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十回 陈城弄权丧三军 林彪戏演《庐山雪》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话说国民党第三次大围剿被打破以后,蒋介石甚为恼火。眼下共产党已建立苏维埃中央临时政府,公开与他分庭抗礼。于是,1933年9月,他便调集50万大军,派自己心腹中央军高级将领陈诚作总指挥,发动对江西苏区的第四次大围剿。一日,中革军委主席周恩来和红军总司令朱德一起去找毛泽东,私下商讨打破敌人围剿的大计。此时毛泽东早已惯于寂寞,很少言论。他对中央那些喝过洋墨水的“娃娃领导”颇为不满,但对周恩来却印象不错。加之周恩来与老搭挡朱德联袂而来,毛泽东很热情地接待了他们。坐定以后,周恩来坦诚地说明了来意,朱德则含笑不语。毛泽东没有立即回答他们,却一支接一支地不断抽烟。良久,他才慢悠悠地说道:“陈诚有二十多个师,近五十万人马。在我看来,只能算作三个师,四万多人马。”周恩来听后大惑不解,轻声问道:“主席,此话怎讲?”毛泽东左手叉腰,右手掐着烟头,嘴里吐出一串长长的烟圈,不慌不忙地说道:“敌人三路军马中,左路军余汉谋是桂系陈济棠的部属。陈济棠与蒋介石素来不睦,右路军蔡廷楷历来主张联合抗日,他们此番参战必定不会竭尽全力攻打红军,这二路军马可以明打暗和。故三路军马中只有中路军陈诚自己的三个师必须认真对付。”周恩来、朱德听后,茅塞顿开,脑中一片清明。朱德笑道:“润芝,继续往下讲。”毛泽东侃侃而谈:“敌军总指挥陈诚,他仗着有蒋介石做后台,素来骄狂。此次利用围剿机会,兼并郭华宗四十三师在前,收编川军五十二师在后,已使各路军阀胆颤心寒。就当前情势而言,各省军阀防陈诚甚于防红军,私下里对其怨恨甚深。此天赐我红军再次破敌之良机也!”周恩来道:“此次破敌,当先攻何路?”毛泽东肯定的回答:“直攻中路。”朱德听了,不由疑惑满面:“中路军装备精良,训练有素。其中十一师战斗力量最强,在蒋冯阎大战中屡建功勋,蒋介石甚为倚重。先打中路军,岂不犯了兵家大忌?”毛泽东笑道:“自古兵无常法。避实就虚固然有之,但擒贼擒王,打蛇打七寸也末尝不可。但当审时度势可也。十一师是陈诚主力,围剿先锋。一战胜之,余皆胆寒。左右两路军马必然借机逃遁。蒋介石、陈诚也无可奈何,则围剿可破也。”周恩来、朱德豁然明白,破敌之机已然在胸遂辞别毛泽东,上马缓缓而行。周恩来道:“主席用兵,胜过我们多矣!”朱德笑道:“岂止用兵?此人文韬武略,不惟国民党人难以企及,便是我党恐也无人能及。”周恩来听罢,看了朱德一眼。朱德亦自觉失言,遂不再言语。

    1933年2月20日黄昏,红一方面军与敌周旋数月后,突然以主力围攻南丰县城。守军毛炳文部奋起抵抗。顿时,南丰城外炮声隆隆,枪弹如雨,喊杀声震天动地。毛炳文登城一望,但见红军旌旗漫山遍野飘扬,人如潮涌铺天盖地而来。他顿时慌了手脚,急电陈诚请求增援。陈诚与红军交战数月,末见尺寸功劳,先要丧师失地,这个面子如何丢得起?于是,急令罗卓英部沿宜黄大道驰援南丰,五十二、五十九师从乐安山路支援南丰。周恩来、朱德闻报,满心欢喜,急忙调兵遣将:林彪、聂荣臻率领一军团、二军团和第二十一军为左翼埋伏于黄陂一线,主要负责歼敌;右翼彭德怀、滕代远指挥红五军团和第二十二军,主要负责阻击援敌、保护左翼安全。