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正文 《正义论》读后感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作者:杨巍来源:内司委

    非常荣幸能与大家一起分享读书心得。人大开展读书学习活动以来,大家闲暇之余讨论的话题都与最近读过的书籍有关,我也汇报一下我最近读过的《正义论》一书的一点心得。1971年,美国著名理论学家和政治哲学家约翰·罗尔斯的《正义论》的出版,即刻成为当时西方社会领域最轰动的一件事情,引起各界哲学家、政治家、思想家的关注和热议。《正义论》全面系统地阐述了自由平等、公平机会、差别对待等直接反映社会现象、影响社会正义的原则,是对当时西方国家社会现实的深刻反思,被誉为是二战后“伦理学、政治哲学领域中最重要的理论著作”。

    《正义论》,顾名思义,是研讨正义的。正义观念在人类的思想发展史和社会发展史上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罗尔斯在书中明确的规定:正义的主要问题是社会的基本结构,或更准确的说,是社会制度分配基本权利和义务,决定由社会合作产生的利益之划分的方式。那么,正义在今天的社会起了怎样的作用呢?现代社会的主要特征是多元化。人与人之间,不仅宗教观念互不相同,道德和哲学观念,追求的人生理想和价值观也大相径庭。非但如此,观念与观念之间,还常常互不相容,甚至势不两立。然而,这就提出一个问题,在有关社会制度和行为规范的基本原则上,我们究竟有没有相互重叠的共识?如果有,他们是什么?罗尔斯的正义理论,就想回答这些问题。他提出,公平是正义的基础,正义不外乎公平。

    什么是公平?罗尔斯的回答是:“无知才能公平”。没有偏见就是无知,也就是不知道自己是什么人。当一个人不知道自己在社会中的地位,不知道自己属于哪个阶层,不知道自己的天赋和才能,甚至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追求什么的时候,他的决策就是毫无偏见的。当所有的人都在这样一重“无知之幕”背后作决策时,他们所一致公认的社会契约,就是正义的。

    罗尔斯的“作为公平的正义”概括为两个原则:平等的自由原则,机会的公正平等与差别原则。这些原则有优先次序,即平等自由原则是第一位的,第二个原则中的机会的公正平等原则优于差别原则。罗尔斯强调自由的优先性,强调由正义所保障的自由权利决不受制于政治的交易和社会利益的制衡,不管这种有损于自由的交易多么有利或将带来多么大的社会利益,自由只能为自由本身的缘故而受限制。

    罗尔斯的正义论代表了迄今为止现代西方思想有关正义的最系统的论述,包括了以社会正义为核心的价值论法学,特别是他着重分析社会制度的正义,而不是像一般正义学说那样强调个人的正义。罗尔斯的主要理论贡献表现在政治哲学上重新采用社会契约论和自然法学说,全面论述了自己作为公平的正义的基本理论,并对功利主义做了相当深刻而全面的批评。他所反复论述的两个正义原则既突出了公民在秩序良好的社会中应当享受的基本平等及其理论含义,同时又对如何处理经济与社会差别提出了独特的理论标准,并对正义理论的伦理基础作了颇有新意的论证。

    正义论发表于1971年,此时正是西方社会一个动荡不安的年代,西方社会处于一种深刻的危机之中,为了缓和这些社会矛盾,确保社会秩序的稳定,欧美一些国家先后在经济上实施了一些福利措施,以缩小自由垄断资本主义时代所产生的贫富差距,在政治上也开始突出社会稳定和秩序的重要性。罗尔斯正是以其敏锐的社会洞察力和高度的社会责任感把握了这一时代主题。一方面正义论中所探讨的平等自由、公正机会、分配份额、差别原则等问题,以一种虚拟的抽象方式提出了一些解决问题的建议和希望。另一方面,罗尔斯以一种新的道德理论和价值观念系统,为论证西方民主制度和福利经济的合理性,并为其从哲学上寻找根据、探索方法提供了崭新的思路。作为转型中的中国,其中的许多观点和原则也具有现实的指导意义。

    一是,罗尔斯关于自由与平等相矛盾的思想以及解决这一矛盾的两条正义原则,对于我们改革开放中的社会主义建设,有着很强的借鉴和启迪意义。尤其我们正在进行经济政治体制改革,随着经济生活市场化,政治生活民主化的进程不断向前发展,个人和社会的矛盾也随之在更广泛的层面以更复杂的形式表现出来。为了保障公民个人充分享有政治经济的自由权利,又保持社会的长治久安,是我国成为高度民主和法制的国家,必须合理确立个人和国家之间的关系,建立合理的政府管理制度。

    二是,对于我们正确认识和解决公平和效率的关系问题,确立正确的经济战略,也有着非常重要的现实意义。政府应保证每个人机会均等,让每个人平等地享有接受教育、自由择业、自由经营、自由竞争的权利,自由享受政府所提供的种种优惠、机遇等。政府的调节,只能是对人们最终形成的社会经济差距的调节,不能伤及机会均等等原则。

    三是,对于我们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如何公平分配社会财富,缩小个人之见的社会经济差距,保护贫困社会群体的基本利益,也是很有现实意义的。在我国30多年的改革开放和经济发展中,人们收入分配的差距正在扩大。如果社会财富不合理的过分集中到一小部分人手中,不仅会使集中到少数人手中的财富得不到有效的利用和发挥,还会造成这部分社会成员的浪费性消费,甚至还是产生社会腐败的重要因素。这既不利于这部分人自身的发展,也会引发许多社会成员的不满。罗尔斯的差别原则要求政府应采取种种干预手段,调节人们收入差距过大的问题,以实现分配的真正公平正义。

    以上就是我读《正义论》的一点浅显的感想,不妥之处,请各位批评指正。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