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正文 第八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看完上集,唐睿见身边的人使劲揉着眼睛,又哈欠连连,但仍死撑着瞪大眼瞅着电视萤幕不放,他好笑的道:「困了就去睡,剩下的明天再看吧。」

    卫灵应了一声,等唐睿关掉电视和DVD机,她已经倚着沙发睡着了。

    他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小心翼翼地抱着她回到房间,轻巧地将她抱上床,帮她盖好被子,他犹豫了一下,俯身在她额头落下一记轻吻。「晚安。」

    扭头看见门板上的新锁,唐睿抿唇一笑。难为陈敏特意让人换了锁,到头来不过形同虚设。

    【第三章】

    柳若搬入新家,自然免不了请客聚会,唐睿身为她的学长兼同事兼邻居,当然在应邀之列。

    卫灵跟他一起上去的时候,柳若家里已经是一屋子的人。

    「学长、卫灵,你们来啦!」柳若一身素白的休闲衣裤,很有居家小女人的味道,她笑吟吟地上前挽着唐睿的手,拽着他就要往内走。「大家都到了,学长迟到了,要自罚三杯。」

    唐睿笑了笑,另一手牵起卫灵。「明明约六点,是他们早到了。」

    柳若娇笑道:「谁教学长那麽准时,三杯,再说就翻倍。」

    他无奈,接过玻璃杯,一口气灌了满满的三杯啤酒。

    见唐睿空腹就喝酒,卫灵有些担心,小声道:「别喝那麽急,小心喝醉了。」

    旁边一人乐呵呵地凑过来道:「嫂子别担心,学长的酒量一流,再来三十杯都面不改色。」

    卫灵转过头一看,是个年轻男人,麦色皮肤,笑起来嘴角有两个小小的梨涡,很是可爱,听他的语气跟唐睿似乎很熟,她也有礼的回以一笑。「空腹喝酒,毕竟对身体不好。」接着她又补充道:「叫我卫灵就好,这声嫂子不敢当。」

    这声嫂子怎麽听怎麽别扭,她和唐睿只是有名无实的夫妻,而且这人看起来也顶多大她两、三岁而已,被这麽一叫,她都给叫老了。

    「学长在M国很照顾我,你又是学长的贤内助,怎麽能叫名字那麽没礼貌。」他摆摆手,这才後知後觉地道:「忘记自我介绍了,我是曾文,跟柳若一样在神经外科工作。」

    卫灵点点头,转头看见唐睿身边站了好几个女孩,其中一个还是在妇产科接待她的护士,几人笑着谈论什麽,柳若尤其说得眉飞色舞。

    曾文为自己倒了杯酒,替卫灵倒了一杯柳橙汁。「学长还是这麽受欢迎,以前在M国,医学院本来就阳盛阴衰,除了已婚的,所有女人都对他有好感。」

    这话说得有点酸溜溜的,卫灵见他的目光时不时瞥向柳若,顿时明了。「唐睿已经结婚了,以前的事就别提了。」

    她原本是想扯开话题,免得曾文不开心,谁知被他误会了。「嫂子,柳若是个好女孩,就是……固执了一点。」

    确实够固执的,从M国到现在,这麽长的时间也没有放弃,卫灵暗叹,就像以前的她,只盯着一棵树,把森林里其他树都忽略掉了。

    「放心,我明白的。」她不在意地摇摇头,促狭道:「曾文,你也要加把劲了。」

    他一愣,在昏暗的灯光下红了脸。「嫂子,你看出来了?」

    卫灵笑得更开怀了,这麽明显,只有瞎子看不出来。

    曾文摇晃着酒杯,盯着冰块在酒液中沉浮。「医学院前两年上的都是基础知识,所有人都在一间大教室上必修课,我跟柳若是那个时候认识学长的,他人很好,也很照顾我们,他的成绩很优秀,大家都以为分科的时候他会选择神经外科,就连教授也是这麽认为的,怎知第三年分科,学长居然选了妇产科。」说到这里,他忍不住笑道:「这样说来,学长也是头固执的牛,谁都拉不回来,教授前前後後不知道找他喝了多少次咖啡,他还是坚决要待在妇产科。」

    闻言,她调笑道:「那麽妇产科的女医师和护士不就要乐歪了?」

    「对啊,嫂子,你不知道,妇产科原本有些冷门,但因为学长进去了,选这一科的女生快速增多,最後限制了人数,才没让女学生挤爆了门槛。」曾文想起当时的情景,笑得眯起了眼睛,说得更起劲了,「助产科的护士跟妇产科经常一起上课,听说学长几乎每天都会收到情书,其他人羡慕死了。助产科都是粉嫩嫩的年轻小护士,学长简直就是花圃中的一点绿叶……」

