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正文 第六章 第九节 灰港岸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这次事件的善后工作的确大费周章,但所花的时间并不像山姆所担心的那么久。打完仗之后第一天,佛罗多就去米丘窟把牢洞里面关的所有人都放了出来。他们所找到的第一个犯人,竟是可怜的费瑞德加·博哲,他已经不再能被叫作小胖了。当时他率领着一群反抗军躲在史盖力附近山中的布罗肯洞中,却被那些强盗用烟熏了出来。

    「可怜的费瑞德加,如果你跟我们一起来就不会这样了!」皮聘扶着太过虚弱,走不动路的朋友出来时,对他说道。

    小胖睁开一只眼,试图挤出一丝笑容。「这个高壮的大声公是谁啊?」他有气无力的说:「该不会是小皮聘吧!你的帽子尺寸变多大啦?」然后还有罗贝拉。当他们救她出来时,她看起来非常苍老、瘦弱。她坚持要自己走出去,当她倚着佛罗多,手中还拿着旧雨伞走出来时,竟然受到众人热烈的鼓掌欢迎。她相当的感动,眼眶含泪的走出来,她这辈子从来没有这么受欢迎过。但她还是被罗索死亡的消息所击垮了,再也不愿回到袋底洞。她把那里还给佛罗多,回去硬瓶一带和抱腹家人一起住。

    当这可怜的小老太婆第二年去世时(毕竟她已经一百岁了),佛罗多觉得非常惊讶和感动:

    她把自己和罗索所有的遗产都交还给他,用来协助补偿那些因此而流离失所的哈比人。就这样,人们心中的仇恨被抚平了。

    老威尔·小脚被关在牢洞里面的时间,比任何人都要久,虽然狱卒待他可能没有像其他人那么坏,但他还是得吃很多东西才能再看起来有市长的威严。因此,佛罗多暂时同意担任他的副手,时间只到小脚先生恢复身材为止。在他担任副市长期间唯一的改变,就是裁减警备队员,让他们恢复之前的职务范围和人数;至于驱赶剩下的盗匪的工作就交给梅里和皮聘,他们也很快把事情搞定了。南边的无赖在听说了临水一战的消息后,立刻逃之夭夭,不敢抵抗领主。到了年底,少数幸存的人在森林中被包围,投降的人都被赶出了边界。

    在此同时,修复旧观的工作也在加紧脚步进行,山姆也非常地忙碌。在有需要、心情不错的时候,哈比人可以像是蜜蜂一般的整日工作;现在,到处都有成千上百的自愿者愿意贡献一己的力量,从小朋友到满手老茧的老爹大妈都有。到冬季庆典之前,那些萨基的手下所兴建的砖造房屋就全被拆掉了,那些砖块则是被用来修补地洞,让它们变得更温暖、更乾燥一些。

    那些强盗所藏起来的啤酒、食物都被从谷仓、地洞和屋子里面找了出来,这些东西在米丘窟和史卡力的旧谷仓里面还特别多,因此,这年的冬季庆典其实大家过得还算不错。

    在拆除新磨坊之前,众人在哈比屯所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清理小山和袋底洞,将袋边路恢复旧观。那些沙堆都被铲平,改成了一个大的花园,山丘的南边也挖了许多洞穴,旁边则是用砖块支撑。老爹重新搬回了三号房,他经常在人前人后自言自语说:

    「这真是让大家都倒楣的转变,幸好一切都没事了,反而还变得更好!」随后,大夥还热烈的讨论了一下,这一排新房子应该叫什么名字。有人提议战斗花园,或是好地道。不过,在讨论一阵之后,大夥还是同意用哈比人的惯例,将这边命名为新边路。只有临水路的人会开玩笑叫这边为萨基挂点路。

    树木是最严重的损失和破坏,因为在萨基的命令之下,这些树在全夏尔都遭到毫无来由的砍伐和破坏,山姆对此感到最为伤心,因为,这个伤口要花最久的时间才能治好。他想,这恐怕得要等到他孙子的年代,才能让夏尔恢复旧观。

    突然间,有一天他想起了凯兰崔尔的礼物,之前他都因为太过忙碌,而无暇思索之前冒险的经历。他拿出小盒子,让冒险家们检查(后来,全夏尔都这么称呼他们四人),并且询问他们的意见。

