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正文 第二章 第十节:远征队分崩离析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亚拉冈领著众人来到大河的右边分岔口。在托尔布兰达山的西边阴影中,有块广大的草原,一路从水边延伸到阿蒙汉山脚下,在那之后是阿蒙汉和缓的山坡,上面长满了树木,这些树木也一路生长到湖边。一条涓涓细流的泉水从山上落下,滋养这座草地。

    「我们今晚在此休息,」亚拉冈说:「这就是帕斯加兰草原,远古的美景之一,希望还没有邪恶入侵此地。」

    他们将小舟拖上绿色的河岸,在小舟旁扎营。他们设下了守夜的哨兵,但没有看到任何的敌人。如果咕鲁还是坚持跟踪他们,那它一定还躲得好好的。

    不过,亚拉冈今晚十分不安,不管是醒著或是睡著的时候都翻来覆去。不久之后,他就醒了过来,跑来找正好轮值夜哨的佛罗多讲话。

    「你为什么还醒著?」佛罗多问道:「这不是轮到你值夜的时间。」

    「我不知道,」亚拉冈回答道:「但是我觉得有种威胁和阴影,在我睡著的时候一直潜伏在我们身边,你应该拔出剑来比较安全。」

    「为什么?」佛罗多说:「附近有敌人吗?」

    「让我们看看刺针会有什么反应,」亚拉冈回答。

    佛罗多将精灵的宝剑从剑鞘中抽出,他惊讶地发现刀刃边缘在黑暗中闪动光芒。「半兽人!」他说。「不是非常靠近,但看来还是近得让人担心。」

    「我也很担心,」亚拉冈说:「不过,或许他们不在河的这一边,刺针的光芒很弱,或许只是指出阿蒙罗山脉上有魔多的间谍活动著。我从来没听说过有半兽人胆敢入侵阿蒙汉山脉。但是,谁知道在乱世中会发生什么事情呢?连米那斯提力斯都无法守住安都因河的入口,还有什么不会发生的!我们明天必须特别提高警觉。」

    第二天一早,他们以为自己陷入火焰与浓烟的包围中。东方的乌云如同大火中伸出的浓烟一般乌黑,太阳从山后升起照在浓烟上,发出火红的光芒,托尔布兰达的山顶沾染著金色的光芒。佛罗多再度往东看著那孤高的山峰,它的四边都在奔流江水的包围之下,峭壁上依旧生长著许多树木,一个接一个的插在绝壁上,在其上则是无法攀登的山壁,夹杂著参差不齐的奇诡山峰。许多飞鸟环绕著山峰飞翔,但除此之外别无其他生物居住的痕迹。

    当他们用完餐之后,亚拉冈召集众人:「这一天终于到了!」他说:「我们之前一直拖延这做出抉择的一天。经历这么多事情、越过这么远距离的远征队,到底要如何继续下去?我们应该和波罗莫向西走,参加刚铎的战争吗?或者是向东走,投入恐惧和魔影之下;或者我们必须分散,照著个人的意志拆散成小队?无论如何,我们都必须赶快决定。我们知道敌人在东岸,但是,我担心半人可能也已经进入了河的这一岸。」众人陷入沈默,没有人开口。

    「好吧,佛罗多,」亚拉冈最后终于说:「看来这重担落到你肩上了,你是之前会议中所指派的魔戒持有者,你必须选择自己的道路,在这件事上我无法给予你任何的建议。虽然我试著继承他的责任,但我依旧不是甘道夫,我不知道他究竟在这个时刻准备怎么做。多半,他可能还是要观察你的作法,关键可能还是在于你的选择,这就是你的命运。」

