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正文 第17章 女人的梦想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在秦陌一直没有回国的日子里,若生曾经想过自己或许会孤独终老一辈子,即便不是这样,也可能会找一个不爱的人随便嫁了,然后后悔一辈子,但从来没有想过会是现在这样,幸福地跟秦陌在一起。

    她感谢自己的不轻言放弃。

    其实秦陌的离开,对于她而言,也不是全部都是坏的,就比如说,她比以前经历更多的人情世故,懂得了如何去喜欢一个人,就像青颜在一场旅行之后,更懂的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青颜要结婚了。

    若生刚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也大吃了一惊,她对青颜说:“结婚可是人生大事,就算是成青曾经伤害过你,你也不能随随便便拉着一个男人就结婚。”

    青颜说:“我没有随随便便拉一个人,你忘记了?我跟你说过的,他叫陆沉。”

    听到她结婚的对象是陆沉的时候,若生的不赞同戛然而止。

    还记得那是在青颜跟成青分手的时候,若生看见青颜在阳台晾衣服以为她要自杀,冲过去的时候将她的内衣弄掉下了楼,正巧不巧掉到一个路过的男生头上,那个人就是陆沉,一个阳光大男孩。

    陆沉对青颜一见钟情,但那时候的青颜没心思谈恋爱,只想一个人背包旅行。

    谁知道陆沉听说了之后,默默地订了跟青颜同一趟机票,一路上都陪着她,整整三年的时间,不离不弃。

    若生那时候就开玩笑说:“碰到这样一个好男人就嫁了吧。”

    没想到青颜将这一句玩笑话当了真,若生说:“如果是陆沉的话,颜颜,我相信你一定会幸福的。”

    很久之后,若生还记得,婚礼那天是青颜最漂亮的时刻。

    每个女人都有一个梦想,就是穿上纯白的婚纱,嫁给她最心爱的男人。

    虽然青颜没有嫁给她最心爱的男人,但若生始终相信,在爱里勇敢过的女孩,伤过痛过之后,一定会幸福的。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那天早上开始,若生的右眼皮就开始不停地跳,都说左眼跳财右眼跳灾,她虽一向不迷信这样的事情,可是这世界上有些事情还是说不准的,就像她上一次眼皮跳的时候秦陌不告而别。

    清晨是她陪着青颜来化妆的,差不多九点的时候,新郎才会过来接新娘。

    只是那天青颜的脸色有些不对劲,她的手机从早上一直在响,上面没有备注,只是一连串的数字。

    若生问她是不是有什么事,她只是摇头。

    若生隐隐地猜到打电话过来的人是谁。

    这个男人简直就是青颜的灾难。

    在青颜离开的三年里,他从来就没有停止过骚扰她,青颜是真的被他伤透了,才下定决心不理他的。

    但若生知道,青颜只是表面的狠心,如果真的下了狠心,最直接的办法就是把手机号换掉。

    显然青颜不能狠心到那种地步,就比如现在,在手机不断响的情况下,以青颜的性格早就关机了,不是什么重要的人,不是什么在乎的人,不是什么放不下的人,她是不会让手机一直这样震动的。

    “OK,妆非常的完美。”

    这时,造型师完工,对着镜子赞扬新娘。

    此时的青颜一身白色的婚纱,长发挽起,钻石落颈,漂亮的像个通话里的公主,只是此刻的公主脸色略显苍白,一双眼睛里有些许不安定。

    若生看着,想要安慰,最终还是看着她认真地说:“颜颜,这条路是你自己选择的,千万别在这时候回头,你要知道成青也许只是不能接受你最终嫁给别人的事实,而不是真的没你不可,我相信,很多事情不用我讲,你应该明白的。”

    “我知道。”青颜看着不停震动的手机,最后下定了决心:“什么成青,去死吧!老娘现在要跟另外的男人成亲了!”

