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正文 第九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柳若哼了一声,推着他到门外。「我的事你少管,不送。」随即砰的一声用力关上门。

    他站在门外好一会儿,听着里头乒乒乓乓的收拾声,轻叹了一口气,这才转身坐电梯下楼。

    「谢谢你……」回到家里,卫灵感激的笑道。

    唐睿懊恼的摇摇头。「应该是我向你道歉才对,明明带你去参加聚会,却让你难堪……」

    「好了,我们再这样计较下去,今晚都不用睡了。」她笑着摆摆手,其实她并不在意那个小护士的话,她敢作敢当。「我先去洗澡了。」

    「要我帮你放热水吗?」他自然而然地问道。

    卫灵失笑道:「我是怀孕,又不是缺手缺脚,你有时实在是太大惊小怪了。」

    唐睿也笑了。「在医院看到太多因为孕妇不注意,导致流产或者畸胎的情形,实在很难不小心翼翼。」

    她想了想,理解地点头道:「我明白的,只是你这样让我很拘束。」说到底,他们只是互相利用的假夫妻。

    唐睿没有再说什麽,卫灵拿着衣服就进了浴室。

    她坐在浴缸里,想着他方才的表情,他是一片好心,她是不是把话说重了?

    但是与其说那些话是说给他听的,不如说她是在警告自己,要是没有和他拉开距离,习惯了他对她的照顾,等真正分开的时候就得难过了……

    思绪纷乱,让她一时间没注意时间,泡澡泡太久了,浑身发热,脑袋有些晕乎乎的,她勉强站起身,一只脚跨出浴缸,伸手要拿挂在墙上的浴巾,没有注意脚下,另一只脚踩到了肥皂,脚一滑,整个人就这样往後摔,她下意识抱着小腹,摔倒时腰侧撞到浴缸边缘,疼得她直抽气。

    唐睿一听到浴室里传来声响,马上冲了过来,他一边敲门一边大喊,「卫灵,卫灵!」迟迟听不到她的回应,他快速冲到客厅的某个柜子前,从抽屉拿出备用钥匙,开了门就冲了进去。

    卫灵痛得说不出话来,也没来得及阻止他进浴室,偏偏她现在不但双腿岔开朝着门口,浑身还赤裸裸的,她又是羞恼,又是尴尬,恨不得挖个洞把自己埋起来。

    洗澡想什麽事呢,肥皂忘记放回架子上的肥皂盒里就算了,还泡澡泡得头晕眼花,现在被唐睿看光了,以後要她怎麽跟他自然相处?