    佛罗多没有立刻回答,他缓缓地说:「我知道不能再拖延,但是我一时之

    间无法做出选择。这责任太重大了。给我一个小时的时间考虑,请让我独处吧!」

    亚拉冈同情地看著他:「好的,德罗哥之子佛罗多,」他说:「就给你一个小时的时间独处,我们全部留在这里,但是别走得太远,免得听不见我们的呼唤。」

    佛罗多低头沈思了片刻。山姆一直用关切的眼光看著主人,最后还是摇了摇头,嘀咕著,「其实答案很明显了,但这里没有山姆插嘴的份。」

    佛罗多站起身,走了开来。山姆看著其他人刻意别开目光,不敢注视他。波罗莫的视线一直紧跟著佛罗多,直到他走入阿蒙汉山脚的树林中。

    开始,佛罗多在森林中漫无目的走著,但最后他发现自己的脚一直领著他往山坡上走。他来到一条小径,那是许多年前道路留下的废墟。在陡峭的地方有残留许多的石阶梯,在经过多年的风吹雨打之后,这些阶梯都因为年久失修而变得破碎不堪,在树根的扩张之下变得分崩离析。他爬了一段时间,最后来到一块草地上。四周长著许多的花楸树,中间是块平坦的大石头。这块小草地面对著东方,充分沐浴在阳光的照耀之下,给人一种生机勃勃的感觉。佛罗多停下脚步,俯瞰著底下的大河,看著和那壮丽孤绝的托尔布兰达山,以及在天空中盘旋的鸟儿。拉洛斯瀑布的声音现在成为有节奏的轰隆声,毫不止息地敲打著。

    他坐在那块岩石上,一手支著下巴,朝著东方发呆,自从比尔博离开夏尔之后,一切的事情都流过他的脑海,他回忆著甘道夫所说过的所有忠告。时间慢慢的流逝,但他依旧找不出答案来。

    突然间,他恍若大梦初醒的警觉起来,有什么东西出现在他背后,有什么不友善的生物就在附近。他跳了起来,猛然回过头;却吃惊的发现原来只是一笑容,看来心情很好的波罗莫。

    「我替你担心,佛罗多,」他走向前说:「如果亚拉冈说的没错,半兽人的确就在附近,那么没有任何人应该离群独处。特别是你更应该小心,许多人的命运都和你息息相关,我的心情也跟著沈重起来。既然都找到你了,方不方便和你坐下来谈一谈?这会让我感觉好一点。我们底下那边只要一讲话,就会为了前途而争吵不休,不过,或许两个人可以在彼此身上找到智慧。」

    「你真体贴,」佛罗多回答:「但是,我不认为谈话现在能够帮得上我,因为我知道该做什么,但我却不敢做。波罗莫,我不敢!」

    波罗莫沈默地站著,拉洛斯继续的发出雷鸣声。微风吹过树梢,佛罗多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颤。

    波罗莫突然在他身边坐了下来。「你确定这不是杞人忧天吗?」他说:「我希望能帮助你,你需要他人给你不同的看法,你愿意接受我的忠告吗?」

    「波罗莫,我想我已经知道你要说什么了,」佛罗多说:「如果不是我内心一直觉得不安,我的确会觉得这是很好的忠告。」

    「不安?对什么不安?」波罗莫猛然转过头来瞪著佛罗多。

    「对拖延的不安,对那显然轻易多了的道路的不安,对拒绝承担责任的不安……好吧,我必须实话实说,我对于信任人类的力量和真实面貌有所不安。」

    「但是,在你不知道的状况下,人类的力量自古以来,都保护你那小小的家园不受黑暗侵袭。」

    「我并不是质疑你同胞的勇敢,但世界在改变。米那斯提力斯的城墙或许是铜墙铁壁,但它依旧不够坚固,如果它失守了,又该怎么办?」

    「我们都会在战斗中壮烈牺牲,但是,我们还是有希望会获胜。」

    「只要魔戒还在,就一点希望也没有。」佛罗多说。

    「啊!魔戒!」波罗莫的眼中闪动著光芒:「魔戒!为了这么小的一个东西,我们竟然大费周章、恐惧不已,这不是很奇怪吗?这么小的东西!我在爱隆的居所中只看过它一次,我可以再看看它吗?」

    佛罗多抬起头。他突然觉得浑身冰寒。他注意到波罗莫眼中的奇异光芒;但他的表情依旧友善、依旧体贴。「最好还是不要把它拿出来。」他回答道。

    「随你便,我不在乎。」波罗莫说:「但是,难道我连提都不能提吗?因为你们都只有想到它在魔王手中所会造成的破坏:只有想到它为恶的一面,却忽略了它为善的一面。你说世界在改变,如果魔戒继续存在,米那斯提力斯将会陷落。但,为什么呢?如果魔戒在魔王的手上,我可以理解,可是,如果它在我们的手上呢?」

