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正文 第三十一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秦朗怎么了?」唐睿顺手把碍眼的十字绣丢到桌上。

    「他要调职到总公司,是个相当不错的机会,但是他又不放心秦叔叔,觉得很为难。」她低声说道。

    「他要调到什么地方,很远吗?」

    她一楞,接着不好意思地笑了。「刚才他说了一堆,我居然忘记问了。」

    他觉得她呆呆的模样真可爱。「没关系,我想过两天他又会打电话来了。」

    卫灵点点头,秦朗的性子绝不会就这样放弃升职的机会,那么目前要烦恼的就是怎么安置秦叔叔的事了。

    果然,三天后,卫灵又接到秦朗的电话,他的语气很是沮丧——

    「我爸不愿意跟我一起,他要留在老家等我回去和他一起做生意。」

    意料中的事,卫灵安抚道:「你调职到哪里?如果不是很远的话,你就尽量抽空回去看看。」

    「也只能这样了,」秦朗叹了口气,又道:「我上次没有说吗?总公司在北部。」

    她嘴角一抽。「你……什么时候要来?」

    「就这个星期,不过我还不是正式员工,不能住员工宿舍。」他顿了顿,谄媚地道:「美丽大方可爱的卫灵小姐,能不能收留我一段时间?」

    「我拒绝!」卫灵想也不想直接拒绝,这里是唐睿的家,又不是她的,说什么也轮不到她带人回来住。「你之前在北部不是有地方住吗?为什么要借住我这里?」

    「那是朋友的地方,我只是去找他时暂住一阵子,最近他的亲戚要过去住,挤不下我了,你就行行好,学长肯定不会在意的。」秦朗说了一堆好话。

    卫灵可以想象他现在的表情一定苦哈哈的。「这件事……我还是先问问唐睿再说。」

    「好,我等你消息!」像是怕她反悔似的,他话一说完便立即结束通话。

    晚上卫灵向唐睿提起这件事,她一脸尴尬地补充道:「如果你不喜欢有外人来住,我就让秦朗在外面租房子好了。」

    说真的,自从那次酒醉事件之后,她每次面对他总是有些难为情,如果有秦朗这个活宝在,说不定能解救她于水火之中,改善一下气氛。

    唐睿盯着她许久,反问道:「你想让他住进来吗?」

    「这是你的房子,要不要让他住,当然是你说了算。」

    瞥了眼她日渐明显的肚子,他摇头道:「他住进来不太合适,曾文那里还有房间,我问问曾文,也许可以让他暂时住一段时间。」

    卫灵顺着他的目光看着自己的肚子,也是,秦朗知道她结婚,却不知道她怀孕了,这件事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嗯,我等一下就打电话给他。」

    只要有住的地方,秦朗是不挑剔的。

    原先他提出要住进卫灵和唐睿的家也只是尝试而已,新婚夫妇正是浓情密意的时候,会让他当特大电灯泡才怪。

    不过他没想到,当下卫灵竟然犹豫了,难不成他们的感情其实没有他想象中那么好?又或者学长对她做了什么荒唐事,才让她不得不嫁?

    卫灵突然结婚,又不愿意说出理由,还不让他告诉她父母,他满肚子疑问,自然不得不往某方面多想了。

    唐睿向曾文提起有朋友想要借住他家的事,曾文很爽快地答应了,反正他大部分时间都在医院,空闲时候又是窝在柳若那里,顶多晚上回去睡觉,多个人来住,影响不大。

    两日后,秦朗欢欢喜喜地带着大包小包搬进曾文的家,格局两房一厅,两个大男人住一点都不拥挤,还有各自的隐私空间。

    由于两人都在M国留学,年纪又相近,共通话题倒是不少,曾文教会了秦朗不少在工作上跟人相处的诀窍,秦朗则是传授了许多追求女孩子的妙招,他们可说是一拍即合,不到几天时间就成了麻吉。

    秦朗一安顿好,周末就匆匆跑来向唐睿道谢。

    卫灵跟他聊了一会,顺便留他在家里吃饭。

    可是这一吃又吃出了问题。

    秦朗竟然迷上了林阿姨的手艺,说什么都不愿意再叫外卖,每天傍晚一下班就直奔唐睿家,让卫灵颇为无奈。

    而且他那张能把死人说成活人的嘴,满口甜言蜜语,把林阿姨哄得心花怒放,一到晚饭时间就自动准备满桌的好菜。

    卫灵看着秦朗如此自来熟,真的好无言,她瞥见唐睿的表情还是淡淡的,没有多说什么,面对秦朗依旧礼貌亲切,可她就是感觉到他周身的气场似乎越来越冷。

    或许是因为最近寒流来了?

