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正文 第二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他沉吟道:「先去你那里看看再做打算,如何?」

    「好。」回答完,她告诉司机地址,司机便将车子驶上车道。

    卫灵偷偷瞄了眼唐睿的侧脸,心里想着,他相当尊重她的意愿,而不是大男人主义的强迫她立刻搬去跟他住,这让她对他的印象又上升了几个百分点。

    「两位是刚结婚?怎麽看起来不像?」红灯,司机停下车,透过後视镜看着两人,笑着问道。

    卫灵低头看看两人的装扮,她一身运动服,唐睿脱掉了白袍,穿着衬衫西装裤,无论怎麽看他们都十分不搭配。「临时起意过来登记,就没穿得太正式。」

    司机可能没遇上这麽随便就结婚的男女,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回话,车上三人就这麽保持沉默,直到到了目的地,付了钱下车的时候,司机才小声的感叹道:「现在的年轻人啊……」

    卫灵好笑的侧头瞄了眼身边这个害她闪婚的罪魁祸首,便带着人上楼了。

    大学四年她都是住宿舍,毕业後当然只有被学校扫地出门的分,她把用不到的东西寄回老家,手边的钱不多,又想着原本找到的那份工作有提供员工宿舍,就随便在公司附近找了一间便宜的单人套房,打算住个两个月撑过这段过渡期,谁知道工作丢了,她又意外怀孕,就一直住在这里了。

    唐睿看着残旧的外墙以及一旁肮脏的小巷和阴暗的楼梯,不由得皱起眉头。「这里环境不太好,楼梯又黑又窄,一不小心很容易摔倒。」

    「我在这里住了快三个月,不都好好的……」卫灵转头朝他微微一笑,话还没说完,脚步一滑,整个人就要往後倒。

    幸好他就在她身後,赶忙一手抓住栏杆,一手抱住她的腰,护住她的肚子,紧接着砰的一声闷响,他後背撞在栏杆上,痛得他五官有些扭曲,不过他仍先关心她,「你没事吧?」

    「没事,你……还好吗?」他当了她的肉垫,刚刚撞那一下,他的背一定很痛吧?

    「你看,我就说这里危险。」唐睿扶着她站稳身子,这才收回手,改为护在她身侧的半空中,他感觉到背上一阵阵刺痛,但仍不忘笑着安慰道:「没关系,我皮粗肉厚,撞一下不算什麽。」

    卫灵担心地看着他,把地上那块果皮狠狠踩了好几脚,这才继续往上走。

    她的套房在七楼,大约八坪,她没想过会长住,所以没有特别整理布置,渗水的墙壁痕迹斑斑,角落有裂缝,家具就是房东附的单人床、一张小小的桌子,还有一个衣柜。

    「这里的光线怎麽这麽差?」唐睿打开了灯,明明还是白天,屋内却暗沉沉的。「收拾一下,等一下就搬去我那里,明天就把这间套房退租了吧。」

    「有需要这麽急吗?」说实在的,卫灵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如果见到他的家人,她真的不知道要怎麽跟他们相处。

    看出她的不安,他安抚道:「我早就搬出来一个人住了。」

    她有些惊讶他居然知道她的顾虑,点点头,开始收拾。

    唐睿也帮忙整理桌上的专业书籍。

    由於她的东西不算多,两人很快就整理好离开了。

    唐睿住的是一层一户的高级大厦,位在十八楼。

    领着卫灵进屋後,他来到吧台前,问道:「要喝点什麽吗?牛奶好吗?」

    「好,谢谢。」她接过杯子,一边小口啜饮着牛奶,一边参观客厅的摆设,空间宽敞、布置简约精致,一进门左边是半环形的吧台,右边用玻璃分隔开来,应该是饭厅,她坐的黑色真皮沙发柔软舒服,应该价值不菲。

    这个男人挺有钱的,而且相当懂得享受。

    突地,她想到一个问题,有些局促的小声问道:「今晚我睡哪里?」

    「随便挑一间喜欢的,最左边的是我的房间。」唐睿往里面一指,又道:「我大部分时间都待在医院,不常在家,不过有时要值夜班,你如果怕被吵到,可以选最右边的房间。」

    卫灵点点头,反正睡哪里都好,就是不要睡在他的隔壁房间就好,她放下杯子,起身要把东西搬进去,他刚好伸手要帮忙,大手覆上了她的手背,她连忙缩回手,尴尬地笑道:「东西不多,我自己来就可以了。」