    「难道你没参加那次会议吗?」佛罗多回答道:「因为我们不能够使用它,任何使用它的意图都会被转为邪恶。」

    波罗莫站了起来,不耐烦的踱步:「你尽管狡辩吧!」他大喊著:「甘道夫、爱隆,这些家伙一遍一遍地教你这么说。或许他们是对的,或许这些精灵、半精灵和巫师们都不能使用他;但是,我常常怀疑,这些人到底是睿智还是食古不化,或许每个人都受困于自己的盲点而不自知。真心诚意的人类不会被腐化,我们米那斯提力斯的居民,经过重重的考验才能够生存下来,我们不想要巫师的法力,只想要拥有自卫的机会,拥有执行正义的力量。你想想看!就在我们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力量之戒现世了。我认为,这是个礼物,这是赐给魔多之敌的礼物。不把握机会,不利用魔王的力量消灭他是愚蠢的。光是靠著无惧、无畏就足以赢得胜利吗?在这个时候,伟大的领袖、伟大的战士应该怎么做?为什么亚拉冈不能做?如果他拒绝这样做,为什么不交给波罗莫来做?魔戒将会赐给我统御天下的力量。我将会驱逐魔多的黑暗军团,全世界爱好自由与正义的人们将会望风披靡!」

    波罗莫焦躁地走著,一句话比一句话更大声。他几乎已经忘记了佛罗多的存在,一心一意描述著他的城墙、武器和战略。他描绘著伟大的胜利和前所未有的盟约,他击垮了魔多且成为伟大的国王、睿智而又为民所爱戴。突然间,他停下来,挥舞著双手。

    「他们竟然告诉我们放弃这一切!」他大喊著:「他们提出这意见或许是有道理的,只要我能够看出这其中的希望在哪里。我看不出来。我们手中唯一的计画,就是让一个矮子拿著魔戒盲目地走进魔多,给予魔王重新获得魔戒的机会。愚蠢!」

    「你应该明白了吧,吾友?」他猛然转过身面对佛罗多:「你说你很害怕,如果是这样,勇敢的人应该原谅你的行为。但是,让你感到不安的应该不是你的理性吧?」

    「恐怕不是,」佛罗多说:「我只是害怕而已,但是,我很高兴听到你说出内心的想法,你让我下定了决心。」

    「那么,你将会前往米那斯提力斯?」波罗莫大喊著,他的眼中闪动著光芒,脸上露出渴望的表情。

    「你误会我了。」佛罗多说。

    「但是,你至少愿意来一下子吧?」波罗莫不肯放弃:「我的城市距离这里不远,从那边去魔多更近。我们已经在荒野中待了很长的一段时间,你必须要知道有关魔王的消息才能够决定下一步该怎么做。佛罗多,跟我来!」他说:「如果你坚持要走,至少之前先休息一下」他为了表示善意,将手放在哈比人的肩膀上;但佛罗多可以感觉到他的手,因为强自压抑的兴奋而微微颤抖。他立刻避了开来,警觉地看著这高大的人类;对方几乎是他的两倍高,力气又比大上很多倍。

    「为什么你还要猜疑我?」波罗莫说:「我是个真诚的人,不是骗子也不是强盗,我需要魔戒,你现在也知道了。但我对你保证,我绝对不会把它据为己有。至少让我试试我的计画吧?把魔戒借给我!」

    「不!不行!」佛罗多大喊:「是那场会议决定让我持有它的!」

    「魔王也是藉著我们的愚行来击败我们,」波罗莫大喊著:「这让我好生气!愚蠢!自以为是的傻瓜!自寻死路,破坏我们的最后希望。如果有任何生灵应该拥有魔戒,那也该是努曼诺尔的子孙,而不是你这个矮子。你只是运气好罢了,它可能会是我的,它本来就应该是我的,把它给我!」佛罗多没有回答,他小心地往后移动,直到那块大石头成了两人之间唯一的屏障为止。「听话,朋友,听话!」波罗莫用更委婉的声音说:「为什么不丢掉它呢?为什么不舍弃你的怀疑和恐惧?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把责任推到我身上,你可以说是我硬是要把它抢走的。矮家伙,因为我真的比你强太多了。」他大喊著,猛然跃过岩石,想要抓住佛罗多。他原先英俊友善的脸孔变得十分丑恶,眼中冒著熊熊的怒火。