    望了眼挂钟,短针慢悠悠地爬向数字十一,卫灵打了个哈欠,看见某人还在跟林阿姨谈天说地,逗得林阿姨时不时梧嘴笑着,好不开心,她忍无可忍,起身道:「秦朗,都几点了,你还不回去?林阿姨不用休息吗?」

    秦朗被吼了,委屈地道:「曾文要我等他,他现在肯定还在跟女友卿卿我我,难道要我去打断他们谈情说爱吗?」

    卫灵怒了。「你是小学生吗?回家还要人陪着!」

    「这才十一点,还早呢,你要休息了吗?」秦朗瞧着她脸色不好,立刻识时务地站起身。

    「好,我这就回去。」临走前,他还跟她挤眉弄眼的。「明天给你赔罪,别出门啊!」

    卫灵撇撇嘴,打着哈欠道:「我要先睡了,唐睿,晚安。」她回过头朝林阿姨笑道:「这么晚了,阿姨你今晚在客房睡吧。」

    林阿姨倒是没想到跟秦朗这一聊就忘了时间。「不用,我把早餐放冰箱,这就走了。」

    看她急匆匆的,生怕坏了什么好事似的,卫灵一脸莫名其妙。「林阿姨回去都这么晚了,一大早还得过来,会不会太累了?」

    「妈让司机来接她,没事的。」唐睿走上前,低头亲了亲她的额头。「晚安。」

    卫灵憋红了脸,突然踮起脚尖,在他脸颊上也蜻蜓点水地用嘴唇碰了一下。「晚安……」

    说完,她立刻转身冲进房间,连他叮咛她小心点、不要跑的话也没听见。

    回到房间关上门,她倚着门板,抬手摸摸嘴唇,笑得像只偷了腥的猫儿。

    唐睿捂着脸颊,仿佛上面还残留着她嘴唇柔软温暖的触感。

    隔天,卫灵看到秦朗拿着一大束鲜红玫瑰出现,着实楞住了。「秦朗,你没事送什么玫瑰?」

    秦朗也怔住了。「今天不是你的生日吗?」

    唐睿看向卫灵,一脸奇怪地问道:「你今天生日?」可是他明明记得她身分证上的出生日期不是今天。

    林阿姨一脸诧异,手忙脚乱地道:「生日?我这就去买蛋糕,赶紧煮长寿面。」

    卫灵受不了地道:「秦朗,到底是谁跟你说我今天生日的?」

    「以前问你时,你自己说十月四日的。」秦朗满脸不解。

    她摸摸鼻子,想起当年此人为了跟她比谁的年纪比较大,她不想输给他,就胡乱掰了一个绝对比秦朗大一点的日期,光荣地成为姊姊。

    「秦弟弟,以前的事你怎么记得那么清楚?」

    真是该记得的不记得,不该记得的却记得这么清楚,卫灵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秦朗立刻领悟过来,哀怨地道:「你居然骗我?!枉费我今天早上特地订了一大束花,还在饭店订了位子要替你庆祝。」

    「小时候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你就大人不计小人过吧。」卫灵讨好地笑道。

    秦朗皱着眉头许久,才挥挥手道:「我心胸广阔,这次就算了,不过你得告诉我你真正的生日是哪一天。」

    卫灵撇开脸,嘀咕道:「我可以不说吗?」秦朗马上瞪了过来,她只好无奈地道:「真是怕了你,说就说……不过先说好,你不准笑。」

    「好,生日而已,有什么好笑的。」秦朗等着她宣布答案。

    卫灵支吾了半天,终于说了两个数字。

    秦朗努力憋笑,假装困惑地说道:「你说得太小声了,我没听清楚,你再说一次。」

    「该死的!」卫灵眼神闪烁,不情不愿地说道:「三八妇女节,知道了吗?」

    「这日子好啊,全世界的女性都陪你过生日。」

    看秦朗幸灾乐祸的样子,卫灵真想直接给他一拳,她瞄了眼茶几上的红玫瑰,说道:「好了,你该干么就干么去,顺道把这束花带走。」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