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正文 第四十九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唐妈妈说唐立的画展一直办不成,如今看来不是他执行力低落,而是根本没有可以展出的作品,像他这样要求完美的人,觉得不满意就把自己的作品给毁了,哪有办法凑齐画展需要的作品数量?

    唐立突然朝她一笑,冷冷地道:「在我眼中,卫小姐也是一个残缺不全的作品,瑕疵极多。」

    卫灵转头瞪着他。「很抱歉,我未能符合唐先生的审美标准。」

    反正她又不是要跟他深交,何必要符合他的要求?

    听出她语气中的不以为然,他轻笑道:「相反的,唐睿无论是相貌、头脑,还是运动神经、修养品味,都相当完美,到目前为止,我还没见过比他更完美的人。」

    卫灵抖了抖,这话怎么听起来这么诡异,好像唐睿之于唐立不是亲人,而是一幅令人满意的作品?

    「你们两个一点都不配,有你在身边,简直是玷污了唐睿。」唐立眯起眼,声音又冷了几分。「我以为像他这样的人,会跟我一样,找不到适合站在身边的伴侣,没想到唐睿居然选择了你。」

    她挺起胸膛,心想输人不输阵。「唐睿看上我,自然是因为我有值得他喜欢的地方。唐先生只是局外人,当然不会明白我们……」

    他嗤笑一声打断她的话,「值得喜欢的地方?」他走向画室的角落。「这是我好不容易从M国带回来的画作,想必卫小姐会喜欢的。」

    卫灵直觉他不怀好意,却按捺不住好奇心,扶着腰跟了过去。

    这是一幅简单的油画,青翠的草地、不远处的秋千,以及周围满脸笑容的孩子们。

    她马上就认出来这是她好几年前常去的育幼院。

    画面中央一个女子抱着婴儿,脸上洋溢着恬静的笑意,浑身散发着慈母般的光环,尤其作画之人还在女子的侧边加重了暗影,更是突显了女子令人难以忘怀的宁静之美。

    卫灵诧异地盯着画中的女子,紧紧蹙起眉头,这个人是……她?

    「怎么,卫小姐认不出自己吗?」唐立指着画,懒洋洋地笑道:「这是我这么多年来感觉画得最好的一幅画,当初去M国留学,还破例被收录在学校的画廊,供全校师生欣赏。」

    随即他敛起笑容,侧过头瞅着她有些发白的脸色,自嘲道:「没想到唐睿偶然去了画廊,竟被这幅画给迷住了……接下来的事,不用我说,卫小姐应该也知道了。」

    卫灵惊诸地连退几步,摇头道:「不可能,就因为这样……我不相信你说的!」

    「我为什么要骗你?难道卫小姐从来没想过为什么像唐睿这样优秀的人会突然看上你吗?」他一步步靠近她。,

    她茫然地慢慢退后,直到后背贴在墙上,这才被迫停了下来。

    唐立见她双眼无神,空空洞洞地看着前方,继续说道:「卫小姐觉得,唐睿还能坚持多久?等他终于看出你跟画中之人的不同,会不会很失望?对他来说,或许就是一场赌博、一场游戏而已,想象着从未爱过人的自己能投入多少,能坚持多久……」

    「够了,别说了!」卫灵的声音带着哭腔。

    深沉的悲痛自心底蜂拥而上,唐立的一字一句都在戳着她的心,让她的心变得千疮百孔,慢慢粉碎。

    可是她仍保有最后一丝希望,他的话毕竟是片面之词,不能够尽信,于是她拿出手机打给唐睿,听到他低沉的声音传来,她险些落下泪来,但仍强作镇定地道:「我在画廊,看见了唐立的那幅画……」

    唐睿顿了一下,诧异地问道:「哪个画廊?我这就过去。」

    听见他略显慌张的声线,卫灵闭上眼,决然地挂上了电话。

    唐睿向来都是不慌不忙的,看来唐立的话……是真的了……

    突地,心一紧,她感觉眼前一黑,她一手扶着墙,一手抚着肚子,紧接着一阵阵的剧痛袭来,宝宝似乎也感受到她的悲伤,强烈的胎动让她几乎站不住。

    她看向一脸诧异的唐立,忍着痛,用最后一丝力气说道:「帮我叫救护……」她话都还没说完,身子便顺着墙壁滑落,倒在地上失去了意识。

    卫灵觉得自己作了一个很深很沉的梦,梦里似是有无数只手抓紧她的四肢,让她完全无法挣扎,而唐立的话不断在她耳边回荡,狠狠敲打着她脆弱不堪的心,甚至在伤口上撒了一把又一把的盐。

