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十章 统帅与时代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库图佐夫元帅的生命正值其光荣的统帅活动达到顶峰的时候猝然终止。正当俄军将外国侵略者从俄罗斯土地上驱逐出去,迫使敌军败退西方的时候,他的心脏停止了跳动。当他的战略思想在俄军作战中付诸实现,并已取得辉煌成就的时候,他离开了热爱他的军队和人民。

    对统帅来说,最高的奖赏莫过于人民和军队对他的期望得以实现。库图佐夫在1812年卫国战争中怀着对祖国和人民的极强责任感,认真地履行着总司令这一艰难而又重要的职责,坚定地领导俄军同当时最强大的军队——拿破仑军队作战,直至生命的最后一刻。

    在当时的俄国,为了巩固沙皇的反动统治,沙皇政府关心的是利用对拿破仑战争的历史性胜利,来为皇帝歌功颂德,他们把沙皇说成是祖国的救星。许多研究这一时期战争的历史著作,都把打败拿破仑的功绩归于专制政体和贵族,沙皇亚历山大一世被描绘成英明的国务活动家和统帅。

    许多军事理论著作蓄意贬低库图佐夫的功绩,抹杀其军事实践的意义。由于亚历山大一世本人不喜欢库图佐夫,因而贬低、歪曲库图佐夫形象的许多活动得到了他能支持。虽然如此,在俄国和欧洲人们还是有目共睹的。在抗击拿破仑入侵的战争中,一切重大军事战略课题的顺利解决,所有重大胜利的取得,都是同库图佐夫的名字分不开的。人民颂扬的是战胜了敌人,把祖国从拿破仑大军铁蹄下解放出来的军队和它的统帅库图佐夫,而不是沙皇。当时库图佐夫的英名传遍四方,沙皇是不可能一无所闻的。在俄军开进维尔诺的当天,沙皇的妹妹叶卡特琳娜·巴甫洛夫娜掩饰不住内心的愤慨,在给亚历山大的信中写道:

    “举国欢腾鼓舞,元帅荣耀非凡,但他不配享有这样崇高的声誉……我认为,您在军事上的失策甚于内政。”

    库图佐夫无时无刻不感到沙皇对他的敌视和虚情假意。他知道宫廷对他恨之入骨。

    库图佐夫在逝世前几天致亲人的信中,写下了波兰和普鲁士居民如何欢呼和隆重地迎接俄军的到来,以及从很远的村镇前来看望俄国勇士及其统帅的情景:

    “大街上人们高呼:‘库图佐夫万岁!伟大的老人万岁!’有的甚至干脆高呼:‘我们的库图佐夫爷爷万岁!’这样的描述是犯忌的,这样的热忱在俄国是不会有的。真是自己人在本乡本土反不受尊敬啊。”

    1813年3月底,库图佐夫就普鲁士皇帝授予他黑天鹰和红天鹰勋章一事写道:

    “皇帝希望我成为他的臣民,并要在普鲁士赏赐我一块领地。我出于礼貌表示谢意后声言,亚历山大皇帝对我或我的任何一个子弟都会给予照顾。”但是,一向很有预见性的库图佐夫并未言中。

    4月11日,库图佐夫口授了给妻子的最后一封信:

    “我的朋友,我第一次让人代笔写信,你一定会感到惊异,而且可能会害怕。这种病使我右手指感觉麻木……我寄给你一万马克银币用来还清债务,寄三千马克给安努什卡,另三千给帕拉申卡。这一切看来是需要的。”

    库图佐夫负债累累,以致临终前还在为此而焦虑不安。他去世后,债主仍不断登门向其家属追讨欠债。因为生活处境极为艰难,他的五个女儿不得不恳求沙皇予以照顾。他们在给亚历山大一世的请求信中写道:

    “家父把一生都贡献给了祖国的事业,因此荒废了自己的家业……赐予我们的领地反成了累赘。倘若皇恩浩荡的圣上能惠然下令官府收买一部分,或许我们还能有一线生机。”沙皇的宠臣阿拉克切耶夫一手遮天,在转呈的奏章上批上沙皇的旨谕“不予答复”。沙皇政府就是这样对待和缅怀俄国伟大统帅的功勋的。