    「不知道你还在想什么,」佛罗多说:「就直接打开吧!」里面装满了灰色、细柔的粉尘,中间有一个种子,像是包着银壳的坚果。「我要怎么用这个东西?」山姆问。

    「在有风的日子把它丢向空中,让它发挥它的魔力!」皮聘说。

    「发挥魔力在谁身上?」山姆说。

    「先挑个地方作实验,看看它会对那边有什么影响。」梅里说。

    「我想女皇一定不喜欢我只把它留在自己的院子内,你们看看,现在有那么多人受害了。」山姆说。

    「山姆,用你的智慧和经验来判断吧,」佛罗多说:「然后利用这礼物来协助你的工作,让它变得更好。珍惜的使用它,它的量并不多,我猜一分一毫都是很珍贵的。」因此,山姆在许多特别美丽、或是为人怀念的大树被砍倒之处又种下了树苗,然后他将这珍贵的粉尘在每株树苗根部洒上一些。他在夏尔东奔西跑的忙碌,不过,即使他特别偏袒哈比屯和临水路一带,也没人忍心责怪他。最后,他发现还剩下一些粉尘,因此,他来到了分界石的地方,这里应该最接近夏尔的中心了,他将粉尘抛向空中,带着他的祝福四散飞扬。那小小的银色种子则是种在原先生长着高大、美丽的宴会树的地方。他也不知道最后它会长成什么样子,一整个冬天,他都尽可能的耐心等候,强逼自己不要到处乱跑,打探是否有任何变化。

    春天的成果超乎他的想像,他的树开始蓬勃生长,彷佛时光快速的流逝,想要把一年当二十年来用。在宴会场的那块空地上,一株美丽的小树冒出头来:它拥有银色的树皮,在春天绽放出金黄的花朵,这真的是梅隆树,它也成为邻近一带的奇景。在之后的日子里,它越长越美丽,四面八方的人们都不远千里而来欣赏它:这是山脉以西、大海以东唯一的一株梅隆树,而且也是生长得最好的一株。

    整体来说,一四二○年对夏尔是丰收的一年,不只风调雨顺,还有更棒的:一种丰饶、生长的气氛,一种超越平常夏日的美丽光辉。那年出生了很多的小孩,而且每个都英俊、美丽而强壮,大多数都拥有丰美的金色头发,这之前在哈比人之间相当的少见。水果产量极丰,那年的小孩几乎都沐浴在草莓和乳酪之中,他们会坐在李子树下狂吃,堆叠出石头金字塔,然后他们会继续往下一棵树前进。没有人生病,每个人都快快乐乐,只有要割草的人有些抱怨而已。

    在南区的菸叶田又重新开始耕种,而所产的菸叶也醇厚得让人惊讶,收割时,到处盛产的玉米几乎把谷仓给塞爆了。北区的酿酒业也成果丰硕,一四二○年份酿造的酒,甚至成了人们评估好酒的基准。事实上,十年之后,如果有人来到此地的酒吧,经常会看见辛勤工作之后的老爹们畅饮一大杯的麦酒,然后豪气的说:「啊!这可真是二○年的好酒啊!」山姆一开始和佛罗多停留在卡顿家,但当新边路盖好之后,他和老爹一起搬了过去,除了其他繁琐的工作之外,他还负责清洁和修复袋底洞;不过,他也经常离开夏尔,去野外执行植树的工作。因此,三月初的那天他并不在家,也不知道佛罗多觉得身体不舒服。那个月的十三号,农夫卡顿发现佛罗多躺在床上,他紧抓着胸前的一个白色宝石,似乎在半梦半醒之间。

    「它永远消逝了,」他说:「一切都只剩下黑暗和空无。」但那症状很快就过去了,当山姆在二十五号回来时,佛罗多已经恢复正常,不愿意多谈。在此同时,袋底洞已经安置妥当,梅里和皮聘从溪谷地把所有的旧家具都搬了回来,这里很快就恢复了旧观。

    在一切准备妥当之后,佛罗多问道:「山姆,你什么时候要和我一起搬进去?」山姆看起来有点尴尬。

    「如果你不想的话,暂时也不急,」佛罗多说:「但你知道老爹就在附近,寡妇伦波会好好照顾他的。」「不是因为那个,佛罗多先生,」山姆说,他的脸胀得非常红。

    「那到底是什么?」「是小玫。小玫·卡顿。」山姆说:「她似乎不太喜欢我东奔西跑,但由于我没开口,她也没说什么。我没开口的原因是因为我还有工作要做,但是,我不久前开了口,她说:『好啦,你都浪费一年了,干嘛再等呢?』『浪费?』我说:『我可不这么觉得。』不过,我还是懂她的意思,我觉得很为难哪!」「我明白了,」佛罗多说:「你想要结婚,但是你又想要和我一起住在袋底洞?亲爱的山姆哪,这很简单呀!赶快结婚,和小玫一起搬进来,你生多少孩子袋底洞都装得下。」事情就这么决定了。山姆·詹吉和小玫·卡顿在一四二○年的春天结婚了(这年也因婚礼超多而着名),他们一起搬进了袋底洞。山姆认为自己很幸运,但佛罗多觉得自己更幸运,因为整个夏尔没有人比他受到更周详的照顾。当一切的复原工作都安排妥当、开始进行之后,他开始静静的写文章,整理一大堆的笔记。他在夏至时的嘉年华请辞了副市长的职务,可爱的小脚市长又继续主持了七年的宴会。