    说完就低头关机。

    若生见她眼中已经有了决定,才松了一口气。要知道这次是结婚,亲朋好友都在现场,青颜的父母也特意从国外回来参加婚礼,可不是闹着玩的。

    “亲爱的,你的耳环还没戴,麻烦你过来挑选一下到底是要那副白色的耳环,还是深蓝色的。”

    造型师在一旁提醒道。

    青颜应了一声,朝若生点头示意了一下,便提着婚纱走了过去。

    若生看着她纤瘦的背影,还记得当年青颜父母离开的时候,握着她的手对她说:“你是颜颜最好的朋友,以后我们家颜颜就拜托你多多照顾了。”

    当年青颜的父母移民加拿大的时候,青颜执意要为了成青留在这里。

    他们只有她这一个女儿,从小就是父母的心肝宝贝,从小都宠惯了,看着她为了一个男人委屈,他们很心疼,但是看着她被迫跟他们离开,不吃饭不说话,更让他们难受,他们也是没有办法,才放任了她。

    想到这里,若生下意识地往青颜的方向看去,顿时一惊,那块哪里还有她的影子,环绕四周,只剩下造型师和他的助理在那里挑耳环,整个化妆间没有其他人。

    心里有股不安的感觉,她忙跑到造型师身边便抓着他问:“新娘呢?去哪里了?”

    “噢亲爱的,我一直在挑耳环,没注意。”他说完,便听见一边造型师的助理说:“我刚才看见新娘拿着手机匆忙地跑出去了,也不知道发生——”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几声尖叫声。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造型师助理第一个不淡定,转身就冲出去看。

    若生只觉右眼皮又迅速地跳了一下,正欲往外面走,就看见陆沉的身影从门前一闪而过。

    她的心一沉,不好的感觉越来越强烈,走近一看,但见地上被染红的血,青颜被陆沉抱在怀里,她浑身都是血,雪白的婚纱被染红,触目惊心。

    她微张嘴,想说什么,却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快叫救护车!叫打电话叫救护车!”陆沉几乎是怒吼出声。

    被鲜血惊呆的人群中,才有人反应过来,连忙拨号码。

    此时的陆沉却不再等,直接将青颜抱起往车的方向跑,青颜身上鲜红的血跟随着他的脚步还在不停的滴。

    整个过程中,若生感觉自己好像在做一场梦。

    如果可以的话,她希望眼前的一切都不是真的,只是一场梦而已……

    对了!梦!一定是梦的吧!多么虚幻的意境,怎么可能是真的……

    青颜今天不是要开开心心的结婚吗?怎么会出了车祸……

    怎么可能?

    就在她失魂落魄地想要朝陆沉的方向追去的时,不小心踩到了一个硬硬的东西,她看过去,是个手机。

    熟悉的贴满钻的手机壳告诉她,这是青颜的手机。

    弯腰捡起,闪现在上面的短信就像是催命符一样闪进她的眼里——

    “你要是不来,我就死给你看!”

    是成青的短信。

    若生只觉得整个脑袋被什么利器狠狠地撞击了一下,脑海一片空白,仿佛撞车的人是她一般……

    是的,青颜一定是以为成青真的会自杀,才会一整天都魂不守舍!才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跑出去的!

    她闭上眼睛,青颜倒在血泊里的画面在她的眼前挥散不去。

    耳边的争吵声,议论声此起彼伏。

    慢慢的,她的世界开始不停地旋转,旋转。

    耳边好像有人在叫唤她,可是她什么也听不见。

    “啪”的一声,她沉沉的昏迷了过去,掉进了一个担忧的怀里。

    秦陌看着怀里面色苍白的若生,神情严峻。

    “她没事吧?”跟过来的白浅夏担忧地问。

    秦陌没说话,而是将她打横抱起,离开。

    若生做了很长的一个梦,梦里场景凌乱,满眼都是血红的颜色和尖叫的声音,许多不好的东西交织在一起,让她在梦境中的心抽疼得厉害。

    她倏地睁开眼睛,耳边的尖叫声顿时消音,映入眼帘的是满满白色,她尚反应过来,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躺在病房里,挂着点滴。

    一旁的秦陌见她醒了,眸色中的担忧终于滑落了些许,倾身柔声地问:“头还疼不疼?”

    若生点了点头:“我怎么了?”

    “你晕倒了。”

    “晕倒……”她重复着秦陌的话,兴许是刚醒来,有些反应迟钝,“怎么会突然晕倒呢……”接着,她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倏地从病床上跳了起来:“颜颜呢?颜颜她怎么样了?”

