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诗经注释正文 采薇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战场上的生存体验

    【原文】

    采薇采蔽①,

    该亦作止②。

    曰归曰归,

    岁亦莫止③。

    靡室靡家,

    玁狁之故④。

    不遑启居⑤,

    玁狁之故。

    采薇采薇,

    蔽亦柔止(6)。

    曰归曰归,

    心亦忧止。

    忧心烈烈,

    载饥载渴。

    我戍未定,

    靡使归聘(7)。

    采薇采薇,

    薇亦刚止(8)。

    曰归曰归,

    岁亦阳止(9)。

    王事靡盬(10),

    不遑启处。

    忧心孔疚(11),

    我行不来。

    彼尔维何(12),

    维常之华。

    彼路斯何(13),

    君子之车。

    戎车既驾,

    四牡业业(14)。

    岂敢定居,

    一月三捷(15)。

    驾彼四牡,

    四牡騤騤(16)。

    君子所依,

    小人所腓(17)。

    四牡翼翼(18),

    象弭鱼服(19)。

    岂不日戒,

    玁狁孔棘(20)。

    昔我往矣,

    杨柳依依(21).

    今我来思,

    雨雪霏霏(22)。

    行道迟迟,

    载渴载饥。

    我心伤悲,

    莫知我衷。

    【注释】

    ①蔽:一种野菜。②亦:语气助词,没有实义。作:初生。止:语 气助词,没有实义。③莫:同“暮’,晚。④ 玁狁(xian yun):北方 少数民族戎狄。⑤遑:空闲。启:坐下。居:住下。(6)柔:软嫩。这 里指初生的菠菜。(7)聘:问候。(8)刚:坚硬。这里指菠菜已长大。 (9)阳:指农历十月。(10)盬(gu):止息。(11)疚:病。(12)尔:花 开茂盛的样子。(13)路:辂,大车。(14)业业:强壮的样子。(15)捷: 交战,作战。(16)騤騤(ku);马强壮的样子。(17)腓(fei):隐蔽,掩 护.(18)翼翼:排列整齐的样子。(19)弭(mi):弓两头的弯曲处。鱼服: 鱼皮制的箭袋。(20)棘:危急。(21)依依:茂盛的样子。(22)霏霏:纷 纷下落的样子。

    【译文】

    采薇菜啊采薇菜,

    薇菜刚才长出来。

    说回家啊说回家,

    一年又快过去了。

    没有妻室没有家,

    都是因为玁狁故。

    没有空闲安定下,

    都是因为 玁狁故。

    采薇菜啊采薇菜,

    薇菜初生正柔嫩。

    说回家啊说回家,

    心里忧愁又烦闷。

    心中忧愁像火烧,

    饥渴交加真难熬。

    我的驻防无定处,

    没法托人捎家书。

    采薇菜啊采薇菜,

    薇菜已经长老了。

    说回家啊说回家,

    十月已是小阳春。

    战事频仍没止息,

    没有空闲歇下来。

    心中忧愁积成病,

    回家只怕难上难。

    光彩艳丽什么花?

    棠棣开花真烂漫。

    又高又大什么车?

    将帅乘坐的战车。

    兵车早已驾好了,

    四匹雄马真强壮。

    哪敢安然定居下,

    一月之内仗不停。

    驾驭拉车四雄马,

    四匹雄马高又大。

    乘坐这车是将帅,

    兵士用它作屏障。

    四匹雄马排整齐,

    鱼皮箭袋象牙弭。

    怎不天天严防范,

    玁狁犹猖狂情势急。

    当初离家出征时,

    杨柳低垂枝依依。

    如今战罢回家来,

    雨雪纷纷漫天下。

    行路艰难走得慢,

    饥渴交加真难熬。

    我的心中多伤悲,

    没人知道我悲哀。

    【读解】

    战争的策划和发动是“肉食者”们的勾当,被迫卷入其中的 个人,无法把握自己的命运,犹如随风飘动的落叶,随波逐流的 小、舢任命运之手随意摆弄,疲惫忧伤痛苦疾病衰老死亡全都身 不由乙只有暗自嗟叹、仰天长啸的份儿。恐怕这是普通士兵们 剩下的唯一属于自己的权利和“财产”。

    凭了这点权利唱一曲忧伤的歌,总不至于得罪了大人君子们 吧!无家无室的忧虑,居无定所的烦闷,频繁作战的辛劳和疲惫, 思念故乡的痛苦,对个人命运的感慨,对入侵之敌的仇恨,对和 平安宁生活的向往,触景生情的感伤,命运无常的恐惧,遥遥无 期的等待,这一切无时无刻不冲击着敏感多思忧患焦虑的心灵。把 它们吟唱出来,是一种自我遣怀,自我抚慰,犹如受伤的小动物, 只有自己**伤口,自己忍受痛苦,自己体验悲伤。

    倘若受伤后连哀叫的**和本能都丧失了,那便彻底麻木了, 物质化了。对于受惯了命运摆弄、痛苦煎熬、忧伤折磨的心灵来 说,艰难坎坷辛劳疲惫枪林刀箭都不可怕。可怕的是形如搞札,心 如死灰,完全丧失了作为一个活的生命个体的灵性和生气。

    对忧伤和痛苦的敏感,不仅表明个体对自己生存处境的真切 关注,也表明了个体的自我意识和意志。对忧伤和痛苦的表也不 仅仅是一种无助的感叹和哀伤,而且也是表达不甘于忍受比伤和 痛苦、不甘于向命运屈服的一种特有方式。它所要告诉我们的无 我忧伤,我痛苦,我无助,但我不愿,我不服,我也有自己的向 往和追求,有自己的价值和尊严。

    能够这样去想、去做的个体,实际上并不“小”。从他无能为 力、无法掌握自己命运的角度说,他是弱小的;从他不愿屈服于 命运的摆布、有自己的追求的角度说,他却是了不起的。正因为 这样,吟唱自己的内心忧伤和痛苦,就已经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比 即使歌吟者本身像是不经意地这样做,然而其内心深处的动机却 昭然若揭。

    整个人生就如一场战争。活着就会被迫卷入这场战争之中,就 会有忧伤、痛苦、烦恼,恐惧、绝望。向往。追求、无助等等生 存体验。表达这些体验的诗,本身就是动人的生存哲学。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