    「三个月内是容易流产的时期,不可以拿重物,也不能劳累,你在这里坐着,我进去收拾收拾。」唐睿将她按回沙发上,提起她的行李,大步进了房间。

    卫灵百无聊赖地喝着牛奶,不自觉想到前男友从来没有这麽紧张过她。

    有人曾问,女人应该嫁给自己爱的,还是爱自己的人?她当初选了前者,觉得没有爱的婚姻最终只会走到末路,现在却开始偏向於後者。

    前男友每天早晚都跟她说「我爱你」,最後还不是拍拍屁股抱着别的女人跑了?还不如找个喜欢自己的,让对方把自己捧在手心里宠着哄着。

    卫灵把一杯甜甜的牛奶喝光了,听着唐睿收拾房间的轻响轻轻传来,心底暖融融的,忽然有种幸福的错觉……

    陈敏瓜子脸,柳眉凤眼,有股古代女子的温婉味道,个子高?,一毕业就考上了国际线的空姐,开始了在世界各地飞来飞去的生活。

    这日她刚下机便迫不及待地打电话给卫灵,约她出来喝一杯。

    卫灵没有拒绝,不过将见面的地点换到唐睿住家附近的茶馆。

    身穿黑色低胸短裙、戴着墨镜的陈敏一走进店里,立刻成为焦点,卫灵早已见怪不怪,反正每次和好友上街,她都会立刻沦为背景。

    「我怎麽不知道你现在喜欢喝茶了?」陈敏大剌剌地坐在她对面的位子,取下墨镜,好笑的道:「我以为来茶馆的都是六、七十岁的老头子。」

    就知道她的嘴里吐不出象牙,卫灵白了她一眼。「这可是道地的功夫茶,喝喝看吧。」

    陈敏拿起面前的一小杯茶,一口就喝光了,皱眉道:「才这麽一丁点,一点都不解渴,真不明白你怎麽喜欢这个了?」

    「任何刺激性的饮料和食物我都不能碰,没办法,就连茶最好也不要喝,我只能喝一点而已。」卫灵耸耸肩,家里有个专业医师,无法马虎。

    陈敏失笑道:「这麽神经兮兮的,你又不是孕妇。」

    她话音刚落,卫灵便笑开了。「今天就是想要跟你说这件事,我怀孕了。」

    陈敏手一滑,手里的茶杯差点摔到地上,她一脸惊愕的道:「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骗你是小狗。」卫灵叹了口气,就知道她会不信。

    陈敏深呼吸了一口气,问道:「不会是那个杀千刀的男人的吧?」

    卫灵无奈点头。「就是你想要千刀万剐的那位留下的种。」

    「该死的!」陈敏低咒一句,担心地瞅着好友。「那你打算怎麽办?打掉还是生下来?」

    抬手把两人的茶杯再次斟满,卫灵神色自若地回道:「我原本想要打掉的,可是现在……我结婚了。」

    「什麽?!结婚?!」一个比一个惊人的消息,陈敏有点受不住,声音拔高了好几倍。

    看着周围客人投射过来的视线,卫灵尴尬的提醒道:「拜托,小声点。」

    陈敏也注意到自己失态了,朝四周歉意地笑了笑,转回头小声道:「你这女人,突然又是怀孕又是结婚的,我的心脏负荷不了。」她一把伸手揪住卫灵的领子,一脸痞态的威胁道:「赶紧从实招来,不然就从这里把你扔下去。」

    卫灵瞄了眼位於四楼的茶馆,摸摸鼻子,将事情一五一十地招了。

    陈敏听完,受不了的閈始骂道:「猪脑袋!那个男人有外表有钱又有好工作,怎麽可能会看上你?!不会是什麽诈骗集团的人,把你骗到手,等你把孩子生下就去卖掉,要不然是器官买卖之类的……」

    听陈敏越说越离谱,卫灵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你电视剧看太多了,我好歹也算个知识分子,不至於蠢成这样。唐睿确实是那间医院的妇产科医师,不过只经手比较重大的手术,算是专家级的人物。」

    「那你说,这样的人为什麽偏偏选中你?」陈敏向来实事求是,说话从不会拐弯抹角,想问什麽就问了。

    卫灵耸耸肩。「可能因为我有自知之明,没什麽背景,加上他因为意外不能有孩子,又是个孝顺的人。」

    「所以他拉你去演戏,好让他的家人安心?」陈敏用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瞅着好友,不懂她怎麽会这麽单纯。「你啊,真是笨死了,难怪属猪的。」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