    秦陌沉默了。

    若生光是看秦陌的脸色就知道事情不简单,她掀开被子就要下床,手上还缠着挂水针,她想都没想就拔掉,秦陌来不及阻止,她已经跳下了床急急忙忙就要往外面冲。

    “若生!”秦陌低咒一声,冲上前去将她打横抱起,强硬地搁在床上。

    “你放开我,我要去看青颜。”

    “你自己都这样了,还去看她?”秦陌的脾气也上来,语气不好。

    可此刻的若生哪里管那么多,她难受地说:“那你告诉我,她怎么样了?青颜到底怎么样了?”

    那天,秦陌还是放开若生,让她去青颜的病房。

    站在病房外,若生看着一直守护在青颜身边的陆沉,忽然就顿住了脚步。

    她听见青颜虚弱的声音,她说:“陆沉,对不起。是我不知足,所以老天惩罚我。”

    陆沉却摇头,他说:“不管怎么样,我都会陪在你身边,颜颜,你要坚强,婚礼还可以再办,只要你没事,我什么都不怕。”

    后来,若生才知道,这三年里,她跟成青是有联系的。

    而陆沉……

    若生尚记得他走出病房看见她时,笑了笑:“你应该都知道了,我知道颜颜忘记不了那个人,但是我不介意,只要她愿意,我会一直陪在她身边。”

    以前,若生一直以为自己爱秦陌爱得很伟大。

    但面对陆沉时,她才发现原来,世界上还有如他一般伟大的爱。

    这世间,多少人爱你昙花一现的身影,爱你的容貌于虚情假意之中,但只要有一人爱你如朝拜的神圣,这一生,便足以。

    三年的旅行,陆沉一直陪在青颜身边,自然之道他跟成青之间的事,也曾眼睁睁地看着成青千里迢迢来找青颜,看着他们吵架,看着他们甜蜜,但他从来都没有抱怨过一句。

    青颜开心,他陪她开心;

    青颜难过,他逗她开心。

    听说成青要结婚了,他向她求婚。

    而青颜会答应陆沉求婚的原因,是在赌气……

    即使这些年青颜一次又一次的原谅成青,但他依然选择遵循家里的安排,跟其他女人结婚,更过分的是想要青颜一辈子陪在他身边,做他见不得光的女人。

    青颜一气之下,才答应了陆沉的求婚。

    一向是这样,你喜欢一个人,就赋予了他伤害你的权利,你若执迷不悟,也别怪他伤你彻底。

    陆沉离开之后,若生才走进病房。

    青颜躺在病床上,一双眼睛看着窗外,从头到尾,她都没有哭过,可是若生知道她一定难过极了,那件染着红色血渍的婚纱还躺在地上,也不知道是不是谁遗忘了去收拾。

    她走过去,欲要将它捡起来。

    “别动它。”耳边传来青颜沙哑的声音,她转身,就见青颜看着那裙纱,一双眼睛平静的有些可怕。

    若生从来都没有见过她这样子,心里好担心,却又不知道怎么安慰。

    她说不动,那就不动。

    想起以往自己难受的时候都是青颜陪在身边讲笑话,哄自己开心,替她打抱不平,可是身份一换,看着躺在床上像个木偶一样没有表情的好友,若生顿时觉得自己好没用。

    “颜颜……”若生望着她静默的脸庞,一开口,声音竟有些透不过气的哽咽。

    青颜敛睫,神色安宁,“其实,我一直都有个预感,我当不了新娘……”

    她说,“可是我还试图抓着最后一丝希冀,期盼着,也不安着。你看,那件婚纱真的很美对不对?它那么洁白,是我让它染上了那么鲜红的血,是我弄脏了它……其实我早就应该有自知之明的,我这样的人,怎么配穿上它呢?”

