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六卷 太平邪云 第四十九章 魂魂相念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外面的赤流阵,难道是你的杰作?”一旁的张国忠忽然问道。

    “呃……是的……”童国虎叹了口气,“我承认我有点自私,但既然王冠己经不存在了,赤流阵便是我唯一的机会了”

    “你怎么会摆弄那种邪阵?”张国忠似乎有些不解。

    “不仅我会摆弄。每一任掌教,其实都会!”童国虎道“自从唐朝有人从正一盗得此阵行刺朝廷命官之后,掌教便下法旨将诸如赤流阵之类的比较过分的禁阵阵图全部烧毁了,虽然阵图烧了。但作为掌教却必须知道这些阵如何破解,以防今后有歹人以我正一的阵法行凶。所以很多禁阵并没有阵图。只能在掌教之间口口相传,直到我爷爷!因为抗战时他的徒弟好像一个都没能活到最后。他便把这些阵法传给了我。”

    “他想让你做掌教?”张国忠一皱眉。

    “不知道”童国虎摇头,“也许他只是想让我继续他的责任,如果世界上有人用正一的禁阵伤人我必须挺身而出!唉……”说到这儿,童国虎叹了口气,似乎有些羞愧,“只可惜我辜负了他老人家,为了一己之私竟然监守自盗……”

    按童国虎的话说,进洞后发现王冠早己不知所踪,可谓是五雷轰顶,万念俱灰。在绝望与疯狂之中,童国虎猛然发现。藏经洞内的阴阳环境及洞内流出的溪水,似乎很符合布赤流阵的复杂需求,也使产生了用禁阵“赤流阵”搞定身上恶煞的想法。

    所谓的“赤流阵”其实是一种可以将人的三魂七魄远距离“拉伸”的阵法。以道术的理论范畴而言,人的三魂七魄是不能从物理层面彻底分离的,赤流阵所谓的“拉伸”,只是将三魂七魄拉开距离分别禁锢于不同的地方,之后用河流之类行阴的介质相连接,而之前张国忠等人碰到的小溪边的石堆。便是禁锢单独魂魄的法阵。单独的魂与魄是不能产生怨气的,所以每一个独立的法阵都相对安全,而魂魄的本能是需要聚合在一起的,如果将其拉开距离强行禁锢的话,单独的魂与魄之间则会产生一种强大的聚合力,当魂魄被拉伸并禁锢于法阵之后,一旦任意一个法阵遭到破坏,所有法阵的分散魂魄将会以最快的速度合而为一,说白了,这个阵法的原理。就是把魂魄像拉皮筋一样拉开,之后突然松手而“皮筋松手”时的瞬间冲力。将使被拉伸的魂魄在聚合的瞬间产生巨大的阴怨之气。这便是赤流阵能量的终极来源。也就是说。当初老刘头用燃釜阵破赤流阵时的巨大天破之声,并不是真的破了赤流阵,相反的这只是松开了“皮筋”相当干是激活了赤流阵,而最终误闯赤流阵的阵眼引怨孽起尸的,则正是贸然进洞的张毅城。

    “超度苗至古的魂魄之后。我不忍心切分他的尸体,便将另外几具尸骨切开在外面布了法阵,用苗至古的尸体做成了阵眼,我本想,既然身上的恶煞不能根除,就让它呆在赤流阵好了,本以为这种荒山野岭不会有人来,没想到……”童国虎摇了摇头,“我想得很好,却忽视了一点,就是‘魂魂相念’。”

    “魂魂相念?”张毅城一愣压根就没听说过这种说法啊,“什么是‘魂魂相念’?”

    “这恶煞在我身上跟了几十年,我自己的魂魄己经习惯了恶煞的阴气,一旦恶煞忽然离开,我本人的魂魄会根不适应,所以一旦离体,便很容易去找这个恶煞!就像人吸毒时间久了,一旦突然戒毒会很不适应一样。这便是‘魂魂相念’!”童国虎道,“当时我被车撞的时候,魂魄偶然离体,对于普通人而言,这根本就没什么,但我的魂魄却去找那个恶煞了,找到他之前,根本就不可能招到,因为我的魂魄本身己经不正常了!”