    整理、研究库图佐夫的军事遗产,并将其应用于军队战斗实践,不仅没有受到鼓励,反而严加禁止。反映库图佐夫统帅军事艺术和实践的所有文件都被尘封在档案库里,没有沙皇的特许,任何人不得接触。

    库图佐夫的统帅活动,在苏联伟大卫国战争年代和战后,才得到最广泛、最全面的研究和宣传。1941年11月7日,斯大林冒着敌机空袭的危险,在红场阅兵式上向全体苏联官兵发表了著名的讲话,他说道:

    “让我们伟大的前辈——亚历山大·涅夫斯基……亚历山大·苏沃洛夫、米哈伊尔·库图佐夫的英勇形象在这次战争中鼓舞着你们吧!”斯大林还对库图佐夫在1812年对拿破仑军队实施的战略反攻给予了高度评价。

    在伟大卫国战争年代里,苏联历史学家曾出版过许多有价值的研究统帅库图佐夫的著作。在他们的著作中,对库图佐夫的军事遗产的许多方面作了专题阐述,对组织和实施积极防御方面的经验研究得特别深入。这些经验,在苏联伟大卫国战争的第一阶段,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值得一提的是,这些经验在1942年制订的“野战条令”中得到了充分的反映:

    “……在我们伟大祖国的光荣历史上,曾有过许多次以退却方式拖住敌人,消耗敌人的力量,而后再给敌人以毁灭性打击的范例。这种情况在1812年卫国战争中有过,在国内战争时期也有过多次。在适当条件下采取主动退却的方式,以创造有利条件继续同敌人进行顽强斗争,乃至消灭敌人。这种作战方法库图佐夫在1805年同拿破仑的战争、1811年同土耳其的战争中都运用过……1805年在申格拉伯恩,当库图佐夫向奥斯特利茨退却时,巴格拉季昂的后卫曾同超过自己兵力很多倍的敌人作战;在1812年战争中,许多俄国天才的将领(如科诺夫尼岭)提供了使用后卫实施巧妙作战的典范,这在现代战争中仍具有特殊的意义。”

    1942年6月,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发布命令,颁发三个等级的库图佐夫军功勋章。那些善于制订和实施战役计划,予敌重大杀伤和保持军队战斗力的苏军将领和军官们,被授予这种勋章。在战争年代里,有许多团、旅、师的军旗上都挂有库图佐夫勋章。被授予库图佐夫勋章的有7000余人。在荣获一级勋章的579人中间,有在同德国法西斯军队作战中表现高超军事指挥艺术的统帅和军事长官。

    参加博罗季诺战役的勇敢士兵所拥有的英勇战斗精神,激励着苏联军人在反对希特勒侵略战争的严峻年代里,屡建战功。

    卫国战争中有一件很突出的事件,清楚地表明了苏联军人对1812年解放战争的英雄们及其统帅库图佐夫深深的敬意。

    第三近卫坦克集团军司令雷巴尔科在向解放本茨劳城的军人致辞时讲道:

    “我们现在走的正是我们先辈走过的光荣战斗之路。朋友们,让我们深思一番吧!130年前,俄国的旗帜是怎样在欧洲的中心迎风飘扬的。我们将要把这些旗帜插到格尔利茨、德累斯顿、莱比锡、柏林。我们的旗帜是欧洲人民日夜盼望的自由的象征。我们是库图佐夫的子孙,将无愧于自己的伟大历史使命!”