    佛罗多躲了开来,再度利用岩石挡住对方。他只剩下一个选择:佛罗多颤抖著手掏出魔戒,很快地戴上它。此时波罗莫甚至又再度跃向他,那人吃了一,不知所措地看著眼前的景象,接著开始四处乱窜,搜索著岩石和树林。

    「该死的家伙!」他大喊著:「最好别让我抓到!我现在知道你在想什么了。你想要把魔戒送到索伦门前,出卖我们每个人,你一直在找机会抛弃我们全部的人。所有的矮个子都去死吧!」然后,他不小心踢到那块岩石,咕咚一声摔倒在地上。他楞楞地趴著,彷佛被自己的诅咒所害。突然间,他开始大声啜泣。

    他站了起来,抹去眼泪:「我刚刚说了什么?」他大喊著:「我刚刚做了什么?佛罗多,佛罗多!」他大喊著:「快回来!我刚刚是失心疯了,现在已经过去了。快回来!」

    没有任何的回答,佛罗多甚至没有听见他的呼唤,在盲目的恐惧中,他已经跑上了山丘。波罗莫疯狂的话语和那张狰狞的面孔,一直出现在他面前,逼得他不停往前跑。

    他很快就跑到了阿蒙汉的山顶,停下脚步,开始不断地喘息。他在迷雾中彷佛看见了一个由许多面旗子所构成的圆圈,中间则是一个崩塌的防御工事;在中央的四根柱子之上,有个一个高大的王座,可以透过许多层阶梯来抵达。他头也不回地走上去,坐在那王座上面发呆,彷佛是迷途的孩子,无意间来到山之王的宝座上一般不知所措。

    一开始他什么也看不见,他似乎处在一团充满阴影的迷雾中,因为他戴著魔戒。然后,慢慢地,有许多地方的迷雾渐渐散开,让他看见大量的影像。这些影像都很小,让他觉得好像是在阅读桌上的书籍,但却又距离遥远,没有丝毫的声音,只有不停变动的影像,整个世界似乎都缩小了,变得无比沈默,他坐在全观之位上,古时被称作努曼诺尔之眼的山丘上。他看著东边许多无人知晓的土地、无人居住的荒原、未经探勘的森林,他看著北边,大河像是他脚下的缎带,迷雾山脉细小的像是野兽断折的牙齿;往西看去他可以看见洛汗国一望无际的草原,还有如同黑色刺针的欧散克塔,位在艾辛格的正中央;他在南边看见了大河如同波浪一般落下拉洛斯瀑布底下的深坑,水气中飘浮著美丽的彩虹;他还看见了伊瑟安都因,安都因大河壮观的巨大三角洲,海鸟如同太阳下的白色灰尘一般四处飞舞,在它们之下则是湛蓝与碧绿色交错,波涛汹涌的大海。

    但是,每个地方都有战争的迹象,迷雾山脉像是被惊扰的蚁穴一样,无数的半兽人从成千上百个洞穴中往外爬;在幽暗密林的精灵、人类,正在和邪恶的妖兽进行殊死搏斗;比翁族的家园陷入火海,云雾遮避了摩瑞亚;罗瑞安的边境燃起狼烟……

    骑兵在洛汗的草原上奔驰,恶狼从艾辛格往外涌出。战船从哈拉德的港口中蜂拥出港,东方的部队不停的调动:剑客、枪兵、骑马的弓箭手、酋长的马车和满载补给品的马车。黑暗魔君的一切势力倾巢而出,他包围了米那斯提力斯。远远看来它十分的美丽,白色高墙、许多高塔,骄傲的座落在易守难攻的山脚下,它的城墙上闪动著守军钢铁的光芒,战塔上插著许多各色各样的旗帜。他感觉到一丝希望,但是,对抗米那斯提力斯的是另一个更为坚强的要塞。他的眼光不由自主的往东边移动,它越过了奥斯吉力亚斯的断桥,进入米那斯魔窟的狰狞大门,穿越恐怖的山脉,进入葛哥洛斯盆地,也就是魔多的正中心,末日山冒出大量的浓烟。最后,他的目光终于定了下来。一层层的城墙、一道道的护城河、黑色的恐惧、刀山剑林、钢铁的堡垒、精金的高塔,这就是要塞巴拉多,索伦的根据地,一切的希望都被剥夺了。