    她在这边胡思乱想,唐睿却急得一头汗,看她跌倒的姿势,应该是撞到腰了,就不知道对胎儿是否有影响,幸好没有出血。

    他小心地扶着她起身,迅速帮她套上了衣裤,随即将她一把抱起来。

    卫灵完全呆了,连问他要做什麽都忘了,双手很自然的勾上他的後颈,任由他抱着。

    来到玄关,唐睿拿了皮夹和钥匙,急匆匆地下楼,直奔停车场。

    曾文在车子里坐了一会儿,这才刚把车开到停车场门口,就看到唐睿抱着卫灵,一脸惊慌,他吓得立刻停下来,大声喊道:「学长,发生什麽事了?」

    唐睿抱着卫灵快步走了过来,直接坐到後座。「曾文,快去医院。」

    曾文看见卫灵头发是湿的,脸色苍白,神情痛苦,立刻踩了油门,保证道:「学长放心,嫂子会没事的。」

    他一向是奉公守法的好国民,这回硬是闯了三个红灯,最後一个紧急刹车停在医院大门口,唐睿马上下车,抱起卫灵大步走了进去。

    唐睿在车内就联系了锺姊,刚好她在值班,早就准备好了检查设备,他们一到,立刻把卫灵推进急诊室做详细检查。

    曾文停好车来到急诊室,就看到唐睿一脸呆滞的站在那儿,他拍拍唐睿的肩,安抚道:「学长,有锺姊在,没事的,先去办手续吧。」

    「嗯。」唐睿点点头,又看了眼被帘子隔住的病床,才跟着曾文去柜台。

    检查结果出来,锺姊皱眉说道:「幸好没有直接撞击到腹部,不过这样的事以後要小心避免。」

    唐睿一副什麽都不懂的样子,仔细听完後,认真的保证道:「不会再有下一次了。」

    锺姊笑了。「别板着脸,免得卫灵以为出了什麽大问题。我已经让护士在病房里加了床,她还是留院观察一晚比较好。」

    「多谢锺姊。」唐睿局促不安,说完立刻转身离开诊间,回病房陪卫灵。

    锺姊无奈的自嘲道:「看看,有了老婆,学姊就得靠边站。」

    曾文在一旁打趣道:「锺姊,我不是还在这里陪着你吗?」

    「算了吧,就你这德性。」她横了他一眼,沉思道:「晚上发生什麽事了?卫灵不像是那麽不小心的人,她比唐睿还宝贝这个孩子。」

    曾文支支吾吾,大略说了聚会时的事。

    锺姊叹道:「小柳这一次是做得有点过分了,唐睿这回真的生气了,你有空就多劝劝小柳吧。」

    「我尽量。」曾文搔搔头,苦笑着答应了。

    卫灵撞到左边的腰,瘀青了一大块,轻轻一碰就会痛,只好向右侧睡了一晚。

    早上醒来她手脚软绵绵的,吓得唐睿硬是让她在医院多住了两天。

    她也觉得在医院好歹上厕所有护士帮忙,在家的话,只能拜托家里唯一的男丁,实在不好意思,於是非常乐意地继续留院。

    上次聚会见过的医师和护士陆陆续续过来探望她,送花送吃的,唐睿根本不用操心会饿着闷着卫灵。

    午餐时间快到了,卫灵说了想吃鸡翅和炒米粉,唐睿打算去员工餐厅看看今天有什麽菜色,如果没有卫灵要吃的,他再出去买。

    卫灵懒洋洋地倚着枕头,百无聊赖地翻阅着医院提供的家庭杂志,见有人推门,以为是唐睿,没有抬头便道:「回来了,这麽快?」

    「卫灵,我来看看你。」

    卫灵没想到居然是柳若,她放下杂志,笑道:「柳姊,坐。」

    「嗯。」把水果篮往一旁的柜子上一放,柳若在床边坐了下来。「怎麽样,身体还好吗?」

    「没什麽,不小心在浴室摔了一跤而已。」卫灵看她面色有些发白,显得心不在焉,也就顺着她的话答了,没有多问。

    病房内一阵沉默,许久後柳若才低着头问道:「卫灵,你不喜欢学长,为什麽还要跟他在一起?」

    卫灵只能含糊回道:「唐睿是个很好的人。」心里却想着女人的直觉真可怕。

    「你不喜欢他,却理所当然地接受他的体贴和照顾?」柳若的反应有些激动。「我对学长一见锺情,学长也对我很好,我以为我们终有一天会在一起,可是有一天,他没有告诉任何人就突然回国了。」她捂着脸,黯然道:「我用最短的时间修读完课程回国,高高兴兴地回来找学长,可是他却结婚了,还有了孩子。」

    卫灵并未说什麽,她知道柳若需要的只是她的聆听,而非解释或安慰。

    「小林……就是昨晚的护士,无意中告诉我,你当初是想要拿掉孩子的,你知道我听到时有多麽震惊吗?」柳若慢慢抬起眼,紧盯着卫灵。「我还发现每次我刻意接近学长,你都毫不在意地退让,甚至找藉口回避,替我们制造更多相处的机会,既然你不爱他,为什麽还要将他约束在身边?这麽多年来,我心里只有他一个人,难道你就不能成全我吗?」

    卫灵回视着双眼通红的柳若,柳若的眼神殷切,带着一点点期待和惶恐,可是她不能让其他人知道唐睿的缺陷,这是他们协定的内容,她只好咬咬牙,狠心的道:「柳姊,你忍心看到我肚子里的孩子一出生就没有父亲吗?」

    柳若瞪大双眼,目光停留在卫灵的小腹上。

    「还有,你说你喜欢唐睿,但是唐睿也喜欢你吗?如果是,他当初又怎麽会不跟你说一声就回国,甚至跟我结婚?」

    见柳若的脸色更加苍白,卫灵觉得自己有些残忍,她不是没给柳若机会,可是唐睿无动於衷,爱情是两个人的事,若是一厢情愿,最後伤心的只会是自己。

    卫灵叹了口气,继续道:「你只看着唐睿,却忘了你身边还有一个一直陪伴你的人,他不离不弃,眼里也只有你一个人……」

    「你不用再说了。」柳若低声打断道:「你为了孩子勉强跟学长结婚,也不会有好结果的,我以为你对学长多少有些感情,但是听了你刚才说的话,我明白了……」她朝卫灵冷冷一笑,一字一句地道:「卫灵,你真自私!」

    柳若把压在心里的话全都发泄出来後,剩下的却是愧疚。

    她确实默许小林在聚会上给卫灵一点难看,却没想到小林会将堕胎的事当着众人的面说出来,事後她把小林狠狠数落了一顿。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