    「你们在聊什麽,聊得这麽高兴?」

    身後响起唐睿带笑的声线,曾文缩了缩脖子,回道:「学长,我在跟嫂子说你以前的丰功伟业……」

    唐睿笑着打断道:「你别乱说了,小柳说厨房缺人,你赶快去帮忙吧。」

    「喔,我这就去。」曾文马上放下酒杯,一边卷袖子,一边往厨房跑。

    卫灵疑惑的问道:「柳姊真的需要帮手吗?」

    「当然,啤酒都堆在厨房,外面的人都喝疯了,要再多抬几箱出来。」唐睿揽着她的肩走向沙发。「站这麽久,你应该累了吧?」

    「还好,你不去陪医院的同事聊聊吗?」看不少人眼巴巴瞧向这边,卫灵狐疑地问道。

    「难得的聚会,讨论学术问题实在太煞风景了。」唐睿看着桌上都是洋芋片之类的零食,跟他猜想的一样,他不由得皱起眉。「想吃酸梅吗?」

    那些人缠着他,居然是想要探讨学术问题,真是扫兴……她正想着,见他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小罐酸梅,她不由得愣住了。「你居然把这个带上来了?」

    她最近胃口不好,只喜欢吃一些酸酸甜甜的东西,家里茶几上堆满了话梅、小橄榄和芒果乾之类的蜜饯,没想到他连来参加聚会,都不忘替她准备一小罐。

    「出门的时候顺便拿的,反正就一个小罐子。」

    卫灵算是服了他了,其实她更想吃点洋芋片什麽的解解馋,家里有阿姨掌勺,有唐睿火眼金睛盯着,这些垃圾食品根本不可能出现在屋里。

    柳若的客厅里装有家庭剧院和卡拉OK,一群人起哄着要唐睿献唱一曲。

    他无奈地被赶鸭子上架,手里被柳若塞了麦克风,推到了电视萤幕前。

    周遭闹烘烘的,卫灵坐在角落的沙发上咬着话梅,对唱歌实在提不起兴趣来。

    曾文扭头看见她,坐到她旁边问道:「嫂子,你不去跟学长对唱吗?」

    卫灵意兴阑珊的摆摆手。「你去玩吧,不用特意来招呼我。」

    「我每次唱歌都是麦霸,现在他们都不让我拿麦克风了。」曾文可怜兮兮地说着,逗得她直乐,瞅着她好一会儿,他奇怪的道:「嫂子,我觉得你很面熟,我们以前是不是见过?」

    才说完,後背被人架了一拐子,疼得他「唉哟」一声,转头一看是柳若,原本要冲口而出的骂人话语立刻被他给吞回肚子里。

    「你这小子,连卫灵的便宜都要占?」柳若又踩了他一脚,嘲笑道:「曾文,这麽老套的搭讪方式,你现在居然还在用?」

    「这哪是搭讪……」曾文委屈的嘟囔着,看她捏着拳头又要招呼过来,连忙退开几步。「是、是,是我错了,这样总行了吧?」

    「知错能改是好事,小曾子,哀家原谅你了。」柳若装模作样地赦免他,惹得众人一阵大笑。

    「曾医师说不定在医院见过卫小姐,她之前来过妇产科两次,想要打掉孩子。」笑闹中,有人不冷不热地插了几句,气氛一下子冷了。

    大夥儿面面相觑,没料到卫灵居然要去堕胎。

    卫灵的神情有些尴尬,抬头一看,说话的正是妇产科那位小护士,不过人家说的是事实,没必要遮遮掩掩的。

    卫灵正要开口,唐睿却绷着脸走了过来,解释道:「之前我和卫灵有点小矛盾,我也不知道她怀孕了,她一个未婚女孩子,旁徨无措,这才一时冲动想要打掉孩子。」他一面说着,视线若有似无地在小护士的脸上扫过。

    曾文率先反应过来,拍拍他的肩膀道:「呵呵,嫂子去医院,是故意气学长你的吧?」

    抚着卫灵的头发,唐睿挑眉一笑。「当然,卫灵怎麽舍得打掉我们的孩子。」

    怀里的某人听得目瞪口呆,卫灵第一次发现,他胡诌的本事还真不差,随口就来。

    聚会被这麽一闹,大夥也都没了心情,随着唐睿带卫灵离开,很快就散了。

    曾文盯着不远处的小护士跟柳若说了几句话,白着脸走了,这才慢悠悠地晃了过去。「你这次做得太过分了,不该在这麽多人面前给嫂子难堪。」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