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正文 第二十三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她熟练地按照比例泡了奶粉,把牛奶摇匀了,又倒了一滴在手背上试了温度,这才将奶嘴塞到宝宝嘴里。

    秦朗浑身僵硬地抱着婴儿,动都不敢动,看着她一连串的动作,他难掩惊讶地道:「你以前带过小孩吗?要不然怎么这么熟练?」

    「嗯,以前寒暑假常去育幼院帮忙照顾孩子。」卫灵轻描淡写地说完,看宝宝喝得差不多了,将宝宝抱起来轻轻拍抚他的背,等宝宝打了一个小小的饱嗝,这才停了下来。

    吃饱喝足,宝宝又生龙活虎的,一双黑眼珠盯着她,小手抓住一缕黑发玩得开心。

    孩子的父母连声道谢,顾叔更是高兴。「老秦,你上哪儿找来这么好的丫头?年纪轻轻,懂的事还真不少,以后你家秦小子觉得不适合,我还有六个儿子等着。」

    秦叔叔乐呵呵地道:「老顾,你那六个儿子都喝洋鬼子的水长大的,卫灵这样土生土长的姑娘肯定受不了。」

    虽然还没能抱孙子,不过卫灵给他长了面子,他相当高兴,一连喝了好几杯白酒,还让秦朗赶紧过来敬酒。

    卫灵将宝宝交还给那对年轻父母,也被秦叔叔拽了过去。

    秦朗从服务生手里拿来一杯褐色的啤酒,塞到她手里,凑过去咬耳朵,「这是茶,我让服务生特意为你准备的。」

    「确定不会露馅?」她手里这杯茶除了没有泡泡外看起来还真像啤酒,显然服务生不是第一次作假了。

    「放心,他们灌白酒,转眼就喝茫了,肯定看不出来。」秦朗朝她挤眉弄眼,拖着她跟一桌的人敬酒。

    一圈回来,卫灵足足喝了三杯茶,一肚子的水,再也喝不下了。

    秦朗在一旁小声鼓励道:「再跟爸那一桌的敬完酒就没事了,坚持住啊!」

    她只能点头,打起精神跟顾叔聊了几句,接过服务生递来的玻璃杯,习惯性地喝了一大口,随即她用力捂着嘴,满口的酒味,这杯居然是真的?!

    可是顾叔和秦叔叔都盯着她,她根本不可能吐出来,只能勉强咽下。

    可恶的秦朗,真是害人不浅,可怜肚子里的宝宝,希望别被酒精熏坏了才好,不知道她现在去洗手间吐出来还来不来得及?

    顾叔和秦叔叔正喝得兴起,哪里会放过两人,招手要服务生多送几瓶酒来,顾叔还体贴地道:「卫灵不能喝,那就上三、四瓶啤酒好了。」,

    三、四瓶……卫灵的脸色瞬间惨白,在没人看见的角落狠狠踩了秦朗一脚,如愿听见他「唉哟」的痛呼一声,她急忙扶着秦朗,假装抱歉地道:「秦叔叔、顾叔,他有些不舒服,可能是空腹喝酒,我扶他去外头坐坐。」

    秦叔叔有些不高兴了,这孩子压根就是扫兴来着,平日也没见他这么虚弱,不过既然卫灵开口了,他也不好拒绝。「好吧,你们去外头转一圈透透气。」

    当然,他也想给两人单独相处的机会。

    终于能摆脱两个老酒鬼,秦朗拽着卫灵转身就出去了。

    卫灵觉得嘴里都是啤酒味,熏得她一阵恶心,一出酒楼就扶着电线杆吐了起来,但是她干呕了几下,却什么也没吐出来。

    秦朗看到她的脸色苍白得就跟白纸似的,也有些手足无措。「你怎么了,没事吧?」他扶着摇摇晃晃的她,有点后悔刚才怎么没阻止她喝最后送上来的真酒。「我记得你酒量挺好的,爸看出来了,我也不好继续造假,没想到你会受不住……」

