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四卷 春风化雨——莎莉文老师的故事 小暴君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安妮离开波士顿时,柏金斯的学生们给安妮带了一个洋娃娃。娃娃是大家共同出钱买的,由萝拉缝制了一件漂亮的外衣,是孩子们送给海伦的礼物。它静静地躺在安妮的皮箱里,海伦好动的手早就发现了它。

    洋娃娃!多么亲切而熟悉的形象。在海伦房间里有一大箱大大小小形状各异的娃娃,海伦用力拉出娃娃抱紧它。

    “好的开始!事半功倍。”安妮决定就地取材。她拉住海伦的手,在掌心中拼写:“DOLL(娃娃)”。海伦马上抽回她的手,她一向不喜欢人家摸她。但她的好奇心克制了厌恶感,当安妮再次拉着她的手时,也就任由安妮摆布。

    “娃娃”,安妮一次又一次,重复把这个字描画在海伦的掌中,然后她让这个迷惑的小孩子拍拍娃娃的头,把娃娃放进海伦怀里。安妮连续做了几次拼字,拍抚娃娃的动作。海伦先是莫名其妙地站着,接着便聚精会神地感触手掌中的描画。

    “你们俩在做些什么好玩的游戏?”凯蒂手上抱着满满一堆脏衣服,笑问安妮,“也让我分享一点啊!我答应不吵你们。”

    安妮报以微笑,人生真是有缘!从相见的第一眼开始,她们便十分投缘,进而友谊滋长。安妮心中有数,其他几个人——凯勒上尉、詹姆斯及其弟幸圣第等都以请来的佣人相待,而没有把她当成朋友。

    “好吧!看着,”安妮举起海伦的手,又把字拼到掌中。“我把字形写到海伦手中,让她熟习一些手语。”

    安妮伸出自己的手,手指快速挥动,做出一连串动作。“我写了‘你好吗?天气很好,是不是?”’她向凯勒太太解释。她又转向海伦,“海伦只有一双手可依靠,她的手就是她的眼睛,她的耳朵。”

    ‘今天早上,我把’娃娃‘拼写在她手上,等她会拼这个字时,我就把注意力引到她手上抱着的洋娃娃身上,我要让她心里明白字和物体的相互关联。“

    “你看,她开始画了,她写出来一边,好,再加一笔。”安妮弯下腰,情不自禁地帮着海伦摸摸索索的指头并哺哺地说,“再加一画。”她指引完成这个字。

    安妮看到凯勒太太脸上闪过一线希望。

    “我们才开始呢!她还不懂得字所代表的意义。”她赶紧解释,“这个只是一种模仿动作,海伦写出‘娃娃’这个字,一定没有想到这个字代表了娃娃的实体。宇和物体中,来来回回,直到她自己能够了解。海伦,你会了解的,是不是?”

    安妮停了下来,她考虑下一句该说些什么。她慢慢接着说:“学习一些字以后,要会利用它,这是非常困难的一件事,不过我相信天下没有‘不可能’的事。”

    安妮回头向海伦说:“好吧!让我们多玩一会儿这个游戏。”她伸手拿开娃娃,要海伦在她手中拼写“娃娃”后,再把娃娃还给海伦,她要加强字和物的相关印象。

    海伦并不了解这些,她只知道这个陌生人从她手里拿走了娃娃。她因生气而涨红了脸,喉咙里发出咆哮声,紧握拳头,转瞬间狂怒、凶悍地扑向安妮。

    安妮快速地推开娃娃,免得娃娃遭受池鱼之殃。海伦的拳头如雨而下,安妮好不容易抓住她的双手,使尽全身力气,握住挥动的拳头。

    “安妮小姐,安妮小姐,请把娃娃还给她吧!”凯勒太太央求。

    “不,不行。”安妮回答,“她会得寸进尺,如果她常常这样撒野,我又怎么能教她?”

    “不给她的话,她不会安定下来,会一直闹下去的。”

    “不行。”她一边与海伦搏斗,一边拒绝,“她得听话,她需要服从。”

    “可是她从来不知道什么是服从啊!我们没有办法教她懂得这些,安妮小姐,求求你给她吧!”