    “你别这样说,这是意外,只是意外。”

    “不是的……是我的报应。”她恍惚间扯了嘴角,“从凌晨我就一直接到成青的电话,我在电话里告诉他让他别再打过来了,不然我就关机。可是我舍不得……我还在期盼什么……于是他不停地跟我发信息,当我看见他说出以死相挟的话时,我就慌了,我就那样不顾一切地冲了出去,我知道那是我活该,是我的报应。”

    “可是你知道吗?最可笑的是,我撞车的前一秒接到他的电话,他说,我是开玩笑的,我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自杀?我真心祝福你幸福快乐,青颜,再见了。我就知道全世界最白痴的人就只有我一个,所以我谁也不怪,我成了现在这样完全是我自作自受……”她转神,看着若生,“若生,你知道吗?我不会把那件婚纱丢掉,我要把它留在身边,时刻提醒自己有多愚蠢。”

    若生不知道原来在车祸之前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以前她只是对成青没有好感,他花心也好,不成熟也好,至少不会做出太过分的事情。

    可是结婚前的那些电话和最后的那句话又算是什么意思?如果真的是早就放开了,何必要发那些暧昧不明的短信让青颜充满期待?

    “成青啊,我多了解这个男人啊,他爱自己的命超过任何人,他是不会为我做这样的傻事的。我明明那么了解他的,可是那时候我还是怕……我生怕……”青颜闭上眼睛,痛苦地说不下去。

    只有爱极了,才会明明知道只是一个玩笑,还怕会成真。

    这就是她爱了那么久,用整个青春去爱那个男人的下场:“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宁愿最初不与他相识。”

    若生一直觉得,这段感情一定是坏的透彻了,曾经相爱过的人,才会说出这样的话。

    最初不相识,最终不相认。

    成青,你可知道,这世界上有个人曾毫无保留地喜欢过你。

    青颜出院的时候,是陆沉把她接回家的。

    这段时间,他衣带不解的在青颜病床边照顾着她,医生说青颜这段时间只能吃一些流食,他便每天亲手熬两个小时的粥带到医院来。

    青颜去洗手间的时候,若生对陆沉表示感谢:“谢谢你这段时间来对颜颜的照顾。”

    陆沉却笑着摇摇头,他说:“我希望自己能一直照顾她,只要颜颜想结婚,我永远都是第一个想当新郎的,如果她不想结婚,我就一直陪在她身边,直到她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

    若生看着这个大男人温暖的笑,忽然就觉得他的出现,会不会是上天对青颜的另一种弥补?

    成青订婚那天,青颜开车经过成青的酒店门口,那是G市最大的酒店,成青和新娘的照片被做成海报放大在酒店门口。

    坐在车里的青颜看着那张海报良久,久到若生担心她会想不开,她才风轻云淡地说:“以前我最大的梦想就是能做他的新娘,他曾经跟我说过,如果有一天结婚,我们一定要在这家G市最大的酒店办酒席,我们的照片要做成巨大的海报,就像这样挂在酒店门口,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她顿了顿,才说:“他的确做到了,那么大的海报,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了吧?只是海报上的人不是我呢……”

    “颜颜……”若生想要安慰,但此刻,仿佛所有的安慰的话都是无用功。

    因为青颜不需要安慰,她说:“若生,我知道你和所有人都不看好我跟成青,甚至在毕业之前,我真的决定对他死心了。可我太爱他了,只要他主动找我,我就会立刻忘记之前海誓山盟一般的恨意,原谅他。我不敢告诉身边的人,我又跟成青和好了,我怕你们觉得我在犯贱。可事实上,我就是在犯贱呀……不然怎么会在一次又一次被他伤害了之后,还对他有奢望呢?其实他结婚也好,斩断了我所有的念想,我终于看见我最爱的男人娶了别的女人,我可以不用再傻傻的等下去了。”

    犹记得那天,青颜对她认真地说:“从今往后,我会好好跟陆沉在一起,人生中,有时候,最适合你的人,也许恰恰是你没想到的人。”

