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正文 第十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她是喜欢唐睿,但还不至於要用这麽见不得光的手段。

    谁知不久後曾文打电话给她,告诉她卫灵进了医院,幸好胎儿没事,但是她一整晚都睡不着,生怕隔天早上会听到其他噩耗。

    柳若离开病房,低着头往前走没几步,看见墙边一双熟悉的黑色皮鞋,再往上一看,她呆住了。

    唐睿一直以来就像个邻家大哥哥,亲切体贴又温柔,她从来没见过他这个样子,表情冰冷,眼眸黑沉得如同暴风雨前的海面,看得她浑身发毛。

    「学长……」她轻声唤道,心想她刚才跟卫灵说的话,他听到了多少。

    「小柳,我一直以为你只是有点任性,心地却不坏,可是你让我很失望。」说完,他没有再多看她一眼,转身进了病房。

    从头到尾没有一句责骂,却让柳若的心似是落入冰水中,让她止不住地颤抖。原来在他眼中,她什麽都不是,连卫灵的百分之一也比不上。

    她以为认识这麽多年了,她对唐睿应该也算了解,却没想到连皮毛都没有,她从不知道那张温柔体贴的俊脸,居然会出现这样冷若冰霜的神情。

    柳若扶着墙,身子摇摇欲坠,眼圈一红,懊恼和失恋的伤痛狂涌而来,她的心好似被人紧紧捏着,令她有种窒息的感觉。

    被泪水模糊的视线中,她看见一个人大惊失色地跑了过来,伸手想要搂着她,却畏缩不前,最後像是终於鼓起勇气,一把将她揽进怀里,轻轻拍抚她的後背,轻声道:「别怕,有我在……不要哭了,有我在……」

    柳若将头枕在他的肩膀上,并不在意医护人员和病人不时抛向他们的视线,她心灰意冷,闻着这人身上淡淡的菸草味,她哑声问道:「曾文,学长不要我了,你要我吗?」

    她本以为追求自己许久的人会毫不犹豫地说出她想听的那个答案,但是她等了很久,等到的却是—

    「我不是替代品,请你不要这样伤害我,好吗?」

    柳若倒抽一口气,单手擦去泪水,推开了他。「对不起,刚才的话……就当我没有说过。」

    曾文盯着她半晌,却笑了。「我又怎麽比得上学长,当然当不了替代品,你只要分一点点注意力在我身上,就会知道其实我也是个好男人,更是最适合你的伴侣。」

    刚才安慰她时说来说去就那几句话,现在又说得这麽溜,她莫名觉得有点好笑,可是瞥见他捏紧的拳头,以及眼中的自卑和期待,她心里有一处悄悄地柔软了。

    这些话,他应该练习了很多次,才有办法说得这麽流畅吧?

    不知怎地,她想起卫灵刚刚说过的话,如果她将目光投向旁边一点,就能看到一个全心全意为她的男人。

    这麽多年来,她奋力追赶着唐睿,曾文又何尝不是一直跟在自己身後?

    每次只要她伤心难过,一回头就能看到他绞尽脑汁逗她笑;高兴的时候,他会在她身边分享她的喜悦;不安的时候,他总会在第一时间出现在她身边,用笨拙的话语试着安慰她……

    「你真是个笨蛋……」却笨得可爱。

    见她破涕为笑,曾文终於松了口气。

    「医院附近开了一间新的饮料店,听说那里的绿豆沙牛奶很好喝。」

    他有些摸不着头脑,她这话题也转得太快了。「你想喝吗?我马上去买!」

    「笨蛋!」柳若哭笑不得,别扭地把手往前一伸。「等你买来都不冰了,不好喝。」

    连续被骂了两次笨蛋,曾文傻笑着终於开窍了,小心翼翼地牵起她的手,开心得阖不拢嘴。「那我们现在去店里喝,我请客!」

    卫灵两天後出院了,可是她跟唐睿之间的气氛却变得有些微妙。

    那日柳若说的话彷佛当头棒喝,让她思索着是不是该「礼尚往来」,毕竟两人还得相处将近一年,还是打好关系比较好,就算以後做不成夫妻,还能当朋友。

    於是,她殷勤地抢了苹果来削,却险些把大拇指给削去一块肉;她热情地夺了阿姨的菜刀,打算做一顿家常便饭,谁知差点把指头一起炸得金黄;她好不容易打发了阿姨回去,想要打扫房间,怎料一个不留神,把客厅茶几上的花瓶打破了,还把小腿给刮出一道伤口……