    梅里和皮聘一起在溪谷地住了一段时间,雄鹿地和袋底洞之间的往来变得相当频繁。这两名年轻的冒险家在夏尔因他们的歌声、故事、华丽的服装以及丰盛的宴会而大受欢迎。人们会说他们很气派,光是看着他们穿着盔甲和精光闪耀的盾牌骑马、唱着远方的歌谣,众人就会觉得十分的感动。虽然他们现在看起来又高大、又威严,但其实作风并没有改变,只是他们话说得更好听、比以前变得更愉快。

    佛罗多和山姆则是恢复了原来的作息,只是,当有需要的时候,他们还是会披起长长的灰斗篷,领间别着美丽的领针。佛罗多先生总是会在脖子上挂着一枚白宝石,他经常会无意识的拨弄着它。

    一切都十分上轨道了,人们只觉得世局会越来越好,山姆依然不停的忙碌,满心欢喜,过着对哈比人来说再好不过的生活。对他来说,这一年完美无缺,只有主人的一些不安让他有些担心。佛罗多几乎已经退出了夏尔的一切公开活动,山姆很难过的发现,他的主人在这个国度中是如此的默默无闻。没有多少人了解、或是想要知道他的冒险和成就;他们的崇拜和尊敬,几乎全献给了梅里雅达克先生和皮瑞格林先生以及(如果山姆知道的话)他自己。在这个秋天,又有一些过去回忆中的阴影再度浮现。

    「佛罗多先生,怎么搞的?」山姆问。

    「我受过伤,」他回答:「这伤口永远不会真正痊愈。」他站起身,这感觉似乎已经过去了,第二天他又恢复了正常。稍后,山姆才想起来那是十月六日,两年前在风云顶遇上黑暗魔爪的日子。

    时间继续流逝,一四二一年到来。佛罗多在三月又再度身体不适,但他还是尽力不动声色,因为山姆有别的事情要烦心。山姆和小玫的第一个孩子在三月二十五日诞生了,这对山姆来说是很重要的一天。

    「佛罗多先生,」他说:「我遇上麻烦了。小玫和我本来已经决定要叫他佛罗多,当然这经过你的同意,可是,她不是男生,是个女生啊!看她好可爱,继承了小玫的美丽,我真幸运,但我们接下来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哈,山姆,」佛罗多说:「传统也没什么不好的啊?你可以挑选像是玫瑰这类的花名。夏尔的小女孩有半数以上几乎都叫这类的名字,还有什么比这更好的?」「我想你说的对,佛罗多先生,」山姆说:「我在一路上听过不少好听的名字,但我想它们都不太适合用在日常生活上。老爹常说:『短一点,这样你用的时候就不需要再缩减了。』不过,如果那是花的名字,我就不管长度了,那一定得是种漂亮的花才行。因为,您看,我觉得她好可爱,将来一定会变得更美丽。」佛罗多沉思了片刻。「好吧,山姆,叫伊拉诺怎么样?就是阳星,你还记得吗?那些开在罗斯洛立安的小黄花?」「佛罗多先生,好棒啊!」山姆高兴地说:「我就是想要这个!」小伊拉诺刚满六个月,一四二一年也来到了秋天,佛罗多此时叫山姆走进他的书房。

    「这周四就是比尔博的生日了,山姆,」他说:「他就会超过老图克啦,一百三十一岁!」「我相信他一定会的!」山姆说:「他可真是个厉害的老家伙!」「好啦,山姆,」佛罗多说:「我想要请你去问问小玫,看看你可不可以暂时离开,和我一起走。当然,现在你不能离开太久啦,」他若有所思的说。