    若生知道,看似说这话是说给她听的,其实是青颜说给自己听的。

    这是她对自己的承诺,也是对自己的警告,警告她不要再对成青有任何的妄想,不要再为了不值得的人辜负自己。

    青颜,这么多年了,我才发现,在爱情里,你才是最勇敢的那个,我相信,那么勇敢的你一定会幸福的。

    当晚,若生做了一个可怕的梦,她从梦中惊醒后再也睡不着。

    这段时间,因为秦陌工作太忙,她不想自己太打扰他,就决定暂时在家住几天,没想到一回到家就又开始噩梦了。

    做噩梦,好像是秦陌离开之后,她每晚必修的功课。

    即便是后来秦陌回来,她依旧没有停止过,生怕自己睡着了睁开眼,秦陌就又不见了。

    后来,秦陌发现了她有这个小毛病,问她的时候,若生并没有说实话,只说可能是工作太累的原因。

    秦陌便每天都陪着她睡,就算很忙,也会先哄着她睡着,再去书房工作。

    每个有他在的夜晚,她都觉得温馨无比,她总是对他说:“秦陌,你知道吗?每当晚上做噩梦惊叫出声的时,你拍着我的肩膀温柔地哄:‘没事,有我在’这种幸福真是无法用语言形容呢!”

    还记得他是怎么回答她的?他说:“好,那就一直这样幸福下去。”

    即使秦陌没有开口,若生也能感觉到,自从他回来了之后,一直在以一种沉默的方式弥补她这些年受的委屈。

    有时候,她真的觉得自己比青颜幸运的多了,不管经历过什么,至少秦陌还在。

    如今,既然青颜都能那么勇敢的面对生活,她有什么不能的呢?

    她扭开床头的灯,忽然就好想好想秦陌,好想听听他的声音啊……她看着一旁安静的手机,始终没忍住拨打了那个熟悉的号码。

    那边响了片刻,便被接起。

    “若生?”清醒的声音证明对方并未睡着。

    若生的声音因为刚醒显得有些沙哑:“你还没睡呢?”

    “嗯,在处理一些文件,怎么了?”

    “唔,刚刚做了个不好的梦。”她巴巴地说,“我梦见你又离开我了。”

    电话那头停顿了片刻,失笑:“傻瓜,梦都是反的。”

    三年后的秦陌明显比以前要耐心和温柔了许多,但这也不能阻止林大小姐记仇的心,她哼哼两声反驳:“才不是!我一直没跟你说吧,三年前你走的那天前一晚,我做了相同的梦,梦见你跟白浅夏走了,我怎么叫都叫不回,接过第二天你们果然一起离开了。”

    “所以你现在很没有安全感?”

    “嗯。”若生实话实说,“怕你又不打一声招呼离开,很怕那种感觉啊,这三年来,我总是梦见在机场的那个时候,你明明对我微笑,可是还是选择离开我。”

    “对不起。”

    “……”

    似乎没想到秦陌会说这三个字,若生一时间有些怔然,明明他是为了她才被逼迫去美国的,却因为她小小的抱怨而道歉,若生心底直觉只觉愧疚万分,“你别这样,我并不是在怪你,我只是想把心里的话告诉你,不然一直闷着,会闷坏的。”

    “嗯。”电话那头的人已经从书房下楼,他一边发动车子,一边将手机耳麦挂在耳边,淡若自如地跟她继续聊天,“还有什么心里话想告诉我的?”

    “嗯……还有好多啊……”若生作势想了想,“在美国的时候有多少女生追过你?”

    “……”开车的秦少爷抚抚额头,“不知道。”

    “骗人!”

    “没有。”秦少爷淡定地说,“太多了,没数过。”

    “……”这么多年过去了,秦少爷还是一如既往的自信呢!若生想了想,又问,“那有没有让你心动的呢?”

    “没有。”

    “真的?”

    “嗯。”

    又是简单的一个“嗯”字,若生正想抱怨他的敷衍,就听见外面传来了一声“叭”地汽车声,她一顿,似乎想到了什么,不可思议地跳下床,拉开阳台地门,走了出去。

    楼下一抹白色的身影依在车边,他手上拿着电话,微昂头,如星辰一般的黑眸看着这边,低沉温柔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在去美国之前,我就计划尽快完成那边的学业早点会来。因为心已经被你拿走了,还怎么因为别人再动心?”

    若生发誓,这真的是她这辈子听过最好听的情话!

    她站在阳台上,拿着手机,感动地想哭,幸福地想笑,她说:“你怎么开车过来了啊,都这么晚了。”

    “知道晚就回去继续睡觉,等你睡着了我再走。”

    “秦陌……”

    “嗯?”