    突然间,他感觉到魔眼在蠢动,邪黑塔中有一只永不休息的眼睛,他知道对方发现了他的瞪视,那是股饥渴、强大的意志。那意志朝向他奔来,几乎像是只实体的手指一般搜寻著他,很快地,它就会锁定这个目标,知道佛罗多位在何处。它碰触了阿蒙罗,扫过了托尔布兰达山……佛罗多立刻从座位上跃下,用斗篷遮住自己的身体。

    他听见自己大喊著:绝不,绝不!或者是:臣服,我向您臣服!他根本分不清楚。然后,从另外一个强大的力量传来了一股思念波进入他的脑海:脱掉它!拿下它!愚蠢!脱掉它!拿下魔戒!

    两种力量在他身体内搏斗。有那么短短的一瞬间,两种力量彼此平衡著,佛罗多在其间受尽煎熬,突然,他又恢复了意识。他是佛罗多,不是那声音,也不是那魔眼;在这短暂的一瞬间,他拥有选择自己命运的权力。他脱下魔戒之后,发现自己跪在光天化日下的王座前。似乎有一道黑影掠过他头上,跳过了阿蒙汉,伸向西方,然后,天空恢复了原先的蔚蓝,鸟儿开始在每株树上鸣叫。

    佛罗多站起身。他觉得非常疲倦,但已经下定了决心,内心甚至觉得轻松多了。他大声地对自己说,「我必须为所应为!」他说:「至少我可以确定这件事,魔戒的力量也开始影响远征队中的成员,它必须在造成更多伤害之前离开,我必须一个人走。有些人我不能够信任,能够信任的人又不能够失去他们。可怜的山姆,还有梅里和皮聘,还有神行客,他想要去米那斯提力斯,连波罗莫都已经投身邪恶,现在那边的确需要他的力量。我会单独离开,马上出发。」

    他很快地走回波罗莫找到他的地方,然后他停下脚步侧耳倾听著,他觉得自己可以听见底下湖岸边和森林中传来呼喊的声音。

    「他们应该在找我,」他说:「不知道我已经失踪多久了?我想大概有几个小时吧。」他迟疑了片刻:「我能怎么办呢?」他喃喃自语:「如果现在不走,就永远走不了,我将来不会再有这样的机会。我不想离开他们,更不想像这样告而别,但他们一定会谅解,山姆就会,不然我还能怎么办呢?」

    他慢慢地拿出魔戒,再度戴上它。他立刻消失在凡人的视线中,如同微风一般跑下山坡。

    其他人在河边等了很久的时间,他们沈默了一段时间,不安地四下走动。但是,现在,他们绕成一圈讨论著。虽然他们试著想要讨论别的东西,像是他们漫长的旅途和冒险,询问亚拉冈有关刚铎的远古历史,以及在艾明莫尔附近依旧可以看到的伟大遗迹、岩石雕刻的国王巨像、阿蒙汉和阿蒙罗上的王座、拉洛斯瀑布旁的阶梯等等,但他们的思绪总是会转回到佛罗多和魔戒之上,佛罗多会怎么选择?为什么他还有所迟疑?

    「我想,他可能正在思索到底那条路比较紧急。」亚拉冈说:「这也是理所当然的,远征队现在要往东方的旅程变得更为绝望;既然我们被咕鲁追踪,恐怕这趟理应秘密的冒险已经被揭露了;但是,米那斯提力斯并不是比较轻松、距离毁灭比较远的地方。」

    「我们或许可以在那边死守一阵子,但迪耐瑟王和他所有的部下也无法做到爱隆无力达成的事情:保守这秘密,或者是阻止魔王夺取魔戒。如果我们在佛罗多的位置上,我们会做出什么选择?我不知道。我们现在真的最需要甘道夫的引导。」