    按童国虎的理解,其魂魄应该已经找到了禁锢恶煞的赤流阵中的某一法阵,只不过在老刘头以燃釜阵破法阵的时候,巨大的冲击力又将其魂魄冲回了自己的身子,也就是说,在老刘头摆燃釜阵破赤流阵的一瞬间,童国虎就已经醒过来了,回客栈得知大队人马拿着自己的GPS定位器出发之后,才风风火火连夜翻山找到张国忠等人的。

    “那么说……那个恶煞现在还在你身上?”张毅城一声苦笑,这么多人折腾这么一通,白忙活啊……

    “不!不在了!”童国虎眼中似乎露出了一丝的欣慰,“己经被超度了!”

    “超度?谁超度的?”张毅城不解。

    “当然是你身上的真仙。”童国虎道,“虽然没有王冠,但真仙却自己到我身上了!”按童国虎的理解,自己身上的怨孽已然成煞,显然已经超出人力所能达到的超度水平了,但这件事对于真仙而言似乎不是很难。

    “为什么?”张毅城不解,“童大哥,你可千万别跟我提那个神仙了,差点被她害死啊!”说罢张毅城一伸胳膊露出了被包得严严实实的伤口,“看见了吗?最后跟那个非洲哥们打架。靠的还是这个!我自力更生才活下来的。”

    “千万别这么说!”童国虎一笑,“别忘了,洞里可不是你一个人在战斗!”

    “啊?”张毅城一愣,“什么意思?”

    “你知不知道这个赤流阵有多厉害?”童国虎问道,张毅城摇头。

    “唐朝的时候,曾经有人到正一祖庭偷了赤流阵的阵图去刺杀朝廷命官,阵成之后,那个大官家一夜之间三十多人惨死……”童国虎道,“此时我布的赤流阵,比唐朝的那个阵要厉害更多,首先,我用的不是普通怨孽,而是恶煞,其次,阵眼在山洞里,阴气大盛,你们三个人进山洞,竟然都能活着出来,你以为,靠的真是你自力更生?”

    “这么厉害?”张毅城也是一愣。在自己印象里,那位非洲哥们貌似能力一般啊,就会掐人不会别的。

    “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你身上的真仙一直在轮流保护你们三个人!”童国虎道,“但藏经洞里阴气太重,而且那个恶煞经过赤流阵的挑拨以后,力量己经超过了你身上的真仙,加上你们有三个人而不是一个人,所以即便是真仙,也会顾及不暇!还有一个问题在于,之前我就跟你说过,你身上的真仙缺少修行,而且你们之间应该还没有默契,你做你的,她做她的,这也是你们九死一生的原因!”

    “恶煞的力量能超越直仙?”张毅城似乎有点不信,那我们要如何才能配合默契?”

    “在一些极端情况下,确实有这个可能!例如那个藏经洞里!”童同虎道“关于如何配合,这个需要你自己摸索自古以来,被真仙附体的人少之又少,没有多少可以借鉴的经验。”

    “那你还说真仙把那个悲煞超度了?”张毅城一愣。

    “是在藏经洞外超度的!”童国虎一笑,“我醒过来后第一时间便回到客栈,得知你父亲和你,还石董先生都去找赤流阵的消息后,便立即动身进山寻找你们,结果刚找到你父亲,就听到了山洞里的天破声,我知道出事了,但来不及和你父亲解释,只能先爬上去看看究竟,结果刚爬到一半便看见她从山洞里被怨孽扑了出来!”童国虎看了看周韵然,“在这一瞬间,我忽然失去了意识,等我恢复意识的时候,发现自己竟然莫名其妙地接住了她,而苗至古的尸身却掉到了山下!把你救下来后,我发现身上的恶煞已经不见了,所以只有一个解释,便是真仙在她掉下山崖的一瞬间冲了我的身子接住了她,顺便帮我把恶煞超度了!如果没有藏经洞里的阴气坏境,真仙无论如何都会比恶煞厉害!”

    “原来是这样!”张毅城点了点头,“我说你怎么这么大劲儿呢,爬着悬崖竟然还能接住一个人!”

    “所以说,虽然没有找到王冠。但帮我恢复正常的仍然是你!”童国虎一脸的感激。

    “照这么说。恶煞不在了,你仍然随时有丢魂的危险啊……”张毅城恍然大悟,“我说童大哥,这点你想过没有?”

    “想过!所以说接下来会麻烦秦先生!”童国虎道。

    “秦伯伯?”张毅城一愣,这老小子能搞定所谓的“魂魂相念”这种古怪的毛病?没看出来啊……

    “不是我,是李东!”秦戈淡淡道。

    “对,我听秦先生说,他认识一位姓李的先生,是“祝由术”的传人,我想他有办法让我的魂魄回复正常!”童国虎道,“我准备近期就与秦先生回美国,只要这期间不要再被车撞,就不会有事!”

