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正文 第二十四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卫灵看了眼手表,已经晚上十一点多了,如果从这里回去,也是要不少时间,她又不太舒服,坐这么久的车,说不定又会继续吐,可是跟他同床睡觉,她还是有点犹豫。

    唐睿见她这样,叹道:「要不我让服务生在房间里加床?」

    她记得加床还要加钱,而且那种床睡起来也不舒服,秉持勤俭节约的优良传统,她咬咬牙,下定决心道:「这床够大,我们就一起睡吧。」

    卫灵说得爽快,可是当她洗了澡,躺上床要准备睡觉时,开始后悔了。

    身后多了一个热呼呼的人,还是个男人,就算再困她也睡不着,她滚来滚去,扭动着不断往床边挪去,生怕两人碰着哪里,会很尴尬。

    腰上突然多了一条手臂,圈着她往内一搂,吓得她浑身僵直,扭过头,见唐睿对着她笑。

    「别再靠过去了,小心摔下去压到宝宝。」

    她摸摸肚子,看这人神色坦荡,渐渐放松了一点,胡乱扯了个话题,「不愧是知名的饭店,这床睡起来真舒服……」说完,她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立即换了一个不敏感的话题,「不知道秦朗那边怎样了?秦叔叔没看到我,肯定又要教训他一顿。」说到这里,她顿了一下,偷偷瞧了他一眼。「你还揍了他一拳,秦朗不知道要怎么解释了。」

    「我那时看到你倒在地上,心里焦急,冲动一点。」唐睿侧过身,将头枕在手臂上。「放心,秦朗不会乱说话的,明天我就去向他赔罪。」

    「不必了,让他学个教训也好,居然骗人骗到我头上来了,真是的。」想到他差点伤害到宝宝,她的气就不打一处来。

    反正睡不着,她缠着唐睿说说在妇产科的趣事,免得两人躺着也是局促。

    他欣然答应,两人盖着同一床被子就聊开了。

    「有个男人他妻子怀孕害喜,他也天天觉得恶心想吐,看了好多次医师,都说身体没有毛病,最后不得已去看了身心科。」

    卫灵听得兴致高昂,催促道:「然后呢?」

    唐睿轻笑道:「心理医师说了,他这是拟娩症候群,等妻子害喜的症状好了,他也会跟着痊愈。」

    「这么神奇?丈夫居然跟老婆一起害喜。」她听得津津有味,有点不可思议。

    「还有个孕妇,生产的时候太痛了,就大骂她先生,整间医院的人都听到她把孩子父亲的祖宗十八代都组咒了一遍。」想起当时的情形,他也有些哭笑不得。

    卫灵捂着肚子直笑。「这倒霉的丈夫,莫名其妙被骂了一轮,不过这孕妇也够慓悍的,生孩子不是得用力气,她光花在骂人那里了。」

    看着她的小脸在月色下笑得红通通的,眉眼弯弯,唐睿的嘴角也不由自主地扬起弧度。

    「还有送进医院就要生产的孕妇,偏要选最好的时候让孩子出生,硬是不肯进产房……」

    卫灵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眼睛睁不开,她伸手一摸,热呼呼硬邦邦的,生生吓醒了。