    她感觉到胸口有一股怒气,更多的却是茫然无措、伤心欲绝。

    那幅画里的女人很美,就像是圣母,慈祥高贵,可是卫灵知道,那个人不是她,那只是唐立用画笔塑造出来的美好幻影。

    确实如唐立所说,这是他多年来最完美的一个作品,那份美好的意境,孩童们的欢乐神色,牢牢刻在了画中,永远停留在那最美的一刻。

    她三番两次疑惑唐睿为何会挑上她,进而爱上她,原来从头到尾都不是因为她的人,而是那幅画。

    唐睿对她的好,她不是感受不到,是真心还是假意,她也能够分辨,可是他爱上她的理由让她实在无法接受。

    但她又不知道自己该恨什么……

    恨唐睿恋上画中人,却把真正的自己当作了替身?

    恨唐睿的隐瞒,让她在唐立面前如此不堪?

    恨唐立揭开了那层薄纱,吐露真相,让她难受痛苦?

    还是该恨自己不该陷下去,如今却还不后悔……,

    卫灵觉得很混乱,一切的一切都脱离了常轨。

    她也觉得很累,全身的力气好像被抽走了似的,意识慢慢变得模糊、沉重。

    或许她应该就这样沉沉睡去,这样就不必张开眼再次面对让她难堪的现实……

    意识迷茫之际,她听到不少模糊的声音在呼唤她,有唐睿的声音、有唐妈妈、有陈敏,还有她一时无法分辨却更焦急的声线,以及刺耳的仪器声……可是她真的觉得好累,很想就这样闭上眼。

    突地,她感觉到胸口剧痛,远处传来一阵婴儿的哭声,她猛地一颤,忽然惊醒过来。对了,她还有宝宝……如果她放弃了,宝宝要怎么办?

    和唐睿互相表明心意后,她可以很笃定他会像对待亲生孩子一样照顾她的宝宝,可是现在……她不敢肯定了。

    她挣扎着离开了无边的黑暗,奋力朝光点跑去。

    她不是一个人,她还有爸妈,还有挚友,还有那个舍不下的宝宝……

    当唐睿和卫灵讲完电话后,心头慌乱极了,他立刻打给母亲,这才知晓卫灵晕倒,被救护车送到医院。

    当他看到她脸色惨白,裙子上有着大片血迹,呼吸极为微弱时,他一阵晕眩,差点站不稳。

    他原本想要一起进入手术室,却被钟姊挡在外头——

    「以你现在的状况并不适合执刀,在外面等着,小灵不会有事的。」

    同样是妇产科医师,唐睿明白卫灵的情况有多么凶险,也知道学姊这是在安慰他。

    低头看着自己微微颤动的双手,他苦笑着,他曾经一天内做了五台手术,紧急凶险的情况也不是没有遇过,但他从来没有这么害怕过。

    确实,这样的他,根本不能做手术。

    唐睿相信,面对奄奄一息的卫灵,他也失去了勇气……

    三个钟头的手术,孩子早产,送入了保温箱,卫灵大出血,一度有生命危险。

    唐睿紧紧盯着手术室门上亮起的红灯,就怕它熄灭后,推出来的是一具没有温度的尸体。

    他从来没有这样心焦、这样忐忑,他无法想象失去她会是什么情景。

    唐妈妈也是一脸担忧,她想安慰儿子,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

    幸好……卫灵意志坚定,手术顺利,只是尚未度过危险期,需要高度注意。

    三天了,卫灵还是没有醒过来,唐睿不知道她是不能醒来,还是……不愿醒来,他没有勇气进去病房看看她,只好一直站在病房外,他的下巴满是胡碴,满眼血丝,跟平日干净整齐的形象截然不同,引得医院的护士频频侧目。

    钟姊说她的情况很稳定,一定能够醒来的,要他放宽心。

    母亲一天到晚守在病房里,也跟他说卫灵的气色好了些,不必担心。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