    “看来我又多了一样工作。第一步要先驯服她,然后才能教她学习。”

    海伦和安妮不歇手,继续扭斗,互不相让,最后海伦瘫在安妮怀中。

    “哈!你总算放弃了。”安妮暗自称快。

    没有这么回事,当安妮舒了一口气,松了手,海伦抽身飞快地逃出房间。安妮望着背影,怜悯之情油然而生。“好吧!这一次胜负暂且不必计较,也许我太心急,先要有坚定的信心,不能操之过急,不能用太强硬的手段。我需要_段时间,一步一步来!就是这么简单。”

    海伦却一点也不“简单”。几天过后,事实—一证明,安妮慢慢心领神会了。

    第二回合功夫较量,安妮豁然开朗破涕微笑起来。“老天,我当她是谁?”她期盼海伦像萝拉一样温柔、哀怨、苍白,从黑暗寂静的彼岸频频感恩。海伦不是萝拉,她生龙活虎,像一头小野兽,不时窥伺反击的机会。

    安妮知道她被宠坏了,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实,家里每个人都同情她、呵护她、让着她,5年来,盲目的怜悯、宠爱增长了海伦无往不胜的任性,她生起气来俨然像个小暴君,大家都得乖乖听从她。

    海伦一直对安妮耍脾气的另一个真正原因是出于惧怕,海伦对这个陌生人产生了畏惧,她感觉得出来,安妮慢慢蚕食了她5年来的生活习性。也许是微不足道的芝麻小事,但这是她惟一的生活方式,没有人打开她的心扉,引导她走向黑暗世界外的灿烂、多采多姿。海伦小小的生命独自在黑暗中探索,在空寂中奋斗。她年幼无知,不懂得如何排遣无法与外界沟通的绝望感,只有用挥拳、踢脚、尖叫、躲避来发泄她焦急不安的情绪。

    一天,凯勒太太交给海伦一叠干净毛巾,示意拿去给陌生人。海伦顺从地拿了上楼,半途,她把毛巾丢在地上,自己爬上楼,蹑手蹑脚地跑到安妮的房间门口。

    她知道陌生人在房间,海伦的小手摸索着门,哈!她摸到钥匙插在钥匙孔。

    她很快地转了钥匙,拔出它,连奔带跑下了楼,将钥匙塞进大客厅里的一个抽屉下,然后溜之大吉。

    安妮在房中听到门口的卡嚓声,走到门边探个究竟。迟了一步!厚重坚率的门从外面被上了锁,安妮在房里大叫,凯勒太太和厨娘跑了过来。

    “安妮小姐,发生什么事?”凯勒太太从外面喊。

    “她把我锁在里面了。”

    站在门外的两个女人,不用问也很清楚“她”是谁。

    “她看起来挺乖的,怎么会做这种事?”厨娘半信半疑。

    “就是她。”安妮抑制怒气,从房里冷冷地回答,“这个小孩该好好管教管教,请问有没有另外一副备用钥匙?”她们只好派人把凯勒上尉找回来,凯勒上尉很不以为然。

    “我们每个月付她25块钱,她竟笨得把自己锁在房里。”

    凯勒太太先缓和丈夫的火气。“你说得对,亚瑟,先不要生气,她的房间在三楼,现在我们应该想办法把她弄出来?”

    凯勒上尉从谷仓拿来长梯,爬到安妮房间窗口,他举起安妮,把她扛在肩上,两个人平平安安地下来了。

    安妮羞得满脸通红,既尴尬又恼怒,院子里挤满了看热闹嬉笑的仆人和帮佣的庄稼汉。众目睽睽之下,一位淑女像一捆棉花般从三楼被扛下来,未免太丢人现眼了。

    事后经过一段时间冷静下来,安妮心平气和地想:“其实整个事情就像一幕闹剧。”凯勒上尉想到安妮的窘态,忍不住嬉皮笑脸地问:“安妮小姐,你觉得海伦如何?”

    “我想有一件我不必担心。”安妮酸溜溜地回答。

    “什么事?”

    “她的脑袋。凯勒上尉,不瞒你说,我刚来的时候,我还很担心她的病有没有烧坏她的脑袋。还好,小脑袋还是装备齐全,如果不嫌她刁蛮顽皮,她一个人可以抵10个小孩。”

    说完,安妮拔腿就跑,逃开凯勒上尉的戏谑取笑。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