    盯着眼前结实的胸膛,她差点放声尖叫,猛然想到他们昨天聊到半夜,这才困倦地睡着了,就是不知道她是睡迷糊了还是怎地,居然滚到唐睿的怀里去了。

    她慢慢抬起放在她腰上的手臂,坐起身,看见床头柜上唐睿的手机萤幕亮了,有人打电话找他,她想了想,没有细看来电显示便接了起来,「哪位?」

    手机那头的人沉默了一会儿,随即传来秦朗的咆哮声,「卫灵,你们到底去哪里了?!我好不容易把咱们俩的爸爸给哄住了,说你去了同学家,你要是再不回来,就要露馅了!」

    同学……卫灵嘴角一抽。「你说的该不会是王颖吧?」

    秦朗咬牙切齿地道:「要不是为了你,我愿意扯上她吗?都要十一点了,你快点去王颖家对面的咖啡厅,立刻、马上!拜托了!」

    「好,我知道了。」结束通话,她吁了口气,秦朗这小子还真够朋友,果然帮她掩饰住了,只不过他找了王颖帮忙,以后少不了麻烦。

    「刚才是谁打来的?」唐睿被吵醒了,抬头问道。

    「是秦朗,他替我们扯了个谎,说我昨晚去住王颖家,现在要立刻赶去会合。」低头看见自己皱巴巴的衣服,卫灵也顾不上其他了,跑去浴室简单洗漱,稍微整理了一下就要走。

    「等等。」他叫住她,下了床慢慢走向她。

    望着他的俊脸逐渐贴近,她不自觉红了脸,结巴地道:「怎、怎么了?」

    唐睿抬起手,指尖在她嘴角轻轻一刮,浅笑道:「你这里有牙膏泡沫……等我一下,我送你过去。」

    「我请饭店人员帮我叫计程车就好了,王颖的家离这里不远。」她低着头,随手在脸上擦了擦。

    「我不放心,秦朗实在靠不住。」他脱掉衬衫,露出赤裸的上半身,打开衣柜,看了看,转头问道:「你觉得穿哪一件比较好?」

    卫灵见他高高瘦瘦的,没想到脱掉衣服后,肌肉这么结实,害得她眼神飘来飘去,想看又不敢看。「最左边那件浅蓝色的,如何?」

    「嗯。」唐睿看她脸红红的,时不时偷瞄自己,可爱得就像一颗红苹果,让他忍不住想要咬一口。

    到了咖啡厅,唐睿和卫灵老远就看见粘在一起的两人。

    不对,正确来说,是一个往内挪,另一个紧跟其后,不用想也知道是秦朗和王颖了。

    怎么看怎么觉得他们像是猫捉老鼠,老鼠当然是可怜的英俊小生秦朗了。

    看见两人走了过来,秦朗双眼一亮,活像是看到了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只差没下跪了,他猛地站起身,直奔过来。「卫灵,你没事吧?」

    她皱眉盯着某人肿起的半边脸,叹了口气。「有事的人是你……你脸上的伤擦药了吗?」

    「嗯,已经慢慢在消肿了。」秦朗看向唐睿,有些心虚,声音小得跟蚊子似的,「学长。」

    「昨晚一时情急,你不会怪我吧?」唐睿看见他脸上没有完全消散的红肿,难掩愧疚。

    「当然不会,我也有错。」秦朗连忙摆手,想要笑,却扯到脸上的伤,要笑不笑的样子实在很古怪。

    「你怎么跟秦叔叔解释你的伤?」卫灵担心的又问。

    秦朗挑起眉,眼里有了几分笑意。「我就说遇到了一个女醉鬼,吐了我一身,还误会我是色狼,一拳头送了过来,好男不与女斗,我自然不会还手。」

    卫灵瞪着他。「好啊,你居然敢骂我是女醉鬼?!」

    秦朗眨眨眼。「不然你可以想出更好的理由吗?」

    她「哼哼」两声,算是勉强接受了,如果秦朗说出真相,这一晚上真是白做戏了,自己还白受罪,到头来,他不但要露馅,自己跟唐睿的事恐怕也得被挖出来。

    三人嘀嘀咕咕说着话,王颖离得比较远,只断断续续听到了几句,但还是抓住了一个重点,她马上起身走了过来,没好气地道:「原来秦朗的脸是你打的,你下手也太重了吧,他这样子至少要半个月才会好!」骂完,她转向秦朗,立即换上一张笑脸,柔柔弱弱地道:「本来看在你的面子上,我是答应了,可是他们这样对你,还得帮他们掩饰,实在说不过去。」

    总而言之,她不愿意帮忙圆谎了!

    秦朗这下子急了。「不是已经说好了,你怎么可以突然变卦?」他眼尖地看到对面马路停了辆眼熟的车子,他马上朝卫灵使了个眼色。

    卫灵狐疑地转头一看,秦叔叔居然亲自来接人,惨了。

    「我的姑奶奶,当我求你了,只要这件事能够成功解决,我什么都答应你,好吗?」十万火急,秦朗临时也找不到其他办法。

    王颖眉开眼笑地道:「这可是你说的,不能反悔喔!」

    「绝对不会,我用人格担保。」见她答应了,秦朗总算松了口气。

    这时,秦叔叔走了进来,他以前也见过王颖好几回,笑着打了声招呼,「你爸爸最近还好吧?」

    王颖笑咪咪地道:「我爸身体还算硬朗,就是酒喝多了,肝不太好,我妈最近都把酒给藏起来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