林彪首次指挥大兵团战斗,十分兴奋。他经过深思熟虑,决定再将左翼分为平行两翼,埋伏于黄陂两侧,准备用伏击、侧击、兜击、突击等战术一举歼灭敌人。27日拂晓前,徐彦刚、罗瑞卿率七、九两师和炮兵连在左,林彪,聂荣臻亲率红四军十,十一两师在右,全部进入歼灭战主战场。时逢阴雨连绵,白日雨雾蒙蒙,入夜漆黑一片,更加道路泥泞,又粘又滑。林彪不辞劳苦,亲临各处检查兵力,火器配备和工事修筑。并作了适当调整。次日清晨,群山醒转,天气晴好。9时左右,红日东升,雾散天清,群山静谧,泉水淙淙。中央军五十二师2个旅6个团的大队人马大摇大摆地进入伏击圈。参谋长陈奇涵请示林彪:“打不打?”林彪摇摇手:“等辎重部队。”一会儿,辎重部队也钻进来了,陈奇涵又问:“打吗?”林彪又摆摆手:“等后位团。”陈奇涵看见,他的军团长脸上带着诡诈的微笑,充满了贪婪。不一会儿,后卫团也钻了进来,林彪鹰隼般的眼睛突然发光。他把手一挥,陈奇涵举枪发出信号。顿时,山沟里枪声大作,炮火连天,喊杀声惊天动地。五十二师尚未回过神来,红军官兵已如下山猛虎出海蛟龙般猛烈冲向敌群,把敌人夹在十余里山沟中切成无数小节,首尾不能呼应。数万红军将他们围住宰割,电台也被炸碎,不但插翅难飞,且连报讯也是没法。不到3个小时,五十二师全军履灭。当时,有人听见五十二师方向枪声大作,急忙报告五十九师师长陈时瑗,陈时瑗不以为然地说:“大军压境,赤匪敢不望风而逃?敢情五十二师借实战演习以壮军威?”于是继续前进。下午2时,1个团左右红军现身狙击,五十九师略加攻击便逃之夭夭。陈时瑗纵声大笑:“所谓红军伏兵,不过如此!”便下令全速前进。他哪里知道,彭德怀早以等得心焦,听得林彪到手,心中羡慕,生怕五十九师这块肥肉滑落,于是不断派出小股部队袭扰,以坚敌意。29日凌晨,五十九师终于落进右翼红军圈套,激战终日,4个团也被全歼。

    消息传进南昌,陈诚瞠目结舌惊得半响说不出一句话来。他怎么也不敢相信:区区黄埔四期生林彪和彭德怀居然张口就吃掉他两个整编师!同时,他将余汉谋、蔡廷锴他们恨之入骨,但目前情势又把他们无可奈何。思之再三,只得将中央军剩余部队缩编为两个纵队,分别由吴奇伟、肖乾带领,实行交错行进,由东固、黄陂经新丰、甘竹夺取广昌,得手后消除众军畏怯心理,再催促余汉谋蔡廷锴两路夹击,重新形成对红一方面军的合围。哪知红军早已通过电台,窃听了陈诚与部属的往来电报,破译了全部电文内容,掌握了陈诚的作战意图。周恩来、朱德又张开天罗地网,准备捕捉陈诚的起家班底十一师。3月21拂晓,肖乾带领十一师行军抵达草台岗附近。六十三团团长宋瑞河正待观察地形,了望哨兵匆匆跑来报告:“红军分兵三路向我们攻来。”宋瑞河大惊,连忙举起望远镜四处张望。果然附近山岗的大小路径上满是急速奔来的红军。他一方面急令官兵抢筑工事,准备抵敌;一方面又急忙向肖乾报告。肖乾此时也已发觉情形不妙,急令各部就地坚守待援,同时向陈诚告急求援。陈诚复电,要十一师坚持抵抗,同时令吴奇伟就近增援,并命余汉谋、蔡廷锴火速围拢,企图乘势围歼红军主力。这边红一方面军一、三、五军团将十一师团团围定,各从一个方向朝着草台岗一带猛烈攻击。哪知十一师的确不愧为蒋介石宠爱的嫡系,陈诚手中的王牌。尽管深陷重围,却也临危不乱。各团官兵士气高昂,凭借山岗地形殊死抵抗。从黎明战至中午,红军轮番强攻,攻占了一些山头,但十一师马上组织反攻抢占回去。