的声音:

    “等孩子们稍微再大一点,就早些把他们送出去吧,读书的读书,住校的住校。我们两个之间不需要任何别人。”

    “好啊,就我们两个。”

    “其实没有孩子也挺好的,二人世界,多自在。”

    “傻子,我们俩死了,总得有人把我们的骨灰混在一起吧。”

    “嗯,说得也对。好了,不许说闲话,运动的时候要专心……”

    www。SiDaMingZhu.Org.T|xt.小.说天+堂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