    不用看见,若生都能猜到此刻他一定是挑眉等她的下文。

    可是她叫了一声他名字之后,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两个人径自沉默了许久,最后还是秦陌在电话里哄道:“乖,躺回去睡觉。”

    她果真就听话了,乖乖地走回房间躺在了床上,她握着手机就像抱着最珍贵的宝贝,她说:“你要哄我睡觉吗?”

    “嗯,怎么哄?”

    “你讲故事给我听。”

    秦陌坐进这里,随手拿出诺诺放在车厢里的童话书,翻了几页,对着电话那头的小宝贝说:“格林童话可以吗?”

    “嗯嗯。”

    “在遥远的一个国度里,住着一个国王和王后,他们渴望有一个孩子。于是很诚意的向上苍祈祷。不久以后,王后果然生下了一个可爱的小公主,这个女孩的皮肤白得像雪一般,双颊红得有如苹果,头发乌黑柔顺,因此,国王和王后就把她取名为‘白雪公主’……”

    秦陌如同大提琴一般的声音低低沉沉地传来,舒心温和,若生安静地听着,之前的噩梦早就被这片祥和替换,她渐渐地进入梦中,梦中有美丽的公主和英俊的王子。

    秦陌,如果你是那个吻醒公主的王子,不害臊地说,我希望自己是那个被你亲吻的公主,就算经历千辛万苦我都不怕,只要结局是你给的美好,过程怎么虐都无所谓。

    大概读了十余分钟,听见对方清浅的呼吸声,秦陌才轻声问了一句:“宝贝没睡着了吗?”

    自然是没有回音的。

    秦陌这才合上书,挂上上电话。

    他打开车门,门外有个身影已经等候他许久,见他下车,连忙走上来,又胆怯又担忧地叫了一声:“秦少。”

    是若生的父亲,林建忠。

    “秦少,您是来找若生的吗?”

    尽管秦陌的年龄比林建忠要小上好一大轮,但在秦陌面前,林建忠却依旧卑躬屈膝。

    “不要用‘您’字。”秦陌淡淡地说:“我担当不起。”

    直接的回应让林建忠有些尴尬,他说:“是……我只是感谢秦少一直以来对林建公司的帮助,还有……我去看过李蓓母子俩了,他们被照顾得很好,谢谢秦少。”

    “不用谢我。”秦陌勾勾唇,“我做这些并不是因为你。”

    “我知道我知道,是因为若生。”林建忠忙接话:“这三年来,若生过的并不好,现在秦少你终于回来了,这样就好,这样就好。”

    秦陌打量着眼前的男人,三年的时光,他头顶的白发又多了不少,身子看起来也没从前那般硬朗,可以想象,这几年,虽然公司发展稳定,但他生活的并不好。

    林建忠搓着双手,谄谄地笑了笑:“我就是想知道,秦少有没有跟若生提过三年前的事情……”问完,他又立马补充,“我知道三年前是我做得不对,但事情已经过去了,我觉得、我就是觉得,如果若生知道的话,会很伤心的……”说完他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秦陌的表情,但见他神色淡淡。

    林建忠手心里全是汗,他知道秦陌没表态,但凭他那么精明,怎么会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些什么?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最后,秦陌冷冷地说:“若生不会知道这些,永远也不会知道。”从他去美国时,就决定这件事永远不会告诉若生,不管三年后她有没有等他,他都希望她和从前一样快乐的生活,心里没有任何负担和阴影。

    “谢谢、谢谢!”这一次,林建忠的谢谢,是作为一个父亲的角度,真心地说感谢。

    “你要谢的不是我。”

    “我知道,如果不是有若生这么一个好女儿,我今天也许就流落街头了。”

    对于他林建忠的话,秦陌只是冷笑一声:“好了,时间不早了,上去吧,别让若生发觉什么,她容易想多。”

    “好、好的。”

    秦陌说完后,便转身走到车前,手在开车门的时候忽然顿住,他淡淡地对身后的人说:“记住你的保证,给若生一个完整温暖的家。”

    林建忠一愣,接着慎重地点头:“一定会的。”

    秦陌拉开车门上车,白色的保时捷疾驰而去。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