如此抢来夺去,双方胶着在一起,战况异常激烈。十一师有的连队死至十余人,兀自不肯放弃阵地。此时,肖乾满心希望援兵来救,但是始终不见踪影。他哪里知道,周恩来、朱德早已派兵将吴奇伟缠住。吴奇伟左冲右突,只是无法前进。至于余汉谋、蔡廷错两路军马,也有小股红军与大队赤卫队人马粘住。二人心中明白,借口“遭遇红军围击”,只是磨磨蹭蹭,不肯向前。陈诚心中恼火,大骂:“放屁,哪来这许多红军?”却也无可奈何,一面催促吴奇伟速战速决,一面出动空军增援草台岗。

    且说国民党空军在草台岗上空转悠一圈,见两军纠缠,敌我难分,只得朝红军占领的山头俯冲下来,用机关枪一阵扫射,并扔下不少炸弹。其中一颗炸弹正好在林彪的军团指挥所附近爆炸,正在聚精会神研究地图的林彪应声倒地。说时迟,那时快,一个警卫战士飞身压在林彪身上,几个战士一声惊呼,也冒着危险扑向林彪。一会儿,敌机飞走了,林彪翻身坐起,拍拍压在自己身上的那个警卫战士的头说:“没事了,起来吧!”谁知那个战士既不吭声,也不动身。林彪翻过他身子一看,一块弹片穿过战士脑袋,他早已气绝身亡。林彪挥手让警卫们抬了下去,自己仍旧埋头看地图。此时,陈奇涵跑来报告:“军团长,前线三个师长均已负伤,部队伤亡较大,黄柏岭仍未攻下。请示办法。”林彪转身命令作为预备队的红一师师长李聚奎:“现在我命令你师从正面冲峰,不惜一切代价,两个小时之内必须拿下草台岗!”李聚奎为难地说:“草台岗正面道路狭窄,敌人只消两挺机关枪把守,我们就攻不上去。”林彪大怒:“那你说怎么办?”李聚奎道:“我想以一个团正面强攻,两个团从垭口两翼攻上去。”林彪笑道:“你怎么不早说!”不说李聚奎领命而去,且说林彪拿起望远镜,不断地观察黄柏岭上敌我双方交战的形势。原来黄柏岭是草台岗的天然屏障,不拿下黄柏岭就无法攻打草台岗。红一军团从早上打到现在,竟然连黄柏岭也没拿下,更莫说进攻草台岗。林彪心中甚为气恼。好在此时李聚奎依计而行,很快拿下黄柏岭。红一方面军各部,又乘胜猛攻草台岗。这时,红五军团也突破十一师六十六团阵地,红三军团也拿下雷母山敌军阵地,三个军团数万人马铺天盖地向着草台岗卷去。十一师顿时阵脚大乱溃不成军。混战中,一发炮弹在十一师指挥所“轰”一声爆炸,肖乾应声倒在血泊之中,气息奄奄。眼睁睁地看着十一师全军履灭。陈诚时在抚州,闻听十一师被歼消息,气得口吐鲜血,昏厥过去。醒后,急令吴奇伟等部撤退。他哪里知道:十一师与红军激战正醋之时,他的各路军马便已四散奔逃了。蒋介石在南京听到禀报,气得连连以杖击地,大骂陈诚无能。近年来,他顶住国内外强大舆论压力,坚持“攘外必先安内”政策,避免对日作战,目的就是集中兵力剿灭红军,消除一旦对日作战的最大后顾之忧。不意一场场大围剿俱告失败,此番动用军队五十万,由心腹爱陈诚直接指挥,却也丧师失地,使他颜面尽失。在发给陈诚的手谕中,他叹道:“此次损失凄惨异常,实乃有生以来唯一之痛。”自此,更把毛泽东、朱德、彭德怀、林彪等人恨之入骨髓。