    「我们的确损失了很多,」勒苟拉斯说:「但是我们必须要在没有他的协助之下做出抉择。为什么不能由我们做出决定,再来协助佛罗多呢?让我们找他回来,进行投票!我投米那斯提力斯一票。」

    「我也是这么觉得,」金雳说:「当然,我们只是被派来沿路协助魔戒持有者,最后去我们想去的地方,没有任何的誓言或是命令强迫我们一定要去末日裂隙,光是离开罗斯洛立安就让我十分难过。但我都已经来到这么远的地方,我必须这样说:到了最后抉择的时刻,我很清楚地明白自己不能够舍弃佛罗多。我会选择米那斯提力斯,但如果佛罗多拒绝,我会跟随他。」

    「我也愿意跟随他,」勒苟拉斯说:「现在离开实在太不够朋友了。」

    「如果我们都舍弃他,这应该叫作背叛才对,」亚拉冈说:「但如果他往东走,那就不需要每个人都跟著他走。那是非常绝望的旅程,不管八个、三个或是两个人、甚至是一个人去都一样。如果你要让我做出选择,那么我会挑选三个成员:山姆,因为他不能够忍受离开佛罗多;金雳和我自己。波罗莫必须回到他的故乡,他的父亲和同胞需要他;其他人应该跟著走,至少,如果勒苟拉斯不愿意跟他走,皮聘和梅里也该跟他一起去。」

    「这一点也不公平!」梅里说道:「我们不能够舍弃佛罗多!皮聘和我愿意跟随他到天涯海角,现在还是一样。虽然当初我们并不知道这样的承诺代表什么意思,当我们在遥远的夏尔或是在瑞文戴尔的时候,这样的承诺并没有那么沈重。但是,听任佛罗多一个人前往魔多实在太残酷了。为什么我们不能阻止他?」

    「我们必须阻止他,」皮聘说:「这就是他担心的事情,我很确定。他知道我们一定不同意他往东走。他也不想要求任何人和他一起走,可怜的家伙。你想想看:孤身前往魔多!」皮聘打了个寒颤。「这个笨哈比人,他应该知道根本不需要开口的。如果我们阻止不了他,也不会离开他。」

    「请容我插嘴,」山姆说:「我不认为你们了解我的主人,他并不是犹豫不决、无法决定该走那条路。当然不是!他去米那斯提力斯能有什么帮助?我是说对他啦,抱歉,波罗莫先生。」他补充道,并且转过头来致歉。这个时候,他们才发现一开始沈默坐在外缘的波罗莫已经不见了。

    「这家伙到哪里去了?」山姆担心地大喊:「我觉得他最近好像有点奇怪,但是,总之,他和我们的讨论没有多大关系。就像他讲的一样,他必须要回家,我们也不怪他。可是,佛罗多先生知道自己只要有机会,一定要找到末日裂隙。可是他害怕。这才是重点——他就是害怕。当然,他像我们一样,都从这趟旅程中学到不少;否则他可能早就把魔戒丢到大河里面,找个地方躲起来了。但他还是很害怕,没办法下定决心出发。他也不替我们担心,不管我们愿不愿意和他一起走。他知道我们会和他一起走的。这也是让他担忧的另一个原因。如果他下定决心,他会想要一个人去。记住我说的话!当他回来的时候,我们都会犹豫不决的,因为他一定会下定决心的。」

    「山姆,你分析得比我们任何一个人都更透彻,」亚拉冈说:「万一你说的没错,我们又该怎么办?」

    「阻止他!别让他走!」皮聘大喊著。

    「不知道这样做对不对?」亚拉冈说:「他是魔戒的持有者,注定要扛起这重担,我不认为我们应该逼著他做出任何决定。即使我们试著这样做,我也不认为我们会成功,有许多远比我们强大的力量在运作。」