    「是啊,佛罗多先生,真的不能很久。」「当然不行啦!别在意,你可以送我过去。告诉小玫你不会离开太久,最多十天,然后你就会毫发无伤的回来。」「佛罗多先生,我真希望可以陪你一路走到瑞文戴尔,然后看看比尔博先生,」山姆说:「但是,我又只想要待在夏尔,我好为难啊!」「可怜的山姆!我想以后都会这样的,」佛罗多说:「不过你会熬过去的,你本来就很坚强,这次也不会例外。」一两天之后,佛罗多和山姆交接了他的文章和论述,并且将钥匙交出来。其中有本大大的红皮书,里面每一页几乎都写满了字。一开始有许多章节是由比尔博瘦削的字体写的,但后面大部分都是佛罗多稳定、流畅的字体。这分成好几个章节,但第八十章还没写完,之后还有许多的空白。标题页上面写了很多名字,但又一个接一个的被划掉:

    我的日记。我的意外之旅。历险归来。在那之后。

    五个哈比人的冒险。戒指传奇:由比尔博·巴金斯研究和他朋友们所提供的资料汇整而成。我们在魔戒圣战中的角色。

    这里,比尔博的字迹结束了,佛罗多接了下去──魔戒之王的败亡以及王者之重临(由哈比人们的角度观察,是夏尔的比尔博和佛罗多的回忆录,藉由朋友的补充和贤者的说明而完备。)中间还包括了比尔博在瑞文戴尔所翻译的历史记载。

    「哇,你几乎快写完了,佛罗多先生!」山姆惊呼道:「我觉得你该把它留在身边。」「我已经写完了,山姆,」佛罗多说:「最后几页是留给你的。」九月二十一日,两人一起出发,佛罗多骑着那匹从米那斯提力斯一路载他过来的小马,现在被取名为神行客,山姆则是骑着他最爱的比尔。这是个阳光灿烂的清晨,山姆并没问他们要去哪里,他认为自己猜得到。

    他们走史塔克路越过山区,朝向林尾前进,他们让小马自在的走着,他们在绿丘乡扎营过夜。九月二十二日又缓缓的走向森林,等他们到达森林边时,已经快下什了。

    「佛罗多先生,这不就是你当年躲黑骑士的那棵树吗?」山姆指着左边。「这一切都好像是一场梦一样。」时间是傍晚,星斗在东方天空闪耀,他们越过那株倒下的橡树,在两旁夹道的榛树之间缓缓前进。山姆一言不发,回忆着过去,这时,他才意识到佛罗多正在低声歌唱,吟颂着那古老的健行歌,但歌词不太一样了:

    山转路转谁能料,未知小径或密门,机缘巧合未得探,离世之日将到来,踏上西方隐匿路,月之西啊阳之东。

    彷佛为了回应他一般,从下面的小径传来了歌声:

    啊!伊尔碧绿丝,姬尔松耐尔!

    silivrenpennam◆rielomenelaglarelenath,姬尔松耐尔,啊!伊尔碧绿丝!

    我们依然记得,虽然在这遥远的树下那西方海面灿烂的星光。

    佛罗多和山姆停了下来,沉默地坐在阴影中,直到他们看见旅人接近所带来的光线。

    那是吉尔多和许多美丽的精灵,让山姆惊讶的是,爱隆和凯兰崔尔也跟他们并肩共骑。爱隆披着灰色的披风,前额戴着一枚星钻,手中拿着银色的竖琴;他的手中则是一枚镶着蓝色宝石的黄金戒指,这是维雅,精灵三戒中力量最强的。凯兰崔尔则是骑着白马,全身白光闪耀,像是满月旁的云朵一样;她的手上戴着南雅,秘银铸造的戒身,镶着一颗闪着寒光的钻石。骑着一匹小灰马跟在后面,一直点头打盹的竟是比尔博。

    爱隆优雅,但神色凝重的向他们问好,凯兰崔尔对他们露出微笑。「好啦,山姆卫斯先生,」她说:「我听说,也看见你善用了我的礼物,夏尔应该像以前一样受人祝福和喜爱了。」山姆深深一鞠躬,却不知该说些什么,他都忘记了女皇有多么美丽。

    比尔博睁开眼,醒了过来。「你好,佛罗多!」他说:「我今天已经超越了老图克啦!我已经心满意足了,我想我已经准备好踏上另一个旅程了。你要来吗?」「是的,我要来,」佛罗多说:「两代的魔戒持有者应该一起去才对。」「主人,你要去哪里?」山姆这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去港口哪,山姆,」佛罗多说。