    粉碎国民党第四次围剿之后,江西苏区军民一片欢腾。为了庆祝反第四次大围剿的胜利,红四军政治宣传部主任李默然等人编写了一本话剧,题目叫作《庐山雪》。戏中描写红军打进南昌,最终杀上庐山,活捉审判蒋介石。“庐山雪”暗示蒋介石的统治就像冬日的残雪,很快就会在春天的温暖阳光中融化消失。为了体现官兵同乐,红四军政委罗荣恒动员军团首长登台,并按自己担任的实际职务表演角色。林彪听说要演戏,开始不太愿意。后来经不住中央保卫局长、蒋介石扮演者的罗瑞卿再三纠缠,加上觉得自己演自己倒也新鲜,一时玩兴顿起,便道:“好,演就演!但是得答应我一个条件。”罗瑞卿忙问:“什么条件?”林彪道:“你们让我这个军团长在台上同哪个敌人打仗?”有人道:“同王金任打。”王金任此时已升任国民党军长。林彪把头一摇:“他算老几,我不跟他打。”罗瑞卿见他平日不苟言笑,就怕他不肯登台。此时既已答应下来,便连忙给他找了一个大的对手道:“何应钦怎么样?”何应钦是南京国民政府国防部长,林彪况呤半晌,还是嫌小,但又不好意思说出来。聂荣臻深知林彪脾性,便笑道:“罗局长,你干脆改成蒋介石。”罗瑞卿一楞,但马上就明白了聂荣臻的意思,连忙道:“好,好,就打蒋介石。”林彪这才高兴起来,罗瑞卿连忙找李默然连夜修订剧本。

    演出那天,台下人山人海。观众不仅是红军官兵,还有驻地干部群众。他们全都屏声息气,观看首长们在简陋舞台上的表演。林彪自己扮演自己,根据党中央的命令,打进南昌,杀上庐山,最后在一个荒凉的山洞里捉住了孤零零的蒋介石。接近尾声的时候,由罗瑞卿扮演的蒋介石被押上台前,垂头丧气地接受林彪的审问。林彪问道:“你就是蒋光头呀?”“蒋介石”唯唯诺诺地应道:“是,是,鄙人正是蒋光头。”台下一阵轰然大笑。林彪又问:“你还有别名吗?”“蒋介石”忙道:“有,有,鄙人别名蒋该死。”台下顿时掌声雷动,林彪也忍不住笑了起来。后来,林彪又问:“你怎么被我们抓住了?”“蒋介石”连忙答应:“我的飞机被你们红军打坏了。”这些都是台词。可是往下林彪就记不起台词了。冷了一下场,他便随心所欲地问道:“你怎么长得这么瘦。像个活骷髅?”罗瑞卿见林彪跑词,不由心中暗暗叫苦,但此时无法,只得硬着头皮演下去,索性也随心所欲地答道:“我整日里挖空心思压榨人民,卖国求荣,消耗太大呀!虽然吃山珍海味,终究只能骨瘦如柴。”李黯然看至此处,不由暗中着急,二人这么随意跑词,这出戏不知道该怎么收场!林彪又问:“你怎么不吃补药?”“蒋介石”略为沉呤答道:“吃了,吃了也没有。鄙人心肝坏了,肠胃也坏了。吃红肉拉白屎,满肚子已经坏透了,什么药也救不了的。”林彪意犹未尽,还要即兴发挥:“你是浙江人,怎么满口四川话?”罗瑞卿此时早已镇定自如,随便答应道:“鄙人现在有奶就是娘,有房便是家。为了打红军,鄙人家不要了,祖宗也不要了!四川军阀肯帮我,我就讲四川话,美国佬肯帮我,我就讲美国话!”说罢,他抵下头去,全神贯注地等候林彪发问,心想林彪可能还会提出一些刁钻古怪的问题来。认知林彪也许是玩够了,也行警觉到戏该收场了,只见他脸色一沉,疾言厉色地吼道:“像你这样的人民公敌、民族败类留来何用?来呀,与我拉过去毙了!”两个红军战士将吓得缩做一团的“蒋介石”拉去一角,“砰砰”两声枪响,“蒋介石”应声倒地“死去”。《庐山雪》演出结束,台上台下一片欢呼。

    事后,大家都说剧本写得好,首长演得逼真。只有李默然心中明白:这个剧本经林彪、罗瑞卿随意一改,对蒋介石本质的揭露,更加入骨三分,痛快淋漓。共产党内真正人才济济,像林彪、罗瑞卿这样的高级军官倘若献身文艺,肯定也是出类拔萃的天才表演艺术家。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