    「好吧,我希望佛罗多回来的时候会下定决心,让大家都不要继续烦心,」皮聘说:「等待真让人心焦!时间应该快到了吧?」

    「是的,」亚拉冈说:「一个小时的时间早就过了,都已经快中什了,我们必须去找他了。」

    就在那一刻,波罗莫回来了,他走出树林,一言不发地走向众人。他的表情看来凝重、哀伤。他暂停下来,彷佛清点著在场的每个人;然后盯著地面,垂头丧气地坐下来。

    「波罗莫,你刚刚到哪里去了?」亚拉冈著急问道:「你看见佛罗多了吗?」

    波罗莫迟疑了片刻:「是,也不是,」他慢慢地回答:「是,我的确发现他在山坡上,我也和他说了话。我请求他前往米那斯提力斯,不要去魔多。我忍不住发怒了,他就离开了我,他消失了。虽然我在传说中听过,但从来没亲眼看过这景象,他一定是戴上了魔戒,我再也找不到他了,我以为他会回来找你们。」

    「这就是你的说法吗?」亚拉冈毫不留情的看著波罗莫。

    「是的,」他回答:「暂时就这样了。」

    「这真糟糕!」山姆跳了起来:「我不知道这个人类到底有什么用意,为什么佛罗多先生会戴上魔戒?他根本不需要啊!如果情况紧急到让他戴上魔戒,天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但是,他不需要一直戴著,」梅里说:「就像老比尔博一样,当他躲过不速之客后,他就会把魔戒取下。」

    「但他会去哪里?他人在哪里?」皮聘六神无主地大喊:「他已经不见很久了。」

    「波罗莫,你上次看到佛罗多是什么时候?」亚拉冈问道。「半小时吧!」他回答道:「或许是一小时,我后来又到处乱走了一阵子。我不知道!别问我!」他双手抱头,彷佛极端难过地晃动著身体。

    「他已经失踪了一小时!」山姆大喊出声:「我们得立刻想办法找到他才行,大家快来!」

    「等等!」亚拉冈也跟著大声说:「我们必须要两人一组去搜索,等等,先别急啊!等等!」

    一点用都没有,他们根本不理他。山姆第一个冲了出去,梅里和皮聘紧跟在后。几秒钟之内,他们就已经冲进树林内,开始扯开嗓门大喊:佛罗多!佛罗多!勒苟拉斯和金雳也迈步狂奔,远征队的成员似乎突然间都疯狂了起来。

    「我们这样会都分散开来,会迷路的!」亚拉冈于事无补地大喊道:「波罗莫!我不知道你到底做了些什么,但你最好来帮忙!去追那两个哈比人,就算你找不到佛罗多,至少也确保这两人的安全。如果你找到他、或是发现任何的蛛丝马迹,赶快回到这里来,我马上就回来。」

    亚拉冈拔腿就跑,意图追上山姆;当对方冲进花楸树丛的时候,亚拉冈正好赶上他。山姆当时还正在气喘吁吁地爬坡,一边大喊著佛罗多!

    「山姆,跟我来!」他说:「我们不可以落单,这里面一定有阴谋,我可以感觉得到。我准备到山顶,到阿蒙汉的王座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看!跟我猜的一样,佛罗多往这边走了。跟我来,眼睛放亮点!」他边往山坡上狂奔,边说道。

    山姆尽了全力,但是他的脚程实在比不上飞毛腿神行客,很快就开始落后。过不了多久,亚拉冈的背影就消失在他眼前。山姆上气不接下气地停下来,他突然一巴掌打上自己的脑袋。

    「等等!山姆?詹吉!」他大声地说:「你的腿太短了,所以用用大脑吧!让我想想!波罗莫没有说谎,他不会说谎;但是他没告诉我们全部的实情。有什么事情让佛罗多先生大吃一惊,让他突然间下定决心,。他最后终于决定要走了。去哪呢?往东方走!没有山姆的陪伴?没错,他匆忙得连山姆都不愿意带。这太狠心了,真是太狠心了!」

    山姆擦掉脸上的泪水:「克制情绪,山姆!」他说:「赶快动脑筋!他不可能飞过大河,他也不可能跳下瀑布。他没有任何的装备,所以,他一定会回到船边去。回到船边!山姆,赶快给我跑回船边去!」

    山姆转过身,拼老命的往回跑。他摔倒了好几次,连膝盖都割伤了,最后,终于来到河岸边的帕斯加兰草原,也就是船只被拖上岸的地方,看起来似乎一个人都没有。身后的树林里面有人呼喊的声音,但他头也不回,他呆呆地瞪著眼前的景象,喘著气,有艘船自顾自地往河里滑。山姆大喊一声,冲向湖边,小船落入河中。