    「那我就不能去了。」「是的,山姆,你的时间还没到,最多只能陪我到灰港岸去,或许将来你的时机会到来。山姆,别太伤心了,你不能够总是分身乏术吧。你必须要做你自己,专注的扮演好自己许多许多年。你还有很多要经历、要享受、要去做的。」「可是,」山姆泪眼汪汪的说:「我以为,我以为在你经历了那么多之后,你也会在夏尔好好的过上很多很多年。」「我以前也这样以为,可是,山姆,我受的伤太重了,我试着拯救夏尔,它得救了,但我没有。山姆,事情经常是这样的,当事情面临危险时,必须要有人牺牲、有人放弃,其他人才能继续。你算是我的继承人,我所有的东西全都移交给你;而且,你还有小玫、伊拉诺,还有将来的小小佛罗多,和可爱的小小玫,和小梅里、和小金毛、小皮聘,或许还有更多我无法预见的。人们会需要你的双手和你的智慧,你将会成为市长,想当多久都可以,你也会成为史上最出名的园丁。你会从红皮书里面朗诵历史,让过去一个纪元的回忆不会消逝,人们会记得那场危机,因而更爱、更珍惜这块土地。这就足以让你忙碌、满足很久很久了,只要你的故事还没完结,你都可以过着这样的生活。」「来吧,跟我来吧!」爱隆和凯兰崔尔继续前进,第三纪元已经结束了,魔戒的年代也过去了,属于他们的故事和歌谣也都该告一段落,他们和许多不愿意再留在中土世界的高等精灵一起离开;在他们之中满心伤悲却觉得十分幸运而不难过的是山姆、佛罗多和比尔博,精灵们很高兴的迎接他们。

    虽然他们花了一整夜的时间穿越夏尔,但除了野外的动物之外根本没人看见他们。有时,黑暗中散步的人会看见树下有阵闪光,或是西沉的月光下有着白光闪动。当他们离开夏尔,经过白岗,越过远岗,来到高塔处,看着远方的大海。他们最后终于经过了米斯龙德,来到了隆恩河出海口的灰港岸。

    当他们来到大门前时,造船者瑟丹出来欢迎他们。他十分的高大,拥有一把长长的美髯,而且看起来十分苍老,只有眼中闪烁着星辰的光芒。他看着众人,弯腰鞠躬道:「一切都已经准备好了!」瑟丹领着他们走进灰港岸,有一艘白色的船停在港口,船上有一名全身雪白的身影等待着他们。当他转过身,走向他们时,佛罗多才发现这是甘道夫,他的手上戴着第三戒──纳雅,上面的宝石红得像火一样。要离开这里的人们都觉得很高兴,因为甘道夫将会跟众人一起出发。

    但山姆现在真的觉得很伤心了,因为,他开始想到,如果这道别让他难过,孤单回家的旅程将会更难忍受。正当他站在那边,精灵们依序上船,准备出发时,梅里和皮聘匆忙赶到,皮聘泪眼婆娑的笑了。

    「佛罗多,你之前想要偷溜,可是失败了,」他说:「这次你差点就成功了,但我们又逮到了你。不过,这次可不是山姆出卖你,而是甘道夫啦!」「是的,」甘道夫说:「因为我觉得三个人一起回去,总比一个人孤孤单单的要好。亲爱的朋友们,终于,在这海岸边,我们在中土世界的缘分结束了。安心的走吧!我不会请你们强颜欢笑,泪水并非是不好的东西。」佛罗多亲吻了梅里和皮聘,最后则是山姆,接着他也上了船。船帆扬起,海风吹拂,船缓缓地离开港口,佛罗多所戴着的宝石发出闪光,就消失在迷雾中。这艘船航向大海,直往西方前进……直到一个下雨的夜晚,佛罗多闻到了空气中甜美的味道,以及海上传来的歌声。然后,就如同他在庞巴迪尔的家中所做的梦一样,灰色的雨幕被拉开,眼前出现了一个洁白的海岸,一望无际的绿色大地和美丽的日出。

    对山姆来说,当他站在港口上的那个傍晚,他觉得相当难过。他只能看见灰色的海面上有一个影子消失在西方,他站在那边望着,直到深夜,只能聆听着中土世界海浪拍打的声音,这声音深深地烙印在他心中。梅里和皮聘站在他身边,一言不发的望着海面。

    最后,三人转身离开,头也不回的缓缓踏上归乡之路。在他们接近夏尔之前,他们都沉默不语,但都很感谢朋友能够待在身边。

    最后,他们越过小丘,踏上东路,梅里和皮聘前往雄鹿地,这时他们已经开始唱起歌来。山姆则是转往临水区,最后来到了小山旁,这时又正是傍晚。当他往前走的时候,他可以看见屋内有着黄光和温暖的火焰,晚餐已经准备好了,大家在等他回来。小玫拉他进去,让他坐好位子,把伊拉诺放到他腿上。

    他深吸一口气。「我回来啦!」他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