    她回头瞪了他一眼,原来是这人做的好事,她还以为是服务生忘了。

    「我道歉、我赔罪,这样可以吗?」他垂着头,小声道:「我这就送你回去,爸那里就来个先斩后奏。」

    虽然这样让秦叔叔很没面子,不过她也顾不上了,点了点头。

    秦朗正要叫泊车小弟把车子开过来,就看见有人迎面走来,他连忙朝卫灵使眼色,唤道:「爸,你怎么下来了?」

    「老顾想听听M国的事,让你上去给他说说。」秦叔叔喝得有点多,满脸通红,招手就让秦朗上楼。

    他瞥了卫灵一眼,满腹愧疚,迟疑道:「爸,你先上去,别让顾叔没了酒伴。」

    秦叔叔也看出卫灵不对劲了,关心地问道:「这是怎么了,要不回去坐着休息一会儿,待会在楼上订个房间睡一晚,你爸妈那边我会打电话跟他们说的。」

    「不、不用了,秦叔叔,我没事,你先上楼,我们等一下就上去。」卫灵站直身子,感觉好多了,回头笑道。

    见她脸色有点白,精神还好,秦叔叔这才应了,「好吧,秦朗,你给我好好照顾卫灵,别让她在外头吹风。」

    「知道了,爸。」等父亲走远,秦朗担心地道:「卫灵,你要身体不舒服就不要硬撑。」

    「还好……」她才刚说了两个字,顿时觉得一股反胃感涌了上来,张口就吐了秦朗一身,随即身子一软,跌坐到地上。

    秦朗浑身腥臭,想要抱起她,又怕弄脏她的衣服,可是不扶着她,又担心她倒在地上会磕着碰着。

    最后,他咬咬牙,把外套脱了扔在地上,伸手就要把软倒在地上的卫灵拉起来。

    突然一股大力将他推到一边,接下来左脸颊一痛,竟然被人揍了一拳,他顿时火大,没见自己正忙着,到底是谁来捣乱?

    他定睛一看,来人满脸怒意,他忍不住缩了缩脖子,干笑道:「学长,你来啦。」

    唐睿听说卫灵要陪秦朗去酒席,有些不放心,可是又拉不下脸问她地点在哪里,最后兜兜转转地从卫妈妈口中套出来,他便马上拦了计程车赶过来,怎知一下车就看见卫灵软软地倒了下去,惊得他立刻冲上前。

    一走近,他就闻到她身上浓浓的酒味,他一怒之下第一次做了从来不屑做的事动手打人!

    唐睿将卫灵抱坐起来,检查了她的脉搏和体温都正常,只是似乎有点醉了,他这才松了口气,瞪着秦朗怒喝道:「你居然让她喝酒!」

    他辛辛苦苦调理她的身子,生怕她和孩子出一点问题,这人只用了一晚就差点全毁了!

    唐睿在盛怒之下,拳头用了全力,秦朗的脸颊肿得老高,他小小声的回道:「卫灵就只喝了一小杯,我没想到她会醉成这样。」

    唐睿的眼神又冷了几分。「你可以找其他女人陪你演戏,没必要让卫灵陪着你折腾,我原本以为你能照顾好她,看来是我错了。」说完,他抱起卫灵,上了计程车扬长而去。

    秦叔叔在楼上等了好一阵子没见到人,又下来催促的时候,看到的便是呆站在污秽外套旁边,一边脸肿得老高、满面沮丧的儿子。

    【第七章】

    卫灵虽然晕乎乎的,但还是知道唐睿抱着她,轻手轻脚地将她抱躺到床上。

    刚才他跟秦朗的对话,她一字不漏地听进去了,心里有点愧疚,也有些感动。

    她知道,这次她陪秦朗去参加周岁宴的事,唐睿是不乐意的,但是他始终没有加以阻止,这是出于对秦朗的信任,也是尊重她的决定,可是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唐睿扶着她坐起来,就着杯子喂她喝了口浓茶。「怎么样,好点了吗?」

    卫灵点点头,把头靠在他的肩头。「抱歉,让你担心了,不会再有下次了。」

    「嗯,知道错就好,你现在肚子里有孩子,不能大意。J他拍拍她的后背,一直黑着的脸色终于好看了一点。「今晚在我这里睡吧,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她有点窘,看着周围,这里明显是他住的饭店房间,除了床,没见到沙发。「我睡床的话,你睡哪里?」

    「这张床是KingSize,我们一起睡也不挤。」他脱下外套,指着浴室问道:「你要不要去洗个澡再睡?」

    卫灵连忙摇头。「我再去订一间房间好了,我睡相不好,会磨牙又会打呼,吵到你就不好了。」

    唐睿低笑道:「你睡着了,怎么知道自己会磨牙还会打呼?」

    她眨眨眼,小声道:「陈敏告诉我的……总之,我去一楼柜台问问。」

    他一把抓住她的手臂。「我刚才已经打电话去问过了,饭店客满,附近是还有一间宾馆,但位置比较偏僻,不太安全,现在不早了,今晚你就将就一下吧。」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