    在继续向西方挺进的路上,坦克旅在劳班库图佐夫纪念碑前停留下来。纪念碑旁停放着一辆坦克,在车体上用大字写着库图佐夫的名字。在那里坦克兵、炮兵、工程兵、通讯兵……脱帽肃穆而立。在露天集会上,发言的人追忆了那些在1813年从拿破仑铁蹄下解放了欧洲人民的英雄们。最后发言的是政治部主任A·И·德米特里耶夫上校,他讲道:

    “让我们聆听一下库图佐夫的训导:‘我们赢得了外国人民的感戴,让欧洲喷喷称奇的是:俄国的武装力量是战无不胜的,其豁达大度和道德高尚是无与伦比的。这就是我们军人应有的崇高目的。’勇敢的战士们,让我们竭尽全力为实现这一目标而奋斗吧!”

    集会结束后,鸣礼炮三响。“上车”令下,坦克旅在著名飞行员A·И·波克雷什金指挥的歼击机群的掩护下,满怀对伟大统帅的思念之情,继续向西挺进。

    1945年3月7日,苏联元帅、第一乌克兰方面军司令И·C·科涅夫发布命令:

    “我方面军已占领本茨劳市。在1812~1813年卫国战争年代里,伟大的俄国统帅库图佐夫元帅曾统率所向无敌的俄国军队到过这座城市。1813年4月28日米哈伊尔·伊拉里奥诺维奇·库图佐夫去世了,因而中断了通往本茨劳城的胜利征途……为缅怀库图佐夫的光辉业绩,我命令:

    1.本茨劳市城防司令在库图佐夫元帅墓地设仪仗队;

    2.方面军的所有部队和军人,在路经库图佐夫元帅墓地和纪念碑时,应致军礼;

    3.本命令在所有步兵连、炮兵连、技术连、飞行中队和大队宣读。”

    1945年4月26日,在库图佐夫墓地举行了纪念伟大统帅逝世132周年的集会。集会结束时,在纪念碑的台座上安装了一块纪念牌,上书:

    “献给伟大的爱国者,俄国元帅米哈伊尔·伊拉里奥诺维奇·戈列尼谢夫-库图佐夫。于库图佐夫逝世132周年纪念日。1945年2月12日进入本茨劳市的红军军人敬上。”

    1945年4月28日,本茨劳库图佐夫故居博物馆开放。博物馆坐落在库图佐夫度过生命最后时日的建筑物内。那一天,他的墓地由136名苏联英雄组成的仪仗队守卫。

    1945年苏联卫国战争结束后,对库图佐夫统帅活动的研究规模更趋扩大。伟大统帅诞辰200周年庆祝活动,是1945年9月的一件大事。根据苏联政府决定,在全国开展了纪念活动。无论是工厂、集体农庄,还是部队和学校,都举行了讲演会、报告会或是座谈会,详细介绍了库图佐夫的生平和业绩。在中央报刊上发表了许多篇纪念文章,并出版了有关库图佐夫的学术会议论文集。

    帕金森说:“在战败拿破仑方面,任何人都不能起到比库图佐夫更大的作用。”他是“拿破仑侵俄战争期间,俄国人民的精神象征。”

    “在战略预见和把自己的战略思想付诸实施方面,连拿破仑也难以望其项背。”

    历史记载着1812年卫国战争英雄们的名字,他们的英名不但出现在文学、艺术作品中,铭刻在纪念碑上,许多城市、街道和广场,还以他们的名字命名。在莫斯科有库图佐夫大街、巴克莱路、巴格拉季昂路、普拉托夫路;他们永远活在人民的心中,人民将世代铭记他们为保卫祖国所做出的具有历史意义的贡献。

    1945年4月30日,苏联军人在柏林德国国会大厦升起了胜利的旗帜,上面写着:“白俄罗斯第一方面军第三突击集团军步兵第79军荣获二级库图佐夫勋章的伊德里茨克步兵第150师。”

    这面战旗如今陈列在俄罗斯武装力量中央博物馆的主厅内,到博物馆去参观的人川流不息,人们站在胜利的旗帜下流连忘返,他们心中对那些为祖国的自由独立而斗争并取得光辉胜利的英雄们充满了崇敬,他们还为在人民中间出现了像库图佐夫这样光荣的儿子、伟大的统帅和军事思想家而感到自豪。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