    “童大哥,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张毅城道。

    “请说!”

    “为什么真仙在洞里不冲我的身子呢?”对于这个问题,张毅城也思考了很久,既然真仙冲身这么厉害,在洞里随便找个人冲一下就成超人了直接在洞里把怨孽剁了不就什么事都没了?何必费这么大的周章,非要冲童国虎的身子去接住周韵然?

    “这个问题……我也不大清楚……”童国虎道,“据我所知,人有人的规矩,仙也有仙的规矩,作为真仙,轻易是不会冲人的身子的,否则跟怨孽又有什么区别?不过也有一种特殊情祝,也可以解释为另一种魂魂相念……”童国虎正了正眼镜,一脸的认真,“如果成仙之前最钟爱的人或物受到了威胁,仙也是什么事都能干出来的,包括冲人的身子!”

    “原来是这样……”张毅城点了点头,看来也不能对神仙期望太高至少变“超级赛亚人”的事是别想了,而一旁的周韵然却眨着眼睛始终是一头雾水,任一帮人从头聊到尾,自己却一个字都没听懂……

    “对了,毅城,我也有一个问题想问你……”

    “问啊……”

    藏经洞里的那个阵是什么阵?”童国虎一脸的疑问,要说连童国虎都没见过的阵,就算不是邪阵至少也是个禁阵了,“是你们茅山派的阵法?”

    “不!那是我自己发明的阵法”张毅城一脸的趾高气扬,“但凡我布的阵,都是我自己发明的阵!”

    “真是奇才……”童国虎一笑,把头转向了张国忠,“张掌教,不知你是否愿意毅城学习别的门派的阵法?”

    “好啊!”张国忠心中也是一动!

    “毅城,其实……”童国虎似乎有点不好意思,“我从小到大,除了爷爷以外没有任何亲人……”

    “别着急,很快就会有了……”张国忠笑着指了指不远处正在做饭的庄宁。

    “呃……可是我不能把本事教给她啊……”让张国忠这么一指,童国虎更不好意思了,“其实我可以把我会的东西都教给你!不知道……”

    “好啊!”张毅城答应得还挺痛快,“来来……爸快扶我起来拜师……”

    “不用不用……”童国虎赶紧按住了张毅城,“不用拜师,当年爷爷救我,也没说要我拜师,咱们就保持朋友关系好了,不用讲究那么多……”

    此时此刻,张国忠也挺高兴。说实话,包括道门圈子在内的大部分圈子,都有一条不成文的规矩,父子或至亲之间是不能教授技艺的,原因便是至亲之间,很难下决心让对方真的去吃苦。让张国忠像当年马真人逼自己跑步一样天天逼儿子挂沙袋跑到尿血,半夜赶儿子去睡坟地,作为父亲舍得吗?有心让老刘头教吧,那位爷更是惯孩子的祖宗,有事没事几百几百地给零花钱,这种师父不教出个衙内来就得烧香了。要真说拜师的话,这个童国虎还真是不错的人选,怎么说也是袁绍一的高徒,反正茅山早就被正一收购了,在哪派拜师不是拜啊。

    “那咱什么时候开始学?”张毅城倒是说风就是雨。

    “不忙!”童国虎道,“等你考完试,可以跟我去美国!”

    “跟你去美国?”张毅城一愣,“你不是住小海地么?”

    “呵呵。那只是我回国临时租的房了,其实我直在为一家自然基金会工作,只是为了解决我自己的问题才回国的”童国虎道,“我在国内没有亲人,现在我的事已经解决了,可能今后回国的机会就少了,所以我希望你能跟我去美国……”

    “童先生,不知道你愿不愿意来我的基金会工作?”秦戈倒挺能见缝插针。

    “美国……”一听美国,张毅城心中顿时就是一通窃喜,至少是不用为高考砸锅的事提心吊胆了,“好啊!”

    “毅城……”这回周韵然似乎是听明白了,一个劲地偷偷拽张毅城衣角,“我又改变主意了……”周韵然小声道。

    “呃改变什么主意?”张毅城一愣。

    “我……觉得,我还是……还是去美国吧……”周韵然的头都快低到地下了。

    “毅城啊……听我一句……”董老板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钻出来了,“要是有什么妖精为了救你连命都可以不要,真碰上这样的妖精。劝你就收了吧……”

    “啊……这个……”张毅城当场石化……

    《茅山后裔6太平邪云》就此告一段落,再次感谢广大书友的支持!请大家继续关注《茅山后裔7大道归元》。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