    「我来了,佛罗多先生!我来了!」山姆从河岸边一跃而下,试图抓住船舷,他差了好几码没抓到。山姆惨叫一声,头朝下的栽入深水中,河水毫不留情地淹过他的小脑袋。

    空船上发出了一声惊呼,一根奖把船转过头来。佛罗多在千钧一发之际抓住山姆的头发,把拼命挣扎和吐水的忠仆从水中捞出来。山姆的眼中充满了恐惧。

    「马上就上来啦!好小子山姆!」佛罗多说:「抓住我的手!」

    「救我啊,佛罗多先生!」山姆大声惨叫:「我快淹死了。我看不见你的手!」

    「在这里,别捏我,臭小子!我不会放手的。不要乱踢,不然你会把船弄翻的。来,抓住船舷,让我用桨划水!」

    佛罗多划了几下之后就让船重新回到岸边,山姆终于浑身湿淋淋地爬上岸。佛罗多脱下魔戒,再度踏上岸。

    「山姆,你真是最会拖累我的麻烦大王了!」他说。

    「喔,佛罗多先生,你这样说太狠心了!」山姆浑身发抖地说:「竟然不准备带我走?如果不是我机灵,你现在会怎么样?」

    「安全地离开这里。」

    「安全?」山姆说:「孤身一人,没有我的帮助?我不能容许这样的事情发生,我会担心死的。」

    「山姆,如果你和我一起走,你才真的会死。」佛罗多说:「我才不能容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我宁愿死也不愿意被留下来。」山姆说。

    「可是我要去魔多耶!」

    「佛罗多先生,我当然知道。你本来就要去魔多,还会带我一起去。」

    「山姆,」佛罗多说:「别惹麻烦了!其他人随时都会回来。如果他们发现我人在这里,我又必须要大费周章的辩解和解释,恐怕就再也狠不下心舍弃大家,但是,我必须立刻离开,这是唯一的选择。」

    「当然应该这样,」山姆回答:「但不是一个人走,我一定要跟你走,如果你不让我跟,我就把每艘船都打洞。」

    佛罗多忍不住哈哈大笑,他突然间觉得有股暖流冲进他心底。「至少留一船下来!」他说:「我们会需要船的,不过,你可不能连食物和装备都不带就准备跟来啊。」

    「等我一秒钟,我把东西全部都收好!」山姆兴高采烈地大喊:「一切都准备好了,我本来就以为今天大家会出发的。」他冲到营地旁边,从佛罗多清出来的行李中找到他的背包,多拿了一条毯子,以及一些食物,又跑了回来。

    「这样我的计画全完蛋了!」佛罗多说:「恐怕躲不过你了。但是,山姆,我真的很高兴,我没办法解释我有多高兴。来吧!很明显我们注定要在一起。我们一起走,希望其他人能够平安!神行客会照顾他们的,我想我们这辈子可都不会再见了。」

    「话不要说得太早,佛罗多先生,未来充满各种可能的!」山姆说。

    佛罗多和山姆,就这样一起踏上了任务的最后一阶段。佛罗多划离岸边,大河就带著他们漂向溪边的支流,越过托尔布兰达的峭壁。瀑布声越来越接近,即使在山姆的帮助下,他们还是使尽浑身解数才越过孤峰南边的激流,航到东岸去。

    最后,他们好不容易才停靠在阿蒙罗山的斜坡旁,他们在那里找到了一个平坦的河岸,上岸之后尽可能隐密地将小舟藏在大石头后面。然后,他们扛起背包,开始寻找能够让他们穿越艾明莫尔光秃的山丘,进入魔影之地的道路。

    魔戒圣战历史的第一部曲就此完结。

    第二部分被称作「双城奇谋」,因为故事环绕著萨鲁曼的堡垒欧散克,和守护魔多秘密入口的暗黑之城米那斯魔窟。第二部曲描述的,是分崩离析的魔戒远征队,如何在黑暗降临之前努力对抗邪恶的故事。

    第三部分则是描述对抗魔影的最后防御,以及魔戒持有者的最后考验,它被称为「王者再临」。

    (第一部完)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