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出任《文学月报》主编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北斗》消失了。

    不久,一份厚厚的新的文学杂志,出现在上海的书摊上。

    杂志封面上赫然印着:《文学月报》。

    每一期《文学月报》上,都印着《编后记》,署名蓬子——

    他是“左联”的这份新刊物的主编。《文学月报》由光华书局发行。

    姚主编显示了他的社会活动能力,一连串名作家的作品,出现在《文学月报》上:茅盾、巴金、田汉、丁玲、叶圣陶、张天翼、冰莹、艾芜、楼适夷……其中特别是鲁迅的《辱骂和恐吓决不是战斗》,田汉的《暴风雨中的七个女性》等,在读者中产生了广泛的影响。

    姚蓬子在《文学月报》第二期《编后记》中,继续发表着激进的文学主张:

    “大众文化水准的提高,已成为中国文化运动上当前最急迫的任务。除了奴隶的领主们想用各种方法领导大众走入永远的无知,永远的愚昧,永远的黑暗中,可以永远供他们的驱使,永远受他们的支配外,谁都感到大众不仅需要以自己的力量去改造生活,社会地位,同时也要提高和创造自己的文化。因此,作为文化运动的一翼的文学,也必然的应该负起它自己的使命。

    ……”

    姚蓬子除了拉稿,编刊,跑印刷厂之外,也写小说,写诗,他集主编、作家、诗人于一身。

    他发表在《文学月报》创刊号上的短篇小说《雨后》,依然保持着他对旧上海的市民生活的细腻的描写:

    下午四点钟,春雨蒙蒙的落着。街上只看见电车,洋车,摩托车,行人很少。大家都闷在家里吧。雨天在家没有事,照例听到了竹梆声便会有女人出来唤住他。但今天不知为什么缘故可有点儿不同,任他一弄又一弄躁急地敲过去,没有听到哎的开门声。是太太们麻将牌正摸得起劲忘记了肚子呢,或是上午已经买好肉,预备自家做点心呢,这是谁也无从知道的。甚至平日最爱作成他生意,送馄饨碗出来的时候还时常给他赞美的那几家公馆,仿佛也没有听到他的竹梆声……

    蓬子写诗,比写小说拿手。不过,此时,他的“诗格”果真变了,再不是“象征派的法国诗风”了。他象怒吼的狮子,吼出了心中的不平,吼出了民族的愤懑。在《文学月报》创刊号上,蓬子还登出他的《诗四首》。现摘录其中之一——《被蹂躏的中国的大众》。从诗句那昂扬的基调,可以想见当年的诗人蓬子,确曾有过革命的热情:

    大众,被蹂躏的中国的大众,

    被十六省泛滥的洪水,

    夺去了可怜的粮食,牛马,庐舍,

    被抛到饥寒的危崖

    的穷苦的中国的大众,

    听,日帝国主义的坦克车,飞机,炮弹,

    从吉林,从辽宁,从山海关外,

    雷雨般,野火股的卷到了黄浦江畔。

    听,在紫色的烟,红的火花

    弥罩着的闸北,弥罩着的茫茫的夜空下,

    被围困在炮火的毒焰里的穷苦者底生命,

    被践踏在兽的铁蹄下的少女底青春,

    在死的界线上呻吟!

    而那些命令我们不抵抗

    命令我们镇静的,

    此刻却拥抱着娇娃,低低的唤着“亲亲”;

    在明媚的灯光下顾盼自己的勋罩,

    得意的微笑飘上了金黄的酒浆。

    谁问日帝国主义的兽蹄踏到了江南!

    谁管法西斯蒂的旌旗飘扬在吴凇江畔!

    还有那荡着红裙的跳舞厅里,

    听,那舞曲的幽扬,美丽,

    伴着笼罩在晚空的血痕似的火光,

    伴着可怕的惊心刺耳的炮声,

    如一唱一和的双簧戏似的,

    正在祝福这日帝国主义的伟大的胜利!……

    虽说诗味淡如白开水,用口号式词句堆砌而成,但是诗表明他确实是左翼诗人中的一员。

    在担任《文学月报》主编的那些日子里,姚蓬子既要组稿改稿,编稿,又要自己写稿,还要跑印刷厂,忙得不亦乐乎。

    《文学月报》也支撑不了多久。从一九三二年七月出版第一期,到十二月十五日出版第五、六期,便被迫停刊了。姚蓬子只担任了前三期的主编。后来,周起应(周扬)由田汉介绍,从剧联来参加左联。冯雪峰调周起应接替姚蓬子,出任《文学月报》主编。

    姚蓬于在上海滩上“消失”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