    既然以上这些精细活儿她不擅长,洗衣服就完全不需要技巧了吧,只要把衣服都扔进洗衣机里,按下按钮,衣服就会自动洗好烘乾了。

    可是她洗衣服之前忘了先掏掏裤子口袋,里头的硬币被洗衣机搅啊搅的,不知道卡住了哪里,洗衣机发出惨烈的嘶叫,最後索性直接罢工。

    唐睿下午去医院处理事情,不过才离开半天时间,卫灵就成了伤患,他一回家看到她的两根手指头缠了纱布,小腿上也贴了一块OK绷,当下怒了,立即打电话把家政公司的阿姨给辞退了。

    卫灵没来得及阻止,可怜的阿姨成了唐睿迁怒下的牺牲品。

    「你怎麽突然想要做家务了?」唐睿打开洗衣机,发现卡在底部的硬币,无奈地一个个抠出来。

    她红着脸,心虚的回道:「我在家闷了,就想试试。」

    「你就别瞎忙了,不小心弄伤孩子怎麽办?」其实他更想说的是,她这不是折腾自己吗?只是他知道,比起她自己,她更在乎孩子。

    抚着小腹,卫灵不好意思地笑道:「以前住学校宿舍,很少做家事,陈敏总说我笨手笨脚的,原本我还不相信,现在想不信都不行了。」

    唐睿执起她的双手,仔细看了看,又发现几道血痕。「这些又是怎麽弄伤的?」

    「哦,我不小心把花瓶摔破了,怕你回来踩到,就一块一块把碎片捡起来。」她满不在乎地缩回手。「小伤而已,很快就会好的。我以前在宿舍也经常磕磕碰碰,没什麽。」

    他实在拿她没辙,起身去拿了医药箱,替她的伤口上药,再贴上OK绷。「不要小看这点伤口,要是感染就麻烦了。」

    卫灵看他板起脸,一副要训诫的模样,连忙讨好地笑道:「唐医师的话,我一定牢牢记住。」接着她苦恼的问道:「洗衣机……还能用吗?」

    「应该没问题,以後你别把它当存钱桶就好了。」唐睿难得幽默。

    她捧场地笑了两声,肚子适时一响,她尴尬的道:「阿姨被你辞退了,晚上我们出去吃吗?」

    「不了,外面的食物味精多,吃多了对你和孩子都不好。」唐睿收拾好医药箱,卷起袖子打开冰箱。「今晚吃虾皮黄瓜、蒸鱼和蛋羹,好吗?」

    卫灵愣了。「你会做菜?」他的手指漂亮修长,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经常用消毒溶液刷手的关系,有些不自然的苍白,不过不管怎麽看都不像是会下厨的人。

    「当然,出国留学,独自生活,总不能只吃汉堡和可乐,只不过我的厨艺普通,就怕你吃不惯。」他关上冰箱,回头笑道:「怎麽,不相信?」

    她赶紧摇头。「不是,只是有点惊讶。」

    唐睿耸耸肩,打趣道:「医师和厨师都是拿刀的,有什麽区别?」

    这话够惊悚,吓得卫灵忍不住抖了抖。

    唐睿的确实话实说,做的菜味道一般,但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卫灵很给面子地吃了一大碗饭,吃饱後她摸着肚子坐在沙发上,看着厨房里洗碗的某人,心里有着小小的愧疚。

    要不然等她把孩子生下来之後再献殷勤吧,反正协议的期限有一年,足够她把之前缺的补回来。

    做了决定之後,她继续心安理得地接受小唐子的全面服务。

    这时,一旁小桌子上的电话响了,她眼睛还看着电视,顺手接了起来。「哪位?」反正知道这个电话的,除了陈敏,就只有医院的人了。

    电话那头的人沉默了一会儿,疑惑的道:「我是唐睿的妈妈,你又是哪位?」

    卫灵吓得差点从沙发上弹起来,她结结巴巴地道:「伯、伯母……你、你好。」她眼角余光看到洗好碗的唐睿走了过来,马上紧张的用嘴型告诉他。

    唐睿马上接过电话,「妈,你怎麽知道这里的电话?」

    「你还知道我是你妈啊?突然搬家,换了地方住,打你的手机又不接,我还得从其他人那里打听自己儿子的电话号码!」唐妈妈怒了,对着话筒大声嚷嚷。

    唐睿摸摸耳朵,无奈的道:「我打算安顿好之後再告诉你的。」

    「先不说这个!」唐妈妈的河东狮吼突然停了下来,神秘兮兮地问道:「刚才接电话的人是谁?上门做客的朋友?非法同居的女朋友?总不会是保母阿姨吧?」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